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8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 读《孙子》

我感到诧异的是反对党,尤其是反对党中的华人领袖们,他们不了解这个非常基本的《孙子兵法》。我可以想象他们现在开始恶补《孙子》呢!这个叫做《用间》。

两天前,槟城马来商会组织了一次示威以抗议民联州政府,同时焚烧首席部长林冠英的肖像。很明显的,这场示威是由『反对党』国会议员伊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所领导,他在上届大选中以回教党名义赢获席位。

最近,这个商会被人举报它『挑拨民族仇恨』。其实大马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也就是伊布拉欣阿里是整个抗议行动的幕后指使人,这意味着很肯定的这和种族有所关联。大马土著权威组织设立的唯一目的就是——保护马来人权益和特权,捍卫马来人特权。

因此,槟城的事件毫无疑问的是一场马来人对华人的事件。

林冠英是来自行动党的华人,这支政党被认为是『华人沙文主义者』。而该党努力的洗清它的华人『脸孔』,以便吸引更多的非华裔,特别是马来人的加入,尽管如此,并不怎么成功。行动党竭尽所能的清洗其『华人』政党的形象。并非该党没有努力尝试,可是这个形象不易产生或改变。

从表面上来看,这似乎是有关华人对马来人不公的事件,而马来人不过是在对这『不公』引起人们的注意。何况大马土著权威组织和马来商会的任务即是照顾马来人的利益。

可是,如果你以超越种族课题的视野,你会见到其实这与种族无关,种族不过被当成是出气筒,它是个幌子,种族被利用作为课题,因为在任何冲突中,种族和宗教是两个最有力的课题。

在历史中所有的战争不就和种族、宗教和财富有关吗?社群和国家间的战争都是因为种族、宗教和管辖权,而管辖权的意思即是土地,对石油业务的控制、经商特权等等。战争从来都不是为了捍卫正义或为了正确的事而干。它都只是和权力有关——对种族、宗教、土地、自然资源和那些物质上的东西的权力。

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宗教战争,宗教不过是战争的挡箭牌,它让整场战争出师有名。种族和国籍也并非新鲜事,政治版图随着年代而改变,曾经是希腊、罗马或奥托曼帝国,今天已经人面桃花。曾经是个帝国,今天已经成为许多国家,而这些国家却互相开战。

因此,发动战争是毫无理由的,这些不过是在掩饰,而你真的想要开战,任何理由都是有够好的,你只需想个好藉口,然后把它给合理化,并给这个理由一个名堂。

针对行动党的背后动机是什麽呢?是针对槟城州政府,仰或林冠英呢?这真的是有关华人对马来人不公吗?或是和其他东西有关呢?

这个藉口(或『理由』)触发了槟城在两天前的这场示威,其目的是为了抗议槟城华人政府摧毁马来非法摊贩的行动。是的!猜对了!这就是所给予的理由,州政府摧毁了马来小贩的非法摊位。

现在请注意抗议者所提出的非常重要的重点,首先,这些小贩清一色是马来人,再来,他们设立了非法摊位,而州政府摧毁了这些摊位。

马来商会承认,这些摊位都是非法的,可是他们对摧毁摊位进行抗议是因为那些摊位都是马来人所拥有的。这是否意味着,如果他们不是由马来人所拥有的,反而是由华人所拥有的话,就可以随意摧毁呢?这是否也意味着,既然他们是由马来人所拥有,政府应该继续允许他们营业,尽管他们是非法的?

怎么说都好,这不是这个课题的关键。更重要的是,州政府并没有下令摧毁这些摊贩。而被认为是“马来”政党的回教党已经出来这么说,回教党已经站出来为行动党和林冠英辩护。

可是有些人却摧毁了马来人拥有的非法摊贩,这是无可否认的,如果不是州政府干的,那又会是谁呢?

当然,下手的是地方议会,摧毁非法摊贩,采取行动对付他们地区内的非法活动是地方议会的工作,可是,地方议会不就来直属州属,在州属的命令下行事吗?理论上来说是对的,可是在实际运作上却不然。而这不止发生在地方议会,可是也包栝了所有的其他州内机构,也包栝了州属的宗教执法单位等等。他们可以为所欲为,而不是根据州政府的指令办事。

是否还记得最近发生在雪兰莪莎安南地方议会的事件呢?该地方议会没收了没有售酒制造的店家的啤酒。问题是,啤酒不被归类于『酒类』,因此你无需售酒执照出售啤酒。因此,在技术上,这并不犯法。可是,地方议会却采取行动对付这些在没有售酒执照下出售的啤酒,尽管售卖啤酒无需售酒执照。

现在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在民联管辖的州属内,州内机构和地方议会不根据州政府的政策优先行事。他们看来像是在和州政府唱反调,左手看来不知道右手在做些什麽。

