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日星期日

爪哇武士的传奇-大结局

出处∶khalidjaafar.org
原题∶Babad Pendekar Jawa-Akhir
作者∶Khalid Jaafar
发表日期∶29-05-08
翻译∶CC LIEW
校对∶廖国华二校

我在2007年1月2日写了这篇文章,可是一直都没有寄出。虽然我获得请求,坚持要我完成这篇传记,而我也晓得要如何结束这件事情,可是要把这篇文章给发表出去,我内心还是很沉重的,因此我也只是保存下来吧了。现在很明显的已经是时候了结这件事了。

这是我昨天使用诺基亚3600所拍的照片,我就用它作为这个传奇谢幕的开始。照片中那位貌似胡志明的男子的确是位越南人,他是知识份子,也是一名反共人士。泰国是我研究莱特早期在越南从事法国间谍活动的资料泉源。让我给读者们重温一下莱特的历史,在日本占领马来亚和新加坡的时期,他是日本的秘密警察(Kampetei),他同时也是英国的间谍,潜伏在马来亚共产党当上总秘书。对左派人士来说,莱特是罪大恶极的叛国者,可是对我来说,他是最伟大的保护者,是他保护了马来亚,避免它落入共产党手中,因此他的角色比杜志超还要重要。这位越南知识份子和我们的爪哇武士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依占早期在泰国有一位崇拜者。

「为何依占要退出公正党?」就在照片左边不远的星巴克,我们啜饮着咖啡的时候他这样问道。

「他已经对公正党的斗争失去了信心。」我简单的回答他。

现在让我把这个传奇连接起来,在用钥匙紧紧地锁住。在把上面这张照片给看清楚,酒店的名字很明显的写着《乌节广场酒店》(Orchard Parade Hotel),这家酒店就在新加坡,跟精确的说法,就在乌节路。这家酒店就是传奇的开始,而最后我也会随着这张照片结束掉它,在我结束前,就先把说出这个故事是如何开始的。只有三个人知道这个事件,武士、作者,第三位已经逝世了,他就是纳沙鲁丁阿都雅里(Datuk Nasaruddin Abdul Jalil)。

译者注:
纳沙鲁丁阿都雅里(Datuk Nasaruddin Abdul Jalil)-安华的前政治秘书,公正党员同常称呼他为纳沙(Nasa)。他在安华被逮捕后,自我流放到印尼去。他于2007年10月10日癌症病逝。


安华依布拉欣被带到法庭,他的眼睛肿了,全世界一片哗然。可是是谁把他打成这样?没有人有胆量说出来,也没有人敢去知道真相。当安华还在担任副首相的时候,他的保安小组是由特别行动单位负责的,而纳沙的其中一位私人保镖就是前特别行动单位队员。从他们身上纳沙获得情报,知道了殴打他的人正是拉欣诺(Rahim Nor)。纳沙在知道这件事情后告诉了我,他说我们的老板在那桩事件后的第二天被殴打了。

我们在《乌节广场酒店》中见到了他的黑眼圈,于是我们三人开始商讨对策。

「我们必须告诉全世界,是警察总监殴打他的。」他说。

「我们目前在国外,我们可以这样做,国内的朋友不能这样做,太危险了!」我争辩说。

「我同意!你写文告吧!」纳沙说。

「我能够写,可是依占必须签名,因为他是政治秘书。」我说。

「同意!依占签名。」纳沙说。

我们先行解散,在我完成草稿后我们在回到来会面。纳沙正在阅读,我在旁解释说:「必须强硬,不能软弱,如果我们软弱的话,他们是不会刊登出来的。如果他们不刊登的话,他们就被迫要驳斥它,这样的话就有人知道警察总监殴打副首相的罪行了。」

「好吧!」纳沙说,「依占,你签吧!」

依占不愿意签名,不是马上就签,他要求一些时间让他详细研究一下。二十四小时候,他签名了,我们接着把这份声明传真到所有的媒体。就如我预料的那样,报章并没有任何报道。可是卡迪耶欣(A Kadir Jasin)过后在他的专栏《Other Thots》中一篇讽刺依占的文章中把消息广泛的散播开去。依占颠簸的生涯开始了,就这样一名武士诞生了。可是这位刚诞生的武士在很久以前告诉我他是个软弱无能的人,为何呢?他知道在我所写的那篇文告上签字的后果,他将会被巫统开除,这给他来说是个极度震撼的事实。

