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7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他们还在疲于奔命的想要逮着我【第三部分】

简而言之,他们对事情的真相不感兴趣。他们不在乎《今日大马》所写的是真是假,他们只要知道《今日大马》是否已经『改变』警员,让他们反抗自己的老板。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今日大马》就已经犯法了,而我必须在1998传播及多媒体法令下被提控。

《他们还在疲于奔命的想要逮着我》系列【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

那些人会把我所写的通通归类为幻想、是我想象中的虚构图,或者是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巫统博客对我写的那篇关于失火的德国帝国大厦一文的反应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看他们如何计划把教堂袭击事件归咎于安华。「证据在哪里?」他们会说。 然而,当我们出示证据,他们又为它的真实性争论不休、编造足以抵毁其真实性的故事或者压制它令其永不见天日。

让我们举个例子,比如我在2008年四月签署的法定宣誓书,我后来就有说出消息的来源,事实上我说了他的名字,当然是在得到他的同意之下,那是在2008年9月,政府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扣留我的审讯过程中。

那位负责7人审讯小组的政治部官员(我曾提过他名字的那位拿督)记录我长达10天的审讯口供,他也承认他私下认识我说的那位国防部官员。我的口供是在一年多前录的,可是过了16个月,政治部还未传召那位国防部官员或录取他的口供。

他们说我签署的是一份假的法定宣誓书,可是他们却不以签署假宣誓书的罪名起诉我。相反的,他们以刑事诽谤罪提控我,虽然我说出他的名字,而他甚至说明了如果有需要他准备出面作证,可是他们依然完全忽视这个消息来源。

他们真的对真相感兴趣以及愿意追根究底吗?还是只在意如何『杀掉信使』(killing the messenger) 以及处罚吹哨者?

《今日大马》刊登过一系列由警员及华裔黑社会人物签署的法定宣誓书,清楚指出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就是淫业、毒品、非法赌博及大耳窿等地下集团的幕后『大佬』。这些文件的原文及拷贝在签署后呈交给钱首相敦马哈迪,之后由前者交给了前全国总警长敦韩聂夫奥马(Tun Hanif Omar)。

这些宣誓书是在2007年签署的,是三年前的事了,可是他们到底对这些做过什么?除了骂我是骗子,并指责《今日大马》编造故事,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有对指控进行调查吗?他们有对我进行审讯,并录取我的口供吗?

完全没有!他们反而以莫须有的罪名用内部安全法令扣留我,后来连莎亚南高庭都视之为无稽之谈,宣判它为非法拘留并下令立即放人。

之后政府对莎亚南高庭的判决提出上诉,把案件带上联邦法院。然后他们试图在只有两名法官的情况下听审,而另一联邦法院则宣判这是错误并违反马来西亚联邦宪法的。

那么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是否有依照正确的方式重新委任三名法官听审?好,奥古斯丁 ( Augustine Paul)现在已经变成蛆蟲的食物了,因此他是否应该回避的问题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上天有眼, 奥古斯丁终于被除掉了。这意味着他们需要替换另一名联邦法院法官取代奥古斯丁以继续听审政府的上诉。

然而他们没有这么做,他们反而向签署了宣誓书的警员施压,叫他们否认曾签署那些宣誓书,《今日大马》刊登的都是虚假的文件。

这就是他们对付我的计划,也是他们新的游戏规则。如果那些警员同意否认他们曾经签署任何法定宣誓书并说那些都是假的,那么他们就能够以《1998年传播及多媒体法令》第 256 (4) 条文起诉我。

我是怎么知道的?这又是我想象中的虚构图及一派胡言吗?那么下面的文件将证明这事实不是幻想。

口供的其中一部分摘录如下:

问:你是否得知或发现《今日大马》网页中《逐鹿问鼎》专栏内刊登的内容有任何失误或不对的地方?(也许是关于D3一页所载的名字的拼写及职位等, 日期为2009年8月29日的法定宣誓书交给证人)

