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号外周报:郑文福:刘天球回我一枪

郑文福语录
◆「他跟不三不四的人一起……他怀疑我漏风声给黄朱强……」
◆「他这样回我一枪,过河拆桥!」
◆「签自己的名也叫冒签吗?」
◆「没做工的人,就很怕election,有做工怕什么?」

垂死哀号
郑文福:刘天球回我一枪

没有绝对的敌友分界,只有真正的利益关系,套在政治圈,永远适用,其实从一个政党蔓延到另一政党,往往争权夺利时,才见真章。

行动党内自称最常被人误解的刘天球,最近再传被人盗用信头和印章,还冒签他名。而声称「冤枉」的刘天球前特别助理郑文福,接受《号外》专访,大爆自己才是政治的「替死鬼」,就因为有人要断绝他在政治上位的可能。

雪兰莪的行动党职位竞争一向「激烈」,无需明说,而这些人物之中,就属现任雪州行政议员兼班达马兰州议员的刘天球最「多姿多彩」 。

308上任以来,刘天球多次「腹背受敌」,单单劲爆,包括被指借出办公室给黑社会成员开会、涉嫌禁酒议题上干预执法、半年内花光政治拨款、被指插手处理巴路路木屋区买卖一事,以及最近遭人冒签和盗取信头风波,已让人大开眼界。

纠纷之多,连他自己也曾说,自己是雪州最被误解的政治人物,就因为自己锋芒毕露。但是风头太露,难免令人觉得事情并非他所言的这般简单。

不久前某家媒体爆出,指一名来自雪州地方议员,涉嫌盗用刘天球的信头和印章,伪造支持信要求市议会颁发总值超过百万令吉的合约予20家公司。

邓章钦卷入风波

刘天球当时在受询时表示,自己只是听说,并非知道有这样的事,而且他需要时间去求证,以辨真假。不久后,郑文福这3个字就浮出台面,而且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也马上手握证据,决定开除郑文福。

而行动党中委兼雪州议会议长邓章钦因纪律委员会开除郑文福党籍,在「推特」上一句「OMG I Real culprit is freed」(天啊!真凶逍遥法外),因此也卷入风波之中,受到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传召,要他揪出到底谁是「真凶」。

随后事件主角刘天球和郑文福,双双受警方传召,而2人也分别出示信件,以证明本身的清白,刘天球更称自己是受害者,因为他从未授权他人代表他向承包商发出推荐信。

另外,另1名巴生市议员林立选,受到雪州警察总部商业罪案调查组传召协助调查时,否认郑文福曾发支持信给相关承包商,以及否认郑文福和该公司一项70万令吉的基建工程有利益关系。

从最初刘天球的信头遭盗和被冒签的风波开始,到现在郑文福被指将工程「推荐」给自己的儿子,这其中有很多疑点尚未明朗,可是焦点不时都在改变,甚至还延伸到邓章钦和陈国伟之间对「真凶」的争论。

郑文福代签推荐信给儿子加盟的公司,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但是推荐信的界定向来非常模糊,尤其政治人物,面对上门的「求助者」,谁应获推荐?谁又不应获推荐?另外,有些媒体舍「推荐信」取「支持信」来报导事件,这是否试图在引导读者相信有人藏有滥权贪污的证据?


其实,推荐信在社会非常普遍,无论是求职或是升学,甚至学生向学校借书,都要村长或是具有官职的人签名来「推荐」以证明这个人的背景清白,那推荐信是否就仅是对一个人的人格保证,而非带有暗示给与某人「好处」的功能?

更重要的是,推荐信到底能否构成滥权的证据?而我们是否应以平常心看待推荐信这回事,或是约束政治人物对推荐信的签发的权利?

《号外》多次联络郑文福要求接受访问,他都以「不方便」回拒,然而《号外》在简讯中愿意相信他是清白的,他即刻就回电答应受访。

这是趁机的清白自辩,或是真正的说出了他的心声?

问:《号外周报》
答:郑文福

问:对于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决定开除你的决定,你有何看法?

答:那个不可以讲……At least not now(至少不是现在)。

问:你有没有考虑上诉?

答:(思考片刻)我有考虑要上诉。

问:有人说你拿推荐信给自己儿子的公司,而且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说有证据……

答:(接话)这些Letters啊……只是推荐罢了!进到里面,几千封都是recommend,你拿不拿得到跟我没有关系,那个人(指其子有份加股的公司 PERKHIDMATAN AA)拿给我签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会去找我儿子加入。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叫他把信丢掉。我儿子在里面是Sleeping partner来的,我整天忙politic,儿子做什么也没有跟父亲讲啦!而且这份信只是推荐,并没有说要给我儿子多少Project外面很多人就是不 了解。 (叹气)

问:不过有人说你盗用信头和印章,还有冒签,这些你如何解释?

答:(愤怒)签自己的名叫冒签咩?我是他的Pembantu khas(助理)嘛!(指使用刘天球所属的信头),而且那些警察都查过了,证明我没有盗用啊! Ronnie(刘天球洋名)自己也有签名啊!他自己也知道啊!他现在讲没有给我power(权利)去签,为什么2008年到现在才讲?这些推荐信很多人都 签,他现在新的PA(个人助理)也是有签啊!这些文件都是keep在office里面的,如果他自己都不懂,证明他没有在做工。

问:这样说来,整件事情,你就是「替死鬼」咯?

