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30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这令我想起…………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That reminds me…………
作者∶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30-06-2008
翻译∶ECS283
校对∶CC LIEW
双溪喇叭区的巫统女议员哈米达奥斯曼在上个星期暗讽说:「当你见到一名印度人和蛇,你会先杀了印度人」的时候,就完全显露了这些巫统女党员的心态。
「警方会判断那报告的真假,那不是我们能判断的东西。他必然会否认。一般被指控的人都会这么做。」首相阿都拉这么说。

不!阿都拉不是在谈论那些在法定声明书里提到的人物。他是对安华最新的鸡奸指控作出这样的看法。

「他必然会否认,一般被指控的人都会这么做。」说得也是,不过只有安华一般上会如此吗? 阿都拉自己、他女婿、纳吉、罗斯玛、阿兹上校和诺哈亚迪上校不也是作出了一般的做法,否认法定声明书里的指控吗?

直到现在,所有那些在《法定声明书》里提到的人都否认了指控。不过,就如阿都拉所说「他必然会否认,一般被指控的人都会这么做。」而且,也如阿都拉再提到的「警方会判断那报告的真假。那不是我们能判断的东西。」

唔….不过,上星期阿都拉不也说过他信任他的副首相罗斯玛和她丈夫纳吉是无辜的吗? 若是罗斯玛和她丈夫的话就是如此。不过当当事人是安华的时候,他则说:「警方会判断那报告的真假,那不是我们能判断的东西。他必然会否认,一般被指控的人都会这么做。」

在警方都还没有开始他们的调查的时候,为什么阿都拉会开嘴为罗斯玛和纳吉喊冤呢? 警方如今是否胆敢直言,事实是与阿都拉所说的相反,来令首相面上无光,还让他看起来像个骗子,或更糟糕的是,像个傻子吗?

阿都拉已经「封锁」警察的调查,他也会逼警方做出唯一的判断。如今警察已别无他法,除了宣布法定声明书是虚假的。因为那是能够挽救首相面子,免于争论,或更糟的是,避免刑事指控的唯一法子。

实际上,宣布《法定声明书》的决定早就下来了。有关声明书是在2008年6月18日星期三签署,然后在隔天交给蒙古女郎谋杀官司的控方。在2008年6月20日星期五,总检察长就向警方报案,说我做出虚假声明。

总检察长是如何知道那是假的呢? 总检察长再一次的「封锁」了警方。既然报案书说声明是虚假的,而且还是总检察长说的,那警方也只好同意,不然总检察长也会丢脸的。

我们不可忘记,在蒙古女郎谋杀官司未开始之前,总检察长已宣布涉及谋杀的只有三人,没有其它人涉案。总检察长自己先行判决这宗案件,这也很有效地「封锁」了法官。若在审判进行当中出现超过三人涉及的可能性,那么总检察长就看起来像个傻瓜了,也可能给他带来一个刑事指控——那就是「操纵审讯」。

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总警察长和总检察长被指控操纵审讯。根据安华的说法,他拥有总警察长和总检察长在他1998年至1999年的审讯时,伪造指证他的证据的证据。在1998年,现任总警长和总检察长的职位分别是调查警官和检察长。安华本来准备把这个证据交给《今日大马》,好让我们公诸于世。但却突然地,发生了最新的鸡奸指控。不知道这是最佳时机呢,还是绝妙巧合,或是更阴险的计谋呢?

不用担心,有《今日大马》在这里,当有关证据一到手,我们自然会公诸于世,以便能够证明总警察长和总检察长在1998 年到1999年的审讯上伪造证据。当然,除非他们先抓到安华,或是我。若有任何事情发生在安华,或我身上,那你们就知道为何我们保持沉默。当然,证据是不会保持沉默的。无论安华或我在不在与否,它还是照样会浮出水面。就让那些阴谋家有所警惕吧,因为他们将会面对众矢之的。

所以,我是否已经签下一份虚假的《法定声明书》呢? 那就让有义务这么做的控方去证明罪行,而不是让被告去证明自己的无辜。既然他们在没有做出调查之前就已经向警方投报说我做出虚假的法定声明书,这很大可能警方的调查必须「支持」他们自己的说法,也就是我签了一份虚假的声明。若不这么做的话,对他们来说也是死路一条。

当他们在想着要如何拿下我,把我关在加影监狱的时候,我也在为总警察长和总检察长在1998年到1999年的审讯上伪造证据的事忙着。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是鹿死谁手。有没有人想要意思意思打赌一下,是他们先出手,还是我先出击呢?你不觉得这打赌非常有趣吗?

喔….我实在是太爱那些不可能跨越的阻难了。无论如何,当我们在等着鹿死谁手的时候,让我们来看一看另一个课题。这件事发生在霹雳的州议会,星报在星期五这么报导∶

昨天首36分钟的提问时间里看到反对党的议员不断站立起来希望得到询问的机会和提起课题。

其中一题是双溪喇叭(Sungai Rapat)区国阵议员哈米达奥斯曼(Hamidah Osman)所提出,引来了民联议员的愤怒。她问西华古玛(Sivakumar)是否对那知名的话题,内容是到底要先杀蛇还是一个来自某族群的人,留同存异。

班台(Pantai Remis)区行动党议员倪可敏和其它民联议员要求哈米达收回她的言论,可是她坚持她只是问西华古玛是否留同存异而已。

西华古玛最后给她警告,并嘱咐她不得再提起任何敏感事情。国阵党鞭彭卡兰乌鲁(Pengkalan Hulu)区议员拿督斯里莫哈末达朱罗斯里加沙利(Datuk Seri Mohamad Tajol Rosli Ghazali )后来要她收回言论,她才照做。

这使我想起甘榜美丹(Kampong Medan)区巫统女议员,在约十年前导致一些生命损失的种族冲突之后发表的声明。她说印度人是咎由自取因为他们妄自尊大很久了。

我在读到这份新闻报导所引用这位巫统女议员的言论时震惊不已。她是否在说刺杀印度人是不要紧的,因为这是他们应得的,也是他们自找的呢?天啊,身为一个州议员,这是她应该说的话吗?容许杀戮马来西亚人,即使他们不是你的同类也好,这是行不通的。就算他们是非法外来者,也是没有理由杀戮他们,还说是他们应得的。

为什么马来人对以色列兵士杀戮巴勒斯坦平民会如此愤怒呢? 巴勒斯坦人又不是马来西亚人,他们更加不是马来人。为什么我们会对一个发生在这么遥远,我们从未曾拜访过的地方,未曾遇见过的人如此在意呢? 若我们对在我们自己国家的非马来人被杀毫无同情心,那我们又何必对发生在遥远的国度的同样事情如此鸡婆呢?

双溪喇叭区的巫统女议员哈米达奥斯曼在上个星期暗讽说:「当你见到一名印度人和蛇,你会先杀了印度人」的时候,就完全显露了这些巫统女党员的心态。是的,那就是她的意思。嘿,肏你!RPK并没有在煽动。这双溪喇叭的巫统女议员,还有另一个甘榜美丹区的女议员,这两个都容许杀戮印度人。收起她们的睾丸滚蛋吧!(这只不过是比喻,当然实际上她们没有睾丸)。要就去找她们算帐吧,不要再来吵我了,我老婆还不想在未来几年内没有我呢。

2008年6月29日星期日

安华伊布拉欣紧急文告

PRESS STATEMENT FOR IMMEDIATE RELEASE BY ANWAR IBRAHIM
安华伊布拉欣紧急文告
马来西亚,沙安南,2008年6月29日

针对今天较早前有人向警方报案对付我,其中内容完全是捏造的事实。我相信我们正在见证如一九九八年一样的伎俩,以虚假的控诉将我囚禁。很明显的,这是一个国阵政权的困兽之斗,以对大马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和公正的运动进行围捕。

这项攻击我的指控,是一些有利害关系的当事人所策划的,目的是为了报复我最近获得的证据。这份证据中,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和总检察长阿都干尼涉嫌在一九九八-九九年捏造根据以对我做出指控。这项卑鄙的攻击将不会阻止我将此档案公诸于世。

我呼吁大马人民站起来作出对抗政府即将在这几天或是数周后实施的压制力量。我们预估媒体、司法及警方将会完全在极权控制下受其摆布。

我的马来西亚人同胞们——我们为了全体公民,已经在三月八日踏出第一步,迈向自由和公正的曙光。在我们的勇气和信念下,这个为了变革的人民运动必须坚持到底。

安华伊布拉欣

赛夫,祝您官运亨通!

出处∶Riwayat Hayat
原题∶Selamat Maju Jaya, Saiful!
作者∶纳兹旺哈利米 Najwan Halimi
发表日期∶27-02-08
翻译∶CC LIEW

昨晚在苏邦再也的一场讲座会中,有一位老朋友走来和我寒暄一番,他就是赛夫布卡里(Saiful Bukhari Azlan)学长(照片中左边那位),特同时也是国能大学2006/07年届学生会前副主席。

因为各奔前程,我们已有将近一年没有见面了。赛夫就像我所认识的时候那样的精神奕奕。他对我说,我越来越瘦了。

我这位老友目前大概已经梦想成真了,也许这张照片能够说明一切。在他旁边那位是凯里尔安拿斯(Khairil Annas Jusoh),他毕业于马来西亚国际回教大学,目前担任巫统署理主席纳吉的特别事务官。

我愿意祝贺赛夫,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我们昨天的相遇并不是在一场纳吉拉萨的欢迎会上,我们的偶遇是在一场前首相安华伊布拉欣的讲座会结束后。塞夫目前似乎可以准备好出任大马驻蒙古领事的特别事务官了。

赛夫,祝您官运亨通!

译者注:
关于纳吉的特别事务官安纳斯,在《今日大马》《凯里传奇》第五部分中有这样的说明:

纳吉开始同步在他的办公室中部署年轻人才,以对抗凯里的公子哥们。他挑选了凯里尔安拿斯(Khairil Annas Jusoh),一位同时拥有国际回教大学及牛津法律系资格,并且拥有大马回青运动(Muslim Youth Movement of Malaysia,ABIM)的背景的毕业生,作为他额外的特别官员。纳吉也开始削减王奥玛(Omar Ong,或称 Omar Mustapha Ong)为他撰写演讲稿的角色,越渐依赖凯里尔安拿斯。凯里尔安拿斯也开始训练纳吉,帮助他改进他的马来文发音技巧,包括他的修辞和姿态,以便由他旧有的形象中脱颖而出。

虽然王奥马是回教法规委员会(Fatwa Council)主席依斯迈伊布拉欣(Ismail Ibrahim)的女婿,他在回教部门的才能还是有所欠缺的。凯里尔安拿斯弥补了这个缺陷,很快的成为纳吉的爱将。凯里在Ethos的公子团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因为在纳吉当上副首相后就越来越不停他们的话了。


以下是赛夫在文章中的留言:
感谢纳兹旺学长,我亦祝你锦绣前程。
老实说,虽然学长在这个部落格对我做出极糟的诋毁和羞辱,我毫无怨念。

我承认我犯了很多错误,这一年来我活在猥琐和颠簸中,生活充满着压力。我觉得自己像一只折翼的小鸟,再也无法振作起来重新飞翔。

可是我认为这是阿拉赐予我的命运,对这件事我从不怪罪于别人,我全然接受神的安排。

我坚守这句圣训:「阿拉将不会考验一个人,如果他无法挣扎求存的话。」

上苍保佑,在经过一年自我反思挣扎后,我向阿拉忏悔,以赐我一条生路,以及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因此,纳兹旺学长,我以往对学长的冒犯,在这里我愿意要求您的宽恕。

最后,如果不是学长,我将不会获得勇气以及获得这样的教导。

感谢!

2008年2月27日,上午6点43分

还有一点,
对所有我怀念和喜爱的国能大学同学们,昨晚我刚向校方申请,允许我结业,也就是终止课程。

我是在聆听了各方的意见后,经过很长时间的考虑后决定的(一年)。

这里愿通知大家,我在学生会期间功课一落千丈。
第一学期:GPA 1.0
第二学期:GPA 0.8
而我目前的总平均是1.69。

根据这个逻辑,为了提升我的总积分以便毕业,我将必须再耗费长达五个学期,也就是两年半时间。因此对我来说已经超出了我的负担。

从小我并没有如学哥学姐们所估计的那样成为一名政治家,其实我的愿望是成为一名飞机师。我报读这个课程也是因为上苍的安排,我母亲病重的关系。她为了使我达到理想而储蓄了一些钱,可是这时这笔钱却被迫用来负担医药费。

当时,眼前就只有国能工程基金(Yayasan Tenaga Nasional)贷款了,因此我别无选择,只有接受这项贷学金了。

可是在我心深处,我其实已经有了决定,在我完成学士学位后,我将尽我所能成为一名飞机师。

上苍保佑,也许因为我的祈祷,现在似乎在愿望实现的边缘了。我已经获得在哥打巴鲁的亚太航空训练计划的录取。我将会在2008年6月开始受训,并于2009年12月结束。=)

这里头的故事像一匹布这样长,我就说到这里为止。而且这不是我的部落格,我不过是路过而已…=P

再次的,是否我的梦想或是议程如同纳兹旺学长所言那般呢?您可以自己注解和思考一番。

再次的,我并没有责怪纳兹旺学长,因为他并不了解,也和我不熟。是谁都会认为我有投入政治圈的愿望。

对我来说,和谁交往都没有对错。我不是喜欢制造敌人的人。无论对方是部长,反对党领袖、流氓或是清道夫。总有一天这些人能够帮到我们。

结论是,人类应该互处互利,避免敌视对方。

谨此,
赛夫布卡里上

附录:我对我爱护和怀念的国能大学同学们说声抱歉。

2008年2月27日,上午7时33分

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

王添庆与我

§胡说真言§王添庆与我

2008年6月28日
作者-胡万铎

华教四君子中,王添庆是与我比较熟悉的,也是一个亲密的战友。

认识他是在钟灵中学,他比我高一级,是一位富有民族意识与正义感者。
我在1955年为了维护钟灵自主权,及反对当局接受特别津贴危害华教而被开除。他则在1956年领导第一站全国火炬运动,及反对钟灵中学改制而被开除,那年他正参加剑桥考试。为了华教前途,他毅然放弃多年的学业参与学运,结果与67位同学同遭一个命运。

1958年他又因政治因素被当局援用紧急法令扣留,在华都牙也的监狱,囚禁了两年。释放后,以函授及补考剑桥文凭进入新大攻读法律系,而成为合格执业律师。

我和他虽有接触,但来往并不频密。直至我接掌霹雳董联会及主导复兴运动时,大家才恢复交往,为复兴运动提供不少意见。

1982年,一批华教智囊团人士认为何不改变斗争方式,因此提《三结合理论》派人加入执政党,打进国阵纠正国阵,内应外合争取华教权益。华教人士最后选择加入民政党,当时就有许子根、郭洙镇、杜干焕、王添庆及江真诚等知识份子。 1982年的大选,只有许子根成功进入国会,取得立足点。

1986年大选,王添庆代表民政党攻打安顺区成功。 1990年大选,他又守土成功。许子根、郭洙镇也都进入国会。

自82年起,王添庆等4人一直和我保持联络,他们在国阵内所做的、所争取的都有向我回报。尤其是1990年的教育法令,我们前前后后不知磋商了多少次,安排他们到林老总办事处向他汇报,前后也有4次之多。

1990年,曾经一度引起紧张局面的3M问题,最终获妥善解决。这个草案在王添庆等人在内阁据理力争,并经过七八次的修改,仍未得一致的意见。在这过程中,华社也一直要求公开草案内容,最后当局便把内阁修改前的草案拿出来交给教育咨询理事会探讨。为了确保原则圆满地体现在课程内,半年来,他们亲自到课程署去参与实际工作。

这些事情,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我是晓得的。为了草案,王添庆曾对我说要是这法案不能得到圆满的解决,他辞职退出民政以谢罪。

他就是这样一个有原则的人。为了华文教育,王添庆真诚地付出一切,对华教的热诚是毋庸置疑的。他选择参政决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这可以从他中选安顺国会议员后,收入不如当律师。他忙于服务、忙于接见群众,忙于内部争取,忙得连属于自己的时间都没有了。王添庆的忘我精神与贡献获得大家的认同。

王添庆由于太投入于为人民服务,而忽略家庭、忽略健康,他因肝硬化而于1997年逝世。而他的太太曾对我抱怨过,若不是日以继夜地工作,王添庆不会早逝。

添庆的死是华教华社的一大损失。他的高风亮节永存人间。添庆安息吧!自此以后,四君子也名存实亡。

阿强每周一问【第15回】

出处∶黄朱强部落格
原题∶Your MP’s Question of the Week #15
作者∶黄朱强
发表日期∶27-06-08
翻译∶CC LIEW

在2006年3月31日,阿都拉巴达维开始2006年至2010年的《第九大马计划》。知道现在为止,人民只听到楼梯响,不见首相有对这项计划作出什么实际的行动。

2008年6月26日是这项计划的中期检讨,巴达维对国会表示我们的经济成长是6.1%,可是他却没有告诉人民马来西亚的通膨率超过6.1%。也就是说根本是零度成长。巴达维也说政府将会「另外耗费三百亿令吉在五年发展,以弥补因为通货膨胀、乡区计划和食物生产费用的提高而付出的而外费用。」巴达维也没有告诉国会,政府如何凑到这笔三百亿令吉的款项。

这笔附加在原本的两千亿令吉的而外耗费不是一笔小数目,通过更高的收费和税务,这笔帐最终将会算在人民头上。

在因为材料和其他方面涨价的原因下,目前已展开的计划的费用将会跟着提高,就因为如此,我们希望当局采取更坚决的「制约与平衡」,以避免任何的疏失。

我们还记得《国家稽查司报告书》指出工具和器材,还有其他所列出的物件的采购价格完全超过市价多倍。如果这些计划无法正确执行的话,大笔的公款将被浪费掉。这是对目前面对经济困难的广大人民的一个责任。

这个星期的问题是:

为了确保第九大马计划有效执行,以及在没有贪污的情况有效的使用人民的公款,这些钱都是从最近油价上涨中获取的。是否政府已经准备严格的衡量,以确保在任何时候都保持良好的管理、透明度以及责任感呢?

辣手杂志:黃家定料引退!不参与本届马华党选

黃家定料引退!不参与本届马华党选
 
陈广才料跟随步伐 
多名领袖也会引退
陈俊松 特别报导
【吉隆坡讯】马华总会长黄家定料引退,马华将在即将来临的中央党选,告别黄家定时代。

根据《辣手杂志》了解,黄家定已向身边「战友」表达退位的意愿,同时,也已把消息告知中文媒体高层,即他不会在本届马华中央党选中,再度寻求连任总会长一职。

陈广才、韩春锦、刘衍明、胡亚桥也将引退
此外,本刊也获知可靠消息,除了黄家定外,马华现有领导层也有多名领袖将「跟随」黄家定步伐,不在本届党选竞选,包括署理总会长陈广才、组织秘书韩春锦、总财政刘衍明、宣传局主任胡亚桥等。

黄家定是在2003年,在林良实退位后,接替马华总会长一职,並与同样接手署理总会长的陈广才,共同领导马华,而马华也从「AB队党争」的分裂走向整合,马华也进入「黄陈配」的时代。

较后,黄家定亲自倡导健康政治文化,马华也在特别代表大会上,修改马华党章,限制马华总会长任期不能超过9年,而在这限制下,黄家定的任期截满为2011年。

不过,随着大选马华遭受重挫,这也改变黄家定的政治进程,早前,便已传出黄家定不竞选总会长,《光明日报》也率先独家报道,惟相关新闻只出现在夜报,隔天的早报该新闻已被抽出。

点击《辣手杂志》继续阅读

2008年6月27日星期五

逐鹿问鼎∶以色列幕后操纵大马皇家警察的资讯管理和保安系统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Israel behind PDRM’s information management and security system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 ∶27-06-08
翻译   ∶西西留

伊扎克大卫纳卡服务于以色列空军,他为以色列国防军开发了一套情报系统。伊都谢契特是一名以色列空军上校。他们两个是大马皇家警察电脑化计划幕后的策划人。

大马皇家警察(The Royal Malaysian Police,PDRM)正在进行电脑化程序,以便更好的解决和减少严重罪案,比如说部落客毁谤副首相的老婆之类的事。这项电脑化计划以不同的阶段进行,就如下图所示的那样。

译者注:
大马皇家警察所进行的计划包括两个项目:
1.警方报告系统(Police Reporting System,PRS)
2.武吉安曼刑事调查部(Bukit Aman Crime Investigation Dept)

1.警方报告系统将会以四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由沙布拉控股公司(Sapura Holding Bhd)更换所有目前使用的通讯硬体配备。阿都拉政府其实在2007年1月也已发出合约给沙布拉控股公司,耗资32亿5千万令吉在我国7家情报机构装置新的TETRA通讯系统。大马警方所使用的是旧式的APCO16类比通讯系统。沙布拉控股公司也就是黄泉安的「白米换番薯」事件中所提到的N公司。
第二阶段——工程价值4千7百万令吉。涵盖巴生谷和北马的软体升级作业。
第三阶段——工程价值3千7百万令吉。涵盖东海岸和南马的软体升级作业。
第四阶段——工程价值4千5百万令吉。涵盖东马

2.武吉安曼刑事调查部所包含的电脑系统整合作业是中央情报单位(Central Intelligence Unit,CIU),工程总值7千8百万令吉。

其他系统整合作业包括:
麻醉药品信息管理系统(narcotic information managment system),耗资1千3百万令吉
大马皇家警察中央主机转移作业(PDRM Mainframe Migration),耗资4千万令吉,牵涉所有警方目前使用的软体。
资讯指示系统(Sistem Arahan Maklumat,E-Siar) ,耗资50万令吉,目前已经完成。


三家公司被挑选承包这项工程,它们是:
Master Plan Consulting Sdn Bhd
System Protocol Information Sdn Bhd
D. G. Kom Sdn Bhd

可是这三家公司所承包的工程分成不同的阶段,而它们的条件是再把工程外包给亚软(马来西亚)有限公司(Asiasoft (M) Sdn Bhd)。

亚软背后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他们可以在警察部队中有如此大的权力?这些和以色列又有什么关系呢?让我们把实际情况检讨一下。

Master Plan Consulting Sdn Bhd (357303-V)
这家公司有两位持股人:
拉惹阿兹丽娜 (Raja Azlina Binti Raja Abdul Jalil)(3,000,000股)
阿末费道斯  (Ahmad Firdaus Bin Abdul Halim)(2,000,000万股)
他们两人都是公司的董事。

