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7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你知道什麽是走狗吗?

是否安华是如此的固执,他看不到祖基菲所戴的假面具吗?我想安华需要在双溪毛糯监狱多呆几年,好让他自己清醒一下真实世界所发生的事。

居林国会议员祖基菲诺丁(Zulkifli Noordin)保留他的立场。如果他所属的政党将他开除,他才会决定要如何进行下一步。当然,他将不会加入回教党,因为他已经和回教党有过节,这就是为何他老是和回教党的立场过不去。

祖基菲和回教党的个人恩怨其实为时已久,这可以追溯到已故回教党主席法兹诺(Ustaz Fadzil Noor)的时代。法兹诺不想和祖基菲有任何瓜葛,两人可说是老死不相往来。①
①原文 touch with a ten-foot pole【谚语】『十尺棒』是英国船夫用来度量水深的一根棒子。意思是说不会使用一根棒子去刺探某个人,或是说,没事不会去随便去接触某个人。

有一次,法兹诺正在前往某个节目,当他被告知祖基菲也前往同个现场时,他告诉司机掉头把他载回家,法兹会避开任何祖基菲出席的场合。

可是,为何法兹诺对祖基菲如此反感呢?那些认识法兹诺的人会告诉你说,他是一个很和蔼的老人,他是个不记仇的人,可是为何遇到祖基菲时他会变得如此『极端』呢?

是否法兹诺太过计较祖基菲呢?是否法兹诺觉得祖基菲这个人不能被信任,并且觉得他是个内奸,一个木城马,不该相信这种人,应该将他革除呢?

祖基菲很『回教』,其实他比回教党还要回教,几乎到了塔利班的地步。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何他不加入回教党呢?他想加入回教党吗?

并不是他不想加入回教党,而是因为回教党不要他。并不是因为祖基菲不够回教,就连以回教党的水准来评估,这个政党不要他。只不过是因为回教党不信任他,而且觉得这个人并不简单。

别忘了,在兵法中,你需要『卧底』,你把一些间谍或木马城送到敌对阵营,让他们在里头制造破坏。在冷战期间,高级强国大量的使用间谍,苏联在英国政府中部署了间谍,而且这些人的官职相当高。

巫统也一样的使用了相当有效的间谍战略。它把人送到敌对阵营充当间谍或木马城,这些人在回教党里头,在行动党里头,还有一些当然是躲在公正党。

你知道吗?早在1999年,政治部官员成为了国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Nasional ,PKN)其中一个支部主席。是的!真有其事。一名政治部官员当上了公正党支部主席,这个政党在后来才发现到,到了他们发现时,你认为他已经造成了多少破坏呢?

你知道吗?在早期的公正党总部中,有些人员是向政治部效命的。他们的工作就是打印出党员名单,已经其他文件和报告,然后把这些都交给政治部。是的!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还有许多政治部人员是效命与我的。因此,我对党总部正在进行的『黑色行动』是了如指掌的。

在我发现到这政治部卧底后,我利用他向武吉安曼泄漏假情报,这就是所谓的『反间』(disinformation)运动。在反间计中,你泄漏假情报混淆敌人。

接着,我让我儿子——现在在双溪毛糯监狱——充当党秘书,他的工作即是将党员的细目输入电脑,然而,我们有两份名单。其中一份有两万名党员,这份我们『揭露』给政治部卧底,让他拷贝之后传给武吉安曼。而我们的第二份名单中,实际上有二十五万党员,可是我们隐藏好了。

甚至就连党最高理事会成员,我们也不让他们过目这份名单,因为我们并不相信我们自己的最高理事会成员,同时也怀疑他们是政治部的卧底。

唯一两名被允许查阅党员名单的是总秘书安努亚(Hj Anuar Tahir),以及副主席詹德拉穆札法(Chandra Muzaffar)。甚至就连旺阿兹莎(Wan Azizah)医生也只被告知里头有多少『真正』的党员,可是她并没被提供任何的名单列表。而对最高理事会,为了省去烦恼,最高理事会月会是不会受到名单报告的。

你可否想象我们的难处呢?我们无法信任自己党内最高理事会的领袖,而必须把资料隐藏起来,同时还要混淆他们,因为我们担心,如果我们告诉他们实情,武吉安曼将会在数小时内获得这份资料。

而在反对党中还有许多的卧底、间谍、代理人和木马城,尤其是在公正党内。安华心知肚明,赛胡先阿里(Syed Husin Ali)博士也知道这一点,旺阿兹莎也知道这些,再益伊布拉欣(Zaid Ibrahim)知道这些,阿兹敏阿里(Azmin Ali)知道这些,卡玛鲁巴哈林(Kamarul Baharin Abbas)知道这些,赛夫丁(Saifuddin Nasution)知道这些,蔡添强知道这些。其实,任何中坚领袖都知道这些,他们早在1999年就知道了。

你知道这些间谍有多厉害吗?在2000年的某一日,他们下载了党内部电脑的所有资料,接着将这些电脑给接上短路,早上当我们回返办公室时,发现所有的十台电脑基本上已经全部『溶毁』,这很肯定的是内部破坏,而我们怀疑到底是谁做的。

其中一人睡在办公室,因此自觉上他是头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留在办公室的人。有一个晚上,我也睡在办公室,当然我并没有让他知道,接着我观察电话总机。当我看到亮灯时,这就表示有一台分机正在使用中,我偷偷的窃听其中的对话。是的!他正在做日常报道。

