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7日星期日

逐鹿问鼎∶马华、国大党、民政和『其他人等』现在成了什麽?

我亲爱的朋友克丽丝回应了我对她的评语。她说我的文章还是太长气了。我告诉她说凯悦喜欢长的东西。克丽丝回答说,如果和性有关的,她喜欢长的东西,可是如果是文章,她喜欢短小精悍。因此,克丽丝——一位我常记住是马来西亚外来者的好朋友,这是我写给你的文章。

巫统从来没有解决和回教党和谈

根据两位高级巫统领袖的说法,巫统从来没有拒绝和任何的反对党谈论回教课题。

巫统副主席阿末扎希(Ahmad Zahid Hamidi)曾说过,如果回教党能够显示这种政治成熟度,巫统将欢迎他们,如果他们有政治情绪,要不然就拉倒。

阿末扎希也是巴眼拿督(Bagan Datoh)国会议员,他在今天启动了『人民冠军计划』(Program Juara Rakyat)后如是向记者表示。

回教党精神领袖兼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昨日表示,巫统和回教党应该坐下来讨论伊斯兰教课题,而不是浪费时间互相在政坛放话,对此,阿末扎希发出以上评语。

阿末扎希也是国防部长,他希望聂阿兹的开放态度将能够继续,而他的跟随着也将模仿他,不再制造课题分裂回教社群(ummah)。

与此同时,巫统宣传局主任阿末马斯兰(Ahmad Maslan)表示,回教党建议和巫统的合作将交由党领袖考虑。

阿末也是首相署副部长,他表示此建议并非首次由反对党提出,可是他们却每每无法达到所要求的决定。

「让巫统高层领袖和国阵全权决定这个建议。」

「可是,如果有希望团结两个最大的马来政党的话,这个好处将利益全体大马人,」他在发给《马新社》的短讯中表示。

他表示,在过去,回教党曾经提倡政府团结,当时这个建议获得巫统主席纳吉和署理主席慕由丁的欢迎。

「可是,当事情带入行动党和公正党进行头论时,他们肯定不会答应。因此,最好回教党能够与巫统和国阵商谈。」

「之前,当聂阿兹同意吉兰丹政府与中央政府建立良好关系时,对话之门已经再次打开,可是后来却不受同意。」

「我们变得困惑,而回教党仅是在玩弄政治,」他表示。

阿末表示,每次反对党之间的协议看来会带来分裂时,这些此建议即被腰斩。

马新社

××××××××××

马来西亚有四大种族,他们是马来族、华族、印度族和『其他人』,依照优先排列。马来人拥有这片土地,因此他们自称为『土地之子』或『土著』(Bumiputera)。当然,一些人是『黑土』※之子,因为他们到处拉屎。
※在原文中,『sons of the soil』指土著;『sons of the night soil』中的『黑土』(night soil)指的是人类的粪便。

根据首相的那位坐蓝色普腾赛佳的特别事务官的说法,华人是外来者(pendatang),他们来到这里当娼妓。根据那位曾经在西鲁(Sirul)和阿兹拉(Azilah)绑架阿丹度雅,并谋杀她的那天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人说,印度人来马来西亚要饭。

还有,我们那些无法归类于这三大族群的『其他人』(lain-lain)。信仰回教的印度人不是印度人,而是叫『土著』,他们其实就是执政联盟国阵的主要成员党——巫统的权力根基。他们为马来人权益斗争,焚烧华人反对党领袖的肖像,还利用发生在1969年的著名种族暴乱五一三事件恐吓那些质疑马来人、马来人主权的所有人士。

首相的特别事务官说华人都是妓女,其实他并不完全是错的,至少对国阵中的华人是这样。他们服务他们在巫统中的马来主子,并允许巫统不单只是统治,还任由他们鸡奸选民和纳税人。

你知道吗?在二十多年前,有一小段时期中,国阵中并没有巫统。巫统其实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并被社团注册局所撤销。

这使得马华——作为一个华人政党,成为了国阵中最大的主要成员党。而国阵中最大成员党——马华的主席理所当然的也成为了国阵主席。而因为如此,也就有效的将使得他当上了马来西亚首相。

可是,马华主席,也即是国阵的新主席,却没有理所当然的接管而当上马来西亚首相,反之,他允许了一名独立人士国会议员,当时不属于任何政党的人士继续当首相。

首相并没有下令在国会中进行信任投票,实际上,他也不属于任何政党。他当时不过是单枪匹马的一个人,他当时不过是一名独立人士国会议员。可是马华当时身为国阵的最大和主要的成员党,却根据它的怪癖和喜好,让他继续担任马来西亚首相。

接着,这个华人邀请了一个新的马来政党,一个刚成立几天的政党,让它成为国阵的最新成员党。而接下来,马华主席悬空他身为国阵主席的位子,双手把权力奉上,交给这个没赢得任何大选,也不是民选,成立才几天的新马来政党。

因此,就如同首相的特别事务官所言,感觉上华人,至少在国阵的那批人,都是娼妓。而因为他们的娼妓本性,他们允许他们的马来主子苛骂他们、侮辱他们、威胁他们、肏他们,叫他们回去中国。

而国阵中的印度人,那些已经不再有任何的政治势力,理应被踢出联盟的人,他们乞求继续留下。他们乞求留下一、两个议席,好让他们竞选。他们甚至被责骂,并告知如果他们开始要求竞选席位就离开国阵,回去印度,可是他们还是继续乞求一些席位。

如此而言,首相的特别事务官说印度人都是乞丐有错吗?如果他们要求获得议席,他们会被逐出家门,直到现在还是一样,不是吗?他们不是还再继续留下来乞求吗?

巫统还继续叫回教党陪他们一起上床。你老公邀请其他女人与他上床,这个女人当然已经嫁人了,可是你的丈夫还在企图勾引这个女人与他一起上床。

这个女人早就说不要了,这个女人已经叫你老公自己吃自己,可是你老公还是执迷不悟,依然叫这个女人把裤子脱了和他上床。

那你该怎办?甚至就连他骂你,叫你滚出去,回去你自己的国家,你却还忍气吞声,继续和他保持婚姻吗?同时,他公开的在你面前侮辱你,还唆使另外一个女人离开她的丈夫,与他上床。

是的!华人和印度人不要脸。我不会称他们为娼妓,因为这是侮辱了娼妓;我不会称他们为乞丐,因为回教教导我们通过缴付税金,照顾贫苦人士的福利。把娼妓和乞丐这个名词使用在这些华人和印度人身上是美化了他们,他们比娼妓和乞丐还要糟糕。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What now MCA, MIC, Gerakan and all those ‘other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6-02-10
翻译  ∶西西留

4 条评论:

孤星冷月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孤星冷月 说...

前首相老马的主先也是印度人啊,为什么他爷爷被人说成是来马国当乞丐的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Anderson 说...

娼妓與乞丐都比國陣里的那些東西好!

匿名 说...

I agree with most of the article except the part where Ling Liong Sik did not take over as PM. I understand why he did not. Can you imagine the shit storm that would hit if he did take over? There would be racial riots and malays wud run amok saying that the chinese hv robbed them of their political birthright by taking over the highest political position in Malaysia.

I generally agree and respect RPK's tots. However, not this one and not when he defends the royals without by hurling insults at others which i hv read on one occasion on the comments section on one of his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