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4日星期日

逐鹿问鼎: 在浴火的州属里逍遥

也许安华正被企图将他送入狱而捏造的鸡奸案烦恼, 现在还成了教堂攻击事件的『主脑』。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应该休假把私人问题先解决掉。私人问题都解决以后才重返积极的政治生涯。





推翻雪兰莪州务大臣的行动加剧

《自由今日大马》 (Free Malaysia Today)

巴生市议会内的一些叛徒和亲国阵人士设计了让雪兰莪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名誉扫地的陷阱,企图在近期内推翻他。

他们企图令卡立在自己的瓜拉雪兰莪区部内阴沟里翻船,在16名中选中委当中有13人请辞,其区部署理主席阿沙阿布巴卡(Arshad Abu Bakar)昨日宣称请辞者包括青年及妇女组主席。

巴生北區出租車站在星期三凌晨悄悄地被巴生市议会拆除 ,此行动甚至未征求大臣同意。而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也用微不足道的贪污报告向民联的代表们施压。

阿沙在昨天的记者会上告诉媒体,公正党瓜雪区部已经对卡立的领导失去信心。然而卡立否认了阿沙的言论,宣传区部并未解散。

卡立指出他们的辞呈是意料中事,因为他们原本是从巫统过档而来的党员,现在只不过跳回去巫统而已。

「他宣称失去信心并不奇怪,」卡立说,「也许那份声明就是巫统起草让他读的。」

阿沙宣称,剩下的三名中选委员是卡立、法丽达(Faridah Abdul Rahman)及他本身。

他表示,13名中委以及青年团长纳查鲁丁(Nazarudin Darmawan)和妇女组主席法姿雅(Fauziah Sulaiman)是在去年11月至上星期一陆续辞职。

阿沙指责卡立无法领导该区部,在过去的14个月内不曾召开委员会议以及没有积极巩固党,导致许多非巫裔党员离党。

在昨天的州行政议会会议之后,卡立重申该不曾召开过任何解散该区部的会议,故并未解散。

「区部将在3月重选以选出新的委员会。因此这令一些人打算辞职 。」他认为一些与党不同调的党员辞职是件好事。

卡立指出在2007年初,公正党在瓜拉雪兰莪只有100名会员,现在已经增加至3000名。

他说这些亲巫统的党员现在离开总好过等到下一届大选才离开更好。

他接着指出,少了那些对民联的理念不感兴趣的人士,让公正党更容易管理党务。

对于这起发生在瓜雪公正党区部的事件,加埔区国会议员兼公正党最高理事会成员马尼卡瓦萨干(S. Manikavasagam) 认为是打算把州务大臣卡立拉下台的其中一步棋。

他指出拆除巴生北区出租车站一事即是在凌晨时分由巴生市议会静悄悄执行的。

马尼卡瓦萨干说州内的地方议会已经被利用为破坏大臣及民联州政府名誉的催化剂。

*************************************************

正如马来人爱说的:「懒得再讲」(leteh nak cakap)。

许多人都在埋怨我语无伦次。他们说我老是把写过的事情重复又重复的写。喂,如果你总是重复又重复的做相同的事,我有怎么能不重复又重复的写呢?

我不断重复,只有50%的马来西亚合格选民出来投票,而另外25%呆在家里不投票以及25%甚至不想注册为选民。从1999年至今我已经重复说了不下十次。好吧!也许从1999年到现在数目已经由八百万增加到一千万甚至一千两百万或更多。然而巴仙率还是维持在50%投票及50%不投票,而这一半的50%甚至不注册为选民。

那我还能怎么说?说「懒得再讲」然后住口吗?或者,就如许多人所指责的那样做,像跳针的唱片般不断的继续讲,直到你对我的唠叨忍无可忍,为了塞住我的口而去登记为选民为止?

去年我指出巫统打算在2010年1月份重夺雪兰莪州时,公正党的蔡添强认为那只是我的幻想。添强认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好!当初我说巫统正打算通过跳槽推翻霹雳州民联政权时,他们也认为我在幻想。我曾经私下告诉安华,安华也和林吉祥谈过,他们一再保证那个女人得不到一辆丰田Camry一事已经解决, 只是『小问题』而且情况『受控制』。

然后发生了什么事?

从前有一句话说:『一匹马!一匹马!我用我的王国换一匹马! ①』。那现在的说法则是:『一部车!一部车!我用我的肉体换一部车!』(a car, a car, my pussy for a car!)
① 莎士比亚的作品《理查三世》中国王的一句独白,莎翁作品中广为传颂的短句之一,用以形容一些人愿意为不重要的东西出卖自己。

《理查三世》(Richard III)

CATESBY:
Rescue, my Lord of Norfolk, rescue, rescue!
The king enacts more wonders than a man,
Daring an opposite to every danger:
His horse is slain, and all on foot he fights,
Seeking for Richmond in the throat of death.
Rescue, fair lord, or else the day is lost!

