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 马来西亚的马来人

祖诺丁向警方投报回教党沙安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然而,卡立的看法不是独一无二的,其他众多的回教党领袖也有卡立的想法,包栝了聂阿兹大师。祖诺丁干嘛不报警抓聂大师呢?





马来西亚的马来人
新加坡 赛阿尔维博士(Dr Syed Alwi)著

就如您所知道的那样,我是一名热衷于马来西亚时事动态的观察家。我必须承认,看来,最近马来西亚充满了挫折,每天都不断的上演着种族宗教的指责,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将会马来西亚的未来感到担忧。

今天,新加坡的学校庆祝宗教温馨日(Racial Harmony Day),我可以亲眼看到孩子们脸上的喜悦,他们穿着各自的传统服装,在学校中嬉戏。可是在大马,就连选择宗教的权力也成为了一项敏感和国家性的课题。无可置疑的,有许多的大马人讨厌回教中的自由主义,这包栝了我的家人在内。可是,对于我必须公开说明白的事,我将会说出来。我的结论是,大马人不能再这样子继续下去,而首先必须对其身份和心灵,发出最基本的问题。

我记得过去的日子中,我们曾经看着Lat的每日漫画『Malaysian life』然后笑成一团,可是,令人难过的是,回教的浪潮已经席卷大马人。

有些人会问说,我们是新加坡人,干嘛去理会大马人的事情?我需要提醒大马人,陈修信(Tan Siew Sin)曾经说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是一对难兄难弟(Siamese Twins)。如果马来西亚出了事,它将会危及周边区域,特别是新加坡。

如果丽娜乔(Lina Joy)打输了她的那场官司,你认为那些马来人改教者去哪里呢?当然是新加坡!我发现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很没有见识,对他们而言,吃喝拉撒都是回教,而天下的任何事都可以用新经济政策来解决。我很抱歉的说句话——马来西亚的马来人今天的所作所为,也许就是源自于回教和新经济政策。

宗教和坚决的行动都没有错,可是,就像人生一样,凡事必须中庸,少许的怀疑是好事。很不幸的是,在大马,回教情绪超越了理智。我们今天看到的,就是过去三十年来,新经济政策和回教化政策的结果。

没人欠马来西亚的马来人。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如果今天大马陷入内乱,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将会蒙受最大的伤害。更加正确的说法,由始至终,他们在过去都在被各种的好处给惯坏了。

他们不能再要求更多的好处,也许他们的报应就快到了。无论如何,马来西亚最好觉悟,看看它四周的现实世界。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化世界中不会给马来西亚的马来人新经济政策,而人类不能只靠宗教而活。

********************************************

以上是一篇由我的好友电邮给我的『社论』,我并不是直接由赛阿尔维博士收获这封信。总之,赛阿尔维博士的『注册商标』就是:他知道他写什麽,同时他知道他对一件事物的看法。

我记得在十多年前,在1999年国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Nasional,PKN)成立时,我当时建议党邀请媒体代表在党总部开设茶会,并主办一个『于领袖会面』的环节。既然是我建议的,我辈要求草拟一份邀请者名单,而秘书处将会准备其他的部分,比如茶点等等的。

那次是我首次与一位好友面对面,那就是已故的比莱先生(MGG Pillai),虽然我我们是在他的网上谈论室『鼠鹿』(Sang Kancil)中『认识』的,可是我们一直都没有坐下来『用肉体』聊天。

比莱先生有非常敏锐的观察力,他说,我们所准备的食物都是『不净』(non-halal)的。噢,从兴都教徒或素食者的角度而言,这是『不净』的。里头甚至有牛肉,还有蔬菜。既然国民公正党照理是个多元种族政党,为何不提供一些食物给素食者呢?也许一些素食,或更好一点,准备一桌给素食者,这样的话,兴都教徒或素食者就可以享用他们的食物了,而在当场,没有一种食物是适合兴都教徒和素食者的。

我突然领悟到比莱先生所言极对,我们邀请了各族群和宗教信仰的人士来到我们的活动,可是我们却对他们信仰中所规定的食物不够敏感。当行动党准备午宴或晚宴时,他们常会确保至少准备几桌适合回教徒的食物。不止食物是适合回教教义的,就连厨师也是穆斯林,以让他们的回教徒嘉宾感到宾至如归,而这些食物是绝对百分百符合回教的。

我向比莱先生致歉,并告诉他说他是绝对正确的。接着,我吩咐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赶紧跑去一家兴都餐馆购买一些食物,我们大概能够在三十分钟内设立一个『符合宗教食物』的宴席区。

比莱先生说这并不重要,他并不是在投诉不能吃那些我们准备给媒体社群的『不净』的食物,他当时提醒我的是整个东西的原则——在一个多元种族政党当中,我们应该要保持敏感,并对所有群体的需要保持警惕。

比莱先生接着走向自由餐桌大开杀戒,他把整个盘子填满了鸡肉。那看来他对『不净』的食物毫无问题,而且很明显的,他并不在乎这些事。这出乎了我意料之外,他当时所言,其实仅是原则的重点。