答:是咯!我变「死鬼」啦I被人用来做「死鬼」咯!我就是Political victim(政治受害者)咯!

问:如果上诉失败,你就无法参加竞选咯?

答:是咯!我的Political(政治生涯)就不能走了咯!我是巴生区的联委会主席,这里总共有38个支部,308之前,这里才有8个支部而已。这里面很多都是支持我的。

问:是不是你势力太大,人家要除掉你?

答:这个……我就给公众去猜咯!我不要去comment!

问:如果上诉失败,你会不会在来届大选以独立的身份上阵?

答:我希望纪律委员会给我一个公平的交代,我是无辜的!(沉思)……我是被冤枉的。(此刻,旁人为他打抱不平:「我想请问,如果他儿子是凭能力拿到这个工程,过程没有滥权或是‘干捞’事件,请问这样也不行吗?」)这个(决定)对我不公平,我在行动党20多年,功劳也不少嘛!每期《火箭报》我都自掏腰包买2000份,卖不掉的我要自己承担,你看我为党为到……

问:那如果被开除,你会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吗?

答:这个我还不可以comment啦!我还要上诉,不过他们很快哦!才2个小时就要开除我了。

推荐刘天球上位

问:其实一向以来,你和刘天球的感情如何?

答:OK!我们一起加入(行动党)20多年,都是support each other啦!本来是很好的Team来的。

问:就因为这样,所以你让出竞选了2届的班达马兰州议席?

答:1999年和2004年我打2届(州议席) ,而2004年我输掉412票。308之前,秘书长林冠英有独自找我谈,说我在这里做很多服务,要求我在这个选区继续上阵,但我说我不要打了啦!为什么? 因为我曾和郑敬保闹上官司,花了百多千,所以我不要再上阵了。最后,冠英问我:So……Who you want to recommend?(你要推荐谁来上阵?),我说:刘天球啦!

问:才差400多票,要赢也不难啊!为什么推荐他?

答:我已经给原因了,就是Money Matter嘛!我也算过会赢。冠英说:Ronnie会赢咩?我说我和基层他们开会了,我们欢迎他来,我和总秘书说,我有把握Ronnie一定会赢,So……冠英就同意咯!

我看他可怜才帮他

问:所以,你为什么要推荐他?

答:(语气高昂)因为他每次给人家欺负啦!每次打都是输的,已经输2届在PJ了(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席) 。我和Ronnie的感情很好,我看他很可怜啦!他是很good的人,and then我说:Ronnie!你人来这里就好,其它一切我帮你解决!包括讲座会还有筹款的事,这个你要写,因为History must be right!哪里知道他这样回我一枪,华人讲啊……过桥就丢掉!(旁人纠正:过河拆桥。)

问:竞选期间,都是你在帮他?

答:(点头默认)之后,我就帮他Setup服务中心,之后他赢了大选,还成为Exco,就委任我为特别助理,这个(职位)比PA还高,you know?所以我就take care整个班达马兰区,那时很多人来他服务中心要求帮忙噢,所以我就做全职啦!很多要求帮忙的,包括那些贫穷的人,看了医生没办法还钱,就要求我写信帮忙,这些信件都是用他(刘天球)的Letterhead发出的……(边说边翻手中的信件复印本) ,你看,All啦!全部是我的Signature !(签名)

 http://1.bp.blogspot.com/_QNFeEgkkPV0/TGKpJXdj4II/AAAAAAAAAJ8/Yrs_bcJBCgQ/s1600/3.jpg

问:当时你这样做,他没有反对?

答:(激动……)他看过!他没有反对!2008到2009年他都没有说,而且这些信件都是存放在office那边,全部都有Series Number的,即使没有做了,还是不可拿走,我们只可以复印,DAP(民主行动党)坚持的做法就是这样!

当时……我听到Ronnie和一些……有人说是不三不四的朋友啦!叫我和其他领袖要劝告他,那时他也没什么要听,所以我们感情就没这么好了。之后黄朱强爆出有人「地下开会」啦这些(停顿片刻)……他以为是我漏风声给黄朱强,他Suspect是我啦!但是我没有这样做,因为他(黄朱强)离开DAP以后,我就Against他了,但是Ronnie不爽了。2009年11月18号,他就Terminal(指解除职务)我啦!他还写信给我,说感谢我啦!……(接着念出信件内容,越读越激动。)

没做事的人怕党选

问:之后你就搬离他的服务中心?

答:我没有做(特别助理) ,就自己搬出来开Service Centre,之前是在Bukit Tinggi开,但是不方便,没理由开在Pulau Ketam嘛!而且我是local人,又是行动党巴生联委会主席。在这边,巴生的人找我也比较方便。而行动党巴生22个区部联委会的选举,就在这个8月15到9月15啦!

问:有没有想过,党选前传出你冒名信和盗签事件,是不是因为有人怕你胜出?

答:(意有所指)很多基层啊,对他没有信心了!12月就是雪兰莪州党选,So……他是自己怕啦!党选啊!很普通而已……有人嘞,没做工……就很怕Election;有做工的人不怕Election !OK?

问:闹出这样的事,你是不是怀疑有人爆料给媒体?

答:(反应快)我Suspect是党内的人略!要做到给我的名声坏。

来源:号外周报(印刷版)
刊数:2010年8月9日 第491期 第9~12页
报道:钱源财/林沭妍
摄影:谢名彬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