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5日星期四

逐鹿问鼎:纳兹里说话太闷了,就连鸡鸡都在看报纸

接着,纳兹里开始了他三十分钟的正式演说,那是一场具学术性的演说,因此非常沉闷,里头没有实质内容,听众们很快的感到沉闷不堪,甚至就连『鸡鸡』也觉得很闷,而当时他就坐在讲台上,纳兹里的旁边。

在周三上午,华盛顿的策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在这场『马来西亚法制和治理』讲座会中,唯一的主讲人来到会场,他就是纳兹里(Nazri Abdul Aziz)。

总检察长阿都甘尼(Gani Patail)和前大法官阿都哈密(Abdul Hamid Mohamed)却不知怎的不见踪影。

而为了符合大马的风俗民情,讲座会延迟了10分钟后才开始。

讲座会主席尔尼斯特(Ernest Bower)看来又累有紧张,他说他受到许多电邮表示这场讲座会不均衡,他说他要求在重要课题中进行对话,因此,他邀请了反对党在此致辞,他希望他们能够接受。

尔尼斯特感到震惊,因为在场的大约四十位人士说这个讲座是『没有官方记录』(off the record)的,因为在传单中并没说明这场讲座是没有官方记录的。

无论如何,这也无所谓,反正这场讲座闷死人了,也没什麽好报道的。

大马驻美国大使贾马鲁丁(Jamaludin Jarjis)又名JJ(鸡鸡)上台讲了两分钟。他不过是在说明他现在很努力的增进与美国的关系(无论何时他出现在城中就会这样)。可是,他没提到一点,他的那辆价值15万美元的崭新宝捷时是自己买的,还是花了大马纳税人的钱。

纳兹里说,他、阿都甘尼和阿都哈密同时间出现在华盛顿不过一个巧合罢了(当然啦!如果你相信这个,那我把去往新加坡的半座桥卖给你),他说他不知道其他两名没出席的人士去了哪里?

他接着向所有的国会议员介绍了『我的代表团的四名成员』(都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他们其中两人是公正党的变节者,包括了无人不晓的再林(Zahrin Mohamed Hashim)。

为了感激《今日大马》的贡献,纳兹里出示了一份网络文章,其中引用了马丁贾列(Martin Jalleh)的文章《大马的马戏团去了华盛顿》(Malaysian Circus goes to Washington)。他声称他用了九个月计划这次的华盛顿之旅,因为他和首相相信此举有助于加强于美国的双边关系。

接着,纳兹里开始了他三十分钟的正式演说,那是一场具学术性的演说,因此非常沉闷,里头没有实质内容,听众们很快的感到沉闷不堪,甚至就连『鸡鸡』也觉得很闷,而当时他就坐在讲台上,纳兹里的旁边。

可是,令听众感到震惊的是,在众目睽睽下,『鸡鸡』却在这场由『极富声望的智囊团队』所召开的『重要的会议』中做了很滑稽的动作。

整件事是这样的,当纳兹里在演讲时,『鸡鸡』正在用他的『蓝莓』手机接收和发送短讯,他没把铃声给关了,当他按键写短讯时,可以听到『咔、咔、咔』的按键声。他甚至二度把他助手叫上来讲台说话,他也站起来走出会议室,然后再走回来。

在华盛顿,这是头一遭。

接着,纳兹里还在演说中,『鸡鸡』拿取一份《华盛顿邮报》开始阅读——不止读一遍,而是读了两遍。

纳吉里继续喋喋不休,引述大马许多禁止贪污的法律。可是,当然他从不说,这些法律只使用在反对党身上,而不是巫统的政客或德士准证的持有人(拉惹博特拉做了个挤眉弄眼的动作)。

最后他终于说完了,他说他欢迎大家提出最刁钻的问题。古玛(Kumar)首当其冲,他是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驻华盛顿办公室的主任。

古玛说,纳兹里和『鸡鸡』两人说过他们要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可是华盛顿方面认为大马对反对党和安华案的骚扰将导致这些不会发生。