此后,我就利用他向武吉安曼发送假情报②。我提供了一堆废物给马来西亚情报单位,这个曾经在1950年代被誉为全球最精良,比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KGB)和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还要优秀的机构,想到这里,我还在笑呢!
②Red Herring 【俚语】转移注意力,等同成语『声东击西』

在另一起事件中,政治部渗透罗斯兰·卡欣(Ruslan Kassim)的办公室,罗斯兰·卡欣后来成为了党宣传主任。我怀疑他曾是政治部的人,因为在国家会教堂的『砒霜示威』③时,他穿了一件粉红色袖口的衣服(是不是很笨?)
③安华被扣留期间,谣传政府在他的食物中放入砒霜,企图毒杀安华

我当时抓着他的手臂,并强行拉着他的袖口问他:「这是什麽?」他回答:「没什麽,只是心血来潮。」

从那天开始,我就紧盯着他。有一天他来到我的办公室,并问我可不可以把他的包包放在我的房内一个小时左右,他急着要去吃午餐。

「没问题,」我回答,可是就在他离开后我搜查了他的包包,并发现了一台录音机,而且正在录音状态。

接着我打了很多通电话,并和电话那头的『幽魂』说话,我和想象中的人物说了各种话,当然,在我的『对话』中,我『揭露』了许多党内部的秘密。

这家伙吃完午饭回来后取回了他的包包,直到今天我还在想,那些记录下来的『秘密』是否武吉安曼用得着?

早在1999年的全国大选期间,每天我们都需要『打扫』行动室,这些被发现『臭虫』④的数量是令人感到惊讶的。如果不是有内鬼的话,他们如何能布置这样多的『臭虫』呢?因为那些外人和警察是不可能由前门进入的,更别说是上到第十楼了。这里先提醒诸位,我们所提的不是低阶的内部人员,他们并不允许进入行动室,我们所说的是高阶的党内领袖,那些人可通过『保安检查』。
④『臭虫』指的是窃听器

无论如何,我不过是在随便聊聊。可是,重点是,经历了十数年,我们至今还是要面对这样的问题,而且时常要比武吉安曼的卧底要早一步角逐先登,而我们就连党的高层领袖也不能信任,因为对我们而言,他们都有嫌疑。

那看来祖基菲算老几?他甚至连我所谓的高层党领袖都不到,而如果我们不信任高层党领袖,还嫌疑这些高层党领袖是警方或巫统的间谍或卧底,那祖基菲诺丁有算得了什麽呢?

言论自由是件好事,民主也不赖,而我们不能阻止任何人发表他或她的言论,可是祖基菲所干的真的不过如此吗?或是说,他的所作所为的背后有更多罪恶动机呢?

已故的回教党主席不相信他,自从他二度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后,我们也不再相信他,因为我们来自武吉安曼的消息传出,他已经『变节』。

我希望安华提高警惕,安华在1998年至2004年间下狱,因此他无需管理这个党,直指2004年,我都在党的办公室,因此,我所知道的党内部的事物比安华还要多,而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是,必须恒常比卧底和木马城要角逐先登。

而我们说祖基菲是个内奸,他的议程并不是捍卫回教,或发挥言论自由,他的议程是分裂民联,尤其是雪兰莪,只有这样,纳吉就可以根据他的部署,夺回这个州属。而他已经决定计划好在这个月进行,而这个月份仅剩几天,因此可以预期他们会更加的拼命。

是否安华是如此的固执,他看不到祖基菲所戴的假面具吗?我想安华需要在双溪毛糯监狱多呆几年,好让他自己清醒一下真实世界所发生的事。

总之,安华,你现在相信塞夫,那个纳吉送到党办事处的人是个卧底了吗?你只需担心一个卧底,而我们却需要打点许多的卧底,可是我们已经『干掉』了他们送来的所有卧底,我们利用他们来混淆敌人,你却让一个名叫塞夫的卧底干掉你,现在你还想让另一个名叫祖基菲诺丁的人干掉民联不成?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Now do you understand the word turncoat?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7-01-10
翻译  ∶西西留

10 条评论:

星空夏 说...

你的部落格很棒,我期待更新喔........................................

西西留 说...

谢谢星空大大的支持

阿嘟嘟博士 说...

公正党的处境很危险一下

匿名 说...

当反对党真不容易,要防外面的敌人还要防自己人。安华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公正党这次真的要打一场硬仗了。

匿名 说...

要炒掉那家伙酱难咩?是不是安华有什麽把柄被他抓住了??

Anderson 说...

很精采的諜對諜鬥智,比美任何間諜小說.但相信武吉阿曼的諜報分析也不簡單,要過濾這樣多的"笨蛋情報" :)

hoss 说...

译文:这些被发现『臭虫』的数量是令人感到惊讶的。……他们如何能布置这样多的『臭虫』呢?

这个『臭虫』指的是窃听器。

匿名 说...

安华到底在做什么?
火烧后院了,他还躺在床上发首相的美梦!
一个党也治理不了,治理国家他真能够胜任吗?

西西留 说...

谢谢Hoss大人,已经加入注解。

小明 说...

不懂为什么没次安华在处理这种人事上, 给人一种不够决绝, 拖泥带水的感觉。 搞到党内一些同志(如Zaid), 党外的民联支持者有点失望和心灰.

就让这条水跳到国政啦, 这样反而可以帮民联赚一些印象分, (同时更让人觉得国政里面都是Zulkifli这种料).

不要为了一个国会议席, 输掉整个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