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号外周刊:天球反击:谁叫他傻傻去认

刘天球语录
◆「我讲出他的为人,他在社会没有立足之地。」
◆「谁叫他自己傻傻去认!」
◆「整个雪州:200多个支部,他有30个很了不起咩?」
◆「问心无愧,怕都没怕过!」

天球反击:谁叫他傻傻去认

世事是这样的,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虽说都是支持信惹的祸,但是「刀杀郑文福」事件真正的争议,却在于「代签」或「冒签」。唯说只有一字之差,但前者必须是在署名人的同意与知情下签署,方之为代签,而后者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盗用他人名义私自签署信件,乃是欺诈。

如此,无需内部纪律调查,伟哥的大刀可以先收起采,让警方捉人、审判、入罪,才是真正的大义灭亲,扫荡污秽。由此可见,在犯错与否的判决上,两者可谓是差天共地。

就在行动党开除郑文福后,本刊独家获得一份署名人是刘天球,签名人也疑是刘天球的支持信。此信是于2008年4月14日发给巴生市议会的;引起注目的是是从信中清楚可见,郑文福之子有份当股东的Perkhidmatan AA亦在行政议员的支持名单中榜上有名。

本刊依据多个不同的管道探悉,郑文福在听证会上承认签署的支持信都是在2008年8月之后才发的。换言之,此信比郑文福发出的「冒签支持信」还要早,所以,当事人之一的刘天球说他对此亳不知情,罪名交由郑氏一人担当又是否公道?

然而,相比在5家获得支持的公司中,排在第4位的行政议员的支持名单信,郑文福坦承有签的支持信却将Perkhidmatan AA排在第一位。是不是巧合,我们不敢妄下判断。公平起见,本刊找到贵人事忙的刘天球,进行了一小时有多酌电话访问。谁是谁非,请诸位自行判断。

问:号外
答:刘天球

问:我们手头上有一份志期于2008年4月14号的支持信,署名人是你,想知道是不是你签的。如果是,那么郑文福「代签」或「冒签」的罪名就不能成立了,对不对?

答:喂,你们拿到什么版本?(号外:这个签名是圈圈圆圆的。)不要以为我的名字是球就一定签到圈圈很像球酱喁,拿来给我看下这个信,现在很多版本乱乱飞的,知道吗?随便photostat就一份了,可以捏造的,不要伤 害清白无辜的人喁,不然等下你们《号外》名誉扫地。还有哦,你知道photostat的东西是不受承认的吗?这些可以不认的。(号外:不承认你们又根据这些签名来判人家的罪?)谁叫他自己傻傻去认?他可以不认的喁!不要讲这么多先啦,真的有信就拿出来看一下,不然叫我怎样答你?这样不公平的嘛!(号外:好,我电邮给你看签名,现在发,等下我们再通电话。)

不能肯定是不是自己

(10分钟后刘天球回电)

问:怎样,是你签的吗?

答:我把那个签名用电脑放到很大来看……老实讲啦,我自己都不能肯定……只能够说真的很像,可是我的签名是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啦,这个就……在弧度方面多少有点迟钝酱。我只可以说有可能是我签的,有很相似的地方,但是就没有chop,所以也不可以讲完全没有疑点。

不过就算是我签的也没有错嘛,我本来就有这个power去签,你要明白现在的问题不是有没有签,而是谁在帮我签。有错的是私下冒签之后又口口声声喊是代签的人。

问:但如果是你签名在先了,就不能够说是人家是冒签支持信给Perkhidmatan AA。

答:现在我不能肯定,不能答你,这个信我手上没有底,我查不到是不是我签的,所以我也不敢一口就咬定说不是。但是这份跟郑文福在听证会上承认是他签的版本有不同,那个的日期是2008年8月以后的,你手上的是4月签的?(号外:是,4月14号,308一个月之后就签了。)(语气狐疑)所以我不知道啦……

但是啦,他是选区的助理,做么拿我Exco的信头去签支持信?他怎样拿到信头的?(号外:问你呀!)他说是跟我的office姓林的助理拿的,但时间不对嘛,林助理我4月16号才发聘书给他,4月底才上工,但是这个信14号就出了……所以我说有可能是我签的。

问:假设是你签的,你有可能一早就知道Perkhidmatan AA的底吗?

