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6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将三苏阿玛的论点五马分尸

三苏怎能臭骂行动党,说它封建呢?大马政党的『黄金老人』不是说过,这是马来人的问题吗?这仿佛就像是一位妓女在指责帕丽斯·希尔顿是个失德的女人那般。

我要对三苏发表在《新海峡时报》的文章做出回应。你可以在此文下方读到这篇文章,其中的挂弧(第一点,第二点……等等)是我本身加上去的,以方便对照,这样你就能了解我所回应的是文章中的哪一个部分。

【第一点】: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一生都在为马来人的问题而悲号。他写给首任首先东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的信函(我曾经在2001至2002年在网上发表),以及他的著作《马来人的困境》(The Malay Dilemma)显示出他早在1960年代就对马来人的意见。

在一次巫统全国代表大会中,马哈迪哭了,因为根据他的说法,他对马来人的态度很失望。记者接着问她,在他担任首相的22年当中最大的遗憾是什麽?马哈迪回答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无法改变马来人的态度。

马来人的哪个态度另马哈迪如此伤心呢?他在写给东姑阿都拉曼的信中已经说了,他在他自己的著作《马来人的困境》中已经说了,而他在过后也不断在说这个问题。

马哈迪说,马来人是如此的迂腐(封建),马哈迪问道:「为什麽马来人不能像华人一样的实务呢?」而其中一个理由是(我说了,是其中『一个』理由),马哈迪在1980年代的宪法危机中与统治者交锋,他的目的就是想『瓦解』马来人的封建思想。

可是他失败了。马来人在背后支持统治者,而不是支持巫统,结果,马哈迪被迫鸣金收兵。

这样看来,三苏怎能臭骂行动党,说它封建呢?大马政党的『黄金老人』不是说过,这是马来人的问题吗?这仿佛就像是一位妓女在指责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是个失德的女人那般。

【第二点】:三苏指责行动党是华人沙文主义政党。民行党是否代表马来西亚华人政党,就如同巫统中的『巫』、马华中的『华』,以及印度国大党中的『印』呢?民行党中的『民』代表的是民主,不是华人。

【第三点】:『中道大马』的意思就是『在中途会和』(meet in the middle),它不是旧中国的『中央之国』的意思。在英语中,当我们说『search for the middle ground』(追寻中间立场),这意味着我们在寻找折中的方法。我们在路途中间相会,我们互相采取步骤顺应对方,这就是达成中间立场的方法。

简单来说,这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情况。这是互相各让一步,我俩牺牲一些事物,为的是获得折中方案,为的是在中途会和,这既是中间立场。

【第四点】:就如三苏所言,行动党自己是无法完成的。马来西亚的构成不是出自于一个种族,或一个宗教,马来西亚有各种族群和宗教,可是要如何异中求同呢?是这样的,你制造一个种族的『大熔炉』,因此,想当然耳,行动党在没有其他人的支持下,它自己是无法完成的。

这是错的吗?事实恰好相反!尽管三苏企图把这个概念形容成是负面的。

【第五点】:当然!行动党的口号曾经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可是行动党却也发觉到,马来西亚人不能完全领会其中的意义,因此在很久以前就放弃使用这个口号了,其实很久以前就搁置不用了,而不是现在。

巫统不断再改变的口号有怎么说呢?现在叫『一个大马』,不久前叫『文明回教』,在之前,巫统有一大串的口号,比方说『马来西亚公司』(Malaysia Inc)、『向东学习』、『抵制英国货』等等,天知道还有哪些……太多了,我也无法记得了所有的口号。

【第六点】:三苏所提出的这个论点令人感到有趣。行动党的『中道大马』是否是为了破解国阵的统治呢? 我当然希望是这样。如果行动党进行的『中道大马』策略不是为了瓦解国阵的统治,那我会非常失望。瓦解国阵就是目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

【第七点】:现在三苏悲哀的说,回教党与民联的其他政党妥协。那很好啊!这对回教党是好事。我记得巫统也曾哭嚎的说,回教党很极端很不会妥协。现在巫统又在为相反的事埋怨了?