资产  : 2600万令吉
负债  : 6600万令吉
缴足资本:  500万令吉

System Protocol Information Sdn Bhd (603787-M)
这家公司有两位持股人:
阿斯瓦迪   (Aswadi Anuar Bin Shamsudin)(350,000股)
莫哈默苏巴迪 (Mohd Supardi Bin Abdul Majid)(150,000万股)

这家公司的董事是阿斯瓦迪和拉兹亚(Raziah Binti Sidek),因为他们两人使用相同的住址,因此很可能他们是夫妇。

资产  : 2300万令吉
负债  : 1800万令吉
缴足资本:  500万令吉

D. G. Kom Sdn Bhd (87537-V)
这家公司有两位持股人:
Saki Almahdaly Holdings Sdn Bhd (6,075,000股)
WYN Resources Sdn Bhd (1,215,000股)
PFB & Anak-anak Holdings Sdn Bhd (405,000股)
Prodaya Sdn Bhd (405,000股)

公司董事是:
赛阿都卡立 Syed Abd Kadir Bin Ibrahim
莫哈默拉兹 Dato’ Mohammad Radzi Bin Salleh
诺阿兹曼  Nor Azman Bin Abdul Karim

资产  : 2600万令吉
负债  : 1900万令吉
缴足资本:  760万令吉

亚软(马来西亚)有限公司 Asiasoft (M) Sdn Bhd (150529-H)
这家公司的持股人有:
Bees System Sdn Bhd (350,000 股)
Asiasoft (Singapore) Pte Ltd (15,000 股)

公司董事是:
杜建宏 Toh Kian Hong (新加坡公民)(新加坡护照编号:7607980C)
林仕廣 Lim Tze Kuang
林诗慧 Lim See Hui

资产  :  400万令吉
负债  : 1800万令吉
缴足资本:  500万令吉

Bees System Sdn Bhd (422358-V)
这家公司的持股人有:
林诗慧 Lim See Hui (12,500 股)
林仕廣 Lim Tze Kuang(2,500 股)
林美玉 Lim Mee Yoke (2,500 股)
林梅兰 Lim Moi Lan (2,500 股)
林梅金 Lim Mooi Kim (2,500 股)
林美真 Lim Mee Chin (2,500 股)

公司董事是:
林梅金 Lim Mooi Kim
林美玉 Lim Mee Yoke
林诗慧 Lim See Hui
林美真 Lim Mee Chin
Seow Bee Ching @ Chee Bee Ching 萧/徐美珍

资产  :  770万令吉
负债  :  480万令吉
缴足资本:  2万5千令吉(译者注:可能数字不正确)

亚软(新加坡)有限公司 Asiasoft (Singapore) Pte Ltd
杜建宏同时是两家公司的总裁,它们是:
亚软(马)有限公司
亚软(新加坡)有限公司

另外两位董事是:
伊扎克大卫纳克(以色列公民) Izhak David Nakar
伊都谢契特  (以色列公民,新加坡永久居民) Ido Schechter

这家公司由亚软环球有限公司(Asiasoft Global Pte Ltd)全权拥有。

亚软环球有限公司 Asiasoft Global Pte Ltd
公司董事是:
杜建宏
伊扎克大卫纳克
伊都谢契特

公司股权人是杜建宏自己和TiS(以色列)有限公司(Top Image System Limited)。

TiS(以色列)有限公司 Top Image Systems Limited
按此阅读公司资料

伊扎克大卫纳克 Izhak David Nakar (以色列护照编号:10902695)
伊扎克是TiS有限公司的创办人,他在这家公司担任董事局主席和执行总裁直到2001年5月。在2005年,他从新被推举为董事局主席,而他当时在公司的职位是负责策略性的合并计划。

伊扎克在1970年至1987年服役于以色列空军。当时他领导了大型的高科技开发计划,包括和美国空军进行联合开发。他在1982年毕业于巴尔—伊兰大学(Bar Ilan University)计算机理科学士学位,并于1984年在同一所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伊扎克为以色列国防军(Israeli Defense Force)开发了情报战场上使用的高科技系统,他在一年一度的「以色列防卫奖」(Israel Defense Award)中获得以色列总理颁发奖状。他也获得「商业与管理」杂志(95至96年)遴选为「年度名人」,以表彰他在商业的造诣和对以色列高科技企业成长的贡献。

1998年,伊扎克创办了「NIR4YOU Capital」,这是一家私人公司,专门对高科技公司做最初阶段投资。「NIR4YOU Capital」所服务的公司包括:
ForesCout
e-mobilis
TopGuard
Matearis
Video Codes
SundaySky
Secur DI
MomSense
SAP
Microsoft

在2004年,伊扎克被推举为以色列-日本亲善商工协会(Israel-Japan chamber of Commerce)的董事。

伊都谢契特Ido Schechter (以色列护照编号:56626252)
伊都在TiS有限公司服务九年,自2002年开始担任公司执行总裁。在这之前的1996年8月,伊都博士是公司业务部副总裁。从1995年1月至1996年8月,伊都成为公司董事之一,担任公司总经理,并且运作一个表格处理服务部。

1993年8月至1994年,伊都为以色列信用卡公司启动的自动处理服务进行监督。1991年至1993年,伊都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園藝研究中心(Horticultur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Ontario)担任一名研究科学家。伊都是八个荣誉学位和奖学金的得奖人,并发表过超过二十五份论文,他同时也是以色列空军上校。伊都在安大略省圭尔夫大学(University of Guelph)获得他的植物生态学硕士和博士学位,他在以色列希伯莱大学(Hebrew University)获得理科学士学位。
点击放大


Su—30MKM机库曝光

【KLS报道】产自北国的Su—30MKM,其保养和维修不得马虎,马来西亚Gong Kedak空军基地的机库设有空调系统,温度维持在摄氏20度以下。

俄罗斯制造的Su—30MKM战斗机,无论是其机身结构、航电系统和推进系统都是以北国天气来设计,来到处于热带气候的马来西亚,可能会出现水土不服情况,因此机库设计了空调系统。

KLS在2008年空军开放日采访时,获悉Su-30MKM机库的温度定在摄氏20度以下。

为了迎接战斗机的来临,空军耗用了1亿2400万令吉(1美元兑3.24令吉)为Gong Kedak基地兴建特别设施,其机库设计经过强化,可以抵挡一般炸弹的攻击,并在机库顶上种植了一些草木作为伪装。
[1.jpg]
1. 注意看机库顶上的种植草木伪装手法。
[2.jpg]
2. 经过强化的机库可以抵挡一般炸弹的攻击。
[3.jpg]
3. 机库内有空调设备,地勤人员正在为战机充电,每个机库似乎只能停泊一架战机。
[4.jpg]
4. 机库内的细节。
Gong Kedak基地的飞行跑道长度为2012米,宽度为45.7米。通过Google Earth可看到基地中间有一排白色顶的17个机位机库,惟KLS相信这不是Su-30MKM的机库,充其量只能做为前线战机机库。其真正的机库位置怀疑是在白色顶机库东边,顶上种有草木的圆形机库内。
[5.jpg]
5. 17个机位的机库,但机库顶上没有种植草木伪装。
[6.jpg]
6. 基地东边有若干个顶上种有草木的机库,怀疑是Su-30MKM战机的真正机库。
[7.jpg]
7. 另一组顶上有草木的设施。


View Larger Map

另外,这次空军日不但首次曝光机库设计,也首次展示了Su-30MKM战机的训练弹,计有Kh-31、Kh-29、Kh-59,还有APK-9电视指令吊舱和法国泰勒斯生产的Damocles激光制导吊舱。

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所发表讯息是,马国空军在2003年订购了为数不明的Kh-31P1反辐射导弹、150枚R-27超视距空空导弹、150枚R-73短程空空导弹和150枚R-77主动空空导弹,在2007年已交货的有12枚Kh-31P1、50枚R-27空空导弹、50枚 R-73短程空空导弹和50枚R-77主动空空导弹。

随着马国空军已声明会在2025年完成组建6个多用途战斗机中队的计划后,候选机种已成为关注点。目前,马国有『大黄蜂』F/A-18D和Su- 30MKM两种多用途战机,这两种战机都属于第4代战机中的佼佼者,但马国数位空军司令已多次声明『大黄蜂』的升级版,即『超级大黄蜂』F/A-18F一直是马国空军的首选。

但是,引入Su-30MKM战机后使马国空军多了一个选择,也令马国建立了另一套多用途战机的维修体系。

影响未来多用途战机抉择的因素是,财政预算、马美和马俄关系、未来空军策划和作战条令的要求、美俄战机的维修和保养结果等,而后者的影响程度占了大部分。 Su-30MKM的保用期只有一年,一年后即可知道其维修和保养结果。因此,在这个多用途战机的竞争中,不到最后一分钟,都不会知道鹿死谁手。

卡立和林金煌的关系得到证实!

出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原题∶Hubungan Khalid Dengan Lim Kim Hong Sah!
作者∶A Voice
发表日期∶13-06-08
翻译∶老古
校对∶西西留/hoss

雪兰莪州务大臣卡立(Khalid Ibrahim)对他和林金煌(Lim Kim Hong)之间的关系作出的回应是如此的「标准」。

按此阅读《当今大马》【雪州铁定落实免费水优惠措施 反贪局还大臣办公室高官清白

译者注:
《光辉日报》Sinar Harian
《前沿日报》EdgeDaily


虽然如此,在你阅读这宗报道时,同时也应该有这项疑问,为何数家报章,比方说《光辉日报》、《前沿日报》、《马新社》、《星报》还有其他的报章都因为一名匿名部落客的文章而涵盖了这宗新闻?

对媒体从业员来说,这表示了在不久后它能够成为有新闻价值的潜力。

再加上,卡立对数宗有关他的官员「滥用职权」的回应却摸棱两可。

按此阅读《当今大马》【雪大臣事务官被指滥权遭停职 支持者号召前往卡立官邸抗议

如果反对党当局认为这是媒体企图拉倒卡立的举动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对。如果把「拉倒」一词改为「监督」的话,这不是他们常说的媒体所应该扮演的角色吗?

根据报章报道,他否认和何任何企业有任何的不轨关系,但是,这就是最吸引人的部分,他承认和林金煌有非直接的关系,虽然这个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

对于他所作出的承认,读者也许在想,他们的关系是如何的「特别」呢?依照这个关系,他们的这个「特别」关系是否将会持久呢?

这种「特别」关系都是会历史重演的,我这个部落客将会把这些揭露公诸于世,不说题外话,这些文件和研究资料将提供其中的细节。

钢山集团(Kanzen Berhad)
卡立和林金煌第一次的业务合作是在钢山集团(前称梦乡有限公司),一家在中国天津生产床垫的公司。

在林氏集团所掌控的公司中,国民投资公司(Permodalan Nasional Berhad,PNB)是其中之一。

在卡立还没有获得牙直利集团(Kumpulan Guthrie)的股份前,林金煌已经把所有他拥有的工厂股份卖掉,国民投资公司买下了他所有的股份并成为最大的股东。接下来就可以猜测到这家公司会如何发展下去了。

卡立作为国民投资公司的主席,他能够影响董事局和法人团对上诉收购的批准。

这项让林金煌受益的收购行动过后,他们之间依然保持联系。

牙直利集团(Kumpulan Guthrie)
卡立也被献议牙直利集团的20%股权的时候获得很不错的报酬,在首轮分批售股中他获得了5%的回扣。

在依约补选的是狗,卡立说过他获得了回教银行(Bank Islam)的贷款已经股票抵押。问题是,股票抵押所获得资金并非是100%,他到哪里获得这几百万元的款项?

在90年代末期,林金煌通过「Sumurwang Sdn Bhd」和牙直利,在联邦大道旁举办了一项航空展。这个展览会由当时的首相马哈迪开幕。

这块地后来怎样了?林金煌是否在这片土地发展中扮演什么角色呢?

I-公司(I Berhad)
在卡立还没有离开牙直利的前几年,董事局对卡立的管理非常不满意。在国民投资公司资金吃紧的时刻,牙直利正好作为董事局获得股息的资金来源。

卡立在1997/98年经济风暴前推行了「先建后买」的建屋计划。这项计划后来成功完成,但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把所有单位给售出。

可是,卡立当时最大的错误就是牙直利在印尼的种植计划,这个计划面临很多困难。对那些还有印象的人们来说,牙直利在印尼的园丘被声称就是焚烧森林导致东南亚烟霾污染问题的元凶。

牙直利的现金来源越渐困难,一些企业观察家声称他们向回教银行贷款10亿令吉作为周转,并答应以股息摊还贷款。

当时林金煌再次的陈给卡立的救星。这次为了挽救牙直利,林金煌将收购了位于沙安南的「Midland Estate」。

国民投资公司出售这块土地的套现计划非常重要。为了获得董事局的批准,企业界人士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卡立在安排股东大会的日期时,觑准其中一名将会反对这项土地出售计划的董事出国时召开。

「Midland Estate」目前已经成为「I-City」在沙安南的一宗总值高达150亿令吉的计划,这项计划的发展商就是I-公司。I-公司是钢山集团的前身,为林金煌所控制。

「不是寻常朋友」
在这里很明显的是林金煌和卡立「不是寻常朋友」,他们的关系可说是非比寻常,这可以从他们频密的商业联系可以看到。

如果安华、「烈火莫熄」运动以及公正党常批评马哈迪和他的朋党们「同样的一批人获得合同」的话,那卡立和林金煌之间还不是一样吗?

马哈迪的政策是他给某个人机会,如果他能够成功的话,以后他还是能够获得合约。他们说马哈迪的朋党何其多,可是在这些获得「私营化」计划的名单中,包含了安华的人马,比方说阿末查希(Ahmad Zahid Hamidi)。

那卡立的「只和这个华人打交道」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未来计划?
现在出现的问题是:是否在卡立掌握州务大臣的大权后,生意人林金煌和马来仔卡立之间的「聪明伙伴」(smart partnership)关系将会持续呢?

作者认为还不是时候揭露这个谜底。

在这里我引导读者们关注几项最新的动态发展,比方说州政府正在努力将其所控制的企业进行加插监督,这不是应该被制止的吗?

州政府曾经说过会申请接管巴生港口自贸区(PKFZ)以及将梳邦机场转变为回教商品中续站(Hub Halal)。这些课题都成为政治目的,如果真的有意实行,他们所说过的几时才能兑现呢?

对于州政府宣布准备提供一定数额的免费食水,是否可能是接管雪州水供私人有限公司(SYABAS)的策略呢?

这些全都是商业策略的步骤。很肯定的,州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兑现竞选承诺。这些都需要用到钱,而企业化就是获得金钱的方法。卡立生财有道,他晓得这些方法都是狗屁不通的……请原谅我使用这样的字眼。

我所暗示的已经相当足够了。

请别指望反贪污局回来到州务大臣的办公室,这些「柜底钱」是不会发生的。我可以看到他的策略,这个卡立的确厉害。

而我可以近乎肯定的是,很大可能卡立需要对他忠诚的企业伙伴、商业成员和投资者,林金煌当然就是首选。

公正党的伙伴和媒体们,可否在卡立从杜拜回来后询问他一下呢?

火烧中的「准第一夫人」

出处∶TODAYonline
原题∶Under fire – the ‘First Lady-in-Waiting’
作者∶JESSINTA TAN
发表日期∶27-06-08
翻译∶CC LIEW

罗斯玛曼梭看来就像是一个「虚荣又傲慢」的人
马来西亚「准第一夫人」罗斯玛曼梭在最近的评论中成为了公众的焦点。

反对党指出在这位副首相纳吉的57岁妻子在出国旅游期间大事购物,并利用伦敦大马领事馆和马航的费用将所购买的物品带回国。

纳吉过后为此事为其夫人辩护,并声称她并没有获得大马领事馆的特别待遇,可是罗斯玛的印象在民众的心目中已经大打折扣了。

这个星期三,纳吉又再次的为他辩护,这次则是因为有人声称她涉入在2006年发生的阿旦杜雅谋杀案,这位28岁的蒙古籍女子的尸体被发现被人用炸药炸毁。

《今日大马》新闻门户网站的主编拉惹柏特拉在上周向吉隆坡高庭作出了一份法定声明书,声称罗斯玛是出现在案发现场中三名人士的其中一位。

这是在上个月他因暗示纳吉有涉及这宗谋杀案而被控以煽动罪后拉惹柏特拉的最新动作。罗斯玛已经在周一向警方提呈她的口供,详细资料至今未对外公开。

首相阿都拉重复否认了纳吉和他的妻子涉入阿旦杜雅谋杀案的指控。政治分析员留意到一点,如果真想无法大白,阿都拉所选择的这位继承人看来将面对潜在的灾难。

政治分析员邱继炳表示纳吉作为继承人,虽然具体时间还未正式公布,如果他继续被拉惹柏特拉对他妻子的控诉所困扰的话,他将无法挽救衰败中的巫统。

「纳吉的公信力已经降到谷底,尤其是在他自己的马来族群中的地位,如果他想要给予巫统一个强大的领导权的话,他必须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他表示。

吉隆坡市民陈氏表示,大马人民很喜欢拿罗斯玛、首相夫人珍妮阿都拉(Jeanne Abdullah)以及前首相夫人茜蒂哈斯玛(Siti Hasmah Mohd Ali)做比较。

「他们说罗斯玛和现任第一夫人,以及前任第一夫人比较起来,她一点也不谦虚。」她说。

槟城居民郑女士(Agnes Teh)表示:「罗斯玛非常虚荣,同时也非常傲慢,因此一些人认为她可能会是一位强硬的『第一夫人』,到时她可能会影响政府的决定。」

可是她也表示:「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中,我们不该这样早就定论她有涉及这起案件。」

罗斯玛也是雪兰莪工业大学的现任校长。她在1983年完成她的大学研究生课程后回国,后来她在一家公司当了五年的业务发展经理,在1997年,她决定辞去所有的工作以便能够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她的丈夫。

她是纳吉的第二任妻子。纳吉在11年前,1987年和他的前妻东姑再娜公主(Tengku Puteri Zainah Tengku Eskandar)离婚,他和前妻生下三名孩子。后来他和罗斯玛结婚,并生下五名孩子。

54岁的纳吉是否会在上任後比阿都拉更好呢?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学院(S Rajaratnam School)国际事务研究的政治分析员拉沙里卡欣(Yang Razali Kassim)今天表示:「这是很多人正在预测的,可是还需要静待情况的演变。要开始谈论这件事的话,我们必须了解他的家族背景,他是第马来西亚很受欢迎的二任首相阿都拉萨的儿子。」

可是,对纳吉来说,虽然他贵为第三任首相胡仙翁的外甥,要洗脱这项争议还是非常困难的。

在一份广泛流传在演讲稿中提到,在80年代期间他担任巫青团代团长,他当时为了维护马来人特权,誓言要用华人的血洗马来匕首。

在2005年至2006年期间,现任巫青团团长希山慕丁(Hishammuddin Hussein)在巫统大会中举起和亲吻马来匕首。后来在今年四月份,希山慕丁宣布他的举动已经使得非马来人不满,他因此而公开道歉。

2008年6月26日星期四

Exelasia Venture Sdn. Bhd.

出处∶Malaysia Flip Flop
原题∶Exelasia Venture Sdn. Bhd.
作者∶Dian
发表日期∶25-06-08
翻译∶老古/西西留

虽然骗子就是骗子,可是骗子的创意却能够把人民骗着,把他们血汗钱轻易投入赚快钱的骗局中。许多投资者声称他们不喜欢赌博,把钱投资在一些你不太了解的程序就像把钱丢到水沟里一样。与其冒这个险,不如把你的血汗钱拿到云顶赌一手。我不是在推销那个地方,可是在云顶你还有五成的机会,如果把钱投入那些赚快钱计划中的话,可能连1%的回馈也收不回来。

再加上,你不需要听更多的谎言来掩盖每个谎言。去年有四十五名会员把他们的储蓄投资在一家名为「Exelasia Venture Sdn.」的岸外投机骗局中,在要求退还他们的钱时,他们听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谎言。这些钱都被以下人士慷慨的挥霍掉了:
1.陈丽芬  Lisa Chin Lai Fun
2.三苏丁  Sansudim Bin Ariffin
3.乔治姑卡 George Kurka Anak Maja.

译者注:
根据网上资料,「Exelasia」总共有三家公司,分别为:
Exelasia Ventures Sdn Bhd
Exelasia Holdings Sdn Bhd
International Exelasia Labuan

公司注册地址:
Level 28, Wisma Goldhill 67
Jalan Raja Chulan
50200 Kuala Lumpur
Tel No: 03-20313173
Fax No: 03-20313170


在经过无数的空头支票和宣誓后,把钱拿回来的希望遥遥无期。

可是在这宗使很多人上当的骗局中,有一些有趣的事唤起了我的好奇心。在一封以《机密文件法令》发给「纳闽国际超亚」(International Exelasia Labuan)拥有人尔谷苏哈托(Ekor Suharto)的信中要求把面值五百和一千令吉的钞票带回马来西亚。这些钱和「Exelasia Venture Sdn.」到底有什么关系呢?答案是「什么也不是」。要确保公司甲的钱通过某种途径转移到公司乙的方式对我来说很难接受。尔谷苏哈托或是「纳闽国际超亚」要清还这四十五位投资者的钱在法律上也不可靠。而事实上他更本就和「Exelasia Venture Sdn.」扯不上关系。

接下来的四十八小时将会决定着四十五位投资者的终身积蓄的总值到底是多少钱了。

译者注:
以上文章就连原文也不容易明白里面的意思,只是因为其中提到达因走私大面值纸币才引起留意。文章主要是说一家称为「Exelasia Venture Sdn.」的投资公司亏空,把投资者的钱都花掉了。可是政府曾经「故意」以《机密文件法令》致函给该公司,要求运载这些五百和一千元的纸币回国。这是一个圈套,转移公众的视线,让人们以为钱目前在这家亏空的公司里头。实际上达因已经在马哈迪下台前已经把这笔钱汇往非洲和欧洲,并买下多家银行,以备在需要使用时以合法名誉转移回国。

拉惹柏特拉在《逐鹿问鼎∶巫统史上最贵的党选》中有这个说法:

达因当然不要阿都拉就这样退位,他需要阿都拉掌权至少到2010年,因为这将让他有两年时间,将30亿令吉的现金慢慢地带回国。是的,十年前,价值30亿令吉,面值500及1000令吉的钞票被偷渡了去印尼。当敦马哈迪发现后,他停止使用500与1000令吉面值的钞票。所以,目前这笔巨款被困着。这些钞票当然可以带回国,但它们无法在市场中兑现。除非你将这笔钱送去国家银行以兑换成较小面值的钞票。

而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如何将这30亿令吉面值500及1000令吉的钞票带回国,除非你花两年时间,同时财政部长兼首相批准国家银行接受他们。所以,达因必须保证财政部长兼首相在位直到至少2010年,当这笔30亿令吉可以全数安全地带回来,送去国家银行以兑换成较小的面值。而为了保证财政部长兼首相不会被踢下台,达因已准备花这一半的钱来击败像东姑拉沙里与慕尤丁这类的挑战者。

2008年6月26日国会问答时间

出处∶黄朱强部落格
原题∶Questions Time, 26 June 2008
作者∶黄朱强
发表日期∶26-06-08
翻译∶CC LIEW

黄朱强先生【旺沙玛朱】询问地方政府部长,关于旺沙玛朱区的「雲頂吉冷路由熱水池路交接处直到1/12A路交界处」道路扩建工程的费用,以及该部门在把计划发配给MENTARI CONTRACTING(马)有限公司之前没有公开招标?