KING RICHARD III:
A horse! a horse! my kingdom for a horse!

CATESBY:
Withdraw, my lord; I'll help you to a horse.

公正党那两只马来青蛙起码还有个『合理』的跳槽理由。他们被拍摄到在酒店客房与两位『中国娃娃』胡搞的片段。有了这些有力的见证,你们将成为以性能力作为政途踏脚石的代名词,真的是巫统的最难得之士。可是因为得不到一部车而背叛就实在太小气了。

如果我说华人很小气,他们会抨击我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所以我就不说了……其实我也不曾说过,对吧?

而我不断重复民联执政的州属并没有正常在操作,反而都是尾巴在摇狗②。许多人又在说我像个跳针的唱片了吧。可是我说了那么多遍之后他们还是什么也没做,我又怎么可能不像个跳针的唱片呢?州内的公务员正在破坏民联的州政权。他们做了伤害民联州政权的事,可是没有人为这些事做过什么。
② tail wags the dog,尾巴在摇狗,而非狗摇尾巴。指本末倒置。

霹雳沦陷因为州秘书加上整个州的机制和大马警方都和民联对着干。雪兰莪正发生相同的事情。公务员在做着与民联州政府的决定相反的事。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对此采取了什么行动 ?

我很想爆粗,可是他们劝告别这么做,因为《今日大马》有很多18岁以下的读者。

更糟的是,在民联州政府内有许多巫统的黄鼠狼及内奸。这群人故意做许多破坏民联的事。而这些黄鼠狼及内奸遍布回教党、公正党甚至行动党。

还记得2008年3月8日大选几天后我所写的一篇有关联合政府③的文章吗?这篇文章令我饱受抨击,有些人甚至指责我是国阵的奸细。好,我承认我只是故计重施,故意制造混乱④,好看看对方的反应。你可以认为我在执行『魔鬼代言人⑤』的任务。
③继续阅读【逐鹿问鼎∶反对党的黄卡
④ throwing the cat amongst the pigeons,把猫丢进鸽子群里,用以形容故意制造混乱。
⑤ The Devil’s Advocate 《魔鬼代言人》,詹姆斯纽顿(James Newton Howard )1997年的电影作品。也用以形容爱唱反调,故意煽风点火的人 。原指在罗马天主教教会的审查官,任务是对即将晋升为圣徒的人提出异议,从而确保只有那些非常有实力的候选人才会入选。

我很早就收到风,指巫统及回教党内一些人正进行密谈,以探讨回教党脱离民联与巫统在霹雳及雪兰莪州组织联合政府的可能性。巫统甚至让出这两个州的州务大臣一职,为了让甜头更甜,巫统还同意在这两个州属执行回教法。

这件事是巫统内一名德高望重的人告诉我的,他也承认他就是谈判中的关键人物。如果我能够让全国总警长的警员向我报告,那么让巫统的关键人物向我报告会有什么难?是啊,我口气很大。。。那又怎样?这不是谦虚礼让的时刻。这是一场战争。而在战争中任何事情都是公平的游戏。

这场密谈最初理所当然被否认。可是之后尼查(Nizar Jamaluddin)、卡立沙末(Khalid Samad)及回教党内的一些主要领袖也承认的确有某些回教党领袖正在尝试说服他们接受这场交易。聂阿兹(Tok Guru Nik Aziz)甚至指名道姓叫这些人离开回教党加入巫统。

正是因为不多人,只有小部分人认同这场交易,所以最终不成事。至少在回教党内大部分人还是秉持原则不出卖灵魂。要不然在2008年3月中,巫统与回教党就已经宣誓组织霹雳和雪兰莪州政府了。而民联(只剩行动党和公正党)就退而成为这两个州的在野党了。

你们知不知道赵明福横尸在大马反贪局建筑物外的那一天其实就是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原本要因为贪污罪名而被逮捕的一天?卡立和民联非常幸运,明福之死引发的争议迫使反贪局取消原定计划。

你可以说明福救了民联雪州州政府一命。他的死亡带给民联更多的时间。这么说来明福其实是民联雪州州政府的英雄兼救命恩人。他的死亡让民联继续生存。

我们要谨记着明福为此所做的一切。他为了他的州而死。对于那些几百万名为了自己的饭碗不敢做不敢当的马来西亚人,我无话可说。明福牺牲了他的生命。我们却连口袋里的钱都舍不得牺牲。我们却称自己为爱国及忠诚的马来西亚子民。

