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 战地钟声

在这里,谁才是叛国者?是否是那些像先知默罕默德曾经做过的那样,为了更好生活而迁移的人士?或是那些对1800年代直到1900年代为马来亚贡献的人士视而不见的人才是叛国者?

巫统部长说,那些『遗弃』他们的祖国,移民到其他国家的大马人是叛国者。他现在是代表马来西亚政府、代表巫统、代表马来族群,仰或是代表穆斯林族群(Muslim ummah)说出这番话呢?

马来人时常尖叫并肆意妄言的说,回教第一优先,其他事可以退向一边。甚至就连来自那个可称为自由派政党——公正党的居林(Kulim)国会议员也说了,回教最优先,其他的摆在第二位。这样看来,我们可以假设,阿末胡斯尼(Ahmad Husni Mohamad Hanadzlah)身为回教徒,说的话也是以回教作为前提,我不相信他敢说不是。

回教规定,如果你在独裁政权下受到控告、压迫、冤枉以及被歧视,你有权迁移(hijah),而在回教中,迁移是非常重要的。先知默罕默德在上苍的指引下也曾经迁移到其他地方,而先知迁移的那天起即是回历年的开始,因此,迁移在回教中是何等的重要。

这位来自巫统的部长是否在骂先知默罕默德,说他是叛徒呢?

许多大马人为国捐躯。印度人和华人在十九世纪中叶直到1920年间移民到英属马来亚,直至英国紧缩移民政策,不再引入来自印度和中国的劳工,以在马来西亚的铁路、公共服务、园丘和锡矿场工作。

可是,这不意味着移民已完全停止,英国仍旧引进印度人从事公共服务和学校教师的工作。这是因为在当时,与印度人比较起来,本地马来人不精通英文,因此,公务员和教师的工作必须由印度人来担当。

比方说,敦马哈迪医生的父亲就是一名来自印度的英语教师,后来娶了一名马来女子,生下了马哈迪医生。

许多印度人和华人移民在马来亚结婚,有些时候与印度人和华人通婚,有时和本地马来人(这就是为何许多马来人与他们的印尼远亲比较起来更像印度人或华人),理 所当然,他们也在马来亚繁衍后代,而这些在本地出生的移民儿女即是今日的大马籍印度人和华人,他们当中,有许多人一辈子也从没踏入印度或中国。

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一些是第三或第四代大马人,就像马六甲华人那样,五百年前已经成为了『本地人』)来到马来亚为国贡献,并死在这片土地上。这些『移民』当中,有些人在马来亚的日子比马来人还要早,而那些马来人不过是第二代或第三代大马人。

谁先来到这片土地是个争议性的课题。那些印度人和华人已经在马来西亚几百年,而那些马来人在这个国家少过一百年。无论如何,这篇文章不是在争辩谁比较像土著,无论是马来人、印度人或华人。

任何人,无论是马来人、印度人和华人,他们的子女都是移民。要把三个不同的种族,根据族谱来解析是非常困难的事,你需要根据各别的案例作为调查基础。我的家族于1700年代来到马来亚,蔡添强的家族更早来到马来亚,马哈迪医生和基尔不过是第二代马来西亚人,尽管如此,一个当上了首相,另一个当上了州务大臣。

好啦!这篇文章的用意不是在追究谁比较像土著,即使我们争辩到夕阳西下,老牛回家也将不会达成共识。我在这里要说的是谁为这个国家贡献,由此,就可以被视为真正的爱国者。

铁路、公路、桥梁和建筑,直到大概1980年代为止(也即是说,超过一百年),都是由印度人和华人(不是马来人)所建。我还记得,直到1970年代,还能看到印度人在大太阳下建造公路和铺设铁路。他们也曾经在园丘和农园工作。有些在锡矿场和建筑业工作,他们大部分是华人。

许多人死了,有好些个案中,整个华人社群因为疾病和战乱而全部死光了,他们必须由中国再输入新血作为劳工,以替代那些死去的劳工,而在当时,这些劳工的生活条件是苛刻的。相信我所说的,相比之下,《内安法令》扣留所和这些印度人和华人说要承受的,要算是非常奢侈的了。

马来亚的公共服务、司法系统、教育系统和各式各样的体系,都仰赖来自印度的那些受英语教育的印度人。直到1920年代左右,移民政策才缩紧,此时,马来人才有足够的教育来从事公共服务的工作。直至我国独立时,国家还在依靠移民,因为我国受过教育的马来人不足。

这些人几乎都老死在这个国家(只有少数告老回乡),这他们在马来西亚出生的孩子,孙子和曾孙,就是你今天在我国看到的那些印度人和华人。

总结是:这个国家是由非马来人建立的,我们今天看到的成绩是非马来人的功劳。开始时,马来亚的经济依靠树胶和锡米,当时并没有工厂和重工业。就因为我们有印度人和华人移民,树胶和锡米工业才得以蓬勃发展。如果不是因为树胶和锡米,马来西亚可能将是全世界最穷的国家了。

