2010年8月13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如果由我策划『黑色行动』

别以为一些人不上网或没有电脑就一无所知。比起那些点击滑鼠获得最新消息的人们,他们始终会接获消息,只不过会稍微花一点时间。







你听过『黑色行动』(Black Ops)※吗?就连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美国也利用过『黑色行动』(其实,根据人口,印度才是世界最大的民主国)。
※兵法中称为『用间』

就以公正党领袖蔡瑞明为例,巫统摆了一幅布条,宣称如果民联万一拿下这个州属,蔡氏想当下任柔佛州务大臣。在同一幅布条上也加查了柔佛苏丹的肖像。

接着,巫统臭骂蔡氏和反对党,说他们把苏丹『拖下水』,并要求蔡氏向苏丹道歉。许多巫统人也出声谴责蔡氏对苏丹不敬。

而巫统的动机是什么呢?当然就是让马来人憎恨华人。

这就是我说称谓的『黑色行动』,尽管这只算是温和的黑色行动。

巫统在过去几十年来都在利用黑色行动,早在1980年代,他们利用在登州击垮回教党。他们派出巫统妇女组成员,打扮成回教党支持者,带着古兰经进入马来甘榜。这些『回教党妇女组』叫这些乡下人对着古兰经发誓他们将会在下届全国大选投票给回教党。他们也把这些印有回教党党徽的古兰经分发给这些村民。

这当然令到村民们很生气,他们觉的回教党猥亵了古兰经和利用回教作为政治意图。而这些印有回教党党徽的古兰经被视为是极度没有品位和没半点宗教情操的。

巫统把几千名马来青少年扮成回教党支持者,头上戴了白巾和手持回教党党旗。他们骑着摩托车在市区游行以制造骚动。他们造成市区的交通阻塞,而这些『回教党』流氓用脚踢或损坏『阻拦他们的路』的车辆。

很不幸的,当时在1980年代并没有互联网或《今日大马》,所以无法反击,结果,就连回教党支持者和同情者也在那一届全国大选中把票投给了巫统,因为『回教党』展现了他们的傲慢。

在1999年全国大选中,巫统印刷了新『反对党内阁』的海报。如果反对党赢得1999年的全国大选,这个『反对党内阁』将成为执政政府,当然排位将对非马来人有利。林吉祥将成为副首相,那些非马来人如卡巴星等等将在内阁掌握重要职位。

基本上,这张海报『揭露』出非马来人将实际上控制这个政府,而马来人将会失去政权。这主要是为了吓唬马来人,以便他们为了『马来人的生存』而投票给巫统;然而事实却正好相反。马来人把票都投给了反对党——主要是因为反对党全面使用互联网以反击这项『黑色行动』。

巫统和国阵在过去几十年使用过的『黑色行动』的例子还有很多。其实,如果反对党也使用『黑色行动小组』而让我负责的这个小组的话,我可以做得比执政党出色。

比方说,在『黑色行动』的应用中,我会把马来人扮成巫统,身穿『土权』T恤,随便找个路人把他打个半死,也无需被打那位是亲政府或反政府人士,这些『巫统——土权』流氓将会打到他头破血流。

马来西亚人将会对『巫统赞助』的暴力行为感到愤怒。

在另一个『黑色行动』中,我会把子弹送去给负责安华审讯的法官,如果安华被判无罪,下一颗子弹将会瞄准他们的脑袋。

这将令每个人都生气。

我们也可以组织一个由『巫统人』组成的反马华示威,并要求巫统国阵开除马华,同时要求采取行动对付马华总会长,因为他侮辱了回教。如果不这样做,那就等着另一场像五一三那样的的种族暴动。

你可看到我们是如何可以无限发挥这个『黑色行动』了吗?而每次执行将加剧人民对巫统和国阵的憎恨。

可是,这不是我们办事的方法。如果我们使用巫统的方法,我们就和巫统没两样了,如何使用正当手段达到目的呢?这样的『黑色行动』只会让国家不稳定,并将国家推向内战或种族暴乱的边缘。尽管有人称我们是恐怖分子,可是实际上我们不是,而如果要这样做,我们早就做了。

《今日大马》的工作即是揭露执政党的『黑色行动』运动(比如说蔡瑞明和柔佛苏丹的布条事件),而不是也参与其中,玩弄着『黑色行动』的游戏。而我们揭露政府和高官权贵所掩盖的秘密,我们告诉大家执政党和政府的秘闻,要不然它始终还是秘闻。

一些马来人也许会被那幅被宣称蔡瑞明和柔佛苏丹肖像的海报所蒙骗,认为他将在反对党赢得柔佛州后当上州务大臣。他们也许相信蔡氏把陛下卷入政治,侮辱了苏丹,可是就如他们说的那样:蠢人到处都有。大部分马来人不再被『黑色行动』的骗,而我们必须感激有了互联网这个东西。

而别以为一些人不上网或没有电脑就一无所知。比起那些点击滑鼠获得最新消息的人们,他们始终会接获消息,只不过会稍微花一点时间。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If I were in charge of Black Op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2-08-2010
翻译∶西西留

1 条评论:

Anderson 说...

我在Desa Petaling,看見一輛警方的卡車,載滿穿著"Perkasa"字樣的T-shirt的人.倒地是黑色,還是反黑色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