而这些『爱国』及『忠诚』的大马子民甚至连走出来投票或登记为选民的小小『苦头』都不愿意吃。你宝贵的一小时那么难以牺牲吗?就只是这么简单而已,你只需要抽出一生中的一小时出来登记然后每四或五年出来投票一次。

请别再留言赞美我叫我英雄或什么的。我对这些留言无比厌倦。你再这么做的话我会把你的留言删除并从此不让你留言。如果你付了十令吉所以有权利在《今日大马》留言的话,给我你的帐号资料,我连本代利退还给你。

如果你只为了留言称赞我,我不需要这十令吉。相反的,去做你该做的事。尽可能令更多的马来西亚人登记为选民。说服他们不要浪费手中一票。在投票日出来投票。该投给谁是他们自己的事,你只要确保他们登记为选民,并出来投票。

登记为选民是你的宪法权利。但投票却不是你的权利。它是你的责任。因此,行使您的权利和履行你的任务。

我们可不可以在雪兰莪州政府大楼前面办一场示威活动?或者到位于雪兰莪八打灵 Jalan Tropicana Selatan 1的Merchant Square内的公正党总部前示威。

不,这不是一场反巫统或反国阵的示威。这将会是一场反公正党的示威。因为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来自公正党,雪兰莪州政府的顾问安华依布拉欣也是来自公正党,所以我们把目标锁定公正党。让我们在雪兰莪州政府大楼或位于Tropicana的公正党总部前办一场反公正党的示威。

我们,所有人民,才是老板!我们把票投给民联,让他们成为州政府。让我们告诉他们我们要的是什么。他们不可以为所欲为。他们必须唯我们是从。现在我们命令这些狗屎马上结束。让我们告诉他们我们不爽那些发生在雪兰莪州内的事情。

雪兰莪被攻击了。而民联却在浴火的州属里逍遥⑥。现在是人民告诉民联我们已经对目前的乱象忍无可忍的时候了。安华依布拉欣在哪里?他不久前接任所谓的雪兰莪州政府顾问后做过什么,除了飞往世界各地出席会议和其他宗教学者在国际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之外?
⑥ fiddles while the state burns,取自『To fiddle while Rome burns』。在古罗马时代,那时罗马暴君尼罗曾经纵火焚城,并且一边观火一边拉小提琴,所以这句短语后常用来形容某些官员不体恤百姓疾苦、对大事漠不关心。

如果安华想扮演『国际政治家』的角色,我没有异议。我可以接受这个。可是他从来都不在州内执行雪兰莪州政府顾问的职责,而雪兰莪目前却正在风雨中飘摇。失去舵手漫无目的漂游总就会搁浅在巨岩上。

也许安华正被企图将他送入狱而捏造的鸡奸案烦恼, 现在还成了教堂攻击事件的『主脑』。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应该休假把私人问题先解决掉。私人问题都解决以后才重返积极的政治生涯。

你不能让私人问题影响你的表现,而把选民投选民联入主(州政府)办公司的心血浪费掉。你的表现绝对差强人意。你背弃了人们对民联的信任。

人们把选票投给改革。他们希望投给更好的政府。可是他们却得到一样臭的狗屎。

是的,我语无伦次。可是在这种豪无进展的情况下我怎么能够不语无伦次的重复又重复?雪兰莪是皇冠上的宝石。因此巫统将不遗余力在抢回这块宝石。而在这件事情上民联做了什么?他们反而在浴火的州属里逍遥自在。

讲完!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Fiddling while the state burn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1-01-2010
翻译∶四月

5 条评论:

匿名 说...

谢谢四月大大,翻译得好,连注解也很“西西”了现在。

西西留 说...

谢谢四月大大,这篇译得非常公正,足足两天两夜的辛劳真的是不简单。西西留给您的注解做点修正,还有修改了一些标点符号的更正(基本上本地人不太懂得标中文标点符号。其实,中文标点符号的标法是和英文或马来文有点分别的。原则上,中文是说完整句话(不是句子,而是段落)才标句号,而英文则是在每段句子后标句号。在英文或马来文中,逗号一般不会很多,最多是两段话;而中文可以不断的标逗号,几十个逗号在一段文字是很正常的。)

非常谢谢您的翻译,我这里反而还没翻好,真的很惭愧。

Anderson 说...

謝謝這精采的翻譯.至少印證了我看到的,雪州政府在公事上怠慢和為難民眾,然後他們會對你說這是因為"sekarang Pakatan...."

四月 说...

谢谢匿名大大,“西西式”的注解的确很难搞下,翻译反而快过注解。

西西留大哥,你那篇已经去到PART 3了,要不要帮忙啊?

西西留 说...

『西西留大哥,你那篇已经去到PART 3了,要不要帮忙啊?』

西西留一边擦眼泪鼻涕的说:『要……』

四月接part 2,西西留继续part 1(卡了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