回覆:

尊敬的国会议员先生,

在这里欲告知您关于旺沙玛朱区的「雲頂吉冷路由熱水池路交接处直到1/12A路交界处」道路扩建工程的费用是四千万令吉,包括土地征用所耗费的两千万令吉。2008年所准备播出的款项的总数是两千五百万令吉。

工程承包是在公开的情况下让等级A的承包商进行招标的,并在2007年4月10日透过《马来西亚前锋报》、《每日新闻》以及吉隆坡市议会网站发出通告。

投标价格由吉隆坡市议会以及《直辖区部A级委托局》(Lembaga Perolehan ‘A’ Kementerian Persekutuan)所评估,遴选标准基于各种条件,包括承包商的完备性、财务以及商业考量。

Mentari Contracting (M) Sdn Bhd 符合所规定的条件,并获得价值18,966,428令吉的合约。工程完成时限是七十四个星期。工程已经在2007年12月18日展开,预期在2009年3月18日完工。建筑工作有根据时间表在进行,并却已经考虑到征收土地的困难度和工地设施的转移工作。

战地中的记者与战地新闻

出处∶JUST READ!
原题∶Journalist at war and war journalism
作者∶Jailani Harun
发表日期∶18-06-08
翻译∶CC LIEW

有朋友问起我有关我在八十年代两伊战争的经历,和一些其他的见闻。

有些人甚至问我为何我的编辑没有发表那些我所做的访问记录。

我非常乐意告诉大家关于这些所见所闻。可是在这之前,我先需要开始一个小小的任务:寻找我以前一起奋战的老战友。

他们的名字是:
茜达姐  Kak Shidah (拉茜达依斯迈 Rashidah Ismail,《每日新闻》,国外新闻组副编辑,1981年)
阿布巴卡 Abu Bakar Ismail(《每日新闻》,国外新闻组总编辑,1983年)
本D村哈 Ben D Cunha(《新海峡时报》资深作家,1985年)
莎姐   Kak Sal(莎米雅拉曼 Salmiah Rahman,《每日新闻》资深记者,1982年)

我在想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

我成功联络到卡立泰益(Salmiah Rahman)(《每日新闻》,国外新闻组副编辑,1984年),他现在已经是可口可乐的其中一名董事,而凯鲁丁欧曼(Khairuddin Othman)(《每日新闻》,国外新闻组副编辑)目前则是沙安南资讯工艺大学(UiTM)的高级讲师。

这些人都非常重感情,他们愿意支持我完成这项「古怪的研究课题」,这也是因为我曾经必须为了获得这些新闻故事而申请无薪假期,自己掏腰包出国。

除了卡立耶欣(Kadir Jasin)(目前的《新海峡时报》总编辑),还有一位有恩于我的是沙莫依斯迈伯伯(Pak Samad Ismail)。有好几次,他奋不顾身的连同两位警官前往武吉安曼挽救我(其中一名警官名叫法利基尔(Inspektor Fadzil),另外一名名字忘了。)

每次在我由伊朗、伊拉克、尼日利亚、黎巴嫩或是利比亚回来时,这些警官都会前来苏邦机场迎接我,阅读我带回来的书籍,以及对我问长问短的。

更过分的是,他们高兴就来到我家,一天两次或是三次,晚上十点。临晨一点或是三点。他们以为我变成了一位伊朗复兴党(Baath Party)的社会主义者了,或者他们以为我倾向于伊朗的希德派(Shiite)主义的教义。

前往这些国家的大马人在当时都是自觉性的。不止是编辑很难讲你的故事发表出去,我们国内的保安系统当时也是蛮消极的。

怪不得本地没有记者(如果我的说法不对请纠正我)在二战中,这场在后来影响马来西亚的战争中介入任何报道和从事战地摄影,只有军人在做这些事。或者在当时没有任何的印刷媒体。

在1990年代,当美国发动《沙漠风暴》攻打伊拉克后,本地媒体从业员才开始逐渐的被介绍和受鼓励报道战地新闻。即使是这样,大马记者还是被送往安全地点,在靠近战场的酒店大厅和军营写报道。

我告诉过你我是如何认识CNN特派高级记者彼得阿奈特(Peter Gregg Arnett),那位国际知名的《沙漠风暴》行动的报道员的吗?以后我会再提这件事。

我唯一能够告诉你关于他的近况,他到现在还是一样,在酒店大厅撰写他的新闻稿。

仄迪有话说∶短文数篇

出处∶马哈迪部落格
原题∶SNIPPETS/CORAT-CORET
作者∶马哈迪
发表日期∶26-06-08
翻译∶傻强

不信任动议
就像所预估的那样,国阵议员一致支持取消汽油津贴的动议,很明显的他们动用了党鞭。只有一名沙巴州议员以简短的声明表示对这项动议的不满,而每一位国会议员都知道油价上涨对人民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在6月24日周一,公众期待听到沙巴进步党对对阿都提呈不信任动议。我早就预测到不能成事,因为议长将不允许这项动议的提呈。

可是后来沙巴进步党决定不提呈了,沙巴州恐吓将会对付这些国会议员,并将它们召回该州。

对国阵所通过对油价津贴的「信任动议」,就像反对党所指出的那样,是完全不必要的。已成事实的事,再辩论也是徒劳无功的。

在这场戏剧性的演出中,首相笑得很开心,可是我在想,政府再次的对公众的不满不闻不问。信任动议对人民来说没有多大意义,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津贴被取消后的油价上涨问题。这只会让更多人憎恨政府。如果今天又公民投票的话,政府肯定会输掉。

部落格 BLO(G)CKED
在巫统的支持者的掩盖下,他们正在企图防止国会中有关辩论和议员访问的新闻报道。为何国阵这样在意呢?这真是一个谜!新闻不是已经被「上头的人」指示了什么该登,什么该报道了吗?

也许这些记者当中有很多是部落客,「上头的人」无法控制这些部落客该说的话,已经他们报道的方式。

顺便提一提,我的部落格 www.chedet.com 被封锁了。我给告知那负责维持垃圾网站的机械人把我的部落格当成是垃圾网站了。

当然,我不会怪罪机械人,这不过是未来世界的预演,以后我们会被机械人所控制。

可是阿都拉政府一定会因为我的部落格被封锁了而感到非常高兴。

现在我必须想个办法来克服机械人。

阿都拉的巫统
巫统对那些志期昂扬的巫统党选候选人发出指示,不能参加任何的宴会、研讨会或是婚礼,以及不允许利用他们的下属参与巫统党选的竞选活动。

过后他们被通知可以参加这些活动,可是不允许发表演讲,就和往常一样,反反复复的政策。

可是奇怪的是,巫统主席已经表示他会在12月份的主席选举中出来参选,并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竞选活动,以让党员支持他的政府和领导。他已经会见了所有支部领导,目前他正在把区部领导带往吉隆坡,提供他们车资和住宿酒店,和他们交流。这些看来就像是在给他们零用钱和「沙龙布」(kain pelikat)。

巫统拥有一万八千个支部,他并没有见到所有的人。这项竞选运动的禁令难道不能应用在他身上吗?我想并没有。

他的竞选运动的独特之处就是在后门的会议。

为何只有主席能够被允许做这样出面的竞选运动,而其他人却不允许呢?肯定的是这项禁令只是对阿都拉有利的。阿都拉可不是普通党员,他就是巫统,巫统就是他的个人产业。

天然气引擎汽车 NGV
为了克服油价上涨的问题,有人提议使用天然气。

它的价格目前比较便宜,因为政府强迫国油承当损失,以低价销售。

就是因为这样,只有国油在售卖天然气,在所有的国油加油站中,天然气油站只占了很小的数量。

其他私人油站不出售天然气。

国油天然气价格在上涨,可是供不应求。

政府应该解释天然气价格的基准,以便车主不会浪费钱安装天然气转换器。

浮罗交怡 Langkawi
最近我去了一趟浮罗交怡,这个小岛目前获得很多资金作为发展。

我不知道在浮罗交怡建造了高速公路后是否会增加它的吸引力。从瓜镇(Kuah)至机场的道路加宽拉直了。为了发展,20年树龄的柚树被砍掉,重新栽植的计划虽然已经开始,我觉得不是很成功。

现在由瓜镇至热水村(Ayer Hangat)的十公里路段已经加宽成为四条车道的高速公路。

由岛的一端驾驶到另一端从原本的十分钟缩减到四分钟。

我驾驶在路上,很少看到车辆(或许因为汽油涨价的关系)。两旁的柚木大概有二十五年树龄,它们庄严的站在路旁,书上开满了花。为了使我们能够在四分钟内抵达热水村,这些树木都必须被砍伐。

作为浮罗交怡发展局(Langkawi Isl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LADA)的顾问,我或许不该给以意见。

为何我总有一股回到过去殖民地时代的感觉呢?

国油门前的野蛮人

出处∶KERAJAAN RAKYAT
原题∶BARBARIANS AT PETRONAS GATES!
作者∶Teja
发表日期∶25-06-08
翻译∶CC LIEW

「风雨欲来国家石油」

他们要每个人都这样想:「目标不是国油,目标是国油主席兼首席执行员哈山马力肯(Mohd Hassan Marican)。」

在我回答你们的问题前,让我把大家带到数年前回顾一下。

2003年10月31日,就在伯拉取代马哈迪的职位后,一家名为「BINA FIKIR」的小型顾问公司被邀请为伯拉进行讲解,以传达他们对马来西亚经济情况的意见。

接着不久,他们每隔一天就开会一次,当然,整件事的幕后安排是首相的女婿凯里。「BINA FIKIR」提呈了很多的建议书,甚至就连政府高级官员也无从跟进。

以此同时,有一项策划是要告诉大马人,国库没钱了!所有的计划必须终止,包括双轨铁路、新加坡弯桥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计划!

可是在2004年全国大选时,伯拉也告诉大马人他有一套替代计划。

结果「清廉先生」在2004年大选中大获全胜,破了巫统和国阵的记录。

早前的报章都在把焦点集中在国库控股(KHAZANAH NASIONAL BERHAD)的表现,在收集到关于国库控股的意见后,伯拉宣布国库控股的行政总裁安华阿兹(Anwar Aji),并由阿兹曼莫达(Azman Mokhtar)取代他的职位。当时是2004年6月1日,离开大选后仅仅两个月的时间。

阿兹曼莫达是「BINA FIKIR」后面的智囊和总裁。

安华阿兹被献议成为辉柏集团(Faber Group Berhad)的主席。

整个计划的布局太巧妙了,人们很难看到其中的破绽。

凯里成功的把他的人植入国库控股当中,现在整个国库控股的资产就成为了他的囊中物了。

国库控股向来被动的策略在一夜间改变了,他们被允许使用他们的资产作为保障,为海外投资注入资金。

他们所投资的数亿令吉的投资都通过数家投资顾问公司来处理,让这些顾问公司赚取天文数字的顾问费和服务费。

人性的贪婪是很难得到满足的!

国油是大马最赚钱,也是最有钱的公司。

国油也获得数项最佳企业的奖章。

国油是《财富》杂志中全球500家最佳企业中的一家。

而哈山马力肯是个不容易妥协的汉子。

要取代哈山马力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于是,当机会来临时,凯里和他的朋党们就趁机打击国油。

利用他们控制的大众媒体,利用许多的部落客发出仇恨电邮到多个本地网站,甚至把行动扩大到使用手机短讯,将杯葛国油加油站和国油产品的消息散布到全国,现在他希望看到的结果实现了。

他跟进一步的抨击国油没有把年度结帐报告给透明化,这是很奇怪的事!因为国库控股也从来不曾发表过年度结帐报告,就独有国油被轰炸。

哈山马力肯出来为国油抗辩,他说账户本来就对外开放,只是一些人拒绝查阅罢了!

哈山马力肯出来为自己辩护还是头一遭。他尝试辩护,他已经做了,可是哈山马力肯却没有凯里所拥有的媒体势力。

各种愚蠢的指责被抛向国油,目的是为了企图制造人民的愤怒情绪,将矛头指向哈山马力肯将油价调高的决定。而实际上这个事件全都是阿都拉政府的决策。

他们的夺权操作模式是和国库控股相似的,只不过看来国油会比较难下手。

这些贪婪的人将会做出更多的企图以撤下哈山马力肯的职位,他们所需要的就是等待哈山马力肯做错事,但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犯过任何过错。

当他们胜利时,他们将会用他们的自己人取代哈山马力肯,国油的钱(我们的钱)将会被他们出卖掉!这项罪行必须给制止,不要说我没有预先警告你。野蛮人已经兵临国油城下。


仄迪有话说∶团结

出处∶马哈迪部落格
原题∶PERPADUAN
作者∶马哈迪
发表日期∶25-06-08
翻译∶傻强

很多马来人在目前这个危机时期感到沮丧,此刻在这个亲爱的国家里,各种问题袭击着马来人,他们自己彼此分裂,互相控诉对方。

众所周知,分裂带来软弱,相反的,团结带来强大。面对着各种困难和压力,马来人目前更加需要团结一致。

在1946年, 当时马来人面临失去他们的国土的危机,马来人当时团结起来对抗英国人。虽然他们弱小、贫穷、手无寸铁,但是他们的团结照成如此大的力量,直到他们最后被迫妥协,放弃马来亚联盟。

虽然后来部分马来人离开巫统,成立了回教党,但是大部分马来人依然在巫统的旗帜下团结一致。

三次的党争挑战着巫统,但是巫统大部分马来人都巩固的团结一致。

但是2008年全国大选显示了巫统的团结已经倒下。很多党员已经转向支持反对党,或是退出不再竞选,或是破坏他们的选票。

高声呐喊团结口号并无法挽回他们,因为团结和自我将不会带来快乐。如果为了理想而努力的抗争,团结才会带来意义。因为团结而团结,但是斗争已经偏离主题,成为毫无意义的举动,这将不会带来幸福和快乐。

巫统今天不在为民族、宗教和国土而斗争,它只为巩固权力和领袖的私欲而斗争。它所提到的团结只是为了支持主席罢了。

如果主席能够给领党和政府带来好处,这也不妨是件好事。可是所看到的却是对党和国家的坏处和侮辱。

在这位主席的领导下,巫统和国阵在2008年全国大选中惨败。

巫统的团结已经瓦解。

国阵成员党在半岛也是输得很惨。

巫统在国内外已经不再受到欢迎。

马来人年期一代以为巫统已经是过气政党。

马来西亚不再成为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典范。

国家的州属已经掉入南方小岛的手中。

新加坡被看待成是一股强大的势力,甚至马来西亚国内的发展必须依赖新加坡,甚至首相不兴建柔佛长提替代桥梁的决定,马来西亚外交部被迫报道和通知新加坡总理。

国家经济不稳定,导致马来西亚投资者不愿意留在本地投资。

油价上升,百物毫无控制的上涨等等。

马来人是否应该团结起来支持这一切?

团结示威了好处,不是为了害处。

如果我们必须团结,它的目的必须是为了回复威信,以及国家、民族的成功。

在团结在倒退时,没有任何理由目前的领导层的地位应该被加强的。

相反的,在推到这位给党和国家带来灾害的领袖时,我们需要团结。

在没有志愿和目标的前提下,不要轻言呼吁团结。

2008年6月25日国会问答时间

出处∶黄朱强部落格
原题∶Question Time, 25 June 2008
作者∶黄朱强
发表日期∶25-06-08
翻译∶CC LIEW

请按这里阅读旺沙玛朱国会议员提呈第二次国会问答环节问题

编号20: PR-1212-L13825

黄朱强先生【旺沙玛朱】询问内政部长,针对那些多年来使用社交访问准证(Social Pass)进入马来西亚工作或是经商,以及永久性居留的新加坡公民,当局打算采取什么措施,以对付这个类别的新加坡人滥用准证的情况?

回覆:

尊贵的议员先生,

本人对尊贵的旺沙玛朱议员先生提出此项问题表示感谢。

这里欲通知尊贵的议员先生,根据外国人入境大马的统计数字,从2008年1月1日至2008年4月30日,总共有6,617,881名外国人通过所设的关卡进入马来西亚。根据上述总数,新加坡籍外国人的总数是3,553,595人,占入境总人数的53%。他们是在有次序,并拥有通行证及有关进入马来西亚工作的合法准证的情况下进入马来西亚。

因此,一名入境马来西亚的外国人必须遵守《1966年护照法令》或是《1959/63年移民法令》下的条款,以及相关移民条令下的指示。在此前提下,为了防止新加坡人使用社交访问准证进入马来西亚工作和从事商业活动,政府已经采取以下数个步骤:

i) 与移民局、自愿军和马来西亚皇家警察合作,对违反《1959/63年移民法令》的外国人继续实行侦查、逮捕、控告和驱逐出境的措施。

ii) 对每一位入境马来西亚的外国人进行抽样检查,以确保在进入我国期间拥有足够的金钱。

iii) 推行生物系统,以确保所有外国劳工正式进入我国就业前,指纹资料都有被收集。

iv) 对企业和雇主展开简报和对话,以让他们清楚了解他们必须遵守的移民条律。

v) 对外国劳工和学生发出「i-卡」,以便执法当局容易确认非法的学生和老公;以及

vi) 推行《马来西亚移民执法系统》(Malaysia Enforcement Immigration System,MEIS)以便执法人员能够通过检查移民局数据库侦查外国人的伪造通行证。这个策略将确保能够协助到执法人员在他们的工作地点,比方说工地和工厂,展开取缔行动。

尊贵的议员先生,

从2008年1月1日至2008年4月30日,总共展开了2,050次的执法行动,并成功逮捕20,098名触犯移民条律的人士。在上述被逮捕的人数中,其中5名为新加坡籍外国人,他们因逾期逗留而被逮捕(触犯《1959/63年移民法令》15(1)(c)条;触犯《1963年移民法令》39(b)滥用所发出的旅游/工作准证)

2008年6月25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一个手掌拍不响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It takes two hands to clap
作者∶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5-06-2008
翻译∶ECS283

穆斯林能够对待非穆斯林如兄弟姐妹,以对共同的课题进行抗争——为后代打造一个更好的马来西亚——又或者是,他们可以继续向非穆斯林大喊大叫,永远都不把对方当成朋友。
几年前,我曾发表有关回教如何传播憎恨的文章,我当然不是说回教是那样的宗教,我是说有关大多数的回教徒所信仰的回教。理所当然地,我的文章引来了许多回教徒的负面的反应,以及非回教徒的沉默。他们都识趣地知道不直接涉及这被当成是反回教的说辞为上。

让我们来想象这样的场面∶一位回教徒走过一间基督教堂或神庙,然后他或她听见洪亮的声响系统中传来牧师的嘶喊说,穆圣已被魔鬼迷惑。他误信神从天堂传下一个新的宗教。《可兰经》是人为的,而这不是神的语言,是穆圣在死后数年,妖言的集成品,而回教徒已经错误地跟随一个恶魔的宗教。因为实际上,穆圣并不存在过,而回教只是兴都教和拜火教的混合,那些仪式和信仰都是从这两种宗教中借来的,诸如此类。

是!我知道那些有关回教的批评,而以上那些都是他们所说的一部分。不过,我们假设一位回教徒走过一间基督教堂或神庙,然后听到这些,你可以想像得到后果是如何吗?回教徒会保持沉默和容忍这些被认为是对回教的侮辱和污蔑的吗?肯定是不会,而且也准备面对街头喋血吧,或是你永远也无法想像的残暴反击。

不过不是的,没有基督教堂或神庙胆敢做这样的事情,没有牧师会胆敢宣布回教徒是必须消灭的敌人。更没有牧师会考虑在这样的集会上对回教和回教徒宣战,这无论如何就是行不通的。而其它宗教的人士却不明白为何这并不是回教徒的禁忌。

我们谈论多元文化,我们谈论种族和谐,我们谈论宗教间的容忍,不过我们就只是谈论罢了。我们并没有表现出来我们所说的都是我们会做的。我们说一套,做一套。反而,回教徒会毫不犹豫地宣布那些不是回教信仰的,永不能视为回教的朋友。假如他们不是朋友,那他们是什么?朋友的反义词就是敌人。是!我们没有明言他们应该被当成是敌人,这应该是在马来西亚《煽动法令》的罪行之一。我们只是说他们不应该视为朋友,这不算是煽动。

之后,我们谈说需要一个叫做人民阵线的新反对党联盟。我们谈说要看到一个强大的反对党,而这终于出现了。我们谈说我们在马来西亚的两线制的梦想,我们渴望这个国家执行我们想要的制衡机制,而我们知道只有全民团结之下,方能达到这些,所以我们呼吁全民团结。可是我们却轻视其它种族,还宣布非回教徒不能视为朋友。

回教徒开始看起来像个虚伪小人。我们对非回教徒说,「为了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让我们团结。」而在回教徒之间,我们却说,「非回教徒不能视为朋友。」我们以为非回教徒不知道这些,而事实上非回教徒却是一清二楚的,不过他们希望第一个声明会推翻第二个声明。然后,马来西亚始终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多元种族国家。

2008年3月8日是回教徒与非回教徒之间的鸿沟开始缩小的日期。虽然正在缩小,但间隙还在。而这个「缩小」只是暂时性的。只是在这四五年间而已,直到下一届大选为止。这个鸿沟可以再缩小,甚至是完全消除,又或是到回2008年3月8日之前那样。

这真的不是非回教徒的选择,他们只是少数人,少数人的选择也很少,这是回教徒的选择。回教徒可以把非回教徒当兄弟姐妹,为同一个目标 – 将更好的马来西亚献于未来的下一代 -- 而奋斗。或者是继续嘶喊说非回教徒不应该视为朋友。而回教徒的选择将会决定第十三届大选成绩,无论这届大选在何时举行。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我们要嘛,就以新马来西亚的精神共同团结迈进。不嘛就到回以往一样 – 被宗教和种族分散的马来西亚。不!非回教徒从不对回教、《可兰经》、穆圣或回教徒说出卑劣的事情。他们知道这是自找苦吃,这绝对都是前车可鉴的。