【第八点】:在『阿拉』课题中,也许回教党的一些人同意该党高级领袖的看法,可是也有一些人是不同意的,这是三苏的说法。那又怎样?你没听说过什麽是民主吗?你没听说过每个人都可以有他自己的意见吗?你没听说过言论自由吗?你却说这是坏事?我说这可是好事一桩。这显示了回教党内部存在民主,党员允许反对的自由,甚至所反对的对象是高层领袖。

【第九点】:嗯……三苏对这点的处理很小心。卡立沙末并没有应用古兰经诗句作为『判断』他对行动党和公正党的支持和团结。如果古兰经说过,那就是古兰经所说过的,你不能『判断』任何事物,你只能根据古兰经,你不过是想成为一名好回教徒,这算是犯罪吗?

【第十点】:好啦!让我们来说一说居林国会议员,当然,我认识这个人,我老婆也认识他,而我老婆是一名改信回教的华人。有一天,我老婆在公众场合大骂祖诺丁。

「你是哪门子的穆斯林?」我老婆问道,「你假仁假义,你玷污了伊斯兰教,你应该脱掉你头顶上的那顶白帽。」

祖诺丁无言以对的走开了,他甚至无法回答一名华人的问题,而这名华人不是天生的穆斯林,而是在后来才改教的。看着一名改教的华人修理那名所谓的『回教圣战勇士』(mujahid),你会看到拿督卡玛汝(Kamarul Bahrin)的会心一笑。

这样好了,三苏!如果你要辩论这件事,我不要用祖诺丁作为一个『好』例子。他不过是个滑稽的小丑,他的白帽也许太紧了,限制了流向他脑袋的血液循环。

【第十一点】:这里有两点。第一点是有关『过时』和『过期』的民联领袖。我同意三苏的这点,我自己也说了无数次了。民联需要来个『新春大扫除』,可是,不止是民联,巫统和国阵不也是有同样的问题吗?

而在第二点上,也许回教党、行动党和公正党应该解散,并结合成一个政党,这很肯定的是一个很好的想法,我对三苏的这个建议毫无意见。可是让我们先看到国阵在『一个大马』的精神下先做到这一点,我可以肯定,如果国阵先开头,民联将会在不久步其后尘。国阵挑战民联这样做,它自己敢这样做吗?

【第十二点】:在三苏的之后一段中,我只想纠正他的一个论点。不像国阵,民联『不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它是一个非种族(non-race-based)联盟,多元种族还是种族性的,而民联是非以种族为基础的,也即是说,种族,甚至是多元种族并不存在。

而这是三苏和他的巫统主子所无法理解的。既然他们不理解,因此他们不知道如何为他们的反民联宣传『编故事』了。

说完!

*************************************************
『中道大马』的中间价值观

新海峡时报 三苏阿玛著

行动党为我国提出的新解药——中道大马——看来相当古老和迂腐,相当类似周朝的『中央之国』(Middle Kingdom)。

即使这个『中央之国』应用在埃及人,它依旧很迂腐,那个时代中,统治者就是神,而法律就操控在他们手上。可是,对大部分大马人而言,很肯定的,『中道大马』将会是中国『中央之国』的回响,而不是埃及的那一套。【第一点】

就如所说的,在网上已经有人指出,行动党离开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走向了『中道大马』,这个企图是为了瞒骗马来人,而马来人已经拒绝了前者作为奥妙的沙文主义议程。【第二点】

是否这套说法会带来效果呢?这是每个人的猜测,然而,行动党的新口号却引起了辩论的反弹。

很可笑的是,因为行动党的中坚分子,比方说,它的全国宣传主任潘检伟在他的部落格中提倡『中道大马』,他在里头形容道:「在我们游荡在各种狭隘和危险边缘的争议性课题,比方说『阿拉』和『马来人主权』的当儿,现在正是时候」,而现在他们本身却犯了提倡『沙文主义的擦边概念』。

潘检伟在解释『中道大马』时表示:「是时候为行动党定位了,我们的伙伴回教党和公正党采取的中道路线,即是大多数大马人压倒性的立场,这使得我们的政敌走向极端主义的地步。」【第三点】

尽管在修辞上是如此的合情合理。

可是,对『中道大马』而言,最令人感兴趣的一点是,行动党承认它无法独自完成这个概念,而它需要回教党和公正党的全面合作。【第四点】

就像『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概念那般,这是行动党提倡的独家口号。有了『中道大马』的提倡,『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也许在不久将变成过气的口号了。【第五点】

首道问题是,是否『中道大马』将获得行动党的伙伴们的权力支持呢?