古玛引述了《今日大马》的文章,他说如果大马有个马戏团,就有安华审讯事件。

纳兹里回答,「安华是我的朋友」(有一个像纳兹里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纳兹里说,他在英国获得法律训练,他不曾感觉到首相有感于此案,如果大马独立司法中有任何的政治干预,他将引咎辞职。

他补充,「当我们听到塞夫控告安华,我觉得那是令人感到不幸的事。为了国家,我们不想国民再次承受这样的一个审讯。可是塞夫有法律上的权力,如果你不理会他的警方报告,还要谈什麽法制呢?他有报警的权力。在任何情况下,安华之前被释放显示了我们的司法公正,而我们没有为这项判决上诉,这显示了我们只为了公正着想,而不是政治迫害。」

纳兹里继续说,「我们对安华没有任何议程,为何我们要利用像控告鸡奸这样的旧把戏呢?如果你不相信我,我无话可说。」

『鸡鸡』拍掌。

『鸡鸡』是唯一拍掌的人。

默里·希尔伯特(Murray Hiebert)站起来自我介绍,他是前《亚洲华尔街日报》(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驻大马记者(可是他礼貌的拒绝了叙述他在大马『良好治理』和『法制』之下成为大马监狱的访客的事情)。

默里询问有关阿拉的课题,纳兹里转向会议室内的《当今大马》记者,并问他,「你敢报道我将说明的事吗?」

纳兹里看来生气勃勃的用了二十分钟开讲了历史和语言课程,重复了往常的政府言论。当纳兹里说完了他那长气的答案,『鸡鸡』屈身向着尔尼斯特窃窃私语,尔尼斯特突然站起来,整个讲座会都给愣住了。当时不过是上午11时30分,这场讲座会本来应该延续到下午。

『鸡鸡』大概觉得应该尽早结束才是上策,要不然他们会继续把脚往自己嘴中塞,或是说,或许他真的闷坏了,他再也受不了了,又或者说,他肚子饿了。

结果,『鸡鸡』带领纳兹里离开会议室,听众们紧随在后。

这就是所谓的『对话会』了。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 ∶ Nazri's talk was so boring even JJ read the newspaper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5-02-2010
翻译∶西西留

11 条评论:

老颜 说...

丢脸丢到人家门口去

匿名 说...

四月翻的,四月翻的,一定要看,不然会被"包西天"抄家的...
呵呵...谢谢各位侠客的用心翻译...
各位大客干巴爹!

匿名 说...

“包西天”?西天?嗯.......

匿名 说...

『鸡鸡』拍掌。

『鸡鸡』是唯一拍掌的人。

这段真是妙,笑死我了

四月 说...

更正启事- 翻译:西西留

西西留写成四月,是要抗议四月过年过太久,生产力下降?好啦,四月自己打自己100大板。

匿名 说...

JJ=鸡鸡,呵呵呵呵呵,应该叫小鸡鸡才对

CC Liew 说...

回老颜,是的,国阵的特色就是丢脸。

回匿名,虾子可教噢,西西留说一次就记住了。很好,可是……四月说对了,西西留完了改名字,那篇是西西留译的。

回其他『匿名』,谢谢留言。

回四月,好的,不要勉强自己,尽力就好。

回匿名,小鸡鸡是个色鬼,在华盛顿花天酒地的说。

奥力肚 说...

看了标题下了一跳,还以为纳兹里在说话,可是他的鸡鸡在看报纸。。。。。。( ̄. ̄)

adam 说...

为什么像jj 这种 淫虫还可以金腰带?真希望它尽快阳痿!!

CC Liew 说...

嗯,他不过是摸了人家屁股一下,比某些巫统人好很多,听说这一摸不少钱哩,『遮羞费』是上百千的,这证明国阵真的很有钱。

阿木木 说...

巫统已经到了丢脸也面不改色的这种地步,怪不得东姑拉沙里说国阵没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