是时候回教徒也成熟些,认真地看看今天这个世界的事实。一个手掌拍不响。若回教徒不伸出他们的手,就没有掌声。整件事,简单来说,就是如此而已。

儿时的憎恨布道已经沉默
作者∶Dr Khalid Salem Al-Yabhouni
原题∶The sermons of hate from my childhood have been silenced

我其中一个最早的儿时记忆就是被我父亲带去回教堂参加星期五祈祷和听布道。对回教徒来说,星期五是有重大意义的。第一间回教堂就在星期五建好,而可兰经也指示回教徒必须到回教堂祈祷∶

信道的人们啊!当聚礼日(星期五祈祷)召人礼拜的时候,你们应当赶快去记念真主,放下买卖∶那对于你们是更好的,如果你们知道。

可兰经第62章第九节

我在我学校所念的回教课所教的星期五布道,应该是一种让贤达的回教徒在讲道坛上为群众的生和死上的迷思带来一些开解。布道的课题可以是有关宗教、政治、社会、经济甚至是私人生活,若有需要的话。而且他们需要依从穆圣的前例,耗时大约是15到20分钟。

那就是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可是我记得我与我父亲所参加的回教堂布道却不是如此。那些布道时常是政治课题,而宗教和道德却很少被提起。我觉得就是这些政治布道让我们这些小孩子在很早的时候就思考起政治课题。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坏就坏在布道伊玛目所用的声调∶总是气愤的。

一般上,布道都是很安静地开始,后来声调逐渐加强,直到他简直是对着麦克风嘶喊。伊玛目洪亮的声音不止动摇了回教堂的地基,也动摇了听众的基础。在他近乎尖叫的声调下,他一成不变地威胁说所有偶像崇拜者将会被处罚地狱之火。最后,他以喊叫过度而嘶哑的声音对他自己的标准下,所认为的回教的敌人做出诅咒,作为布道的完结。无论是谁,老或少,无不对这样的演出深受影响。

我人生的首20年多期间,这样的布道是我每个星期的宗教粮食,直到我离开阿布达比,到海外留学。我的第一站是卡拉马祖,一个在美国密西根的小镇。我在当地的西密西根大学上课。我的课程是比较政治学和比较宗教学。这给我一个更学术性的机会去了解我自己和其他人的宗教。

我开始拜访基督教堂和其他宗教中心,学习第一手的不同宗教的信仰知识。在他们之中,我从来不曾听过讲道的人诅咒其他宗教,或祈祷他们的灭亡。在他们之中,我不曾听过讲道的人,以最高的声量向转到最大声量的麦克风嘶喊。我所参加过的宗教仪式都是很安静平和的。牧师和讲道者虽然严肃但态度都很平静。而且还是来者不拒。

我也发觉到,在卡拉马祖的回教堂,和我家乡的没有什么两样。那里的伊玛目同样诅咒和嘶喊,坚信惩罚和灭亡。我最尴尬的经验是当一些美国同学要跟我一起去听星期五布道的时候。那个伊玛目如往常般,以阿拉伯话诅咒。而我需要一一翻译给我的同学听。

在完成了世界主要宗教,如兴都教,基督教,佛教和犹太教等的基础课程后,我开始了回教信仰的密集课程,好让我更加明白我自己的宗教。从那时开始,我持续了我的课程共八年。我现在相信我小时候和在美国所听到的布道都和回教信仰不一样。

自从911事件以来,在阿莤联国的回教堂都被回教捐赠和信仰事务部门接管,并由贤达的宗教领袖出任最高管理人。现在,布道可以说是比较人性,也对教徒的生活有直接关联。在以往,政治是回教堂的主要课题,而现在却是多样化了。但政治课题还是会讨论,这也当宗教必须对一些政治课题表示立场的时候。今天,布道的总结也大有不同了。现在他们时常为全人类的福祉而祈祷作为总结。

我很开心我的儿子和我弟妹的儿子都居住在更开明的阿联酋,不会面对那些我小时候的伊玛目的凶恶脸孔。因此他们会在这里再次发觉回教理想中已经失去许久的人性和温柔的脸孔。

注∶Dr Khalid Salem Al-Yabhouni是个政治分析家和学者。

请别开餐馆

出处∶Here And There
原题∶Please Don't Open Rastaurants
作者∶
发表日期∶09-06-08
翻译∶CC LIEW

巴达维在柔佛大水灾期间人在珀斯,正在为他的亲戚所开设的名叫「公主扁担饭店」(Puteri Nasi Kandar)的餐馆主持开幕仪式。那家餐馆在短期内就关门停业了,以下报道或许能够给你回忆一下这个事件:
《独立新闻在线》辩称首相水灾时澳洲度假没错 凯里:有人企图破坏首相声誉

现在纳吉去了英国为一家叫「来吃吧!」(Jom Makan)的餐馆开幕,而在自己的国家,因油价和能源上涨,全国正面对着一场白米价格战。两个事件都有共同点,大概我们的领袖不该在外国开餐馆,大概这是一种禁忌吧?读一读以下由部落客Mindful Mariner所撰写的文章,感受一下纳吉这次在英国的官式访问吧!
把纳税人的钱全冲入马桶

把纳税人的钱全冲入马桶

出处∶Mindful Mariner
原题∶Najib Pours More Tax-payers Money Down the Drain
作者∶mindful mariner
发表日期∶08-06-08
翻译∶CC LIEW


纳吉正在为公共厕所举行开幕


《马新社》纳吉今抵达伦敦展开为期3天官式访问
【伦敦8日马新社讯】马来西亚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周日早上抵达伦敦,以出席为期两天的共和联邦政府首长小型峰会。

译者注:以下马新社原稿已经过译者部分修改

他是在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以及其他政府高级官员的陪同下到伦敦。纳吉在抵达伦敦希思罗机场时,由大马驻英国最高专员拿督阿都阿兹迎接。

共和联邦53个成员国的政府首长估计将出席此次定于周一,在英国首相办公室和该国首相布朗开始进行礼貌会面。

这个峰会的主题是「国际机构革新」,并将讨论重心放在重整国际机构,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各国首脑去年11月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举行的共和联邦首长会议(CHOGM)中,曾对在二战后成立的国际机构无法反映21世纪的世界挑战表示关心,并认为此「破坏国际系统的整体正确、绩效和可靠性」。除了和12位共和联邦首长会晤,纳吉也会在周一下午拜会拜访伦敦市长大卫路易斯,并在周二出席由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在白金漢宮举行的茶会。

纳吉周三也会在皇家国际事务学院的查达姆所(Chatham House)发表“马来西亚对全球新挑战反应”的演讲。

他在该机构的演讲预计将谈及马来西亚在如今和未来面对全球经济和政治的动向。

纳吉也将会见自四月十七日开始在伦敦执行「伦敦公共服务」的皇家马来兵团(RAMD)第一团122位成员和8名军官。此兵团也负责守卫英国王族官邸,即白金汉宫。

纳吉将在距离白金汉宫不远处,即伦敦中部威灵顿军营中会见这支部队,并将在该处观赏他们的宫廷侍卫调班仪式。 纳吉周二晚也会为位于Pall Mall East的「来吃吧」(Jom Makan)餐馆主持推介礼。该餐馆在《马来西亚厨艺计划》(Malaysian Kitchen Programme)下进行的。

「官式访问」、「礼貌会面」、「出席会议」、「餐馆开幕主持推介礼」、「观赏宫廷侍卫调班仪式」……看来纳吉真的是贵人事忙!

如果还有这种「工作访问」的话,大批的大马人很肯定的将会自愿参加——坐飞机坐头等舱、最好的酒店、司机载送的名贵的豪华车,还有一大堆的人来为他洗尘,以满足纳吉的虚荣心。

这里头是否有什么「隐秘的议程」呢?

当大马人在油价上涨中受苦受难时,这些浪费公款的事务多么令人恶心啊!

很多人民是手做口到的一群,一些人甚至连厕所也没有。即使是在吉隆坡,这些赤贫现象随处可见。

油价上涨了40%,食物价格也将会在近几个月上涨,而这个傲慢、不理人民死活的副首相在大不列颠四处流荡,出席毫无生产力的会议,真他妈的丢脸!

是时候踢掉巫统和国阵政府了,他们这群人是狗改不了吃屎,永远都是贪污、邪恶、贪婪兼自私的一群。

有一些政治家的确是很拼命,可是这通常他们神经质的表现,只不过是即兴的、徒劳不功的企图。
伯特兰·阿瑟·威廉·罗素


诡异,真是诡异!

出处:Very strange indeed
作者:Niamah!!!
翻译:CC LIEW

大马政治圈所发生的事件实在让人觉得很不对劲。你理解我的意思吗?往常如果有人对一些「非常人物」所干的坏事作出指控时,这些「非常人物」将会竭尽所能的动刀动枪的把指控者告到脱裤。这些已经司空见惯了,不是吗?从马哈迪时代到现在都是如此,这样说的话,你不觉得有些东西不太对路吗?

拉惹柏特拉提呈了一份法定声明(报纸写是法定宣誓书),声称他有理由相信当蒙古籍模特儿阿旦杜雅的尸体被人使用塑胶炸药毁尸灭迹时,纳吉的老婆有在案发现场。

这份法定声明公开后却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发生,甚至连一个人也没有出来说过一句话。当然,在这份文件公开后不久,大概也有好几天了,才听到一些噪音,说如果RPK无法证明他所宣誓的内容的话将会自食其果。可是这却一点也不像是大马处理这种事情的方式,不是吗?这次没有动用内安法令,警察甚至没有直捣RPK的家,将他家中的电脑取走。再加上,纳吉和罗斯玛花了好几天才为自己辩护,作出一些毫无痛痒的声明。好啦,好啦!我们亲爱的首相也说了他不相信RPK所说的一切,或是受他影响云云。可是这些日子谁还在听他说话?等等……有人刚打电话告诉我说他读到纳吉出来说RPK是骗子的新闻。哗!就这样吧了吗?你和你的朋党不是已经把很多像RPK的人都关进甘文丁扣留营了吗?那现在为何又不这样做呢?

是否如纳吉所言,RPK是个骗子?还是说这是公正党策划的搞局运动?我实在没有兴趣知道。

我只是想知道为何整件事不是使用大马人惯常所使用的方式来处理,你的看法又是如何?
[najib+C4.jpg]

《中国报》处身阿旦炸尸现场?纳吉夫人录口供
【吉隆坡25日讯】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今日坦承,其夫人拿汀斯里罗丝玛已受警方传召,针对指她出现在蒙古女郎阿旦杜亚炸尸案现场的说法录取口供。

他说,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也将针对这项指责,向警方录取口供。

他欢迎警方针对他涉及此事的指责,对他展开调查,并希望警方尽快完成调查。

纳吉:有政治动机

纳吉今日在记者会,针对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在一份法定宣誓书,指阿旦杜亚遇害当晚,罗丝玛出现在命案现场的指控,如此回应。

他说,拉惹柏特拉的指控是「捏造出来的谎言与垃圾」,他没必要回应这些「垃圾」指控。

副首相反问记者:「为何你们对垃圾感兴趣?」

「他所撰写的内容,都是谎言和捏造的。我要说的就这么多。」

询及为何拉惹柏特拉会有这样的行动时,纳吉说,媒体不应向他询问此问题,应向拉惹柏特查询。

「我不知道,你最好问他(拉惹柏特拉)。为何问我?最好问他。对他的行动,我的结论是:不顾一切和可恶的企图(desperate and pathetic attempt),以摧毁我的政治形象。」

至于拉惹柏特拉的指控,是否具政治动机的问题,纳吉简单回答:「我看不出有任何其他理由。」

2008年6月24日星期二

东方日报∶星洲2300万捐款什么时候移交????

作者∶黃士春

《星洲日报》今日刊登了该报基金共筹获四川地震及缅甸风灾赈灾捐款共2300万令吉,但却完全没有提到什么时候会将该笔代收的捐款移交四川地震及缅甸风灾的灾民或其政府,而且依据星洲媒体集团总编辑萧依钊的说法,该报还有计划自行处理该两笔捐款。

如果《星洲日报》真的准备那样做的话,我想,我是第一个替《星洲日报》担心的人,因为它已在犯罪途中,所触犯的是「刑事法典」第409条的刑事失信罪,理由很简单:

(1)《星洲日报》是代收四川地震及缅甸风灾赈灾捐款,对像和用途都非常特定和明确,这是属于四川地震和缅甸风灾灾民的款项,如果《星洲日报》已完成代收任务,它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的将所有捐款不扣除任何开销的交付四川地震灾民或中国政府,以及缅甸风灾灾民或其政府。

(2)任何未获授权的扣押或动用,就是刑事失信。

萧依钊还洋洋得意的「感谢广大读者和热心商家的支持和信赖」。她的这句话似乎没错,但她似乎忘记了广大读者和热心商家对《星洲日报》的支持和信赖,只至《星洲日报》代收他们的捐款然后转交给灾民或其政府的限度而已,这是他们捐款给星洲基金的特定和唯一的目的,他们并没有授权《星洲日报》扣押、挪用或自行处理所收获的捐款。任何超越这个特定和唯一的目的的任何行为,都足以构成刑事失信罪。包括萧依钊所说的「所筹得的大部分义款将用于承担重建几所小学的费用,并保存部分善款来资助贫困的学生和他们的家庭,特别是那些在地震中丧失亲人的孩子」,这点在法律上和技术上都是有问题的。

虽然这种好事可以做,也应该做,问题是所有捐款人并没有授权《星洲日报》那样做。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要做,就请星洲基金动用本身的基金去做,或为这项新的目的另外再筹款。一个总原则就是:目前所筹获的所有义款,必须悉数交给有关灾民或其政府。

另一点很重要的是,至目前为止,《星洲日报》只报道它代收了多少捐款,却完全没有提到是否涉及一些开销;譬如,四川地震发生后,萧依钊就带了一批佛光山的人跑到四川灾场派发救灾物资,他们的机票、膳宿等起码也要几万令吉,这笔开销是否由星洲基金或张晓卿支付,或是从所代收的四川赈灾基金中支付?还有,萧依钊较后也和张晓卿到缅甸跑了一趟,费用是否也从所代收的缅甸风灾捐款中支付?这些都是「广大读者和热心商家」有权利知道的。我想,《星洲日报》应该及时作出一些交代。

记者被禁在国会走廊采访!

出处∶王朱强部落格
原题∶Reporters banned from Parliament lobby!
作者∶王朱强
发表日期∶24-06-08
翻译∶CC LIEW

突发新闻

现在开始记者将不允许在国会走廊走动。

这是一项非常不民主和极度独裁的行动。国阵政府必须了解到在没有西敏寺制下的新闻自由,国会民主将失去功用。新闻自由是国会民主的一环。在国会走廊禁止新闻采访是最不民主和无法令人接受的。这就是巴达维领导下所宣导的开放式政府的行政管理方式。

看来国阵政府对很多事情似乎有所隐瞒!

新闻媒体决定杯葛在国会大厦中的新闻发布会,作为这项措施的抗议行动。

仄迪有话说∶取消双轨及电动火车计划——浪费公款

出处∶马哈迪部落格
原题∶Wastage of Public Funds - The cancellation of the Railway double tracking and electrification project
作者∶马哈迪
发表日期∶24-06-08
翻译∶CC LIEW

马来西亚是东南亚中具备最完善的高速公路系统的国家。

可是我们的道路还是一样的拥挤。

太多的重型车辆,像集装箱卡车以及运载车辆的卡车把路上挤满了。它们的数量在逐渐的增加,而来自泰南的卡车会加剧堵塞的情况。

双轨铁路和电动火车的推荐使用获得民众的欢迎。

车主实际上只需要把他们的车辆停放在车站,然后通过火车来回工作地点,这将缓建交通阻塞的问题。

我们没有足够的高速火车的乘客,可是双轨火车和电动火车却很明显的提高服务效率以及加快速度,满足我们的需求。在不久,当路况拥挤的情况加剧,公路使用造成旅程变慢时,火车将越来越受欢迎。每年有将近一百万辆车量在公路上。

我们无法预见油价将会大幅度上涨,可是即使上涨幅度将会减缓,我们还是需要把部分乘客和货流由高速公路移除,使用火车交通来取代。如果我们将全国从南至北,现有铁路改装为双轨铁道以及安置电动火车使用的电缆的话,这是能够办到的。

当我们建议由新山至芙蓉,以及由万晓至巴东勿杀,连接吉隆坡中央火车站的铁道改装成双轨和电动火车时,这并不是一位前首相的突发奇想,而是因为我们预见它在未来的需求。

在1957年独立时,马来西亚拥有500万人口。在90年代,我们的人口增加到了2千万人,而且增长迅速。每年所售出的私家车可以明显的看到人民逐渐的富裕起来,生活富裕就能够有多余的时间旅游。

很明显的,公路和铁路交通的改进是一般人都需要的。政府不能做坐视不理,政府必须对人民的需要作出反应,因此他们必须增加高速公路的数量和覆盖率,最明显的是铁路系统的改进。

当时所建议的,由新山至巴东勿杀的双轨和电动火车耗资140亿令吉,建造期为六年。政府当时需要为这项计划每年花费20亿令吉,当时如果开始这项计划的话是2004年。

可是这项计划在阿都拉上台后,在诸多理由下被令展期,虽然阿都拉在这之前已经承诺前首相这项计划将会继续下去。

现在政府察觉到这项计划必须继续,很不幸的是建筑费用已经上涨。要建造一条由怡保至巴东勿杀就已经需要用到120亿令吉,这个价格上涨了近50%,或是说相等于建造由新山至巴东勿杀的铁路的全部费用(而这是必须的)。

近期内钢铁和燃油的上涨,导致只是由怡保至巴东勿杀部分铁路的费用超过120亿令吉。由新山至巴东勿杀,不包括那些已经建好的部分,将耗费超过140亿令吉,也就是说,建筑费将需要额外的70亿令吉。

政府可以选择不建,如果是这样的话,高速公路的拥挤情况和燃油的耗费将会是不得了的数字。如果政府选择建造的话,它将遭受70亿令吉公款的损失。

这就是延迟前政府所批准的铁路计划的后果。

你可以看到首相拿出几十亿令吉来讨好沙巴和砂拉越,可是同时他在面对赤字亏损。像这种情景,人们不得不在想,政府到底把公众的钱用到哪里去了?

仄迪有话说∶国油

出处∶马哈迪部落格
原题∶Petronas
作者∶马哈迪
发表日期∶24-06-08
翻译∶CC LIEW

一些国会议员把焦点集中在国油,很明显的是在企图转移政府调高油价的课题。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将是踢掉普腾总裁马哈里尔(Mahaleel Tengku Ariff)后,「四楼公子哥」准备接管国油领导层的序曲。

另外一项指责是责怪我「劝告」政府取消津贴一事。我必须再次声明,虽然我在名份上是国油顾问,我并没有提出任何的意见,至少没有给政府提出任何建议。

偶尔我会获得国油主席兼首席执行员哈山马力肯(Mohd Hassan Marican)的汇报,我也会获得年报,这些都是对外公开的文件。我的主要工作就像个邮箱,我向哈山马力肯提交数项要求,着这些建议书来自其他把文件交给我的人。我对国油的决策绝对没有说法的权力。

当我还在担任首相期间,国油必须向我报告,而我也必须做出决策。比方说售卖给发电厂的天然气价格,还有国外的探油计划和生产事宜。为了维持低电费,我不允许天然气价格上涨。国油成承担了这个损失,可是对国际原油价格每桶30美元的价格来说,这并未照成很大的损失。今天的油价是每桶139美元,天然气价格也一样的会上涨,因此国油需要承担的损失会更高。这是政府和国油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公众也许有留意到只有国油在提供天然气给拥有天然气引擎(NGV)的交通工具,而这些油站的数量也被限制。这是因为销售天然气会导致国油亏损,因为政府不愿意做津贴补偿。其他石油公司拒绝售卖天然气,因为如果根据政府规定的价格的话,他们将会面对亏损,这是我那个时代的情况。

我在双峰塔拥有一间办公室,我也获得了每月一万五千令吉的津贴,少于五千令吉的所得税。如果因为我不再是巫统党员,而政府要求我下台的话,我无任欢迎。

把政治带入国油管理层是一项和可悲的事,不像其它的国家石油公司,国油已经成为了国际石油公司,就像蚬壳(Shell)、埃索(Esso)、道达尔(TOTAL)等等。

它的业务遍布36个国家,而所涉及的业务包括上游至下游商业活动,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岸外。国油三份一的盈利来自国外的业务,它也是在《财富》杂志500家企业中排名第250位。

如果四楼公子哥接管国油的话,国油将会遭受其他大部分国家石油公司所面对的厄运。国油工作的职员都是受过良好训练,并却受海外其他公司所欢迎的。如果他们离开国油的话,我不确定国油是否将能够继续成为许多石油生产国的石油公司所追崇的典范吗?

