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7日星期五

卡立和林金煌的关系得到证实!

出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原题∶Hubungan Khalid Dengan Lim Kim Hong Sah!
作者∶A Voice
发表日期∶13-06-08
翻译∶老古
校对∶西西留/hoss

雪兰莪州务大臣卡立(Khalid Ibrahim)对他和林金煌(Lim Kim Hong)之间的关系作出的回应是如此的「标准」。

按此阅读《当今大马》【雪州铁定落实免费水优惠措施 反贪局还大臣办公室高官清白

译者注:
《光辉日报》Sinar Harian
《前沿日报》EdgeDaily


虽然如此,在你阅读这宗报道时,同时也应该有这项疑问,为何数家报章,比方说《光辉日报》、《前沿日报》、《马新社》、《星报》还有其他的报章都因为一名匿名部落客的文章而涵盖了这宗新闻?

对媒体从业员来说,这表示了在不久后它能够成为有新闻价值的潜力。

再加上,卡立对数宗有关他的官员「滥用职权」的回应却摸棱两可。

按此阅读《当今大马》【雪大臣事务官被指滥权遭停职 支持者号召前往卡立官邸抗议

如果反对党当局认为这是媒体企图拉倒卡立的举动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对。如果把「拉倒」一词改为「监督」的话,这不是他们常说的媒体所应该扮演的角色吗?

根据报章报道,他否认和何任何企业有任何的不轨关系,但是,这就是最吸引人的部分,他承认和林金煌有非直接的关系,虽然这个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

对于他所作出的承认,读者也许在想,他们的关系是如何的「特别」呢?依照这个关系,他们的这个「特别」关系是否将会持久呢?

这种「特别」关系都是会历史重演的,我这个部落客将会把这些揭露公诸于世,不说题外话,这些文件和研究资料将提供其中的细节。

钢山集团(Kanzen Berhad)
卡立和林金煌第一次的业务合作是在钢山集团(前称梦乡有限公司),一家在中国天津生产床垫的公司。

在林氏集团所掌控的公司中,国民投资公司(Permodalan Nasional Berhad,PNB)是其中之一。

在卡立还没有获得牙直利集团(Kumpulan Guthrie)的股份前,林金煌已经把所有他拥有的工厂股份卖掉,国民投资公司买下了他所有的股份并成为最大的股东。接下来就可以猜测到这家公司会如何发展下去了。

卡立作为国民投资公司的主席,他能够影响董事局和法人团对上诉收购的批准。

这项让林金煌受益的收购行动过后,他们之间依然保持联系。

牙直利集团(Kumpulan Guthrie)
卡立也被献议牙直利集团的20%股权的时候获得很不错的报酬,在首轮分批售股中他获得了5%的回扣。

在依约补选的是狗,卡立说过他获得了回教银行(Bank Islam)的贷款已经股票抵押。问题是,股票抵押所获得资金并非是100%,他到哪里获得这几百万元的款项?

在90年代末期,林金煌通过「Sumurwang Sdn Bhd」和牙直利,在联邦大道旁举办了一项航空展。这个展览会由当时的首相马哈迪开幕。

这块地后来怎样了?林金煌是否在这片土地发展中扮演什么角色呢?

I-公司(I Berhad)
在卡立还没有离开牙直利的前几年,董事局对卡立的管理非常不满意。在国民投资公司资金吃紧的时刻,牙直利正好作为董事局获得股息的资金来源。

卡立在1997/98年经济风暴前推行了「先建后买」的建屋计划。这项计划后来成功完成,但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把所有单位给售出。

可是,卡立当时最大的错误就是牙直利在印尼的种植计划,这个计划面临很多困难。对那些还有印象的人们来说,牙直利在印尼的园丘被声称就是焚烧森林导致东南亚烟霾污染问题的元凶。

牙直利的现金来源越渐困难,一些企业观察家声称他们向回教银行贷款10亿令吉作为周转,并答应以股息摊还贷款。

当时林金煌再次的陈给卡立的救星。这次为了挽救牙直利,林金煌将收购了位于沙安南的「Midland Estate」。

国民投资公司出售这块土地的套现计划非常重要。为了获得董事局的批准,企业界人士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卡立在安排股东大会的日期时,觑准其中一名将会反对这项土地出售计划的董事出国时召开。

「Midland Estate」目前已经成为「I-City」在沙安南的一宗总值高达150亿令吉的计划,这项计划的发展商就是I-公司。I-公司是钢山集团的前身,为林金煌所控制。

「不是寻常朋友」
在这里很明显的是林金煌和卡立「不是寻常朋友」,他们的关系可说是非比寻常,这可以从他们频密的商业联系可以看到。

如果安华、「烈火莫熄」运动以及公正党常批评马哈迪和他的朋党们「同样的一批人获得合同」的话,那卡立和林金煌之间还不是一样吗?

