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9日星期六

『阿拉』和『agama』

今天除了回教党,民联成员党中碰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应对宗教课题。在国会辩论中涉及宗教课题时,最吃亏的要算是行动党,因为里头有几位天主教徒中央领袖,而行动党最不想给敌手攻击的就是宗教课题。1999年全国大选时,回教党和行动党组成了『替代阵线』,当时获得非常好的成绩,可是在大选后,回教党重提『回教国』,结果行动党为了『避嫌』,只好分道扬镳。

「阿含」(梵文叫Agama;巴利文Nikaya)是梵文音译,又译为「阿含暮」,新译音为「阿笈多」。意义为『法归』。「长阿含经序」云:『阿含者秦言法归,总持之林苑也。』也就是『万法归趣於此无漏之学』的意思,无漏就是完美无缺的境界。又翻译为『无比法』,「名义集」卷四云:『阿含正云阿笈多,此云教,妙乐云,此云无比法。』就是『无以类比的无上妙法』。或又翻译为『趣无』,「四阿含暮抄序」云:『阿含暮者,秦言趣无也』,说明此经之旨趣毕竟归无。『经』(Sutra)音译为『修多罗』。新译为『素达览』,原意为线,因古时以见叶书文用线贯穿而成。另含有『贯穿字句文义』,『摄持九界众生,同证佛果』之义。阿含经系佛陀灭度後弟子们遵照佛陀遗嘱,由大迦叶召集诸大弟子五百比丘会议审核结集而成。当时集成三藏──经藏丶律藏和论藏。其所集成之经藏即阿含经,依天台宗判教所指之鹿苑时,即此次结集所成之经。

继续阅读翰声文集:阿含经的禅观和小止观的研究(三)

××××××××××××××××××××××××
西西留曾经对友人说,和巫统谈回教易如反掌。前提是,你必须信奉宗教,并了解自己的宗教,同时也学习过宗教比较学。

马华博客郑水兴曾经在马华圣诞节的晚宴中提到牧师在上台演讲时闹的笑话,把一件赞美他人宗教的说辞说『反』了,这就是我国人民对宗教的无知造成的。

根据一位基督教友人的说法,基督教中有一门学问叫『宗教比较学』,这是基督教牧师向『异教徒』传教时必备的知识。佛教则是流传到台湾后,由去年涅磐的禅宗大师释圣严法师在60年代开始其宗教比较学的著作。

西西留学习的头一本佛学著作即是圣严法师的《宗教比较学》,也即是目前各地佛学院的其中一本教科书。所谓宗教比较,必须以宗教论宗教,然后找出本身的立场。如果是站在无神论者(atheist)的角度来『比较』,那就无法比较,因为要比较,就必须有对比,如果没有参考对比,即是否定,那要如何比较呢?

所不同的是,佛教从来没有传教的『惯例』(除了专有的一门学问,称为『论』,精通『论』的僧侣称为『论师』),宗教比较,纯粹是为了分别『外道』所说的属于佛教的哪个部分,仅此而已。比方说,基督教和回教的『神示』一定是以光和声音出现的,这个宗教经验是基督教徒和回教徒共通的,因此,我们可以判断这位『神』来自佛教二十八天中的『光音天』,『光音』即是以『光』和『音』的形态存在的生命体。同样的,『洪水』在南传佛教经典中也有记载,在世界进入毁坏的阶段时,世界会被洪水所淹没。可是大家不用担心玛雅人推测的2012年会是世界末日,真正的『末日』应该在几百万年后,绝对不会在收藏这篇博文的谷歌美国服务器被摧毁前发生。

今天,巫统要用任何方法来『回教化』都是徒劳无功的,因为宗教具有历史连贯性,就如同马来文和印尼文来自于同一语种,而马来文中所渗透的兴都文化和其他文化也同时是不可抹杀的。马来文中(抱歉,西西留曾经提过,基本上马来人没有文字,只有发音)大部分基本结构来自于古印度文化,如果要为马来文『正名』,大概就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马来文了。

上面的文章就已经证明了,如果严格考究,甚至就连『agama』这个词,马来穆斯林也不能使用,因为『agama』即是『阿含』,也就是南传(泰国缅甸佛教)和北传(中国,日本,西藏)共通的『阿含经』了。

在佛教思想中,即使说出一句佛教经文,或是只说出经题,也算是功德无量。因此,当某些政客在国会大谈特谈『agama』的时候,西西留是特别兴奋的,因为一句『agama』,就一个功德,这就是佛教思想。