逐鹿问鼎∶人民联盟正失去控制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 The Corridors of Power:Pakatan Rakyat is losing the plot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 ∶24-06-08
翻译   ∶泽民/CC LIEW
译者部落格∶泽之民也

最近涉及亚耶沙里以及吧生港口州议员「工作期间失踪」的争议,对公正党来可是不祥预兆。公正党已经要加快两部才能赶得上回教党及行动党。落在回教党及行动党后面对公正党来说肯定是不好受。

雪兰莪州务大臣特别事务官停职查办

【马来西亚内幕者(The Malaysia Insider)讯】已遭停职的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伊布拉欣(Tan Sri Khalid Ibrahim)特别事务官,亚耶沙里(Yahya Shahri)昨天晚上愤怒辞职。亚耶在沙亚南的临时集会上告诉其支持者,他将立即辞去大臣办公室的职位以及雪兰莪公正党秘书,以作为他他遭停职两个月的回应。

他说,州大臣的行动以协助反贪污局调查其贪污的指责已经使他的名誉受损。卡立说他已透过短讯通知亚耶。

很明显的,亚耶对其停职很不高兴,他宣称他已对州务大臣失去信心。他也呼吁卡立卸下公正党雪州主席的职位以及要求党顾问安华接任。他告诉《当今大马》,他昨天已经通知公正党主席及安华妻子旺阿兹沙有关他的辞职,今天下午将与安华会面。

卡立告诉记者,他暂停亚耶的职务是因为有关其行为不捡的指责。亚耶被指建议让四家公司获得雪兰莪地方部门的合约。雪兰莪州务大臣解释,他必须要保持对人民联盟伙伴,即回教党及行动党有关透明与诚实的承诺。

「我们是真诚的,我们要正确处理,要是该职员没犯错,他将会被叫会来上班。要是该职员被证明有罪,我们将会采取适当的行动,」他补充。他已指示其政治秘书去向做出指责的公正党会员索取资料。

昨天亚耶的支持者对停职一事纠众在卡立在沙安南官邸展开抗议,他们的抗议活动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后来他们前往亚耶的住所,亚耶也和卡立一样住在沙安南。

看来人们对公正党的管理有诸多怨言和不满。和回教党执政的霹雳州以及行动党执政的槟城比较起来,公正党几乎被抛在后头,而后者的政策则受到人民的赞美。从执政第一天开始,怀疑论者就已经对公正党和卡立的作风有所保留了,他们指出实际上公正党还延续着「巫统文化」而卡立则被当成是「巫统朋党政策的产物」,他的名声的确挂了一堆的负累。

当然,在公正党当中有很多的前巫统人士,包括安华伊布拉欣在内。可是公正党内部不完全是前巫统党员,我会为这项抨击作出回应以作为反驳。卡立也许在他还在当总裁的那段日子是巫统的朋党,可是我们不能利用他过去在巫统日子来评估他的能力。我们必须观察他接下来的政绩,以给我们自己一个结论,是否他已经放弃了他以前「邪恶的办事方式」还是说他死性不改,依然强烈的执着于他过去的处事态度。

对于回教党州务大臣或是行动党首席部长,又或者是州行政议员,很明显的大家都对他们的表现没有质疑;可是相反的,公正党这批人的能力犹待评估。人们宁愿怀疑公正党人士的办事能力,直到他们能够表现为止,换句话说,他们已经被判有罪,直到他们能够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这是非常不幸的,因为有许多公正党国会议员、州行政议员以及所属的官员并非前巫统党员,而且他们非常卖力的把工作给做好。相对的和回教党及行动党人士比较起来,尤其是女性公正党员,她们不止勤奋工作,同时也必须在这份工作中面对很多的牺牲。

马来谚语不是有这个说法吗?「一只水牛沾了泥浆,整群水牛也跟着弄脏了」,以此要把整群牛给弄脏,所需要的就只是一头沾了泥浆的水牛吧了。这是公正党面临的困境,而像巴生港口的公正党州议员之类的人士的搞局只会为这件事火上加油。

特别是这位巴生选区的公正党州议员失踪了,当然他已经被派遣到各地去,很可能他正在和巫统人士在鬼混,在一些高级餐厅吃吃喝喝的。正当巴生港行动党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Charles Santiago)、班达马兰(Pandamaran)选区州议员刘天球正在努力奋战的时候,(班达马兰选区位于巴生国会选区内)巴生港公正党州议员正在和巫统人士在花天酒地。

是的!在巴生选区的一位公正党水牛的泥浆把整个公正党水牛群给沾污了。没关系!剩下的三十位公正党水牛还是廉洁的,他们都把事情处理的极好。只是一头不良的水牛吸引了大家的注目,并不表示其他三十头水牛也同流合污。

这是拉惹柏特拉必须引导的事,在这件事的立场上,公众舆论并不是拉惹柏特拉所偏袒的。和回教党以行动党比较起来,他们必须做出双倍的努力,双倍的廉洁。即使是这样,人们还是会以怀疑的眼光注视公正党,人们心理的印象依然不会改变。只需要一头沾了泥的水牛,大家就会说:「啊,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公正党人就是一群骗子!」

最近发生在亚耶身上的事,以及巴生港州议员失踪的事件,对公正党来说并不是件好事。公正党必须比回教党和行动党快两倍才能跟得上他们的步伐,落在回教党及行动党后面对公正党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为何巴生港州议员没有办事?为何亚耶被停职后抗议,而且还煽动他自己的支持者一起示威?亚耶应该对自己被停职查办两个月的事表示欢迎才对。他这样将做会给人一个印象,表示他光明磊落毫无隐瞒,并且没有情绪化看待这件事,一切一党的形象为重。现在他的表现给人的想法是党的利益摆一边,只顾自己的利益。这种行为和前巫统人士没有两样。

卡立也是一个模样,老是在兜圈子。他先对一些受欢迎的方案突然做出宣布,后来在他发现因为法律或合同限制而无法做到时,又在撤销他在之前所做的宣布。这种举动进一步加强了人们的认知,认为公正党毫无管理政府的经验,他们的政策在对外宣布前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是否雪兰莪政府正在被一群门外汉所掌管呢?我们宁愿相信这不是事实,可是要令我们相信他们是越来越难了。

译者注:「aurat」——根据回教教规,妇女应该遮盖不可暴露的身体部份

回教党也是充满着各种问题,他们忘了他们只不过是反对党联盟——人民联盟中的一份子,他们并不是联邦政府,有或是周内的独立政府,特别是在雪兰莪州。这些对「性感」歌手的抗议行动是什么玩意?如果「aurat」是大课题的话,那他们也应该对足球赛抗议才对,因为这22位球员都穿短裤,也就是将他们那些在回教法规中不能暴露出来的身体部分都暴露出来了。为何因为那两位女歌手因为暴露太多的身体部分而抗议,而对22位男球员也暴露跟多的身体部分而视而不见?

这些回教党徒看来都在歧视女性,如果女人暴露身上太多的肉,回教党全体就感到兴奋了,而男人却被允许触犯回教条规,暴露身上更多的肉。这并不是问题,难道条律不是使用在所有人身上,男女一视同仁吗?为何只有女人被当成报复的目标,而男人却可以身遥法外?

两天前,一名警员在布特拉高原(Putra Heights)强奸一名未成年少女,这名女孩并没有穿着性感,她甚至不是一名罪犯,她只不过是一名后座骑士吧了!可是她被扣留并带往警局内施暴。为何回教党对这件事充耳不闻?对警员强暴未成年少女的事,为何没有看到他们出来举行大型的抗议?是否对女歌手没有穿着成阿拉伯被多因人的样子而和雪兰莪州苏丹对抗,重要过一名未成年少女在警局内被强奸的事呢?

这些要把国家给回教化的言论会惊吓到选民,人民联盟并不是因为回教党员的选票而获得执政的。许多非回教党员,包括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都把选票投给了人民联盟,可是他们并不是因为建立回教国而投下这一票。他们的选票是为了见到强大的反对党,在巫统支配了51年后,最终见到马来西亚能够产生两党制。

是的!选民是因为人民联盟而投了这一票,不是因为回教党。回教党只不过是人民联盟的一份子,就这样简单!回教党必须以人民联盟为重,不是只想到自己的党的利益。这道理真的这样难明白吧?五年时间并不长,对比2004年和1999年所发生的事,2012、2013年将会是2008年的胜利的相反,如果回教党和公正党不小心的,后果就像2004年的成绩和1999年相反一样。而到了目前为止,回教党和公正党并没有提供选民任何理由在下届大选投票给他们继续执政。

2008年6月23日星期一

直辖区部长出国考察之事被带上国会讨论

出处∶王朱强部落格
原题∶FT Minister and group’s overseas “working trip” brought up in Parliament
作者∶王朱强
发表日期∶23-06-08
翻译∶CC LIEW

直辖区部长朱哈斯南(Zulhasnan Rafique)最近随着一大票人「工作出行」。

令人感兴趣的是这次旅程中部长竟然带了家眷,包括他家里的女佣同行。很自然的一个问题就升起了:「这些人的费用是谁付的?」

当局是否应该在这段缩紧裤带的困难时期宽恕这类的高消费活动呢?这些昂贵的商务和头等舱作为和住宿费能够给人民带来什么利益?为何要携带家眷?

我只能说得是,我真诚的希望一些涉及这宗旅游的人已经使用他自己的钱为他的家人付费,而不是在花人民的钱在「出国考察」中吃香喝辣。

以下是这21个人的部分名单,这份名单已经在今天的国会中提呈上去,并要求古邦阁亮(Kubang Kerian)选区的议员澄清,是否他意识到朱哈斯南和他的家人出差的事务。

这所谓的「工作出行」的日期是由2008年5月29日至2008年6月9日

吉隆坡——香港——温哥华——伦敦——柏林——伦敦——吉隆坡

朱哈斯南(Zulhasnan Rafique)——商务、头等舱
妻子 西迪诺丽雅(Siti Nooriah Ab Razak)——经济舱
儿子 莫哈默苏海尔(Muhammad Suhail Zulhasnan)——经济舱
女儿 莎伊拉蕾娜(Syaira Leana Zulhasnan)——经济舱
佣人 柯斯米亚诺(Cosmiano Enesacuadrasal)——经济舱

朱哈斯南与家人和用人在伦敦度假四天,他们在2008年6月5日周四抵达伦敦,于2008年6月9日周一回到马来西亚。

阿末菲萨泰益(Ahmad Phesal Talib)——商务/头等舱
莫哈默诺阿兹兰(Mohd Nor Azlen Mohd Aziz)——商务/经济舱
聂阿末(Nik Ahmad Marzuki Nik Mohamad)——商务/经济舱
美嘉玛丽莎(Megamarissa A Malek)——商务/经济舱
吉隆坡市长 阿都哈金(Ab Hakim Borhan )——商务/头等舱
吉隆坡市长夫人 诺占莫哈默阿南(Norzan Mohd Adnan)——商务/头等舱

仄迪有话说∶合唱团

出处∶马哈迪部落格
原题∶The Chorus Line
作者∶马哈迪
发表日期∶22-06-08
翻译∶CC LIEW

就像所预期的那样,国阵成员党领袖、内阁部长和各式各样的受益人,仿佛就像是站在阿都拉政权背后那般,高声呼唤支持他们的领导打倒强硬的沙巴进步党(SAPP)和杨德利。

沙巴进步党发动的不信任动议将不会动摇阿都拉政府,即使反对党全体支持沙巴进步党也无济于事,而很大可能反对党也不会这样做。他们明白这样的动作是毫无作用的,在任何情况下议长将不会允许这项动议或是辩论的发生,看来沙巴进步党这次的行动将毫无建树。

可是阿都拉和他的合唱团们最好不要沾沾自喜,他们必须了解到,每次阿都拉展示他对巫统和国阵大权在握时,以及他的那群合唱团在把玩着他们的棋子时,公众对他们愈加反感。

这是2008年全国大选之前的情况,阿都拉政府在支持者的呼声和没有反对的声浪下,国阵获得人民,于是轻易的获得了像2004年大选的成绩。

可是实际上巫统党员和支持者,以及国阵成员党的党员,甚至是公众,都暗地里埋藏着对那些拍马屁者的强烈不满。当他们幸运的获得政权后却丝毫没有感恩之心,这就触怒了很多人。这种忘恩负义的行为是社会永远也不能接受的。

巫统大概拥有350万名党员,可是即使他们全部都投了票,还有其他非巫统的选民,因此他们不能全胜。他们的成功很大程度依赖非党员的支持者。阿都拉是无法贿赂或是威胁他们的。

他不能召集他们,并告诉他们必须支持国阵或是他自己。

这些人都被国阵疏远了,巫统的普通党员和国阵成员也被疏远了。

假设阿都拉能够控制三千个巫统支部、两百个巫统区部以及两千五百名特别挑选出来的代表;在巫统大会中,尚有超过一百万名巫统普通党员无法被收买或是威胁的。

每次当阿都拉宣布一项可笑的政策时,那些委员和政客就出来合唱了,最高理事会和区部领袖会高声呼喊支持,可是大部分人却感到反感,最终他们会选择不再投巫统或是国阵。

这样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呢?这些被疏离的人在现阶段无法做些什么,特们只能等待下届大选,就像他们在2008年大选所做的决定一样。根据我的经验,如果第12届大选中国阵的成绩是如此的话,第13届大选将会比第12届大选还要惨烈。

巫统将会再次惨败,而却会比这次还要悲惨。阿都拉责怪选民破坏了这次的选举成绩,可是在2008年,巫统和国阵不愿意关注选民的不满,他们唯一的选择就只有摧毁巫统和国阵以便把阿都拉给拉下台。

这实在太难看了,可是他们也是无可奈何啊!

当国阵败给反对党联盟后,这些合唱团和哈巴狗,包括纳吉在内,将毫无所得。

这个情景是否似曾相识?阿都拉和他的同党们在决定展开这次2008年大选前,是否有想到惨败收场呢?

这几位明智的巫统领袖在退党前应该深思这一点。如果你们加入一个很明显会毁灭巫统的政党,你们会应为背叛了下一代的遗产而被诅咒。

美丹白沙罗斜坡发展计划与哈兹马哈狄

出处∶王朱强部落格
原题∶Mahadi Che Ngah and a hillslope development in Medan Damansara
作者∶王朱强
发表日期∶23-06-08
翻译∶CC LIEW

在2008年4月,吉隆坡美丹白沙罗居民协会(Persatuan Penduduk Medan Damansara Kuala Lumpur)在吉隆坡市议会城市策划局前展开示威活动,以抗议当局发出发展商准证(Developer Order),在美丹白沙罗(Victoria Station后面)的斜坡兴建21个单位的4层楼别墅以及游泳池。因为居民协会的抗议,吉隆坡市议会最终向发展商发出停工令(Stop Work Order)。
[dscf1045.jpg]
今天是2008年6月22日,我被美丹白沙罗居民邀请参加一场在下午4点召开的会议。我必须注明的是该居民协会在下了坚强的决心,停止了一项斜坡建屋计划,而且他们做到了!

在2008年6月12日,直辖区水道与沟渠局(Jabatan Pengairan dan Saluran Wilayah Persekutuan)主管曾经致函哈兹马哈狄(Haji Mahadi bin Che Ngah)。哈兹马哈狄这号人物曾经因为五天没读自己手机的短讯而闻名遐迩。

在该信件中有一些很重要的摘要:

根据已经出示的报告和计划蓝图,该局依然没有提供能够支持以上申请书的论点。要点如下:

a)谈判方没有出示完整的《土壤浸蚀和沉积规划书》(erosion and sediment control plan,ESCP),而只提供了影印版本。所提供的规划书并没有使用适当的颜色以区分不同的结构,以及在规划书上没有专业工程师的认证签名。

b)沉淀池的结构形状不符合《都市洪水管理指南》(Manual Saliran Mesra Alam,MSMA)手册内的指导原则,因为建议使用的侧沟的容量为 H:V 连同 ):1(90度斜度不能被接受)。

c)谈判方出示U型排水沟的设计作为沉淀物阻挡器,而U型排水沟的梯流将照成高流量排水,因此这类U型排水沟的设计恐怕无法达到其原本设计的功能。

在2008年6月17日,雪兰莪和直辖区矿物与地理科学局主任(Jabatan Mineral and Geosains, Selangor and Wilayah Persekutuan)主任致函吉隆坡市议会公共工程局(Jabtan Kerja Awam, DBKL)主管。

在该信件中有一些很重要的摘要:

以此通知阁下,本局已在2008年5月21日收获美丹白沙罗居民协会的书面投诉有关发展商牵涉在一片四级区(kawasan kelas IV),也就是斜度超过35度的斜坡上进行挖土作业。延续上述,本局已经连同数位美丹白沙罗居民协会成员检查该地点,检查结果以及参考对照早前出示的《建筑适宜性等级图》(Construction Suitability Map),本局发现发展商在超过35度斜坡进行挖土作业一事属实。

关于此事项,本局欲提出数项观点及建议作出以下建议:

(省略)

ii.关于这项工程已经违反本局的条律一事,条律中已禀明35度斜坡不能充做发展用途,此发展计划在吉隆坡市议会的管辖权限内。

上述两封公函已经明显证明策划局主管哈兹马哈狄在没有要求获取水道与沟渠局和矿物与地理科学局的重要文件下,盲目批准上述发展计划。哈兹马哈狄在策划对付小贩的行动时极度的高效率,可是在牵涉到发展商时却选择性的视而不见!

如果参考上述这项哈兹马哈狄所作出的可耻行为的话,我相信他可能有使用同样的方式批准了其他的发展准证。

我呼吁市长即刻冻结哈兹马哈狄所有的工作,以便对他发出的其他由哈兹马哈狄批准的发展准证进行调查(尤其是那些涉及Platinum Victory有限公司的发展工程)。

对这件事,我必须对反贪污局举报哈兹马哈狄。

2008年6月22日星期日

迪沙景观公寓居民的悲哀

出处∶王朱强部落格
原题∶Woes of Desa View Condominium residents
作者∶王朱强
发表日期∶22-06-08
翻译∶CC LIEW

旺沙玛朱区的迪沙景观公寓(Desa View Condominium)的设施保养情况极度恶劣,原因是其物业管理公司马婆金融物业服务有限公司(MBf Property Services Sdn Bhd)疏于指责。(马婆金融物业服务是马婆金融集团的一家子公司)

迪沙景观的各种问题已经存在多年。马婆金融物业服务在几年前的诉讼中败诉,赔偿了很多钱。它拖欠了雪州水供公司(SYABAS)总数达39万令吉的款项。两周前,该公寓的水供被切断了,我和清算师被迫介入,过后我们成功的暂时性回复公寓的食水供应。

该公寓的住屋委员会(Commissioner of Building,COB)在今天组织了一项会议,我被公寓业主邀请参与并观察有关会议。几位「自称为业主」的人士企图垄断整场会议,可是他们无法得逞。他们其中一位名叫拉文德兰(Ravindran Kunjan),他从头到尾都在形容自己为一名律师,服务于马来亚最高法院,这些都印在他的信笺上。我曾经就此事向律师公会查询,并被告知他并不是像《法律职业法令》(Legal Profession Act)下所禀明的那样,他并不是律师。

最终业主们选出朱卡菲利中尉(Kapten Zulkafli Amat)作为负责筹备共管小组(Badan Pengurusan Bersama,JMB)的会议。下场会议将会在21天之内召开。根据2008年6月23日的会议结果,目前雪州水供公司暂时延缓合约,从新把食水驳接给居民使用。我真诚希望这个住屋委员会能够做出必要的措施,以确保雪州水供公司不会在正式的共管小组成立前截断迪沙景观公寓的水供。

王朱强部落格搬家啦!

出处∶王朱强部落格
原题∶Welcome to our new bloghome!
作者∶王朱强
发表日期∶22-06-08
翻译∶CC LIEW

欢迎来到王朱强在 WordPress 的新家!

我在之前已经计划好要把部落格搬来这里,以便能够改善我的对旺沙玛朱选民们的服务。今天是个好日子,所以我们就搬过来啦!

您在进入部落格后,即刻可以看到网页上方有关「吉隆坡市议会投诉」和「给国会议员的问题」栏格。这栏格已经自我解释了它的作用,因此您知道该如何做了。

我也将会挑选一些可靠和拥有技术能力的自愿者协助我管理和维护这个部落格,因为它在逐渐壮大,而且对我作为国会代议士的责任非常重要。您应该了解到,您的国会代议士无法随传随到,也无法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两个地方。这也就是为何当初设立这个部落格的目的,作为协助管理您的国会代议士部分的工作。

这个部落格将继续扮演重要的角色,以让我在无法现身时,能够接触到我的选民们,同时和他们保持联络。请充份使用这项新科技,让我们一起努力改善我们在旺沙玛朱的生活、工作以及休闲环境,乃至伸延这个理念到达全国。

就如我曾经所说,作为一名旺沙玛朱国会议员,我无法获得州议员的帮忙,协助我处理国家宪法的工作,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在联邦直辖区。因此,请体谅我必须单枪匹马的面对前朝因为疏于职守而遗留下来的上千宗问题。借一句老话,「旺沙玛朱并不是一天就建成的」,无论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都将必须按部就班,一天一天的处理。

我很肯定旺沙玛朱人也不愿意见到他们的国会议员是「看水沟议员」,不是吗?当我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国会执行我的工作时,您的权益将会获得更好的保障。这个美丽的国家原有的法律必须被复苏,在必要的情况下,为了人民、最高元首陛下以及国家,一些法律必须给修正。

为了协助您自己和家人,我需要您共同协力帮助我,我也需要您的支持以让梦想成真。最重要的是,我需要您的谅解,以让我能够继续努力奋斗,以为每一位旺沙玛朱人做到最好。

感谢大家!!