答:(激动)没有啦小姐,哪里可能!这个信不是担保你拿到工的,只是说我们认为这些公司在人手方面价格方面是还可以的,拿到信就有得做,很多人发了咯!这种东西很普通的,部长啦、议员啦很多人都签的,很小的东西来的!

人家支持我们,我就发封信给人家方便,有错吗?巴生人尽皆知我是很好商量的!

(突然兴奋)OK啦,就算真的是我签的,还是有一个很大的疑点。他在听证会承认了8月那份给他儿子公司的支持信是他签的,可是我4月都签了,他做么还要签多一 份?我Exco签的不是比他助理签的更有力吗?他何必还要再强调这家公司一次?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有人明明是冒签,结果现在说只是代签!

我衰心软才有今天
完全不知道代签的事

问:所以当中是有人在说谎?

答:他在听证会上先是不承认,之后说是有签,但就没有签给自己人,最后又说有签,但是不知道那个是自己人,变来变去,陈国伟不是怀疑咯!跟你讲啦,有些人是不能相信的!(号外:不相信的人你又用?)哎哟,我衰心软咯,20多年的老战友我不忍心嘛,之后发觉不对我都马上停掉他了,你不知道咩?

问:问题是签出过百万的工你都不知情也是很该死,对不对?

答:(狂笑)我该死?哎哟小姐,你都很毒下!(号外:到底你知不知道有人代签支持信的事?)我这样多东西做,东西怎样看到完?(号外:知——不——知——道?)(语气尖酸)小姐,我就是不知道才要报案!

问:郑文福接受了号外的访问,从他的说法,他算是你的恩人。

答:(突然泄气)的确是我的恩人来的,这个说法可以接受。虽然308时他不打,让出来的州议席本来也不是要给我,是要给退党的前雪州行动党主席王志坚的,但如果不是他,我的确也没有今天。

他本来做生意的,又信神。有一次泰国神说他做生意ok,搞政治就不行,他听了也没有当一回事,只是有一次他的师父来班达马兰,他叫我去看一下气色和有没有运,我就去咯,师父说我气势不错,于是他就叫我去巴生打了,事情就是这样啦,不过我也是很感谢他。
http://4.bp.blogspot.com/_QNFeEgkkPV0/TGKyhzxUPaI/AAAAAAAAAKE/Vh8ss4zkmo8/s1600/1.jpg
问:他有一句话是说得一针见血,「从2008年签到2009年,这些信都收在office,如果你说不知情也证明你没有在做工。」

答:现在我们是要注重做工的问题还是他有没有冒签?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否认全部是你在签。都没有人知道他签,我们哪里会去翻东西来看?这样就讲没有做工……(哈哈大笑)(号外:肯定是有人知道事情才会爆出来嘛!)爆出来他也承认是他签的嘛!

他是很gentleman的人来的,这点是真的,我们也要讲一下。但是他也是很奇怪的,你们去问人一下。有3点是要注意的,第1,他从来没有否认东西都是他在签;第2,他没有说是我叫他签的;但是第3,等到要被开除了他突然反过来说是我叫他签的。没有人害他,是他自己变来变去给人家怀疑。

问:他有必要变来变去吗?变,只是让人家增添怀疑而己。

答:由于没有想到酱大件事,他不是认咯。到陈国伟(行动党纪委会主席)要杀人了,风势不对了才来转态。(号外:话说回头,你实在没什么理由不知道他签的喔。)唉,我是有听闻他代我签,也听到说有人拿了不少工,但这种东西是查无可查的咯。

问:是查无可查还是你没有心去查?

答:这个……哈哈哈也可以这样讲啦……他当市议员是我推荐的,但是你知道我没有推荐他继任吗?我其实是为他好,怕等下东窗事发,所以要他自己走。可以讲他有今天不可以怪别人。

告诉过他没有权力签

问:再问一次,到底,你有授权他代签吗?

答:我有告诉过他,他没有power来签这些东西。我跟他讲,他可以签修沟渠呀福利部这些帮人的东西,其它的你也签,那你不是大过Exco?你怎样代表我签?说得不好听,等下那个桥断掉你可以负责吗?