马哈迪的政策是他给某个人机会,如果他能够成功的话,以后他还是能够获得合约。他们说马哈迪的朋党何其多,可是在这些获得「私营化」计划的名单中,包含了安华的人马,比方说阿末查希(Ahmad Zahid Hamidi)。

那卡立的「只和这个华人打交道」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未来计划?
现在出现的问题是:是否在卡立掌握州务大臣的大权后,生意人林金煌和马来仔卡立之间的「聪明伙伴」(smart partnership)关系将会持续呢?

作者认为还不是时候揭露这个谜底。

在这里我引导读者们关注几项最新的动态发展,比方说州政府正在努力将其所控制的企业进行加插监督,这不是应该被制止的吗?

州政府曾经说过会申请接管巴生港口自贸区(PKFZ)以及将梳邦机场转变为回教商品中续站(Hub Halal)。这些课题都成为政治目的,如果真的有意实行,他们所说过的几时才能兑现呢?

对于州政府宣布准备提供一定数额的免费食水,是否可能是接管雪州水供私人有限公司(SYABAS)的策略呢?

这些全都是商业策略的步骤。很肯定的,州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兑现竞选承诺。这些都需要用到钱,而企业化就是获得金钱的方法。卡立生财有道,他晓得这些方法都是狗屁不通的……请原谅我使用这样的字眼。

我所暗示的已经相当足够了。

请别指望反贪污局回来到州务大臣的办公室,这些「柜底钱」是不会发生的。我可以看到他的策略,这个卡立的确厉害。

而我可以近乎肯定的是,很大可能卡立需要对他忠诚的企业伙伴、商业成员和投资者,林金煌当然就是首选。

公正党的伙伴和媒体们,可否在卡立从杜拜回来后询问他一下呢?

6 条评论:

hoss 说...

这段话没有完整译出:
为了获得董事局的批准,企业界人士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当时卡立在安排股东大会的时候,其中一名资深董事对这项出售土地给外国的计划提出反对。(原文:Untuk mendapatkan kelulusan Lembaga Pengarah, satu cerita yang sudah menjadi legenda di kalangan orang-orang korporat bahawa Khalid telah mengatur tarikh Mesyuarat Lembaga Pengarah diadakan ketika salah seorang Pengarah yang bakal menentang penjualan ini ke luar negara.)

CC LIEW 说...

又见hoss大人,
其实……我翻不出来!-_-
请问该如何翻呢?

SusuTeh 说...

其实民联也好,国阵也好,每个政府都有它较属意的商团或商人,只是该公平,该公开化及没有内线交易就没犯法了。
咱们该明白国阵就是太多“黑箱"作业,不能造惠更多的民众,反而只是让为数少的政客及其商业鹰犬。才遭人民抛弃1

hoss 说...

看来我的对照原文对楼主形成压力。为免楼主感到疲劳轰炸,我就列出漏议之处(加粗):
为了获得董事局的批准,企业界人士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卡立在安排股东大会的日期时,觑准其中一名将会反对这项土地出售计划的董事出国时召开

CC LIEW 说...

抱歉,有时实在想不到如何翻,因为我马来文也就六年级水平吧了。

如果您发现有错误就马上发文建议,无需客气。这些文章都是放在网上流传的,因此纠正的话对后来居上的读者将会是好事。

我不是鼓励转载者把我的部落格列出来吗?这并不是我要邀功,而是让读者发现错误后可以字节联络我纠正,这才是负责的作者。

由于时间紧促,我会在较后修改原文。

记住啦!下回看到不对的地方请直接留言。西西留绝对欢迎您的意见。

CC LIEW 说...

回奶茶兄,
我们只是小心翼翼的,不想在看到民联重蹈覆辙。

您申请记者的留言看到了,状况如何了?

我也写了封信去应征看看。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