极乐寺第三任长老达能上人的入室弟子曾经问道,「你知道为什麽要建筑这座观音像吗?」

西西留摇头。

「你看这观音像面对那里?」他继续说道。

「观音像面对的是东边,」我说道。

「不是,是面对马来亚半岛。」他说,「这座经历四任长老才完成的观音像是有重大目的的。」

「什麽目的?保佑马来亚半岛的人民?」我不解的问道。

「确保国家不会陷入战争,」他说。

在观音像落成后,巫统政权继续为难极乐寺,还规定了必须『遮起来』,于是,每个柱子一千万,总共八根柱子竖立起来,此时,槟城政权已经易手。

有时,一些事物看来莫名其妙,可是如果知道里头的一套道理,就不以为然了。可是,如果你没宗教信仰,或是对宗教不热衷,或是有信仰,可是没修习,你就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譬如说,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和前首长许子根在观音像的『开幕』典礼中『争风吃醋』,冠英老哥又可否知道,子根在他母亲怀胎时就已经持诵《金刚经》,他们全家都是笃信佛教的虔诚佛教徒呢?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何必去和一位『输家』佛教徒争出风头呢?

今天除了回教党,民联成员党中碰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应对宗教课题。在国会辩论中涉及宗教课题时,最吃亏的要算是行动党,因为里头有几位天主教徒中央领袖,而行动党最不想给敌手攻击的就是宗教课题。1999年全国大选时,回教党和行动党组成了『替代阵线』,当时获得非常好的成绩,可是在大选后,回教党重提『回教国』,结果行动党为了『避嫌』,只好分道扬镳。

可是,在拥有70%穆斯林人口的马来西亚,如何能够逃脱得了这个课题呢?这是不可能的,也是一种消极的做法。行动党基本上是温和派社会主义政党,或称为『修正路线社会主义』。所谓的『修正』,即是『看情况而定』,比如说邓小平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姑且不说民联要提供给选民们哪一种社会制度,就以宗教而论好了。公正党本身是穆斯林居大多数的政党,因此,他们的立场和宗教的冲突不大,立场明显,不过在政治抗衡方面,有时就必须确保他们的政策能够和『马来穆斯林』的价值观吻合。

行动党是一个101%由非穆斯林组成的政党,为了迎合穆斯林的喜好,倪可敏『走入』马来社区,参与了马来社群的割皮仪式,郭素沁也在去年开设了首个全马来人的支部,也出席了回教堂的开斋节演说。可是这些并不足以让马来人对这个『华人』政党产生信任。对于马来族群而言,宗教是他们生活中的一环,要获得穆斯林选票,你必须让他们觉得是『兄弟』而不是『朋友』。

要达到这个目标,行动党首先需要做的是,就像西西留『多次』提到的(其实是对内讨论时),即是设立『马来人问题专家』,这和美国人在70年代乒乓外交后,美国对中国所设立的『中国问题专家』是一样的。这是民联治国的第一步,即是处理好宗教课题,其二才是马来人特权的相关课题。

如果行动党还继续举棋不定,这个政党无法走下去,结果将和马华的『华人大团结』是同一个结局。行动党要执政,首先就必须对马来西亚穆斯林明确展示他们的立场,而不是一名『华人中产阶级』对马来人社会的看法。这帮不了自己,也救不了这个被封建迂腐思想腐蚀的民族。

作为一名非穆斯林政治人物,要走入马来社群,就必须熟悉马来人文化和习俗,这是行动党多年来所缺欠的。因为对民族性的不理解,林吉祥在抨击国防部乱花钱的同时,没有为那些薪水低微,却因为国阵朋党所提供的劣质军需而受害的穆斯林军人的福利站出来说话。

如果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想要继续炒作『阿拉只有我能用』的课题,大概西西留会入禀法院,要求马来穆斯林不能使用『agama』这个词汇,因为这是佛教徒的专用词汇。

17 条评论:

黄先炳 说...

西西留,去年圆寂的是圣严法师,不是证严。法鼓山的圣严和慈济功德会的证严是两个人。

匿名 说...

哈哈,真的寫錯了,還我一時不知所措,以為上人已去了極樂,為何又沒有資訊傳出~

匿名 说...

我是绝对非常支持西西留入禀法院,不准穆斯林使用『agama』这个词汇。

不过,我也肯定你家当晚,或你家附近寺院庙堂,都遭汽油弹火烧。

这里向来只有他们能说,别人不能说。不然的话也不能成为波列国了。

西西留 说...

回三楼匿名,

看看这两个对比:

『你(天主教)不能用我(巫统)的专用名词(阿拉),因为我们已经用了很久了。』——结果天主教堂被烧掉。

『你(巫统)不能用我(佛家)的专用名词(阿含),因为我们已经用了很久了。』——结果佛教庙宇(可能)被烧掉。

这强烈对比,一个普通IQ的人士就能察觉到里头的讽刺性,以后他们要如何抬头做人呢?

西西留 说...