就算你签了,根据程序是不是你也应该跟我讲一声,给我知道一下?你做么要自己想签就签?我又不是一个经常出国的人,你1个礼拜跟我汇报1、2次可以吗?你有吗?

我 们党内之前也是有人出来撑他的,可能人家认为他没有问过我,没有我的批准就签支持信是小小瑕疵来的啦,但是我觉得很多人都忽略了他从头到尾没有否认是自己 签的这一点。现在你看,听证会过后还有多少个党领袖要撑他?有吗?只是明明是冒签现在变成代签,死无对证啦!现在我死了咯!

问:关于这件事是政治阴谋,因为他的势力膨胀,支部从8个变38个这一点……

答:(打断问题)如果真的有这么多人支持,为什么只有20个人帮他示威?我在电视上看到,有的还要用Manila card来遮眼睛和鼻子?

问:你们的关系向来怎样?

答:很friend的,你知道吗,我的选区拨款都是交给他处理的,所以后来发生什么事,你们应该全部人都知道咯……(号外按:刘天球选区是雪州诸议员中花得最快的其中一个,县署资料显示,他在2009年上半年即已花光99.01%的年度拨款。之后,更爆出他预支翌年拨款给社团的事。)所以你看SELCAT叫我供证之后我有事吗?没有的,因为我没有做错事。(号外:可是你预支拨款……) (激动)哪里可以叫预支?我没有用未来钱!我是先答应了,几个月之后第2年的拨款到手我才给人家的,我是有拖没欠!

问:不是说选区拨款都给郑文福处理吗?

答:(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不想答)你看那些社团几感动呀,他们知道我没有钱了还是尽量帮助他们,这点巴生人人皆知的!

时间证明自身清自

问:你其实是不是因为怀疑他爆料给黄朱强,说你跟私帮有联系所以才炒掉他?

答:(狂笑15秒)黄朱强是谁讲的我不知道,但这是查无此事的东西来的。我有challenge黄朱强给私帮的名字和报案嘛,结果他没种,什么也不敢做。后来 不是一个警察自己跑去报案,搞到BukitAman派人来我的office,还把我的访客记载簿拿走嘛,记得没有?很久的事情了,警方没有follow up我就认为时间已经证明了我的清白。跟你讲,我没有酱小气的,但是你(指郑文福)有想象的自由。

问:那你为什么炒他?

答:你最好去问他,我不能讲,讲了他就在社会上没有立足之地。但是他的为人怎样你可以去选区打听一下,有些人的外号不是很好听,我就不想讲啦,我劝你也不要写出来,不然你会毁了人家的。做人要厚道,就好像我辞掉他有公告天下没有?没有对不对?这就是厚道!

问:根据郑文福的说法是现在铲除他以免在年底的雪州党选你会失利,因为你没有做工,基层对你失信心。

答:如果是郑文福跟我在党选对决,这样讲还有一点道理,问题是他没有这个对决的机会。行动党的党选跟马华不一样的,马华是同一个人可以竞选同一个职位,这个叫直接对决。不过火箭是先从几十个人里面选15个人出来,再从15个人里面推举各个职位,我没有讲我要当主席,他也没有说要做老大,怎样对决?整个雪州呀有200多个支部,他有30多个很了不起咩!

问:老实说啦,你上台到现在都很多是非。

答:(又激动)你不可以酱讲的,我是敌人多,不是搞是非!我去搞开路你说得罪人吗?我去讲反贪会你说人家高兴吗?我骂黄朱强他是不是咬死我不放?我是在做我的工作,所以才树敌很多,你要酱来看才对嘛!

问:现在心情怎样?

答:这是一个口说无凭的国家,如果你有证据说是我叫你签的那又不同。(号外:同样你也没有证据说他是冒签对吧?)是,这个就是问题。但是我没有做错事,我都不懂几心安理得,我能吃能睡,问心无愧。(号外:用什么心情去面对8月12号的听证会?)怕都没怕过!

来源:号外周报(印刷版)
刊数:2010年8月9日 第491期 第13~15页
报道:林沭妍
摄影:谢名彬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