译者注:
卡迪耶欣(A Kadir Jasin)-前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


依占在被《内安法令》逮捕后的辩护律师尤斯马迪(Yusmadi),目前已经是浮罗山背(Balik Pulau)国会议员的他对我说过,依占在加央监狱中曾经给阿都拉巴达威写了一封信,从我其他的情报来源中,我得到的结论是:依占在甘文丁扣留期间已经「叛变」了。在从《内安法令》中被释放后,依占已经不再活跃,和他在《内安法令》扣留期间和其他扣留犯并肩作战的时期完全不同了。我估计这是他在「叛变」后和官员们所做出的承诺。后来他和巫统领袖签了很多合同,包括和基尔还在担任雪兰莪州务大臣的时候签下的合同,他开始为这些和巫统领袖签下的合同感到沾沾自喜。一天他告诉我巫统党员这样对他说:「依占,你快点加入巫统吧!我对巫统目前人才凋零的情况快受不了了。」依占并不因为这个赞美而感动。从他一系列的行动看来,由辞去公正党青年团团长和其他的动作,我已经肯定他在为回归巫统铺路。可是依占也在做牵制的动作,他和一些回教党的领袖们联系,散播消息说他将会加入回教党,一些回教党领袖也就因为他的牵制动作而吃了大亏。

最终依占回到了在乌节广场酒店事件前的时光,因此,爪哇武士的故事就此结束。过后我们将见证依占成为吕布,我早就建议(你们)要看《三国演义》,如果你还没有读过这本书,那你不会理解。刚才早上的时候我给廖国华通了电话,他电话一拿起来就劈头一问:「你的朋友是怎样了?」

「一年前我已经说了他是吕布,你又不相信。」我回答。

「你所说的的确是对的,他的确是吕布,现在我相信了。」廖国华表示。

译者注:
廖国华-前公正党青年团财政
上面对话可参阅廖国华部落格《惑与不惑之间


对依占来说,这全都是政治,他从来也没有领会《烈火莫熄》的意义。依占重新走入巫统的当儿,马哈迪出来了。实质上他就是马哈迪年轻时候的性格。依占在相当年轻的时候已经成为了「师傅」,专搞分猪肉的「师傅」,派系斗争的专家。幸运的是大部份公正党的党员都不喜欢分猪肉的把戏,因此愿意跟着他翩翩起舞的人并不多。在巫统,的确有很多人喜欢玩分裂的游戏。这是预测:依占通过凯里的管道,被阿都拉接受了,可是他却不想完全随着巴达威-凯里跳舞。他也将同时派人给纳吉、穆克里兹、希山胡丁送了口信。巴达威-凯里在他们最弱的时刻需要依占,可是如果巫统中有其他堡垒能够提供有利于他的政治前途,而为了这个前途,需要他把巴达威-凯里的人头交给纳吉、穆克里兹或者是希山胡丁的话,他将在所不惜。两千年前吕布不就是在干现在依占在干的事吗?我不是说了读《三国演义》了吗!

到此为止,不会再有续集了!

4 条评论:

lkf 说...

2004年的公正党的党选后,因为超龄我不再在公正党担任任何党职。之前是财政。

CC LIEW 说...

谢谢廖兄指正,已经修改原文。^_^

lkf 说...

saya sudah sarankan supaya membaca San Guo Yan Yik.
觉得你把这翻译成‘有人建议我阅读《三国演义》’不太正确。我觉得是‘我早就建议(你们)要看《三国演义》’。

CC LIEW 说...

谢谢指正

翻译和校对通常都需要分开做。由于个人精神和时间都有限,无法一次纠正错误,敬请见谅。

这些文章都直接发布在论坛,因此通常都靠网友直接回应纠正。阅读文章的有上千人,可是回应的往往没有几个,人情冷暖啊。

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可以直接指明,能够得到您的纠错是万分荣幸的。

已经把您提出的部分修正。谢谢您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