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2日星期五

【东方日报】凭什麽叫我留下

我们的肛门被外国人当笑料,笑民主后庭开花。从死不瞑目到移花接木,一切理所当然的事,却因与时代脱节的宪法,搞得理亏,气得不知该往何处击鼓鸣冤。

杨艾琳

一个残疾的马来西亚,搞来搞去,都快人去楼空了。

一年半内就有超过30万人移民国外,平均每天563人离开大马,也就是说,每小时有23个人放弃大马。他们会不会到了国外,学高行健的口气说:「大马没变,我也没变。大马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什麽意义了。」

这些人并非受政府迫害,因为即使像是冯正虎这个中国维权人,政府不让他回家,他在日本机场睡了3个月,最终还是结束他的露宿抗议,购买了日航机票,于本月12日上午飞返上海,尝试第九次回家和家人团圆。至于会不会一如既往被送返日本,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让回家的人都想尽办法回家了,那每天出走的563人到底是什麽心态呢?

我认识一个大马华人企业家,在国外工作多年后,来大马开分公司。可是他后来越来越不耐烦,因为繁文缛节和官僚作风的关係,办事很耗时耗力。于是,就索性把公司搬去新加坡,倒回来处理大马业务。

最近有位在我博客上认识的朋友回来大马度假。她十多岁就孤身隻影漂流海外,住过英国、法国、意大利,目前在美国定居。廿多年了,家人还在大马乡下,她很想念家,想念家人,却不想回来。

「我很喜欢我家乡的人,他们都很好玩,很纯很真,说话很好笑。」那天和她在星巴克喝咖啡,我问她为何离开。

「我不喜欢住在这里,很不方便,做事很麻烦,而且很不安全。」她说话洋腔重,动作大,很久没见过这麽直率的人了。

「我爸爸妈妈给人打抢,我妹妹昨天才被人拿刀威胁抢车。我很怕,见了你我要去机场回美国了,可是我不敢把护照放在身边,只好叫我妹妹帮我保管着。」这是我迄今听过的最多个「很」的对白,她说她美国的家后面有一条小河,我告诉她我家后面有道沟渠。

大马真的「很」残疾,我们的2020宏愿唯恐只有资格参加残奥会。什麽模式什麽转型什麽改革,简直是向小孩们吹牛。想起来,小孩向大人吹牛还要本事,咳嗽没痊癒,却为了想吃一块饼乾而告诉你:「我比牛还壮呢,咳咳。」但是大马明明病了,政府不治病,反而大口大口地吞饼乾给你看,强说:「病?我哪里有病?」以致病入膏肓仍执迷不悟。

我们的肛门被外国人当笑料,笑民主后庭开花。从死不瞑目到移花接木,一切理所当然的事,却因与时代脱节的宪法,搞得理亏,气得不知该往何处击鼓鸣冤。若不成天为了龟毛称呼,争得面红耳赤,不浪费资源智力地全面发展国家的话,这一年半出走的30万专才留在国内贡献,你说,我们的国家现在还得了?

12.02.10

2 条评论:

Jane Lee 说...

真的,若不浪费资源智力,若懂得爱惜人民,若。。。

这一块,真是块宝地,而不是抛地。

CC Liew 说...

是的,可是还得人民自己努力才行,如果人民不醒悟,其实烂权就是我们自己选出来的人促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