接下来,是否『中道大马』是个瓦解国阵统治的方程式呢?【地六点】

公正党也许可以接受能够削弱或压制巫统和国阵的任何事物,可是却说不准回教党也会这样做。

自从回教党在三〇八全国大选中拿到甜头后,显示了该党准备折中面对各项课题,回教国和回教断肢法曾经是它的『招牌菜』,可是在许多场合中,它却挣扎着与它的世俗和自由派的伙伴们并肩作战。【第七点】
raison d'etre 【法语】存在的理由

即使在《先锋报》课题中,回教党至今还无法承诺,是否他们同意让其他信仰的人士使用『阿拉』一词。【第八点】

那些中间派人士,如莎安南(Shah Alam)国会议员卡立沙末(Khalid Samad)显示了他热衷于与行动党和公正党联合,根据古兰经诗句和先知传统,从政治立场而言,可判断出他的行为。【第九点】

因此,甚至在公正党当中,居林(Kulim)国会议员也曾多次显示了他反对他所属的政党跟随行动党的政策。【第十点】

在行动党能够想全马人民『推销』其『中道大马』的概念前,他们的友党必须动作一致,并去除一些深陷在各种狭隘和危险边缘的政治主张的领袖。

另一个需要迫切回答的问题是,如果行动党能够说服公正党拥护『中道大马』——这是否意味着各别的实体(政党实体)已经变成多余了呢?或是说已经互相重叠了呢?

就如同所看到的,大部分行动党的宣言都获得公正党的响应,要不即是闻风起舞。如果人民党(Parti Rakyat Malaysia,PRM)可以看到这点,并决定拥护公正党的话,很肯定的,不久后公正党或行动党必定会回到这样的结论。

两个政党之间的分别在于,目前行动党有较多的非马来人,而公正党有较多的马来人。如果两党决定含糊种族特征,他们应该能以一个团体的形式出现,并共同为『中道大马』领航,而不是分开行事。【第十一点】

可是回教党是否会与其他友党合作是令人怀疑的,除非行动党和公正党能够接受其领导权,并接受它的一些思想原则。

如果是这样,这将啧啧称奇,到时回教党将会因为接受了狭隘和危险性的利益而备受指责。

回到国阵这一方面,它是从来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团体的,因为它是一联盟的形式组成,里头各别不同的实体所追求的是各别的利益。

一直以来,这就是它的强处,同时也导致了其中的内斗,所仰赖的是国内政治的起伏。

如果他们所代表的种族感到满意,即使未必是完全满意,在分配和方程式之下,联盟还是运作得很好的。

这就是联盟成立至今,以及国阵成功的秘诀。

国阵多年以来都能够获得(人民)接受,而这归功于它不是由一套思想(ideology-driven)所主导,如果要说有的话,应该可以把它归类为实用主义(pragmatism)。

要不,其政党精英将会进行政治性商讨,随时做出调正。

批评者指责国阵沉溺于种族政治,然而,国阵的各成员党的存在,即是代表了各自族群的利益。

国阵实际上反映了马来西亚各族的实情——基于种族特权的经济或教育的需要。

如果马来人/土著想要获得奖学金和其他经济合作的特权,非土著却想要他们的种族教育被捍卫及保护。

只要我国的不同族群觉得他们的需要和利益有被其代表的政治家和政党所争取,国阵的概念将继续有效,尽管这未必是最好的方法。

他们的抨击者,尽管标榜他们自己为多元种族,可是在政治斗争中,却无法摆脱其对种族利益的争取。

唯一的差别是,国阵接纳了以种族为基础的政党,而他们的反对派却宣布他们将成为多元种族精神的缩影。

大家怎敢说『中道大马』等同『中央之国』呢?【第十二点】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Ripping to shreds Shamsul Akmar’s argument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5-01-2010
翻译∶西西留

2 条评论:

匿名 说...

RPK的辩才实在了得,大开眼界!谢谢大大的辛苦翻译!!!

Malaysian 说...

欢迎连接。。。
本人负责翻译成为马来文。。。

http://gomalaysian.blogspot.com/2010/01/raja-petra-memecahbelahkan-huja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