第二天,我把这件事提醒秘书处的工作人员——理所当然的,他们全都是马来人,因此,也即是回教徒。我建议说,下次我们学行动党,确保至少有一桌提供给兴都教徒和素食者,就像一般上行动党邀请穆斯林嘉宾时那样。也许下次我们发出邀请函时应该询问来宾指示他们是否需要特别的餐饮安排,这样我们就能够知道我们需要准备的餐饮数量了。

我得到的回答是,这些食物都是『符合回教教义』的,这是回教徒所关心的事,而其他的并不重要。

我回应说,也许吧?可是,对回教徒而言的『干净食物』并不意味着对兴都教徒、佛教徒、耆那教徒、素食主义者等等而言是『干净』的。因此,我们必须考量到他们的需要,还有他们的敏感度。

我获得的答复是,这是回教徒国家,他们必须学习如何接受这些。

我当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应才好。我察觉到,继续与那些无法突破狭隘的自私心态的人谈下去只是在浪费口舌。

马来人臭骂非马来人对回教徒的感觉不『敏感』。可是,敏感不是双方面的事吗?非马来人被认为要对回教徒的感觉敏感,可是马来人不需要对非马来人的感觉敏感,因为这是一个回教国家,这就是整个『逻辑』。

更加令人感到惊骇的是,这不是少数人的想法,许多马来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要如何说服马来人,只有你对他们敏感的时候,其他人才会对你敏感呢?

这就是为何什麽我们会有像居林(Kulim)国会议员祖诺丁(Zul Nordin)这样的人做出像那样的事了。这是因为他只想到自己,以及回教徒的需要,他对非回教徒可是不屑一顾。回教徒可以对其他宗教畅所欲言,甚至诅咒他们到地狱。可是,如果其他宗教信仰的人士『诋毁』或『侮辱』了回教(而『诋毁』或『侮辱』的定义就要看回教徒先入为主的想法是什麽了,尽管如果这些定义都是错误的),那就等着报仇了。

马来人会说,作为穆斯林,而既然回教是和平的宗教,他们将会容忍其他宗教的共存,可是只要非穆斯林不要『踩过界』。

在回教徒的思维中,这看来是很普遍的。这展示了容忍的精神,可是,为什麽一开始,回教徒甚至就开始想象他们需要『容忍』其他的宗教呢?难道回教徒没有察觉到,道出这样的说法,说什麽容忍其他宗教已经是一种侮辱吗?

为什麽要容忍?容忍一件事物不就意味着那件事物是一件令人焦虑吗?如果你的邻居拥有一只狗,而那只狗跑到你家院子拉屎,可是既然是你的邻居,你不愿意生事,结果你就容忍了它。

那你容忍你邻居的狗在你家院子拉屎,为的是和邻居维持和睦关系,可是,同样的,容忍你邻居的非回教宗教信仰,意味着你把他的宗教当成狗屎。

然而,马来人将会继续说,回教容忍其他宗教,却没有觉悟到,每次一使用到『容忍』这个词,就是表示了你狭隘和自私的思维。

祖诺丁向警方投报回教党沙安南(Shah Alam)国会议员卡立沙末(Khalid Samad),然而,卡立的看法不是独一无二的,其他众多的回教党领袖也有卡立的想法,包栝了聂阿兹大师。祖诺丁干嘛不报警抓聂大师呢?

聂大师曾经邀请了各宗教的两百名领袖坐下来吃饭,这可以被当成是一场跨宗教的团结宴。我知道祖诺丁是反对跨宗教信仰对话的,他在马来西亚律师公会办事处外策划了一场示威,反对跨宗教对话。实际上,在对话会中,祖诺丁闯入聚会,并说出非常具威胁性和煽动性的言论。

是的!聂大师采取了步骤以改进各宗教信仰之间的谅解,这是祖诺丁所反对的。祖诺丁理应再去报警抓人,同时在聂大师的节目面前示威,直闯大门,高声尖叫和恐吓聂大师,对不?

巫统把聂大师标签成极端主义分子、过气政客、『塔利班』等等,可是聂大师却表现得比祖诺丁成熟多了,他再学一百年也学不来。

马来人必须对这所有的一切反思一番。其实,他们需要反思的太多太多了。许多马来人在发出言论时甚至不经大脑。可是他们的那些言论却是『诚恳』的,因为里头真的是他们所想的,他们只是很『老实』的把他们的想法说出来罢了。

如果我们禁止使用『容忍』这个词,马来人会怎办呢?如果你不再被允许说出『伊斯兰教容忍其他宗教』,你会怎办?在去除了『容忍』这个词后,你要如何重新用其他的词句组合这句话呢?

是的!就这个,我将让你思索这个『问题』。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The Malaysian Malay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4-01-10
翻译  ∶西西留

3 条评论:

Anderson 说...

對~~為甚麼老是要我們照顧他們的感受?他們就認為那是理所當然

丁丁 说...

祖诺丁?祖基菲?西西是不是写错了?

西西留 说...

回 Anderson,人都有自私心理。

回丁丁,全名祖菲里诺丁,中文应该叫祖菲里,没错。只是原文是这样写,所以没有修改,我会在较后一致使用祖菲里。谢谢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