大马国防部、工程部队、阿兹布勇中校

出处∶drrafick - Rights 2 Write
原题∶Lt. Kol Aziz Buyong, Kor Jurutera, Kementerian Pertahanan Malaysia
作者∶Dr. Mohd Raffick Khan
发表日期∶22-06-08
翻译∶CC LIEW

在拉惹柏特拉(RPK)的惊天动地的揭露中,他声称拿督斯里纳吉敦拉萨(Dato Seri Najib Tun Razak)的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曼梭(Datin Seri Rosmah Mansor)涉入蒙古女郎阿旦杜雅沙里布(Altantuya Sharibu)谋杀案,他的揭发带给所有爱好和平的大马人当头一击。

RPK在文中提到数名军事人员的名字,其中一位名叫阿兹布勇中校(Lt. Kol Aziz Buyong),另外一位被提到的是这位上校的妻子诺哈雅迪中校(Lt. Kol Norhayati)。在看到这篇文章后,我开始联络一些在国防部服务的朋友探听消息,根据记录,他说提到的人名和军阶都正确不误的存在。

我被告知,阿兹布勇中校在没有获得马来西亚武装部队军校(Malaysian Armed Forces Staff College,HAIGATE)的最低资格下,获得前总司令(Panglima Angkatan Tentera,PAT)的提拔,军阶扶摇直上。很明显的,像阿兹布勇这类的人都是善于阿臾奉承的。阿兹布勇服务于工程部队(Kor Jurutera),他的妻子以前在司令部办公室上班,目前则是服务于国防部长办公室。诺哈雅迪目前也是工程部队的一名官员。他们已经结婚一段日子了,目前住在雲頂吉冷路(Jalan Genting Klang)附近。

虽然在还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诬告这对夫妇是对他们不公平的,可是事实上诺哈雅迪就在国防部办公室上班,而且有消息指出她认识罗斯玛,这不由得让人觉得其中事实的成分有多少。其实RPK在文章中所提到的阿兹布勇更加令人起疑,有时RPK是个很不错的「讲古佬」,可是要做出法庭宣言,意味着他对自己所说过的话有其根据。

根据我在国防部工程部队工作的朋友们的说法,工程部队能够获得如C4的塑胶炸药。这可是受限制的物资,他们的说法对我照成了很大的冲击。是否有可能一名工程部队官员使用了他自己部队内的C4呢?根据我的朋友的说法,阿兹布勇中校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上周三(2008年6月18日)在沙巴的一项任务中,他本来应该在周四回到办公室报到,可是至今并没有回到他的办公室。

我相信这宗最新的爆料主要还是用来防堵阿都拉巴达维和巫统。我相信RPK在揭露前已经做好周全准备。可是我的直觉也告诉我,这和沙巴進步黨(SAPP)打算在2008年6月23日周一向首相提出不信任动议有关。暂时还无法确定是否这项动议是否能够被允许,假设在明天真的动议成功的话,最高元首别无选择,必须在两周内再次挑选一位适合的首相人选,以符合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意愿。而目前来说纳吉是下一位人选。

我相信根据RPK的揭露,纳吉目前已经提了个大包袱,很可能导致最高元首不会接受他领导国家。我怀疑最高元首想要物色一位身世清白的人来洗清国家的形象,这将会形成另外一轮皇室对巫统的斗争危机。RPK 同时也提到另一位统治者知道罗斯玛牵涉到这宗谋杀案,这也给最高元首带来麻烦。如果巫统对抗皇室的危机出现的话,我敢打赌这将给国家带来危害。RPK 在揭露中提到的皇室人员也同样的引人入胜。他为何要这样做?RPK企图达到的目的是什么?我在这里引述另外一位部落客阿斯哈德拉兹(Arshad Raji)的话,他这样写道:

一位马来统治者(虽然名字并未说明)对罗斯玛涉案的事是完全知晓的。如果这是事实,这意味着在这宗阴谋中,所有涉案人士都必须被押到沙安南高庭,即使是国防部情报局人员也必须面对相同的命运。纳吉的结局又是如何?你所猜到的答案和我是一样的。

这件事所引发的将会是牵涉到军方、警方、移民厅以及检控署的阴谋论的公信力(记得在案件开始后的第十一个小时,陪审法官和检控官被撤换的事)。问题是这件事到底牵涉到多少人?这是大家心中的疑问。在接下来的周一,相当肯定的是股市将会进一步的下跌,和以往一样,政府拥有的公司将会进场将股市拉高。

既然RPK不愿意报警,还有谁该向警方报案呢?如果没人报警,警方将不会开始调查。伯拉,如果RPK所言属实,我请求你一定要做出正确的行动。

失去灵魂的母狐狸

出处∶Malaysia Flip Flop
原题∶Vixen without soul
作者∶Dian
发表日期∶21-06-08
翻译∶CC LIEW

最终真相终于曝光了,真好!很多年前他们谈起罗斯玛的家事,他们说罗斯玛常常到处检查纳吉的私人物件,看下他是否有不忠的行为。不管她到的是什么,包括头发、毛线或是污迹,她都会把这些东西送到偏远的泰国边界,一位她非常信任的马来巫师手中。是否那些他无法解决的人,她都会使用她自己的方法把她们人间消失呢?或许应该对纳吉的性行为做个彻底的调查,以揭发到底有多少的少女、妇人、寡妇或是失婚妇女因此失踪了。

她甚至教训那些她看不顺眼的人。我在《当今大马》所发表的文章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她向一名《新海峡时报》的记者获取了我的照片,然后送去给那个巫师。

罗斯玛是个虚荣的荡妇,她毁掉了他的前夫的一生,并利用他来接近纳吉。虽然他给了她两百万令吉作为离婚的费用,可是他已经神智不清了。当我见到他和家人孩子从砂拉越回来时,你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心中的伤害从来没有离开过他。

有时在公正的法律的前提下,事实是不够的,法律清楚说明任何企图、计划或是任何形式的涉案,都必须被带上法庭。大马人必须了解到,像纳吉或是罗斯玛之流的人物并不是至高无上的神,更不能因为他是敦拉萨的儿子的关系。敦拉萨已经死了,为何还去保护这个早已不存在的形象呢?

2008年6月21日星期六

柔佛苏丹的一点历史

苏丹伊斯干达●阿尔哈兹●依布尼(Duli Yang Maha Mulia Baginda Al-Mutawakkil Alallah Sultan Iskandar Al-Haj ibni Almarhum Sultan Sir Ismail Al-Khalidi)在1932年4月8日出生于新山,1981年10月10日上任是柔佛州第四任苏丹。陛下是马来西亚第八任最高元首(1984年4月 26日至1989年4月25日)。

称号:Duli Yang Maha Mulia Baginda
回教称号:Al-Mutawakkil Alallah
名字:Sultan Iskandar Al-Haj ibni Almarhum
前名:Sultan Sir Ismail Al-Khalidi

1959年被他的父王伊布拉欣(Sultan Ismail ibni Almarhum Sultan Ibrahim)封为皇储(Tunku Mahkota)。

1961年因打人而被控上法庭,并被判坐牢,他的封号被其父王剥夺。

1977年,苏丹伊斯干达的长子东姑伊布拉欣依斯迈(Tunku Ibrahim Ismail)在一宗谋杀案中被判有罪。他在新山一家夜总会中枪杀了一名男子,并声称那名男子是名走私贩,后来他的罪行被他父王赦免。

1988 年苏丹伊斯干达担任最高元首期间打死一名球童。当时苏丹伊斯干达在金马伦高原的高尔夫球赛中失手,该名球童只不过笑了一笑,苏丹伊斯干达尽然恼羞成怒,将球童用球棍活活打死。球童的兄长是名军人,他在知道消息后发狂,并携带来福枪在秋杰路一带的建筑物上悬挂布条,过后他被逮捕并送入神经病院。过后,最高法院大法官沙烈阿巴斯(Salleh Abas)判决苏丹伊斯干达罪名成立,入狱六个月。苏丹伊斯干达于是勾结前首相马哈迪,将沙烈阿巴斯革职。

1992年10月,柔佛苏丹的另一名儿子东姑阿都马吉(Tengku Abdul Majid)攻击一名霹雳州守门员莫哈默嘉化(Mohamed Jaafar Mohamed Vello)。

同年,东姑阿都马吉在一场棍球赛中攻击对手的教练兼教师道格拉斯哥莫斯(Douglas Gomez),但是柔佛苏丹也参与殴斗。道格拉斯后来因为内伤,于1999年去世,享年59岁。

自1972年到1993年为止,柔佛苏丹和皇储共犯案23起。

柔佛苏丹在这场打人事件后与政府产生摩擦,并演变成宪法危机,最后政府在1993年3月撤销马来统治者的法律赦免权。可是苏丹伊斯干达却逃过劫数,因为剥夺统治者的检控赦免权之前的案件不能被追溯。撤销免控权后实际上是无牙老虎,因为在法律上并无法阻止马来统治者涉入赌博和饮酒,除非他们被带上回教法庭审判。

拉惹柏特拉的法定声明——劲过C4

出处∶SUSAN LOONE’s blog
原题∶Raja Petra’s statutory declaration - worst than C4
作者∶SUSAN LOONE
发表日期∶21-06-08
翻译∶CC LIEW
昨晚和今早都没有上网,不然就把这个消息带到城里去了。沙里布正在准备前来马来西亚出席阿旦杜雅谋杀案的听审,他相信最终他的女儿将会含冤得雪。但是,这几天就让我们等待法庭对这件事情的反应。

对于这个最新的爆料,简直比用来杀害阿旦杜雅的C4还要劲爆的炸弹,法庭将如何处置呢?

奇怪的是昨日的《当今大马》只把这项消息列在第八行。总编辑颜重庆(Steve Gan)昨天一定是休假了,不然的话这个新闻应该会被放置在头条新闻!

至于其他媒体,看来每个人都在忙着报道沙巴進步黨(SAPP)的新闻。

拉惹柏特拉抛下了一颗比C4还要猛的炸弹。他在法定声明中声称副首相夫人罗斯玛曼梭在阿旦杜雅谋杀案现场。

即使是他的前任老板连安华伊布拉欣也站在拉惹柏特拉这边为他打气。安华和拉惹布特拉在前者被释放后已经分道扬镳一段时日。安华称呼拉惹柏特拉的昵称「彼得」(Pet),他说目前他并没有话要发表,除了要求警方对这件事进行跟适当和专业的调查。

「很肯定的,彼得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才做出这出这一步,他拥有的证据支持他的说法。我为他的平安祈祷,我钦佩他的勇气。」安华在他的部落格中这样表示。

民主行动党最高领导人林吉祥说纳吉和罗斯玛不能够在对这件事保持沉默。他们不断重复的否认他们牵涉到阿旦杜雅谋杀案,到目前为止他们依然说他们不认识她。

如果纳吉和罗斯玛对拉惹柏特拉的爆炸式指控继续保持沉默的话,阿都拉作为首相,以及他所领导的政府的公信力和合法性将会受到抨击——林吉祥语

现在全马都在谈论这个炸弹,这会对纳吉敦拉萨的政治前途带来什么影响呢?拉惹柏特拉所声称,关于阿都拉巴达维、凯里卡玛鲁丁、「一位马来统治者」都已经获得这件事的可靠的情报,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如果这些都是事实,也就是说他们全部都涉入这宗案子内!不止是这样,这也就确认了阿都拉的确抓住了纳吉的要害!

RPK也涉及了其他两个人——代上校阿兹布勇(Aziz Buyong),他被形容为一名「C4爆破专家」以及他的妻子,全名不详,只知道她叫诺哈雅迪(Norhayati),她也被声称是罗斯玛的随从。

「本人确实被告知在2006年10月19日晚上10时左右直到次日临晨,也就是阿旦杜雅沙礼夫被谋杀当天,三名人士曾出现在案发现场。」根据他的两页法定声明,他这样表示。

「本人的告密者说明代上校阿兹布勇就是将C4放在阿旦杜亚尸体不同部位的人,罗斯玛曼梭和诺哈雅迪亲眼目睹这事。」拉惹柏特拉在文件中这样声称。

本人之所以作出这份法定宣誓书,是因为可靠的消息人士告诉本人,这三人不曾在案中被提到,也不曾在沙亚南高庭审讯中,被传召为证人。

本人立下这份法定声明,因为知道若没能提供可能能协助警方展开调查的证据,将是一项罪行。


拉惹柏特拉指控罗斯玛牵涉阿旦杜雅谋杀案法定声明全文

法定声明

本人拉惹柏特拉宾拉惹卡玛鲁丁(身份证编号∶500927-71-5257),是一名已过法定年龄的马来西亚公民,居住在门牌5号,BRP路 5/5,武吉拉曼布特拉,双溪毛糯,邮区47000,雪兰莪,至诚宣誓以下供词∶-

1.本人确实被告知在2006年10月19日晚上10时左右直到次日临晨,也就是阿旦杜雅沙礼夫被谋杀当天,三名人士曾出现在案发现场;

拿督斯里纳吉敦拉萨-Dato’ Seri Najib Tun Razak
拿汀斯里罗斯玛曼梭-Datin Seri Rosmah Mansor
阿兹布勇-Aziz Buyong
诺哈雅迪-Norhayati


(a)拿汀斯里罗斯玛曼梭,马来西亚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敦拉萨的夫人
(b)代上校阿兹布勇(本为中校),一名C4爆破专家
(c)代上校阿兹布勇的妻子诺哈雅迪(其中一位罗斯玛的随扈)

2.本人的告密者说明代上校阿兹布勇就是将C4放在阿旦杜亚尸体不同部位的人,罗斯玛曼梭和诺哈雅迪亲眼目睹这事。

3.本人之所以作出这份法定宣誓书,是因为可靠的消息人士告诉本人,这三人不曾在案中被提到,也不曾在沙亚南高庭审讯中,被传召为证人。本人立下这份法定声明,因为知道若没能提供可能能协助警方展开调查的证据,将是一项罪行。

4.本人也进一步获得可靠情报,告知本人说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阿末巴达维已接获来自军方情报机构的书面报告,并已证实了我所揭露的上述事项,这份报告过后交给其女婿凯里卡玛鲁丁妥善收藏。

5.本人也进一步获得可靠情报,其中一名马来统治者已经获得简报,陛下完全清楚本人所揭露的这项指控。

6.本人知晓这位通知本人此事的人,再加上,本人知晓那位获得简报的马来统治者,该名马来统治者也已经意识到此事。可是本人已经承诺不揭露这项情报,除了提及首相和他的女婿已经掌握了本人所揭露的事项的书面报告。

7.这份法定声明的目的是为了呼吁所有有责任的人士,以及知情者挺身而出揭露真相,让警方能对阿旦杜亚谋杀案进行适当和彻底的调查。

本人在《1960年法定声明法令》的条约下,谨以此声明,所述内容全为属实。

拉惹柏特拉宾拉惹卡玛鲁丁
于2008年6月18日
在吉隆坡高等法院
庄重宣告与签署



2008年6月20日星期五

逐鹿问鼎∶纳吉在加定沙里航空服务诈欺案中扮演什么角色?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What is Najib’s role in the Gading Sari Aviation Services scam?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 ∶20-06-08
翻译   ∶泽民/CC LIEW
译者部落格∶泽之民也
校对   ∶巴基奥
现在急需急需回答的问题是,加定沙里航空服务(Gading Sari Aviation Services)连一架飞机都没有,再加上它还是开价最高的投标,那它又是怎么样得到大马邮政的合约呢?而又是谁迫使大马邮政恢复已在2008年3月31终止的合约呢?

大马邮政公司(Pos Malaysia Bhd)代总经理兼集团首席执行人员(CEO),拿督阿布胡來拉(Datuk Abu Huraira Abu Yazid)星期三(2008年6月18日)确认反贪污局突击该公司办事处。「我们完全保持合作]我们没有保留或隐藏任何东西,」他在隔天公司年度大会后对记者表示。

阿布胡來拉说那只是「普通调查」,但承认反贪污局取去了一些与调查相关的文件。由于反贪局突击的时候他并不在场,所以他也不知道太多。

阿布胡來拉没透露反贪局是突击或调查什么,但他承认大马邮政正在重新评估与淡斯茂集团(Transmile Group Bhd)和加定沙里航空服务(Gading Sari Aviation Services Sdn Bhd)的合约。这两份合约都是在明年三月尾到期。尽管如此,阿布胡來拉并没有透露其实与加定沙里航空服务的合约已在2008年3月31日被终止,但大马邮政后来却收到副首相署的指示以恢复该合约。他并没有透露事情的全部。

阿布胡來拉补充,他们是以这两间公司的表现来评估其合约。「我们跟他们对沙巴及砂拉越的服务有安排]我们正重新评估他们的表现以做出决定。」他对记者这么说。

加定沙里航空服务是间直升机出租共公司,拥有人士东姑阿都拉(Tengku Abdullah),彭亨苏丹的儿子。东姑阿都拉拥有该公司75万的股票,而拉惹慕菲克(Raja Mufik Affandi Bin Raja Khalid)拥有25万,以及依斯迈(Md Ismail Bin Abdul Kader)拥有其余的400万股票。拉惹慕菲克和依斯迈都是这间公司的董事。

现在急需回答的问题是:加定沙里航空服务连一架飞机都没有,再加上它还是开价最高的投标,那它又是怎么样得到大马邮政的合约呢?而又是谁迫使大马邮政恢复已在2008年3月31终止的合约呢?根据大马邮政里的传言,是一通来自副首相署的电话?

另一方面,金鹏集团(Transmile Group)是间空运公司,去年因7亿令吉的财务不清而成名。大马邮政拥有金鹏集团 14.99% 的股权,该公司欠债高达5亿3千580万令吉。阿布胡來拉说,大马邮政并没有打算减少对金鹏集团的拥有权。「目前这不是问题]我们必需要给金鹏集团一些时间,以改变他们的运作及改进财务状况。」

但在急需回答的问题是,那些私吞公司财产的人有没有被对付,还是大马邮政已将这笔人民的钱当作投资失败而报销了?还有,大马邮政前执行主席,丹斯里再努(Tan Sri Zainol)在授与该合约给金鹏集团中的角色又是什么?要是还能找出和丹斯里再努的女婿,丹尼尔(Daniel)拥有的印尼美甘他那航空(Megantara Air)之间的关系,那更好。

让我们希望反贪污局的调查能得出一些结果而不是好像许多其他牵涉到当权派的案件,到头来又是「无需采取行动」。从一开始,这两间公司就没有资格得到这些合约,加上它们的标价还是最高的。然而,当大马邮政做出正确的决定以终止加定沙里航空服务的合约时,当权派里的某个大头却指示他们恢复该合约。反贪污局的调查不应只限于大马邮政。如果需要的话,还应该扩展到当权派之中,包括首相署以及副首相署。

大马邮政正在损失好几百万令吉。然而我们却听说大马邮政被委任为负责退还每位汽车拥有者625令吉回扣金的工作。而我们也听说已有 10亿令吉的款项交了给大马邮政「保管」]以作为这些回扣的费用。我们是否还会在几年后,当反贪污局发现有人将回扣付了给「幽灵车主」时,听见另一宗有关私吞公款的丑闻呢?我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大马邮政已有太多犯错的不良记录了。

以下是附录中大马邮政给加定沙里航空服务所发出的合约终止通知书

我方参考 ∶POS.LG/376/GSA (20)
日期   ∶2008年3月31日

加定沙里航空服务有限公司
邮箱78号,
UBN大厦18楼,
比南利路门牌10号,
吉隆坡 50250 

至∶莫哈默依斯迈先生——执行主席

尊敬的阁下,
马来西亚邮政服务与加定沙里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之间在2006年11月7日签署的航空运输合约的期限(此合约)

我们根据以上的事项,以及我们早前志期2007年7月11日、2007年11月10日、2007年12月10日和2008年2月29日的信件。依照我们志期2008年2月29日的信件,我们允许您根据我们前阵子在志期2007年7月11日的信中(信件)所注明的那样,展期至2008年3月31日(第四次延期)∶——

(a)在第四次延期前,您必须获取必要的飞机,以完成并符合合约中的要求,这些飞机必须在法定下能够正常操作。以及
(b)你必须在第四次延期前同意合约中所有规定的义务,直到我方满意为止。义务中的细节禀明在本信件下文中的附录1。

我们留意到在此信件发出的当儿,您无法根据信中的附录1承诺您在合约上的义务。其中,你无法根据航线和航空规划,提供两架作为货运用途的飞机(根据合约内容),而这已经在合约中有设定。您可参考您在志期2008年3月31日(参考编号GSAS/EC/PMB03/08/(077))的信件,信中确认您无法在所同意的期限内提供我们第二架可操作的飞机。

请注意您在志期2008年2月29日的信件中清楚说明,如果您无法符合第四次延期前,也就是2008年3月31日,符合所有的合约中的条件的话,合约将不会在通知您的情况下即刻终止。在进一步评估您无法在第四次延期前符合所有的条件,因此合约到此终结。同时我们会不再知会您的情况下采取必要的行动,包括委任新的服务公司。

此合约的终结并不会影响任何、以及/或者是所有我们在合约中的其他飞机。

此致敬上,
马来西亚邮政控股公司,
拿督依特洛斯莫哈默
DATO' IDROSE BIN MOHAMED
执行总裁/集团首席执行官

以下是商业注册局中对加定沙里航空服务有限公司的官方记录
公司名称∶加定沙里航空服务有限公司
     GADING SARI AVIATION SERVICES SON. BHD.
公司旧名∶无
更改日期∶无
公司编号∶268838-H
注册日期∶02-07-1993
类型  ∶限制股份
     私人有限
状态  ∶运作中
注册地址∶HO A1-3,JALAN 2/142A
     MEGAN PHOENIC
     CHERAS KM.10,
     KUALA LUMPUR
     WILAYAH PERSEKUTUAN
邮区  ∶56000
公司始源∶马来西亚
商业地址∶LETTER BOX NO 78
     LEVEL 18 UBN TOWER
     NO 10 JALAN P.RAMLEE
     KUALA LUNPUR
     WILAYAH PERSEKUTUAN
邮区  ∶50250
业务性质∶货运服务相关业务

董事/人员
姓名   ∶【中】拉惹慕菲克阿芬提
      【巫】RAJA MUFIK AFFANDI BIN RAJA KHALID, DATO
身份证编号∶600916-08-5737
职位   ∶董事
加入日期 ∶13-06-1996
住址   ∶NO 43 JLN PJU 3/15
      DAMANSARA INDAH RESORT HOMES
      47410 P. JAYA

姓名   ∶【中】阿兹朱尼占
      【巫】AZIZUL NIZAM BIN BIDIN
身份证编号∶680321-02-5965
职位   ∶董事
加入日期 ∶26-10-2005
住址   ∶A-8-1, SRI TTDI COND0
      LORONG RAHIM KAJAI 14
      TM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WILAYAH PERSEKUTUAN

姓名   ∶【中】阿都慕尼
      【巫】ABDUL, MUNIR BIN ABDUL BASIT, DATO'
身份证编号∶441014-06-5109
职位   ∶董事
加入日期 ∶02-09-2002
住址   ∶A-7684, LRG.ALOR AKAR 80
      PERKAMPUNGAN TERATAI
      25050 KUANTAN

姓名   ∶【中】莫哈默依斯迈
      【巫】MD ISMAIL BIN ABDUL KADER
身份证编号∶460512-07-5223
职位   ∶董事
加入日期 ∶26-10-2005
住址   ∶36, LINTANG PEKAKA 5
      SUNGAI DUA
      11700 TEMERLOH
      PAHANG

姓名   ∶【中】施秀珠
      【英】SEE SIEW CHOO
身份证编号∶691209-10-6312
职位   ∶秘书
加入日期 ∶31-05-2006
住址   ∶NO.AS-03, INDAH COURT
      TAMAN DAMAI INDAH
      56000 KUALA LUMPUR
      WILAYAH PERSEKUTUAN

姓名   ∶【中】黄玉莲
      【英】NG GEOK LIAN
身份证编号∶750403-14-5494
职位   ∶秘书
加入日期 ∶31-05-2006
住址   ∶38,JALAN BUKIT MEWAH 1
      TAMAN BUKIT NEWAH
      43000 KAJANG
      SELANGOR

                                 股份
拉惹慕菲克阿芬提                          250,000
RAJA HUFIK AFFANDI BIN RAJA KHALID,DATO       
身份证编号∶600916-08-5737

KDYTM 为彭亨州皇室亲王的称号
                                
东姑阿都拉                             750,000
KDYTM TENGKU ABDULLAH IBNI SULTAN HJ.AHMAD SHAH  
身份证编号∶590730-06-5133
                                
莫哈默依斯迈                           4,000,000
MD ISMAIL BIN ABDUL KADER                
身份证编号∶460512-07-5223
                                





以下是原文光学辨字输出

Our Ref : POS.LG/376/GSA (20)
Date : 31 March 2008

Gading Sari Aviation Services Sdn Bhd
Letter Box No. 78,
Level 18, UBN Tower,
No. 10, lalan P.Ramlee,
50250 Kuala Lumnur.