谢谢黄大大和二楼大大,输入太快,一时没察觉,已经修正。

许多大师都走得太早,宣化上人周旋两岸,自愿折寿;圣严法师则因为深入禅定,苦修梵行,身体倒是没照顾好,可是没有他的实证,我们无法有系统的了解止观次第,他们都是为众生而活,为众生而死的活菩萨。台湾的成功繁荣,没有把佛光、慈济、法鼓还有净宗的努力算进去是不公平的。

苏伟强 说...

好强大的文章!西西留其实是在用佛教讽刺这个事件,没有观察力真的写不出这样的对比,谢谢西西。

leejiajia( ⊙ o ⊙ ) 说...

虽然我是“乱叫”徒,对什么教都不知不解
~(@^_^@)~

但西西大大要告他们我绝对支持;佛祖会不会同意你告他们呢?O(∩_∩)O

我家狗狗小时还常听大悲咒呢,不知会不会成为“败犬”???

Mountebank 说...

谢谢西西留的文章。

今天在宗教的认知上,又开拓了一步。

匿名 说...

这些自称是为了宗教而去搞伤害和破坏的“大马穆斯林”,应该都是被国家领袖所误导,什么是对与错,还傻傻分不清楚!能从他们的行为看出无知,自私,暴力和贪婪,应该都不是阿拉的教诲吧!?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这是一篇很有水准的文章,西西留大侠受小弟一拜。

Susuteh 奶茶 说...

基本上奶茶同意宗教和谐,是大马的立国之本,许多乡村的华人,及许多甘榜的马来人,对彼此的宗教信仰都有不解,环境对一个人,对宗教的认识会有不同。
奶茶出生新村,但在甘榜长大,不想知道什么是马来人,什么是回教?是不可能的事,这是环境造成的,然而多了解彼此的宗教会让自己混淆,奶茶不会认同。

公正党里头有宗教和谐小组,所以对宗教的和谐,他们做足功夫。

华人走进甘榜只是第一步,接近马来人也是第一部,了解马来人及穆斯林才是长期的策略考量,要知道回教也没阻止穆斯林了解非穆斯林的生活,信仰,甚至祈祷,对他们来说,这只是“知识”的一环,回教非常注重“知识”,甚至认为知识是人生非常重要的内在美,穆罕默德先知,就曾经讲过一句,到中国去寻找“知识”。

其实讲起来,有类似,华人及犹太人对教育的执着,因为他们相信,好的教育可以改变命运,试问大马华裔家庭,哪一位父母不关心孩子的教育?现在连马来人,也开始醒觉,英语教数理大示威证明,马来人已经深感其害。

接近穆斯林,最有效的方式是通过知识的交流,他们是不会抗拒知识,他们也喜欢辩论,因为回教的宣教方式,如果有穆斯林不想追求知识,哪他其实已经违背先知的圣训!通过权力来施压其他人,也是违反教义,因为先知倡导通过对话,辩论来解决纠纷,这点在圣训重复了许多次。

现在是谁不清楚穆斯林的教义,看来就是那些一直动用权力,强词夺理的异教徒啦!

三楼匿名 说...

"...以后他们要如何抬头做人呢?"

他们不是一向来把大门关起,然后自个儿地抬头做人的吗?

黄先炳 说...

赞西西留。

不过西西留引用的文章,提到阿含梵文作agama,巴利文作nikaya。给人的印象是agama=nikaya。
这个概念有待斟酌。

āgama,梵文和巴利文都作āgama,带有传承、流传的意思。佛教南北传承都接受佛陀最早宣说的教义是阿含,所以把阿含视为āgama。āgama其实是通于印度古代宗教圣典的,婆罗门教、佛教、耆那教都用。
Nikāya,梵文和巴利文同,是结集的经文。上座部佛教相信巴利文为原始佛典,并以五部Nikāya为原始佛典(Dīgha Nikāya, Majjhima Nikāya, Samyutta Nikāya,Anguttara Nikāya, Khuddaka Nikāya)。其中好些相等于今存汉译的四部阿含。但是,我们不可以因此把尼迦耶相等于阿含。

另外,过去佛教有大小乘的分别,称为Mahayāna和Hīnayāna,hina明显有歧视的意思,所以大乘佛教的追随者把南传上座部佛教改称为Nikāya Buddhism。

CHIA, Chin Yau 说...

借用三楼匿名的句子改一改:

"...以后他们要如何抬头做人呢?"

他们不是一向来把大门关起,然后自个儿地低头的抬起小头做人的吗?

Carriesiow 说...

很紧凑的写作法,西西的思维真的很锐利,受教了,谢谢西西。

关于林冠英和许子根这一段不很清楚西西大大要表达什麽,想很很久不明白脑筋转不过来,不知道大大可以解释一下吗?

再次谢谢西西大大告诉我们这些宗教知识。

西西留 说...