这道理是相当简单易懂的,你无需成为天才才有办法要看出其中跷蹊。州政府是民联,可是州内机构,比方说地方议会、宗教局、县署、县长、土地局官员、州经济发展局等等的,全都是马来人,他们仍旧忠于巫统,为巫统犬马。

马来人称这种情况叫『头不对身』(kepala tak serupa dengan badan),头想这样,而身体却做出相反动作。这就是为何登嘉楼在1999年被推翻的原因,当时州内机构作出反抗巫统的动作,于是整个州属就堕入反对党的手中。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去年的霹雳州,当时周内机构,包栝州秘书处,作出对抗民联的动作以支持巫统。

我感到诧异的是反对党,尤其是反对党中的华人领袖们,他们不了解这个非常基本的《孙子兵法》。我可以想象他们现在开始恶补《孙子》呢!这个叫做《用间》(Principle of Subversion)。

这个游戏的名称即是离间政府,全面进行暗中破坏,作出一些事物,导致政府不受选民欢迎。破坏!破坏!破坏!

可是要做到这点,你必须深入敌军内部,就如同军事中的特遣部队的说法。你必须深入敌境,由内部开始破坏,这样的话,镇湖将会瓦解。

而这正是发生在民联州的情况,然而,首席部长和行政议员却还在睡觉,继续享受着三〇八全国大选的成功,而当他们正在『统治』这些州属的当儿,那些来自州政府最底层的人员却在架设炸弹和陷阱。

孙子在几千年前写下了这本『论文』《孙子兵法》,它是如此的简易和基本,可是我们大部分人也不都被这些简单和基本的东西所难倒吗?回教说大部分人将下地狱,并非他们背负着庞大罪业,而是因为他们不断累积着许多细小的罪业。

是的!回教知道我们应该时时警惕,避免犯了大罪,可是我们却从未意识到我们所犯下的细小罪业,而因为我们所犯下的点滴许许多多的小罪,这些小罪业的累积比大罪业更加具毁灭性,而我们只小心翼翼的在避免犯下大罪。

因此看来,民联州政府也许已经避过了犯下大错,他们极度消息的不捅出大漏子,可是这些小事在积少成多后,将会让政府垮台。

巫统无需发动全面大攻势,这个代价太大,而且太显眼了。巫统所需要做的是启动它在州政府机构中的众多耳目,让他们犯下这些『篓子』,也不真的是所谓的『篓子』,而是故意制造破坏。

大部分的印象认为反对党一团糟,其实,国阵和巫统才更加的乱糟糟,可是国阵和巫统小心翼翼的经营者,让这些影响反对党的许多许多小纰漏转变为大混乱。

让政府倒台的最佳,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从旁出击。而这即是他们企图让民联倒台的方法——利用小课题,比方说没收啤酒和摧毁非法马来小贩的摊位,到了最后,这些将看起来像是一个无底的大洞。

利用木马城,可突破坚不可摧的城堡,我们是否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呢?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Read Sun Tz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7-02-10
翻译  ∶西西留
校对  ∶HOSS

6 条评论:

Anderson 说...

說得好,這也是在雪州發生的事情.地方官在為難人們,然後就拋下一句: dulu BN, sekarang Pakatan. (他們在製造民怨,然後要我們怪罪民聯)

Susuteh 奶茶 说...

孙子兵法,还像是孙吴的著作,孙膑是他的后代!

西西留 说...

谢谢指正,一般我们都说是孙膑和他得弟子所做,可是在维基检查后发现在1973年出土的汉简中已经证实是两部不同的兵法,即是《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孙膑兵法》涵盖三十篇,我本人没读过,所以无法给评语。谢谢奶茶,祝您新年快乐。

Susuteh 奶茶 说...

小事啦!
也祝您新年快乐!

hoss 说...

译文:最甜
修订:昨天

译文:才对了!
修订:猜对了!

译文:怎么说逗号
修订:怎么说都好

译文:而被认为是『马来』政党的回教党已经出来表明说『不!』
修订:而被认为是“马来”政党的回教党已经出来这么说

译文:该地方议会没收了没有售酒制造的店家的啤酒。问题点是
修订:该地方议会没收了没有售酒执照的店家的啤酒。问题是

译文:你无需成为天才才有办法要看出其中傒侥。
修订:你无需成为天才才有办法要看出其中跷蹊。

译文:可是周内机构
修订:可是州内机构

译文:当时周内机构作出反抗巫统的动作
修订:当时州内机构作出反抗巫统的动作

译文:有内部开始破坏
修订:由内部开始破坏

译文:他们极度消息的不捅出大篓
修订:他们极度小心不捅出大漏子

译文:以让这些影响干对党的许多许多的小事转变为更大的混乱。
修订:让这些影响反对党的许多许多小纰漏转变为大混乱。

西西留 说...

谢谢hoss,已经全部修正,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