Attn: En.Md.Ismail b.Abdul Kader - Managing Director

Dear Sirs,
SCHEDULED AIR TRANSPORTATION SERVICES AGREEMENT DATED 7 NOVEMBER 2006 ENTERED INTO BETWEEN POS MALAYSIA BERHAD AND GADING SARI AVIATION SERVICES SDN BHD ("THE AGREEMENT")

We refer to the above matter and our earlier letters dated 11 July 2007, 10 November 2007, 10 December 2007 and 29 February 2008. Pursuant to our letter dated 29 February 2008, we have granted you up to 31 March 2008 ("4th Extension Deadline") to fulfill all the following conditions ("Conditions") as earlier stated in our letter dated 11 July 2007 ("Letter"):-

(a)You are to complete the acquisition(s) of the necessary aircrafts to fulfill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Agreement and the aircrafts acquired must legally be in operation
by the 4th Extension Deadline; and
(b)You are to fully comply with all the other obligations stipulated under the Agreement to our satisfaction by the 4th Extension Deadline. The details of the obligations are as set out in Appendix 1 of the Letter.

We note that as at the time of issuance of this letter, you have failed to comply with your contractual obligations as set out in Appendix 1 of the Letter wherein inter alia you have failed to provide two (2) aircrafts for the purpose of transporting the Cargo (as defined in the Agreement) based on the routes and flight program as set out in the Agreement. You have vide your letter dated 31 March 2008 (Ref No GSAS/EC/PMB03/08/(077)) confirmed that you would not be able to provide us with an operational 2nd aircraft within the agreed timeframe.

Take notice that our letter dated 29 February 2008 clearly states that if you fail to fulfill all the Conditions by the 4m Extension Deadline i.e by the end of today, 31 March 2008, the Agreement shall immediately be terminated without any further notice to you. Take further notice that in view of your failure to have the 2nd aircraft operational by the 4th Extension Deadline, and in view of your further failure to fully fulfill all the Conditions by the 4th Extension Deadline, the Agreement is hereby terminated and we shall thereafter proceed with the needful including appointment of a new service provider without further notice to you.

The termination of the Agreement is done without prejudice to any and/or all of our other fights under the Agreement.

Yours faithfully,
POS MALAYSIA BERHAD
DATO' IDROSE BIN MOHAMED
Managing Director/Group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Company Name : GADING SARI AVIATION SERVICES SON. BHD.
Last Old Name : Nil
Date Of Change : Nil
Company Number : 268838-H
Registration Date : 02-07-1993
Type : LIMITED BY SHARES
: PRIVATE LIMITED
Status : EXISTING
Registered Address : HO A1-3,JALAN 2/142A
: MEGAN PHOENIC
: CHERAS KM.10,
: KUALA LUMPUR
: WILAYAH PERSEKUTUAN
Postcode : 56000
Origin : MALAYSIA
Business Address : LETTER BOX NO 78
: LEVEL 18 UBN TOWER
: NO 10 JALAN P.RAMLEE
: KUALA LUNPUR
: WILAYAH PERSEKUTUAN
Postcode : 50250
Nature of Business : DEALING IN CARGO SERVICES


Date Of
Name/Address IC/Passport Designation Appointment
RAJA MUFIK AFFANDI BIN RAJA KHALID, DATO
NO 43 JLN PJU 3/15 600916-08-5737 DIRECTOR 13-06-1996
DAMANSARA INDAH RESORT HOMES
47410 P. JAYA

AZIZUL NIZAM BIN BIDIN
A-8-1,SRI TTDI CONO0 680321-02-5965 DIRECTOR 26-10-2005
LORONG RAHIM KAJAI 14
TM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WILAYAH PERSEKUTUAN

ABDUI, MUNIR BIN ABDUL BASIT, DATO'
A-7684, LRG.ALOR AKAR 80 441014-06-5109 DIRECTOR 02-09-2002
PERKAMPUNGAN TERATAI
25050 KUANTAN

MD ISMAIL BIN ABDUL KADER
36, LINTANG PEKAKA 5 460512-07-5223 DIRECTOR 26-10-2005
SUNGAI DUA
11700 TEMERLOH
PAHANG

SEE SIEW CHOO
NO.AS-03, INDAH COURT      691209-10-6312    SECRETARY    31-05-2006
TAMAN DAMAI INDAH
56000 KUALA LUMPUR
WILAYAH PERSEKUTUAN

NG GEOK LIAN
38,JALAN BUKIT MEWAH 1      750403-14-5494    SECRETARY    31-05-2006
TAMAN BUKIT NEWAH
43000 KAJANG
SELANGOR

Company Name : GADING SARI AVIATION SERVICES SDN. BHD.
Company Humber : 268838-H
IC/Passport / Total
Company No Name/Company Name of Share

600916-08-5737 RAJA HUFIK AFFANDI BIN RAJA KHALID, 250,000
DATO
590730-06-5133 KDYTM TENGKU ABDULLAH IBNI SULTAN 750,000
HJ.AHMAD SHAH
460512-07-5223 MD ISMAIL BIN ABDUL KADER 4,000,000

2008年6月19日星期四

逐鹿问鼎∶酝酿中的马来联邦独立公国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A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Malay States in the making
作者∶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6-08
翻译∶CC LIEW
校对∶hoss

这就是联邦政府一直以来在干的好事,它单方面修改合约内容,然后强迫各州属同意这些修改内容。它也强迫各州属签下那些只利益一方、违反《联邦协议》以及《二十条契约》的合约。





吉打政府批准伐木活动
转载:《星报》
原题:Kedah approves logging activities
作者:EMBUN MAJID

吉打政府已经批准在柏鲁(Pedu)水坝、姆达(Muda)水坝和安宁(Ahning)水坝集水区展开伐木活动,这项措施将能够为州政府赚取160亿令吉的收入。吉打州务大臣阿兹然(Azizan Abdul Razak)表示这是一项必要的措施,以弥补油价上涨后州政府面对的行政开销。

他说州政府将会不久实行公开招标,价高者得。「我们将会探讨森林局应该采用的伐木方式。」他在昨天召开的州政府特别会议后这样子向记者表示。

他也表示,联邦政府曾经在2003年承诺,在州政府取消了集水区伐木计划后,联邦政府将会每年补偿1亿令吉给州政府。「可是,至今他们还没有付钱给我们,针对提供给槟城和玻璃市的水供以及我们为国家所制造出来的财富财,我们也已经向联邦政府提出要求政援助。既然政府无法提供我们财政上的协助,我们只有继续伐木活动了。」阿兹然表示。

这就是联邦政府排挤反对党领导的州属,和拒绝向他们提供财政援助后所带来的后果。联邦政府似乎忘了,州属的拨款不应该和政党所领导的州属挂钩。向州属拨款是联邦条文中禀明的款项。

马来联邦(Federated Malay States)又称「四州府」,它们是霹雳、雪兰莪、森美兰及彭亨

在以前,马来亚各州属是独立的,当时被称为《海峡殖民地》(Straits Settlements)、马来联邦(Federated Malay States)以及马来属邦(Non Federated Malay States)。过后,他们全部同意加入马来亚联合邦(Federation of Malaya),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同意撤销本身的部分权力,比如国防、保安以及外交,可是他们也同时保留了部分权力,像土地事务、自然资源和宗教事务。每个州属将会以各自州属的人口规模来计算,获得年度拨款,以及发展贷款。

这是在《联合邦协定》(Federation Agreement)下所同意的条件,这也是所有合并入马来亚联合邦的州属所依据的基础。任何的法律系一年生能够告诉你,一项协定的成立,是基于共识为基础,可是,毫无疑问的,在签署附加协定后也能够对其中的条文进行修改,可是这也必须基于共识的基础。其中一方不能在没有获得另一方的共识下单方面修改协定内容中的条件。在其中一方违反协定中的条件的情况下,受害方可以知会对方终结协定,或是在有、或是没有损失的情况下执行特定的控告(除非在协定条款中有有规定在协定被破坏后的需要采取的行动,比方说使用国际仲裁等等)。

因此,在这个精神下,联邦政府并没有任何选择,它只能给予州属拨款和发展贷款。如果联邦政府在有意图的情况下,故意做不到这一点,那联邦政府已经违反了联合邦条律。州属因此将没有余地,只有自保--这将包括把所有的树林砍光,把它们换成所需要的金钱,以应付州政府的运作开销,以及资助地方发展。

石油和天然气是州的资源。在联合邦协定所设下的条件,石油和天然气是100%属于州属的。(就像水源、木材、锡矿、铁矿、金矿、煤矿等等)。可是在1974年,联邦政府把石油和天然气国有化,并强迫13个州属和国家石油签下了协定--因此这家当时新成立的国家石油公司将成为所有石油和天然气的拥有者,而这些州属将只能获得5%的「佣金」。不久,这些州属被迫签下附加条约,注明5%的「佣金」将正式的,和在法定上称为「石油税」(royalty)。

这些州属在这件事上毫无选择的余地,这些都不是共识。联邦政府当时所干下的事就是在国会中通过了《1974年石油开发法令》(Petroleum Development Act 1974)。在法律下,州属必须放弃所有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拥有权,而联邦政府就通过国油「抢走」这些本来属于州属的资源。变本加厉的是,联邦政府甚至私自违反《1974年石油开发法令》,再加上强迫各州和国油签下这项协议。在2000年,联邦政府取消了应该付给登嘉楼的5%石油税,并把这笔钱交给巫统光里。他们把「石油税」的名称改为「奉纳金」--而这向改变并没有出现在石油开发法令中,又或者是国油强迫各州签署的附加条律当中。

是的!联邦政府不断的违反《联邦协议》。他们同时在1974年再次的也违反了协定,将各州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国有化。在2000年,他们又再违反协定,取消5%石油税,而5%石油税本身就已经是更本不合情理在先(可是在国会中通过法案让其合理化)。而目前,在经过了2008年3月8日全国大选后,联邦政府重施故计,拒绝拨款给反对党州属,而这本来就是在法律上他们对州属的责任。

很肯定的,州属无法向联邦政府发出30天合约废止通知,以终结联合邦,又或是对可能造成的损失向联邦政府采取诉讼。可是退居其次,州属依然还拥有土地、水源、木材、锡矿、金矿、铁矿、煤矿,还有很多很多。吉打、霹雳和吉兰丹边境拥有丰富的资源,有很多地方在很久以前已经被探索,可是并没有被开发使用。州政府可以开放这些土地,开发他们所能找到的资源,这包括锡矿在内。这些州属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可是这对全世界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在不久过后,这个国家将没有一根树木,马来西亚最终会变成一片沙漠,而马来西亚为全球暖化的「贡献」将把全世界变得一片混乱。

当集水区的树木被砍光后会如何呢?雨水将不会降临,而水坝将会干枯,到时水源将会贵过石油,就像沙地阿拉伯一样。当巫统想要报复反对党领导的州属,拒绝提供财务支援时,前述的事情将会发生。当这些州属在1957年加入马来亚联邦时,协定中注明必须提供州属财务支援,协定中并没有注明这些拨款只提供给巫统联盟控制的州属。

沙巴也在这几年表示了他们的不满,可是沙巴人民的抱怨却被人从耳不闻。可是沙巴人已经忍无可忍,就像登嘉楼苏丹那样。苏丹也已经忍无可忍,作出了陛下明确的表态,拒绝了巫统推举的州务大臣人选。现在,巫统计划将它自2000年以来偷窃的5%石油税归还给登嘉楼州政府。可是登嘉楼并不单是要索回2008年的石油税,同时他们也要自从2000年以来被偷窃的所有税收一并归还。这笔钱将会是70亿令吉,如果连今年的也加进去,将会是80亿令吉。

「登嘉楼独立王国」——Independent Sultanate of Terengganu

好吧!如果巫统不愿意看到登嘉楼的8位国会议员和28位州议员离开国阵成为「独立人士」的话,联邦政府就必须在今年交出80亿令吉。如果不是的话,登嘉楼将成为「登嘉楼独立王国」。这粒球踢倒巫统的脚下了。

沙巴也在向联邦政府施压,叫后者正视《联邦协议》以及《二十条契约》。在《二十条契约》的约束下,沙巴并不是马来西亚的其中一个州属,这些州属是吉打、吉兰丹、彭亨、槟城、霹雳或是雪兰莪。沙巴的地位和马来亚同等。

这是《维基》对这件事的描述:
《二十条契约》设立的主旨是作为沙巴人民加入马来西亚联合邦后,保障其人民的利益、权力以及自治权。起初,沙巴被视为联合邦中四个实体中的其中一个,其他三个实体是马来亚、新加坡和砂拉越。可是在时代变迁中,沙巴和砂拉越最终仅变成联合邦中13个州属中的一员。

很多人不了解这项很重要的事实,沙巴并不是州属,沙巴和马来亚的地位相等。沙巴律师能够自由的在吉隆坡执业,可是吉隆坡必须获得准证才能在沙巴执业。沙巴人可以自由的往返西马,可是西马人可以被拒入境沙巴(以前西马人必须出示国际护照才能进入沙巴)。

这是不公的双重标准吗?这只是当初沙巴和马来亚、砂拉越和新加坡合并的协议,以组成马来西亚。这是否是公平的并不是一个课题,更重要的课题是:这就是所同意的,如果觉得不公平,为何同意呢?无论公平与否,你不能因为事先以协定为饵,引诱一个州属加入联合邦,在对方加入后,你又大哭大叫的说协议不公,让后单方面修改协定条件,违反对方的意愿。

这就是联邦政府一直以来在干的好事,它单方面修改合约内容,然后强迫各州属同意这些修改内容。它也强迫各州属签下那些只利益一方、违反《联邦协议》以及《二十条契约》的合约。可是如果现在这些州属要反击,这些州属已经忍无可忍,这就是目前登嘉楼、吉打和沙巴的处境。这些受害方正在反击,而他们在权力上也应该这样做。登嘉楼要索回它的70亿令吉,吉打将会砍掉它所有的树林,沙巴将会寻求组织另外一个新政府,以增加他们目前的石油税,由5%增加至20%(起初本来就是100%),再加上一个能够尊重《二十条契约》的新政府,因为这就是它和马来亚联合组织成立马来西亚的基础依据。

杨德利:问题尚未解决
《星报》

中央政府持续的对沙巴州严重课题的缺乏敏感,是导致沙巴进步党决定采取行动,对首相投不信任同意的主要原因。该党现任党魁杨德利表示必须在八月前的「机会的窗口」失去前采取行动,过了这段日子,沙巴将会被再次的遗忘。

「人民的注意力到时将集中在马华和巫统的党选,人民将会因为斋戒月、开斋节、学校考试和年尾活动而把这件事忘了。」他昨日在新闻发布会中这样表示。「这个时候,主流媒体的政治新闻将会充斥着『沙巴、沙巴、沙巴』的讯息。」

他表示,沙巴回复主权、获得20%石油税,取代目前的5%,以及纳闽的归还,解决这些问题的推动力将会消失。「不公平的联邦法律、过量的税务以及经济结构上的失调将会继续盘踞这个州,在中央政府的领导下,沙巴将会保持原状,依旧是最贫穷的一个州属,非法移民问题已经到达了沸点。我们今天的政治行动(昨日),沙巴进步党在此展开我们的政治进程,以争取20%的石油税,这本来就是沙巴自己的天然资源。」他说明。

杨德利表示这笔额外的收入将被投资在农业、教育、能力建设(capacity-building)、以及多领域的自助性发展。「这样才能把我们隔离在外在震荡或是经济风暴之外」他表示。

他也说,沙巴人民也因为在这场「庞大」和「突如其来」地油价上涨中面对高通膨率,而这和国阵竞选宣言自相矛盾。他说油价上涨已经导致私人界的商业活动停滞不前,预期接下来的失业率和犯罪率将会上扬。「可是政府的反应却是头痛医头、反反复复和缺乏远见,样子就像消防员灭火那般。」

杨德利表示,这些为解决的问题当中,包括消除贫穷、乡区发展、种族问题、非法移民、罪犯和毒品问题。

《二十条契约》
按此阅读《二十条契约》中文全文
第一条:宗教
在联邦宪法下,回教是联邦的官方宗教,但相同条款不适用与沙巴和砂劳越。这两州不应该被制定有
任何官方宗教。

第二条:语言
(a)在联邦宪法下,马来语(Bahasa Melayu)是为联邦的官方语言,
(b)在《马来西亚日》开始的10年内,英语必须被继续使用,
(c)英语也应该被列为沙巴和砂劳越的官方语言,对各州和中央政府沟通时可在无时间限制下使用英文。

第六条:移民权
应与中央联合管理,但中央政府对沙巴和砂劳越的一切移民事务应先得到沙巴和砂劳越州政府的首肯。沙巴和砂劳越在入境与出境事务中有保留权。

第十一条:税务与财务
沙巴和砂劳越有经营与控制自身之财务、发展基金和税务的权力。

第十二条:土著特权
沙巴和砂劳越的土著应享有与马来亚之马来人一样的特权,但沙巴和砂劳越不必完全跟随马来亚所设
定针对特权之方案。

第十五条:教育原本的教育制度应获得保留。州教育事务应全权由州政府行使。

第十七条:联邦国会代表权
在划分选区时应考滤沙巴和砂劳越州之人口分布与发展潜能。

第二十条:土地、森林与地方政府
联邦宪法赋予国家土地局与地方政府委员会的管理权将只局限在马来亚。沙巴和砂劳越州将在州宪法下管理本身的土地、森林与地方政府的事务。

2008年6月18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之机率为何?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What are the chances of……………?
作者∶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8-06-2008
翻译∶ECS283

到今天为止,巫统还在挑拨种族课题,就像他们常说的: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在1957年给了外来移民公民权,而这些移民忘恩负义,把选票都投给了反对党。

在医院外心脏病突发之存活率为1.5%

这就是新加坡海峡时报上星期六报导的。报导说:

医生都说,若一个人心脏病突发,时间是最重要的存活因素。一位在东岸医院的心脏专科医生,纪德祥(译音)医生这么说。一般上,在医院外心脏病突发的存活率非常低,只在1.5%到3%之间。他说,这是因为在这里懂得心肺复苏术的人很少,而且心肺复苏术的帮助也不大。

这段小资讯实在是有趣极了。那些发生在我们四周,也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和生计的事物的机率为何呢? 让我们来看看。

马币625元的回扣能帮助补贴最近的汽油起价之机率为2.5%
之前满汽缸的油得花费约马币80元,如今是马币120元。这满缸汽油在很小心地用,不出不必要的门的话,可以耐约一星期。而这马币625,因此能够帮助我们补贴五个星期的汽油消耗。这表示说,一年内剩下来的那47个星期是没有补贴的,最少得从自己的荷包里挖出马币5640元来应付。这也表示说,马币625 元代表了我们所需要的约10%而已。

我们的公积金能维持到我们死去的那天之机率为1.75%
根据国家银行,若我们在56岁退休,然后活到66岁以上的话,那么我们的公积金至少要有马币一百万元。这还是在过着恰当的退休生活,也没有出国旅行或是拿许多假期的情况下。国家银行还说,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在退休三年后就花完所有的公积金。有马币一百万元公积金的马来西亚人并不多。大多数的人必须以更少的数目生活下去。这表示说,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要嘛,就在60岁之前死掉,不嘛,就在60岁后过破产生活。

巫统会改革之机率为0.25%
在三八大选受到重大打击后,巫统还是不明白为何选民比较喜欢民联而不是国阵。直到今天,巫统还是不断提起种族课题,做出声明说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在 1957年给外来移居者公民权,然后这些人毫不感恩,投选反对党。看来巫统的“哀志病” (Acquired Intense Denial Syndrome,也就是后天性坚决否认症候群)还没有好。他们不想面对种族政治才是造成这次失败的因素的现实,也不明白种族课题的滥调只会令选民更加反感。

纳吉成为下任首相之机率为0.75%
老马说纳吉唯一能够成为大马首相的办法就是和他的老婆,罗斯玛曼梳离婚。打赌拉欣淡比仄不再迷恋未成年少女要比打赌罗斯玛容许纳吉像丢一个用过的避孕袋般离弃她更加有把握些。

拉伯能在一场两小时的会议上坐定之机率为1.25%
阿都拉在阅读一张A4的报告到一半时,就不得不打瞌睡;或是不能在一个会议里保持清醒超过十分钟,是谁都知道了的事情。要拉伯阅读一份十页的报告,或在两小时会议里保持清醒的话,要比确保拉欣淡比仄在一场最新比基尼服装会上专注于会话还要难。

领导们交还所有他们偷掉的钱之机率为0.05%
过去约35年以来,约有马币2兆元的国家财富被我们的领导们私吞兼挥霍掉。要这些领导们突然良心发现,把这些私吞掉挥霍掉的钱交还的机率,和巴黎希尔顿出家为尼,然后发起严禁婚前性行为运动的机率是一样的。

拉伯能在圣诞节过后还当首相之机率为0.1%
在下一次的国会,有很大的可能发动对阿都拉投不信任票的动议。有很大可能在下个星期他就下台了。

马来西亚终于有一位马来人首相之机率为50%
过去51年以来,首相都是由非马来人出任。马来西亚也许最终能得到他们的第一位马来人首相,当姑里在最近的未来接任成为首相的话。

仄迪有话说∶陈汉章的大爆料

出处∶马哈迪部落格
原题∶Ian Chin's Great Revelation
作者∶马哈迪
发表日期∶18-06-08
翻译∶傻强

我并未之前陈汉章法官的揭露说我亵职的事情发表意见,因为我需要时间回忆这件已经过了整十年的事,以及翻查文件,以对证我的解释。

对一些法官和前法官为陈汉章说我威胁法官的事情辩驳,对此我感到很欣慰。《新加坡海峡时报》(不是我喜爱的报纸)看来比大马报章还更加愿意报道陈汉章的说辞搞到他的同僚们惊狂知措的事。

一位上诉庭法官告诉海峡时报说:「我在今早询问了一位和我同座的法官同僚,是否他还记得这个事件,而他则问会我一样的问题。」他们两个都不记得了,连退休资深法官如莫哈末再丁(Mohamed Dzaiddin Abdullah)、、拉敏尤诺斯(Lamin Yunus)以及沙益达勿(Shaik Daud Ismail)都不记得《新海峡时报》引述了他们的谈话。

关于这宗撤除法官的「含蓄的威胁」(thinly veiled threat),海峡时报报道说「一些法官一直都在争议这种类型的场合」。

那些《海峡时报》所联络的人士表示「不记得马哈迪曾威胁开除不接受其意见的法官。」

一名出席这场会议的现任法官说:「更本不是这样的,如果我还记得有这样的事,那才令人惊讶呢!」

看来除了陈汉章,没有人听到这项威胁。我只出席了唯一的一次会议,我记得当时我说了两个主题:

1) 向毒贩实施死刑
2) 医生疏忽而引起的诉讼案

我当时解释了对毒贩实施严峻的惩罚的需要,大马有超过二十万名吸毒者,他们基本上就像个活死人,其实他们很多都死的很早。他们牵涉贩毒相关的犯罪行为,包括谋杀、强奸,甚至是乱伦。马来西亚需要减少瘾君子人数,可是法官却不愿意宣判死刑。这就是为何当时我这样下令的。

在医药疏忽引起的起诉案中,我说了关于美国的高医药费归咎于法官,这包括所谓的医疗错误(malpraxis),医生方面的疏忽。

结果是医生必须订购昂贵的实验配备,以及其他的化验设施,以避免病人律师指控医生疏忽,没有提供良好的服务给病人。为了弥补这些化验和医疗费用,在美国,医药费变得非常高,一般穷苦人士付不起费用。

医生的保单也因此变得非常高,病人很可能因为高医药费而破产。我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在马来西亚。

我从来没有对法官发出过任何威胁。

在训练营中,我们采取了一些军训,可是我们所安排的就是一般工作营那些中有关「国家信念」(Tata Negara)的课程。

在这一类的课程中,主讲者尝试解释马来西亚的政治系统,尤其只参考国阵的概念、伦理和道德观,以及马来西亚的民主。

参与者包括公务员、企业领袖、政治人物和大学职员,我料想法官也有出席

在三至五天中,参与者居住在营内参与一些课程。这包括了早起(穆斯林的祈祷),体能训练以及很多个小时的讲课。其中一项杂务是在用餐后清洗自己的肮脏碗碟。当我在营中演讲时,我也是一样需要清洗自己的碗碟。这是作为领袖的示范。

来自各生活阶层的上千人参与了这种工作营,很少听到有什么投诉的。

一位和陈汉章同期入营的法官告诉我他在课程结束前偷跑了。大概不喜欢早起和清洗自己的碗碟吧?

