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8日星期三

普緹:坠楼前意识不清醒‧“赵明福不是自杀!”

排除万难前来大马供证的普緹是“赵明福验尸案”第30证人,她今日(週三,8月18日)在雪州政府代表律师马力英迪亚的引导下,针对赵明福“开棺验尸”后的解剖报告供证说,赵明福颈部的瘀伤在坠楼前就已出现,但却不像被人用手掐伤,而是遭到一股更大、更重的力度,如钝器(blunt object)所致伤。

著名泰国法医普緹针对赵明福“开
棺验尸”后的解剖报告供证时,坚
信赵明福不是自杀!(图:星洲
日报)
(雪兰莪‧沙亚南)“我確定赵明福不是自杀!”著名泰国法医普緹坚称,赵明福並非死於自杀,因为她从赵明福身上找到坠楼前就已出现的伤势,所以很肯定的排除了赵明福自杀的可能性。

不过,声称自己是为死人说话的普緹拒绝再以数学方程式为赵明福的死因作任何比较,並强调自己要根据证据说话;普緹在去年10月21日来马供证时,曾揭露赵明福有80%可能死於他杀。

排除万难前来大马供证的普緹是“赵明福验尸案”第30证人,她今日(週三,8月18日)在雪州政府代表律师马力英迪亚的引导下,针对赵明福“开棺验尸”后的解剖报告供证说,赵明福颈部的瘀伤在坠楼前就已出现,但却不像被人用手掐伤,而是遭到一股更大、更重的力度,如钝器(blunt object)所致伤。

她说,赵明福颈部有大量出血跡象,且一直衍生至皮肤下层肌肉,伤势比一般“人为掐颈”所造成的伤势更大更严重,这显示有关力道比用手掐颈来得更强。

为了加强这项论点,普緹与下属曾研究过逾30宗其它案例,却无法发现相同的伤势,所以她可確定这並非因坠楼所致。

她强调,赵明福在雪州反贪委会总部14楼坠下时,意识是不清醒的,因为没有任何证明可支持赵明福坠楼前仍是清醒。

普緹解释,若一个人在坠楼前是清醒的,他会出於本能用手尝试保护自己而导致手腕骨折,或脚预先著地;而脚部所承受的撞击力將转移至头骨形成环状骨折;不过,在进行“开棺验尸”后,她发现赵明福双手腕皆没有出现骨折的跡象,头骨也没有出现环状骨折,仅有右脚踝出现骨折。

鉴此,她坚信赵明福坠楼前已昏迷不醒,所以她无法认同大马反贪委会的代表法医彼得华尼兹所作出的论点,包括指赵明福颈部瘀伤是因高楼坠下所致,因为颈部是一个受保护地带。

星洲互动‧2010.08.18

6 条评论:

匿名 说...

明福和反贪的纠缠基本上看来也就能做到这里了。下来就看司法部门如何进行推卸责任和推翻证词来给反贪一个下台阶,搞不好就是找几个替死鬼或者把责任推给警察,说警察给把明福带走然后人就这样死了。这些故事版本怎么样做,现在人民的心中也不会理睬了。
我认为。西西留这里之前说得才是重点。明福是给谁办事惹事上生,为谁顶罪,谁给反贪泄密?所谓的行动党的慈禧太后,和她的双头蛇华人败类、人渣叔叔,我认为才是我们现在需要追讨还明福一个公道的真相。
我知道西西留不是属于任何一个政党的党员,他就是作为马来西亚分子的一部分,作他认为应该做的事情。我更相信,他的BLOG肯定会对我国政坛有正面的影响。
希望西西留可以在这里给网民一点思索的空间,从明福事件导出马来西亚政治团体的腐败。从明福事件到巴生大哥大已经可以很清楚地表明马来西亚的问题不是那么的单纯国政对反对党。里面隐藏了更深一层的问题。
如果反对党真的有远见,应该好好的听取这个Blog里面的很多看法,我认为西西留是一个很好的谋士,观察力强,知识面广。不是每个谋士都要求一官半职。这就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特性。

匿名 说...

要明福的正义得到真正的伸张,是应该的。只可惜的是,要做到这样,以目前的政治现实上来说,还是一个很遥远的理想。

我们目前能做的,比较现实的,也只不过是拉国阵下台罢了。不是吗?

匿名 说...

改朝换代是马国的趋势走向。任何的手段只会引起副作用,促进国政的下台。但是,反对党里面的怀苹果是时候给揪出来,不让让这些人胡作非为。
明福的死,不应该用来铲除反贪或反国政。更大的意义在说明国内政治政党内部的腐败。钱不是万能,但是没钱万万不能。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怎么可以让小人继续在那里批羊皮,吊羊头卖狗肉的。
现在,天降天球事件,就是给我们人民机会去清楚地明白我们国家的问题关键所在。

拔刀 说...

I always think that giving comments without a name is as same as not a registered voter

西西留 说...

dear 拔刀,so u do realise 50% of my blog readers are not registered voters, right?

谢谢一楼指三楼匿名大大,

谢谢一楼大大,谢谢给我戴高帽,西西留不过是平民百姓,我只做我该做的事,我能力下能做的事。仅此而已。谢谢鼓励。

回二楼匿名大大,是的,目前的确就如同您所言,比较现实的既是推翻国阵,可是『后国阵时代』的阵痛期有多长呢?那就要看全体大马人的决心了。

回三楼大大,在郑文福事件中,显凸出来就是在野党中的白色恐怖。如果不是党员也许不以为然,可是如果成功执政中央,这将祸国。

亡国的预兆有很多种,包挂贪污,可是使用非法手段铲除异己也是一个。

根据西西留的观察,非民联党员,甚至是党员也未必关心这个事件,原因在于这些三〇八大选后入党的年轻政治活跃份子对党本身的政治理念缺乏了解,而很大程度上倾向于偶像崇拜,或毛泽东时代的『主席永远是对的』的思维。

如果政党意识形态无法改正过来,行动党会是继公正党后,第二个沦陷的民联政党。

俊安 说...

西西留说的很对。行动党会是继公正党后,第二个沦陷的民联政党。就靠几个领袖,但是缺乏真正有脑袋的谋士进行基本党的内部的改革,或为了包庇避开改革,将会失去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