回苏伟强大大:谢谢鼓励,非常感激。

回( ⊙ o ⊙ )大大:狗狗常听大悲咒大概会吃素,可是不会变成『败犬』,理论上是这样吧?

回 Blogger Mountebank大大:谢谢您,如果对文章有疑问,可以驳斥,西西留说的未必就全对。谢谢您的鼓励。

匿名说...『这些自称是为了宗教而去搞伤害和破坏的“大马穆斯林”,应该都是被国家领袖所误导,什么是对与错,还傻傻分不清楚!能从他们的行为看出无知,自私,暴力和贪婪,应该都不是阿拉的教诲吧!?』

西西留答:有钱就什麽都行,炸掉尸体都行。。。。。

回Uncle Boo:谢谢留言鼓励,互相切磋,您德高望重,也受小弟一拜。

回奶茶大大:完全同意,实际上无论什麽宗教背景,大家也还是人类,人类就有人类最基本的生活价值观。就以两个最具争论性的课题而言吧!猪肉和娶四个老婆。

其实,吃不吃猪肉并不会影响一个人的作息,那只不过是一种习惯。基本上如果要戒除战争仇杀,就必须完全去除肉类,当然这是以宗教立场来看待。

至于纳妾,其实在1980年婚姻法令生效前,华人纳妾是常见,也不是犯法的事,可是也不见得每个人办得到,因为不是每个人养得起两个以上的老婆。即使穆斯林要纳妾也不是这样容易的,因为根据条律,他必须获得原任妻子的同意,而且必须在宗教司面前发誓,同时宗教法庭也会根据其个人的经济能力,看是否允许这名穆斯林再娶妾。当然,本地宗教法庭和普通法庭一样的贪污腐败,所以没钱可是娶四个老婆的略有所闻。可是,依照一般人的生活,要娶妾也真的不是想买菜这样容易。

马来人不是不注重教育,而是理念和危机意识没有其他『移民』这样强烈。尤其在超过百年的『保护』下,海岛民族性本来就是涣散达裕的民族,在没有外来威胁下,其组织性当然不会强。马来人注重知识的角度是和华人不同的,华人的教育主要是为了生存,而有些马来家庭是准备让孩子去当守会教堂的传教士的,两者对下一代的看法完全不同。

黄大大:谢谢大大指证,大大学问渊博,好生赞叹。黄大大说的非常正确,这些都是部派学说,agama 和 nikaya 都是梵文,agama在梵文中是常用词汇,即使到了今天,这个词的用法还是一样,就是道路,承传或是抵达的意思。原文的说法基本上也没错,在目前的习惯性说法中,南北传佛教对『阿含』的称法的确就如同所说的,北传称为agama,这是北印度的叫法,而巴利文语系的叫法是nikaya。因此,两者在大体上是在说明同一主题,就是指『阿含经』。而在汉传佛教,只有一个称法,就是『阿含』,因为中国佛教流传自印度北方。为什麽gam称为『含』呢?因为在汉末唐初的『官话』,不是目前的北京话,而是类似闽语和客家语的结合,而使用福建话念『含』,即是『gam』,至于『gama』,去尾声不读,因为声音太短,所以在传入汉土时,译经的大师们决定不用。

关于大小乘,基本上没有贬义,因为就连部分出家人虽然读的大乘经典,可是自认是『小乘人』,因为大乘不容易修,尤其是菩萨戒,那是非常非常难达到的。

至于hinayana中的hina,原本的字义就是『有缺陷的』,当然,谁愿意称自己信奉的宗教是『有缺陷的』,当然,以学术论点而言,小乘经典的确是缺乏了一些部分,甚至在近代,斯里兰卡佛教大学还是需要回到汉藏把部分没有收入在南传经典中的经文重新校对。

佛陀在《法华经》第五品《药草喻品》说道,就像天上的雨水,在掉落地上时,各种不同的生物各自摄取它所要的部分。

哪有什麽大小乘,管它狗子有无佛性!选一门适合的,下功夫就是!

因为这是政治部落格,即使西西留要谈心爱的漫画也觉得很不妥,何况是政治这个你夷我咋的权力兽斗场呢?无论如何,稍微写了此文与黄兄结缘。西西留向您合十问安。

CHIA大大:『他们不是一向来把大门关起,然后自个儿地低头的抬起小头做人的吗?』

西西留答:抬头会看到天花板,所以他们就一直以为风扇就是阿拉?

回 Carriesiow大大:西西留想说的是,人家有佛教徒的自尊,为什麽不得饶人处且饶人呢?

匿名 说...

西西大大的文章很“红毛直”,我喜欢这样子表达东西。我也很同意奶茶大大的说法,华社不应该在停留在现在的思维方式,应该主动的踏出一步,包容其他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