很清楚的,这个课程并没有给他带来正面的效用。

我对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Zaid Ibrahim)、律师公会主席安碧嘉(Ambiga Sreenivasan),以及行动党主席卡巴星(Karpal Singh)感到厌恶,因为3人在事情爆发后,就一口咬定陈汉章所言非虚。再益甚至说这是普通现象,好象我一直以来都在威胁法官。

我将在近期内再度评论此事,好让人民更加了解陈汉章的为人。有人曾针对陈汉章报警,因为他在聆审一起案件时隐瞒自己的过去。

公众可以在较后再判断我所做过的事,可是,当然我必须让那位阿都拉的忠实支持者卡巴星控告我,无所谓!全世界将会知道我们拥有的是什么样的政府。

达因走私钞票的内幕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
作者∶K W Waran
发表日期∶17-06-08
翻译∶CC LIEW

以下是《逐鹿问鼎∶巫统史上最贵的党选》中的留言。


Mr Smith留言 2008年6月17日 12:14:04
在一个猪能飞,蒙古人能够被炸成碎片的国家,还有什么能阻止某人把大量钞票用飞机载走的?当然他必须一面走一面大撒钞票,让路人们去捡。

K W Waran留言 2008年6月17日 15:12:53
亲爱的史密斯先生(希望你能阅读到以下文字)以及今日大马社区的伙伴们,

很抱歉又再打扰诸位了,史密斯先生所说的与现实差距不远。

我的一位马来朋友(我相信他说的话)在机场的货运管理部门工作(抱歉,我不能透露是哪一个部门),他看到达因神采飞扬的提着两箱沉重的旅行袋,走向一架准备起飞的私人喷射机。

他和他的朋友放下工作,对达因手上的袋子感到非常的好奇。朋友们,他当时可不是独自一人,在达因还没有出现前,已经有八名彪形大汉,每人提着两个大袋,很勉强的才把这些袋子运上飞机。

在着八个人把这些沉重的袋子抬到飞机上后,四个上了飞机,剩下四个离开了。过后,「脑满肠肥」的达因出现了,当时他的脸上摆着「很严肃的,忧国忧民的」脸色。他神经奕奕的提着上述的袋子,两个在前文提到的大汉另外提着四个沉重的袋子,他们也跟着上了飞机。

当他们在柏油跑道上漫步走向等待着他们的飞机时,有东西从达因大衣口袋中掉了出来,旁边的人注意到了。可是达因没有反应,继续往前走,虽然他察觉到身上有东西掉了,各位朋友!为何我说他知道呢?因为在东西掉了的那一刻,他转过头望了一眼,然后他继续漫步走向等待着的飞机。

长话短说,在飞机起飞后,我的朋友去拣了起来,他们发现这是一叠面值五百令吉的钞票,总数为五万令吉。他们当时都吓呆了,他们相信这些袋子里头都是现钞,绝对不是达因换洗的内裤那么简单!

可是,作为一名真正的马来人兼回教徒,他们觉得不该把钱归还给有关当局,或是占为己有。反而,他们把钱捐给几个不同宗教团体开设的孤儿院。在他们简单而进步的思想中,他们觉得如果他们把这笔钱花了,那将是违反回教戒律的「HARAM」,可是如果把钱用在无助的儿童身上,那他们只犯了遮戒「HALAL」。

听完这段故事后我眼睛带泪,这也是社会大染缸中必须学习的典范,这群马来穆斯林只能形容为社会的栋梁。这是我带给大家的讯息,朋友们,请保重!

2008年6月17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巫统史上最贵的党选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most expensive party election in Umno's history
作者∶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7-06-08
翻译∶泽民 Jermin
译文出处∶泽之民也
校对∶CC LIEW

达因当然不要阿都拉就这样退位,他需要阿都拉掌权至少直到2010年,因为这将让他有两年时间将30亿令吉现金慢慢地带回国。是的!十年前他静悄悄的把价值30亿令吉的500令吉及1000令吉纸币运去印尼。

24小时对政治圈来说已算是很漫长的时间,更何况是距今还有24个星期的2008年十二月份呢?然而,在过去的24天内,马来西亚政坛已发生了不少变动。安华是否可以说服24个沙、砂两州的国会议员过档民盟以制造出更大的变动?要是他能够帮到这一点,他就只需要十多个巫统议员过档民盟就可以组成新的联邦政府了。

如今已不再只是安华需要30个执政党议员加入反对阵线以筹组新政府,这盘棋局还包括了东姑拉沙里,敦马哈迪以及敦达因。当然,不能不提的是准「第一夫人」罗丝玛,她很大可能会成为副首相纳吉被送入棺材后的最后一根棺钉。

是的!马来西亚政坛的方向与其结果将会被许多政坛巨头所主导。安华、马哈迪医生、达因、阿都拉、纳吉以及罗丝玛。这些人将会主导我们在2008年圣诞节时所会看到的结局。此时任何一个人的行动都会加剧局势的变动,而要是这些人当中每个都有所行动的话,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那我们只能靠猜了。

为了挽回局势以及挫败安华,巫统内部一些人正在跟一些回教党里的人展开谈判。让我们先弄清楚,不是巫统跟回教党谈判,是一些巫统里的人正在跟一些回教党里的人谈判。这些巫统人士的「开价」很简单:只要回教党退出反对党联盟,再与巫统组成新的联盟,回教党将在霹雳州与巫统组成政府,而不是公正党或行动党。回教党可以出任州务大臣,而巫统也会支持回教党在州内实施回教法。

回教党当然已拒绝了巫统在2008年3月9日大选隔天所开出的条件。实际上,回教党并没有兴趣,而他们也忠诚于人民联盟伙伴,即公正党及行动党。但是有一些回教党里的人却被巫统所开出的「允许实施回教法」的条件所吸引住了,相对的,公正党和行动党却极力反对实施回教法。

这解释了为什最近有些回教党里的人一直不断地提出实施回教法。他们被巫统对回教法的「软化」态度鼓舞着。这些人当然是太年轻了,无法记得30年前回教党曾被巫统使用同样的手法骗进国阵,而大约3年后他们便退出了,这是后来他们发现其实巫统并不是真的对回教热忱,他们只是利用回教引诱回教党加入国阵。

在这同时,安华正寻求法庭宣判1998年9月开除他为副首相的行动为非法以及违反大马联邦宪法。如果他能获得成功,阿都拉将要依据法庭命令,恢复安华为大马副首相。但是马来西亚已经有了一位副首相,他的名字叫纳吉。是的!但要是纳吉因他夫人牵涉到阿杜丹雅谋杀案而被迫辞职,而且如果能够证明他的部门也牵涉在内的话,那纳吉就只有死路一条,大马副首相的职位也将会丢空。然而,拉惹伯特拉十月份的煽动案审讯将会证明这一些,除非他们害怕而取消控告或将审讯延迟到明年。

达因当然不要阿都拉就这样退位,他需要阿都拉掌权至少到2010年,因为这将让他有两年时间,将30亿令吉的现金慢慢地带回国。是的,十年前,价值30亿令吉,面值500及1000令吉的钞票被偷渡了去印尼。当敦马哈迪发现后,他停止使用500与1000令吉面值的钞票。所以,目前这笔巨款被困着。这些钞票当然可以带回国,但它们无法在市场中兑现。除非你将这笔钱送去国家银行以兑换成较小面值的钞票。

而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如何将这30亿令吉面值500及1000令吉的钞票带回国,除非你花两年时间,同时财政部长兼首相批准国家银行接受他们。所以,达因必须保证财政部长兼首相在位直到至少2010年,当这笔30亿令吉可以全数安全地带回来,送去国家银行以兑换成较小的面值。而为了保证财政部长兼首相不会被踢下台,达因已准备花这一半的钱来击败像东姑拉沙里与慕尤丁这类的挑战者。

2008年的巫统党选将会是巫统史上最贵的一次选举。但已经在危急关头,包括金钱与权力,所以钱是必须花的。马哈迪医生当然知道达因要什么,他要阿都拉立即下台是为了阻挠达因的行动。而他要纳吉挑战阿都拉,但纳吉却和阿都拉达成了协议,而当阿杜丹雅的谋杀案审讯正在很慢地进行中,纳吉无法拒绝这项交易,以免有「新证据」会在审讯中浮出。

东姑拉沙里也还没有打回头。在过去几个月中他不断出现在巫统各区部,而看来他逐渐得到支持。当达因支持阿都拉,马哈迪施压纳吉推翻阿都拉,阿都拉击败纳吉,安华正企图夺回他的副首相职位以及还可能成为下一位首相,慕尤丁仍徘徊在两派当中等等,东姑拉沙里已逐渐地及成功地说服巫统基层他将是能够挽救巫统战士。


权力转移协议摒诸马哈迪于门外

上个星期,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巴达威和他的副手拿督斯里纳吉敦拉萨达成了逐步转移权力的协议,以让国内的政治保持稳定,但这却将前巫统强人敦马哈迪莫哈末医生摒诸门外。

阿都拉在上周五宣布他与纳吉同意他将在「适当时候」将权力移交给他的副手,这当然是为纳吉去除了任何需要挑战他的理由。但阿都拉昨天澄清没有设下时限的,而他也会在12月参选巫统主席。

根据消息来源,他在这个月已告诉党内元老,他准备在2010年中离职,以给纳吉3年时间在2013年大选前担任首相。

马哈迪医生对这项协议的反应很生气,他将之形容为巫统的灾难,在这3月8日大选中惨败的前途未卜的联盟。「这是个很坏的协议……我想纳吉将很会快地与首相职位告别,」他在星期五晚表示。「(阿都拉在12月后继任)将会是巫统的灭亡。」

他称纳吉为「懦夫」,因为不敢挑战阿都拉。

马哈迪医生曾要纳吉,一个他1976年就开始培养的徒弟,强迫阿都拉提早下台,或者在12月的党选中击败他。传统上,巫统主席将出任首相以及14党联盟国阵的主席。

「马哈迪医生是这阿都拉与纳吉的政治协议中的最大失败者,因为他的徒弟纳吉在最关键的时候背弃了他」,政治分析员詹姆斯·黄(James Wong)说到。「纳吉的离去,导致马哈迪医生将没有一个可信赖的候选人可以对付阿都拉。」

马哈迪在上个月以退党来将自己孤立于巫统,但明显地他无法带动起反阿都拉的情绪。他呼吁其他巫统党员一起退党,但却很少党员相应他的号召。

政治分析员表示,这项权力转移协议将使到国内的政治稳定。「这是一个很好的方程式,以顾全阿都拉及纳吉面子。」,国大马来文明教授山苏恩里(Shamsul Amri Bahaduddin)说。

这项协议是在上周三,纳吉于伦敦的演讲后达成的。他以其父亲——1976年逝世的马来西亚第二任首相敦拉萨的名誉发誓——他不会挑战阿都拉。「我父亲帮助建立这个党,而我不要看到它毁灭,」纳吉说。

阿都拉在24小时内回复,说他也不想党因一场派系斗争而四分五裂,他更透露他们双方已经在月初达成以不竞争的方式转交权力的协议。

然而,在解决了继承人问题后,阿都拉的烦恼并还未结束,尤其是反对党的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正在激起人民对他突然提升41%汽油价格的怨恨。

《南华早报》


慕尤丁要不要過河

此刻,慕尤丁恐怕是百感交集。

納吉和伯拉隔了千山萬水,唱起了兩情相悅的山歌。

在倫敦,納吉表明要做老二;在吉隆坡,伯拉回應,時機一到,就讓位給納吉。

老大和老二互相選擇對方,攜手共走未來路;一旁的老三,形單隻影,何去何從?

慕尤丁曾經被認為是阿都拉的人馬。阿都拉接任首相時,慕尤丁曾經是熱門的副首相人選。

但是,納吉在黨內的排名和資歷,稍高於他;加上馬哈迪的極力護航,阿都拉最終選擇納吉。

慕尤丁失去了一次機會,沉潛數年。

大選的結果,搖撼了阿都拉的地位;巫統內部的權力結構,出現變化。

表現不力的主帥,面對強大的反對聲浪;誰能領導這股勢力,就有機會取而代之。

納吉保持低姿態,繼而與伯拉結盟,準備共進退;東姑拉沙里高姿態出擊,表明要挑戰最高職位;但是,畢竟是廉頗已老,力有未逮。

有意競逐高位,又有挑戰實力者,剩下慕尤丁。

實際上,環顧巫統高層,具有基層力量,又具備相當能力,而且形象還過得去的,數來數去,一隻手掌算不完,慕尤丁算是還可以。

要挑戰阿都拉和納吉,這是十分沒有把握的事。巫統的權力,集中在主席手裡,加上署理主席加持,不易動搖。

但是,這一次再不出擊,大概就沒有下一次機會了。

等到納吉做了首相,他有自己的人選,未必是慕尤丁;即使他選慕尤丁擔任副座,但慕先生年長納吉6年,看來無望有升正的機會。

莎士比亞說:做或不做,那才是問題!

不知慕尤丁有沒有讀過莎士比亞寫過的《凱撒大帝》。

凱撒與羅馬元老院交惡,他帶兵在外時,元老院要削其權力,下令他回到羅馬。

凱撒帶軍團到國境線盧比孔河(Rubicon)。羅馬法律規定,任何指揮官皆不可帶兵渡過盧比孔河,否則就是背叛羅馬。

凱撒在河岸徘徊,想了半天,最後做了決定。他說: “渡河之後,將是人間的悲劇;不渡河,則是我自身的毀滅。”

於是, 他帶了軍團渡過盧比孔河。他的舉動,震動了政敵和元老院議員,急忙逃走。於是,凱撒兵不血刃進入羅馬城,奠定他的地位。

慕尤丁要不要過河,這是他最大的考驗。

星洲日報/夜雨晨風‧作者:鄭丁賢

2008年6月16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是教育,不是立法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Educate, not legislate
作者∶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6-06-2008
翻译∶ECS283

这是否是我们要传达给非回教徒的讯息:回教就是男女要分开不同的柜台,不过贪污就非常的OK?一个政府服务部门和公务员习惯性贪污、欺骗他们的老板们、以及中饱私囊,这些都是我国所要面对的真实问题。

新海峡时报在这个周末说道,「回教党大力推行回教化生活。」(详细报导在下面)。政府积极地回应这个回教党的呼吁,所以就逮捕了那六个试图在星期六早上赠送泰迪熊给元首的人。在回教里,偶像是「haram」的东西,所以这是为什么警察逮捕这六个试图交这种「haram」物件给我们的元首。

「我们将会利用吉兰丹作为蓝本,因为她曾做出改变如禁止赌博,限制酒类的公开陈列和售卖,还有超级市场里男女分开的收钱柜台。」回青副团长阿滋曼沙巴威阿都拉尼这么说。

哎呀!为什么这个回青第二号人物这么蠢的?当他做出这种声明的时候,他就让人对回教有一种印象--回教就是禁赌和男女分开给钱。

回教不只这些罢了吧?

无论如何,为什么只有分男女的柜台呢?那么那些同性恋的柜台呢?我们应该有四种不同的柜台。因为有些女性比较喜欢女性的柜台,而有些男性比较喜欢男性的柜台。万一这位第二号人物不知道这些,我想告诉他,有些女性会对女性着迷,而有些男性会对男性兴奋。所以,我们应该怎样分别这些性别喜好,以避免不必要的高潮?假如我们只把眼光放在男女混合,那么男男或女女混合带来的麻烦不是更棘手吗?

我的意思是,即使一位男性回教徒被逮到和另一位不是他的妻子的女性回教徒在一起的话,最多是罚款了事。不过,假如一位男性回教徒被逮到和另一位男性回教徒在一起的话,他可以被处于六年徒刑,即使有关的性行为是在一间还没有建好的公寓的房间里发生。所以,这是更加危险的,而我们的回青老二应该要考虑到这些。

与其为了推介回教化生活而大谈男女分别柜台,我们的回青老二倒不如去研究研究我国超过一百万的公务员,大部分为回教徒,白拿薪水不做工的情况比较好。是的,就是这个;这是回教更无法忽视的问题。

回教规定一个人不能欺瞒他的雇主。欺瞒或偷窃雇主是「haram」的,比一个男性站在女性后面排队给钱还要糟糕,就更不要讲假如这个男的对女性一点兴趣也没有。所以,假如你领这么多薪水却没有做相对量的工作的话,那是「haram」的。这是因为这种行为相等于欺骗雇主。例如说,假如你的工作时间是早上九时到下午五时,然后中午一个小时休息午餐,那你就得做足规定的工作时间。但是假如你玩失踪,例如去祈祷,那你就是欺骗雇主了。

那些超过一百万名,大多数是回教徒的公务员,无法明白他们的雇主实际上就是人民,马来西亚人民。而且,根据老马,九成的税收来自非回教徒。那表示说,非回教徒实际上出粮给回教徒公务员。这表示说,非回教徒马来西亚人是回教徒公务员的老板。

现在,非回教徒老板一年出上百亿的粮给回教徒公务员作良心工。我们的回教徒公务员有没有向他们的非回教徒老板得到准许,拿点工作时间去祈祷呢?假如非回教徒老板,那些纳税人,不准许回教徒员工,那些公务员,拿时间去祈祷的话呢?那不就是「haram」了吗?

回教徒公务员应该做的就是得到几百万名,贡献九成税收的非回教徒纳税人的准许,拿时间去祈祷。不然的话,他们应该把一些薪水交出来,或减薪,来抵消他们「非法」拿时间去祈祷的行为。

你看,祈祷,对回教徒来说,是做给神的。就如其它宗教一样,我们为了神,而牺牲自己的时间。不过,在这件事里,却牺牲了别人的时间,也就是老板兼纳税人。你自己为了神的祈祷,照理是牺牲自己的时间,而不是牺牲老板的时间,让老板为了你的祈祷时间,照样给你工作的薪水。

是的,虔诚的祈祷者应该减薪,而不是在那边嘶喊马来西亚是个回教国家,所以没有人有权力阻止你祈祷,来逼你的老板付出这笔帐,即使你本应该工作的。这才是一个较好的回教化生活,比在意男女分别柜台还要好。

我们也知道马来西亚的公务员是特别贪腐的。刚才我好像说到大多数的公务员是回教徒,是吗?根据回教大学士伊姆兰胡先,贪污是80等「高利」罪恶的其中一等,即使是最低等的高利罪恶,其罪也如同与自己的父母有乱伦关系的罪恶一样。试想像,贪污就如同和自己父母乱伦一样。

回青老二不懂有没有想过,和自己父母乱伦,不比男女排一起还钱更糟糕吗?我希望他会把这件事放在自己的优先单的最上位,而不是把焦点放在男女分开还钱的柜台上。

是的,全方面宣扬回教。让我们来推介回教化生活,这对国家有益。不过,我们要搞清楚恰当的先后顺序。公务员烂到不能再烂的服务和欺瞒工作时间是这个国家的真正问题。

我们必须使回教徒明白,他们要赚取「合法」金钱,才能过得更加回教化。

我们必须使回教徒明白,「haram」钱就是行不通的。

可惜的是,无论有多少项立法也不能达到这种目标。我们需要的是教育而不是立法。不过,如果回青老二“教育”马来西亚人说回教化生活就是男女分开给钱,那我们还有什么希望可以看到回教徒的思维改变呢?然后,这就是我们需要传达给非回教徒的讯息: 回教就是男女要分开还钱,不过贪污就非常的OK?


回教党准备在他们控制的两个州属和盟党控制的州属推行回教化生活的计划。以吉兰丹为实行回教化生活作为蓝本,该党提议在八月前,在吉隆坡举行一连串的座谈会来商讨这个计划。

回青团副团长阿滋曼沙巴威阿都拉尼说,该党在昨天要实行回教化生活,就如他们在大选时所承诺的那样。他说该党将采取行动找出一个能够实行的办法。无论如何,阿滋曼承认回教党在做出大改变的方面上是有限制的。那是因为他们只控制了吉兰丹和吉打。而雪兰莪,槟城和霹雳有民联的成员党的存在。

「我们将会利用吉兰丹为蓝本,因为她曾经带来一些改变,如禁赌,限制公开陈列和售卖酒类,还有男女分开的还钱柜台。无论如何,我们明白这些在吉兰丹实行的,未必能够在其它州属实行,因为我们不是那些州属的执政党。我们会邀请我们的盟党来讨论,也许也会邀请大臣和首长。」他在昨天的吉兰丹回青团周年会议开幕典礼上这么说。「我们将会研究州属法律,以便看看我们能在哪里推介回教法。我们会考虑那里的社群是否以回教徒居多。」

被问及如果行动党,特别是党的中坚分子,会否接受这个提议时,他说执行回教法律并不会影响到非回教徒。「行动党也不是只有卡巴星或林吉祥罢了。他们也还有其它积极和开明的领袖如槟城首长林冠英,最近才提高了宗教老师的津贴。我们会依照州法律来执行,当然在我们和盟党讨论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