答:针对D3,所写的包括名字及职位看起来正确无误,都是我所认识的官员。

该警员被询问《今日大马》所写的是否有误或捏造之嫌,该警员回答说看起来正确而且他也认识那些签署法定宣誓书的警员。

审讯仍在进行而基本上该『引导问题』企图『误导』该警员承认《今日大马》撒谎,这是带着『煽动倾向』的,「意图煽动警员间对马来西亚皇家警察部队互相猜疑的情绪」。

该警员的回答表示他对此不表同意:「我在这之前曾经读一些由我们的警员签署的宣誓书,可是我觉得这并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影响,只要不对公众造成影响,我也不在意这些。而且不止是警员成为该博客的目标,其他政治人物特别是主要的国家领袖也成为他们的目标,我也没有看到这对公众起着什么样的影响。」

他们试图让该名警员承认在阅读了《今日大马》所写的之后他已经对马来西亚皇家警察部队最高领导留下坏印象,当然特别是对全国总警长。可惜该警员没有这么说,他反而认为《今日大马》所写的不会带来任何伤害。

结果又要从新策划了!他们必须传召更多的警员进行审讯,直到有至少其中一名警员『承认』他原本对全国总警长及马来西亚皇家警察最高领导层持有良好印象,直到他看了《今日大马》所写的为止。自从他看了《今日大马》所写的之后,他就对全国总警长及马来西亚皇家警察最高领导层留下坏印象。

简而言之,他们对事情的真相不感兴趣。他们不在乎《今日大马》所写的是真是假,他们只要知道《今日大马》是否已经『改变』警员,让他们反抗自己的老板。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今日大马》就已经犯法了,而我必须在1998传播及多媒体法令下被提控。

无论他们打算说些什么来否定它,以下的文件足以证明一切。

这是否是一项截断《今日大马》,令马来西亚的读者再无法上网阅读的行动?

××××××××××××××××××××××××××××××××××××××
※以下法定声明书中译版耗时五个月完成,谢谢四月无私贡献
冯健福助理警监的法定声明书 (G/10990)
莫哈末尤索夫助理警监的法定声明书 (G/10608)
莫哈默雅欣助理警监的法定声明书 (RF/89379)
拉惹古玛刑事侦查曹长的法定声明书(D/104700)
米尔法欣助理警监的法定声明书(G/13237)
马尼马兰警曹长的法定声明书 (D/94894)
谢文材的法定声明书(K/P: 730702-04-5356)
张城汉,又名阿汉的法定声明书(830210-01-5407)
全国总警长参谋长的法定声明书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y are still struggling to get me (part 3)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2-01-2010
翻译∶四月

7 条评论:

CC Liew 说...

谢谢四月,这篇翻得最艰辛,辛苦你了,祝您和您爱人新年快乐,步步高升!

hoss 说...

对真相感性→对真相感性趣
清除指出→清楚指出
只有两名法官有两名法官→只有两名法官
而联邦法院则宣判这是错误并违反马来西亚联邦宪法的。→而另一联邦法院则宣判这是错误并违反马来西亚联邦宪法的。
也许是关于D3监督调查报告组员的名字的拼写及职位等→也许是关于D3一页所载的名字的拼写及职位等

四月 说...

谢谢大哥, 最辛苦是你啦. 又是一年过, 大哥胡子长出来了没?

谢谢hoss大大, 已经全部改好. 祝您新年快乐, 万事胜意, 在新的一年里要多多替我们校对, 哈哈哈.

波波 说...

真的,謝謝你們啦

皮東 说...

路過--你好嗎..很棒的BLOG.........................................

匿名 说...

西西留快快回来开工啦,等大大的文章等得不耐烦啦!!!!

西西留新年快乐!

CC Liew 说...

谢谢hoss,四月,波波,皮东和匿名。

也祝大家新年快乐。西西留脑袋顿顿了,先翻一篇让脑袋恢复操作,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