而我们有过三场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马来亚紧急时代,以及印尼对抗。在这些战争中,不止是马来亚人,还有许多的『红毛人』,以及非洲人、斐济人、廓爾喀 人(俗称踞喀兵)、印度人、旁遮府人、孟加拉人等等,许多许多的人死在战争中。当然,也死了许多马来人。然而,这三场战争的唯一,马来人并非是唯一死去的 人,你可从下面的附录中对谁为国牺牲有一些概念。

可是。这些爱国者的贡献可曾被记得?马来人在尖叫着,肆意妄言的说,这是马来人的国家。 他们宣称这是『马来人的土地』(Tanah Melayu)。可是,实际上如果不是这些非马来人为这个国家奉献他们的生命,我们也许连这个国家也没有,或是说,不会如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形式。如果不是 因为非马来人,包栝『红毛人』为这个国家而死,马来西亚可能再也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是印尼的一个省份。

正当马来人说要为你的国家而死时,他们只需要看看这三场战争,然而,在这三场战争中死去的人数,却无法与那些用其他方式为这个国家奉献的人数相比较。一些人因为在战争中捍卫国家而阵亡 了,可是还有更多的人在努力建立今天你我看到的这个国家时死去了,而许多在这个国家服务一生,退休后成为公民,最后老死于斯。

可是,我们要如何回答这些不是马来人的爱国者,或爱国者的子孙们呢?我们侮辱他们,我们恐吓他们,我们歧视他们,我们压迫他们,我们控告他们,我们把他们当成是二等公民。我们拒绝承认他们的父母、祖父母或曾祖父母在捍卫这个国家,建设这个国家成今天这个样子时的爱国贡献。

结果,这些人感到受伤害,他们觉得他们的祖先的牺牲和贡献没有被记得及赏识。于是,他们决定离开这个国家,去到另一个国家,在那里,他们的才华和技能能够获得较好的赏识,而不是被威胁和指着他们叫喧『滚回你自己的国家』。

在这里,谁才是叛国者?是否是那些像先知默罕默德曾经做过的那样,为了更好生活而迁移的人士?或是那些对1800年代直到1900年代为马来亚贡献的人士视而不见的人才是叛国者?

巫统部长们应该先接受历史测验后才能被委任为部长,而他们也应该在每次发出声明前,先通过一台测谎机。

就如马来人所说的:愚蠢已经是相当糟糕的事了,而又蠢又傲慢才是无法原谅的。巫统部长们就是这样——又蠢又傲慢。

附录:

马来亚紧急时代

参战国:
英国 澳洲 纽西兰 马来亚联合邦 罗德西亚 斐济 英属东非各国

马来亚紧急时代战斗人员数目:

250,000 马来亚自卫团(Malayan Home Guard troops)
40,000 英联邦常规军人(regular Commonwealth personnel)
37,000 特警(Special Constables)
24,000 联邦警察(Federation Police)

马来亚紧急时代死伤人数:

死亡:1,346 马来亚军警(各族)及519 英国军人
受伤:2,406 马来亚人(各族)及英国军警
平民:2,478 死亡 810 失踪(各族,包栝『红毛人』)

马印对抗

参战国:
马来西亚 英国 澳洲 纽西兰 美国支援 

死亡
受伤
被捕
联军
114
181

印尼
590
222

平民
36
53
4

马印对抗期间参与保卫马来西亚自由于独立的部队:

United Kingdom

Royal Navy:

40 Commando Royal Marines

42 Commando Royal Marines

Sections of Special Boat Service

Detachments of 845 Naval Air Squadron (Wessex)

Detachments of 846 Naval Air Squadron (Whirlwind)

Detachments of 848 Naval Air Squadron (Wessex)

849 NAS Fairey Gannet AEW on HMS Victorious

British Army

Squadron of Life Guards

Squadrons of 1st The Queen's Dragoon Guards

Squadrons of Queen's Royal Irish Hussars

Squadrons of 4th Royal Tank Regiment

H Squadron of 5th Royal Tank Regiment

4th Light Regiment Royal Artillery (comprising 29 (Corunna), 88 (Arracan), 97 (Lawsons Company) Light Batteries)

V Light, 132 (Bengal Rocket Troop) Medium Batteries (of 6th Light Regiment Royal Artillery)

T (Shah Sujah’s Troop) and 9 (Plassey) Light Anti Defence Batteries (of 12th Light Air Defence Regiment)

30 Light Anti Defence Battery (Roger’s Company) (of 16th Light Air Defence Regiment)

53 (Louisburg) Light Anti Defence Battery (of 22nd Light Air Defence Regiment)

11 (Sphinx) Light Anti Defence Battery (of 34th Light Air Defence Regiment)

40th Light Regiment Royal Artillery (comprising 38 (Seringapatum), 129 (Dragon), 137 (Java) Light Batteries)*

