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7日星期二

为何巫统反复无常

巫统高层属于精英政治,无论是在内阁,国会走廊或饭局中,他们使用的是英语,不是马来语。其实,这些人的思想比部分华人还要洋化。然而,在『权力走廊』中,势力即是一切,你所受的教育和道德训练无法把你推向权力的最高峰。

依布拉欣阿里是民联最喜欢的人物,他只要一开口,民联又多了一些选票,尤其是非巫裔选票,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僱用再多网络枪手也无济于事,国阵在来届大选不输都难。

我感到很奇怪的是,首相为何可以让依布拉欣阿里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肆,乱吠?

继续阅读【依布拉欣阿里搞搞震,冇帮衬

以上是苏国评大大对『民联选票推手』伊布拉欣阿里的评语。

「巫统是极端种族主义者」,这是一般民众,尤其是大马华人的想法。这里,我先举出两个案例来说明巫统领袖为何会有这种极端的行径。

魏家祥担任的这个副教育部长的职位是相当吃力不讨好。首先,不像财政部、卫生部和地方与房屋部,这三个部门都和种族无关,而教育部直接和董教总的摩擦,再加上华教自独立以来被钳制和打压,华裔副教育部长成了所有内阁职位中『最不好坐』的一个职位。

三〇八后魏家祥接任韩春锦的职位,出任教育部副部长,至今换了两位上司,之前是希山慕丁,现在是慕尤丁。可是相比之下,举剑人希山却比目前的副首相慕尤丁要『好商量』的多。2009年纳吉上台后内阁改组,魏家祥换了一位『不太好商量』的上司慕尤丁,结果主子跟七大华团开会,唯独少了他,搞到他要说出一句:「物『尤』如此,情何以堪?」

这故事看来是在告诉我们,慕尤丁比希山的『极端指数』还要高一点。

慕尤丁担任柔佛州务大臣时期,发生了普照寺事件。九〇年代初,当地巫青团纠众,誓言要拆毁普照寺。当时慕尤丁与庙方,以及当地巫统召开会议。在会议中,那些巫统党员高声喧哗,最后会议没有达成任何结果。当时正值巫统党争时期,这些据说来自峇株巴轄四加亭的巫统党员为了找慕尤丁麻烦,结果就利用普照寺制造课题,导致它停工了将近十六年。当上述的会议结束后,慕尤丁曾经私下对建寺代表怎样说:「他们这样做,难道还有王法吗?」

这个故事反而让我们觉得慕尤丁的『极端指数』似乎也没想象中的高。

凡是政党,必有党争,而其中一方做困兽之争时,必定会炒作课题,以增加支持率或影响选票(无论是党选或全国大选)。而最廉价,同时也最有效的课题就是种族和宗教。今天纳吉要『一个大马』和废除固打制,可是另一厢的动作却恰好相反。这就是马来西亚政治永远无法摆脱的梦魇。

巫统高层属于精英政治,无论是在内阁,国会走廊或饭局中,他们使用的是英语,不是马来语。其实,这些人的思想比部分华人还要洋化。然而,在『权力走廊』中,势力即是一切,你所受的教育和道德训练无法把你推向权力的最高峰。而要获得权力,就必须获得支持率,这支持率就来自于基层(或代表)。当你是领先者,你可以大谈种族和谐,社会平等。当你是弱势者,你会孤注一掷,你会选择最简易的目标制造课题——种族和宗教课题。

无论是谁上位都会同出一辙,这就是巫统反复无常的原因。

8 条评论:

云游四海 说...

墓有钉不是极端主义,他没有在幕后主使人家放火烧教堂,他与老蔡是巴打,所以华校很安全,不必增加防火设备。

TAN 说...

谢谢西西,我见过一些巫统拿督,和他们聊天也觉得他们有时思维比我们还清楚,可是为了权力,政客什么都做得出来,马来西亚的政治真可悲。

俊安 说...

基本上搞政治的人士都不是傻瓜。他们心里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马来西亚的政治困境在于套在种族政治得思维上。政党都在搞种族政治,以维护自己团体的利益为前提来争取选票。
在这思路下,他们就没法跑出目前的政治困境。马来西亚人也没有办法逃出金钱和政治的瓜葛。因为政治人物后面就是金钱、商业合同。
只有离开种族政治得思维,转向真正的民主的社会政治体制,并且具备健全的一套得执法体制和系统,才可以得到知识分子和一般人民的认同。
但是,目前就算社会主义为主的反对党,也不见得能说出自己对社会主义的理解,更不用说能从他的理念导出一可以令人信服的套治国政策。这才是马来西亚的真正可悲。
在马来西亚,搞政治就是在搞口号。政治人物对自己的社会责任和目的完全不关心也不理解。政党本身也没有对自己的党员灌输正确的党政治方向和理念。党员在党就是作为基层组织,暴露政府那里的那里不是,做党内部的斗争的工具,这就是大马政治。
我认为在马来西亚,有能力突破这个政治思维的还是大有人在。希望西西留能在这里组织起来,以便为大马营造一个更为健全的体制引导未来的走向。

匿名 说...

好文章!谢谢西西

火箭人 说...

凯里和马哈迪也常常说话颠倒,一时一样,政治真是个大染缸。。。。。。。

leejiajia 说...

如此说来,改天民联能够进驻布城的话,他们也会《凡是政党,必有党争,而其中一方做困兽之争时,必定会炒作课题》
是这样吗?但其实他们都是精英,思维比谁都清楚,是这样吗?

西西大大,这种思想是要不得的,我们人民如果有这种思想不就在培养着“姑息”吗?
我们已经姑息了国阵N多年,难道还要姑息下去?要养奸养到什么时候?

我们应该摒弃这种思想,谁敢炒作课题,就把他拉下马才对。

西西留 说...

谢谢云游大大,总是有人放火,有人灭火,我们看了不明白,可是只要往派系纠纷的角度来看,一切都很明了。

谢谢TAN,大概就是这样,没错。

谢谢俊安大大,关键只有一个——《种族关系法》,如果有法律根据,这样就能制止玩弄种族课题的人士,这不是几个人能做到的,而是整个社会的动力。

回里++大大,就如上述所言,问题出在法律,如果有足够的法律,就能制止这种现象,而我觉得,这是唯一行得通,同时也是最彻底的做法。

因为即使巫统被消灭了不表示种族主义不在了。政党有时反映出来的就是人民的心理,什么样的心理就有什么样的政党。

结论是,只有推动《种族关系法》,我国就能走向正轨。

粉丝 说...

西西写文章与众不同之处就是直击重点,毫无保留的写法。没扎实的政治基础根本不能用两个简单的故事就衬托出整个主题。
谢谢西西,写得非常精彩,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