70 Light, 176 (Abu Klea) Light, 170 (Imjin) Medium Batteries (of 45th Light Regiment Royal Artillery)

8 (Alma), 7 (Sphinx), 79 (Kirkee), 145 (Maiwand), Commando Light Batteries (of 29th and 95th Commando Light Regiments, Royal Artillery)

1st Battalion, Scots Guards

Guards Independent Parachute Company

1st Battalion, King's Own Scottish Borderers

1st Battalion, Gordon Highlanders

1st Battalion, Royal Ulster Rifles

1st Battalion, Queen's Own Highlanders

1st Battalion, Queen's Own Buffs, The Royal Kent Regiment

1st Battalion, Durham Light Infantry

1st Battalion, Argyll and Sutherland Highlanders

1st Battalion, Royal Leicestershire Regiment

1st Battalion, King's Own Yorkshire Light Infantry

1st Green Jackets (43rd and 52nd)

2nd Green Jackets, The King's Royal Rifle Corps

3rd Green Jackets, The Rifle Brigade

2nd Battalion, The Parachute Regiment

D Company, 3rd Battalion, The Parachute Regiment

1st Battalion, Royal Hampshire Regiment

22 Special Air Service

1st and 2nd Battalions of 2nd Gurkha Rifles

1st and 2nd Battalions, 6th Gurkha Rifles;

1st and 2nd Battalions, 7th Gurkha Rifles;

1st and 2nd Battalions, 10th Gurkha Rifles;

Gurkha Independent Parachute Company

Detachments 656 Squadron Army Air Corps

Various units from Corps of Royal Engineers

Various units from the Royal Corps of Signals

RAF

Detachments 15 Squadron RAF Regiment

Detachments 34 Squadron (Beverley) stationed in Singapore

Detachments 48 Squadron (Hastings and Beverley) stationed at RAF Changi, Singapore

Detachments 209 Squadron (Pioneer and Twin Pioneer)

Detachments 52 Squadron (Valetta) stationed at RAF Butterworth, Malaya

Detachments 66 Squadron (Belvedere) stationed at RAF Seletar, Singapore

Detachments 103 Squadron (Westland Whirlwind HC 10) stationed at RAF Seletar, Singapore

Detachments 110 Squadron (Westland Sycamore then Whirlwind) stationed at RAF Seletar, Singapore

Detachments 205 Squadron (AVRO Shackleton MR Mk2) stationed at RAF Changi, Singapore

225 Squadron (Westland Whirlwind HC 2)

230 Squadron (Westland Whirlwind HC 10)

81 Squadron (Canberra PR 9) stationed at RAF Tengah, Singapore

20 Squadron (Hawker Hunter) stationed at RAF Tengah, Singapore

60 Squadron (Gloster Javelin) stationed at RAF Tengah, Singapore

64 Squadron (Gloster Javelin) stationed at RAF Tengah, Singapore

45 Squadron (Canberra) stationed at RAF Tengah, Singapore

74 Squadron (English Electric Lightning) stationed at RAF Tengah, Singapore

15 Squadron Handley Page Victor stationed in at RAF Tengah and Butterworth)

Australia

102 Field Battery Royal Australian Artillery.

3rd Battalion, Royal Australian Regiment

4th Battalion, Royal Australian Regiment

A and B Squadrons of the Australian Special Air Service Regiment

Malaysia

Malaysian Army

Squadron of Malaysian Reconnaissance Regiment

A and B Batteries (of 1st Regiment, Malaysian Artillery)

3rd Battalion, Royal Malay Regiment

5th Battalion, Royal Malay Regiment

8th Battalion, Royal Malay Regiment

1st Battalion, Singapore Infantry Regiment

Royal Federation of Malay States Police

Police Special Branch

Battalion of Police Field Force

New Zealand

1st Battalion, Royal New Zealand Infantry Regiment

1st Ranger Squadron

41 Squadron (Canberra)

Detachments 41 Squadron (Bristol Freighter)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For whom the bell toll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3-01-10
翻译  ∶西西留

6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最近他的文章很inspiring!

四月 说...

大哥充满电,恢复勇态了?

匿名 说...

一贯的RPK ,一针刺破那些牛皮。

leejiajia 说...

良禽择木而栖,看来他果然不如...禽...

THLim 说...

西西刘,
标题好像翻译错了。当我翻开你网页的标题,只是觉得怪怪的。翻查后,确定这标题不是海明威的战地钟声。

原作者的意思是John Donne的为谁敲丧钟。

如有疑问你可到这里查阅:
http://www.phrases.org.uk/meanings/for-whom-the-bell-tolls.html

西西留 说...

谢谢TH Lim大大,两句话都是来自约翰·邓恩的诗句,而海明威因为应用了约翰·邓恩的这句话造成大众影响深刻。

无论是『为谁敲丧钟』或『战地钟声』,其中的意义是接近的(要看会原著来理解其中的隐意),在中译时的字义基本上不大。西西留的意见是两者都可以使用。

如果大大觉得『为谁敲丧钟』比较正确请留言,西西留给您改一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