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8日星期日

逐鹿问鼎:欢迎虎年的到来

所以在虎年里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如何溃不成军以及推翻他的行动逐渐壮大成型。你也将看到在野党经历一次必要的大扫除把杂草连根拔除。这样一来在野党就会处在占优势的位置,在来届大选中给予国阵强有力的抗衡。

我刚购买了两幅油画,下星期裱好框架以后我会把他们悬挂在客厅的墙上。这些都不是昂贵的作品,我通过eBay而不是纽约艺术品拍卖购得这些画。我相信他们来自中国的大规模生产,也许还有上万户人家也购买了相同的画。

一副是老虎的画,另外一幅画的是老虎宝宝。他们将会是我这么久以来挂在墙上的唯一两幅画。

这两幅画的意义在于我是在60年前虎年的午夜出生(我也是天平座的)。所以画象征着我出生的年份。 从某种意义上说,今年是我60年一次的金虎年,除非我能够活到120岁,那我才会有机会庆祝第二次的金虎年。

画中的虎崽象征下一代,同时也提醒我,我的生命快要结束了,继续为马来西亚带来改变的任务就只有交棒给下一代了。这意味着我们必须确保下一代能够尽心尽力为了创造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而努力,那么就要叫他们登记为选民并说服他们在来届大选出来投票。

目前只有50%合格选民在大选中投票,没有投票者当中有60%甚至还未登记为选民。只有当马来西亚人开始关心我们才会看到改变。除非我们能够增加人数,不然的话巫统和国阵还是会继续在位很久很久。

这两幅画很快就会挂在我的墙上,不断提醒着我前方是条怎样的路。

我不相信风水或其他什么的,对我来说这些很不科学,只是一些民俗和迷信。我已故的华裔岳母虽然是位基督徒(可是过世的时候却是穆斯林)非常相信坚守古老的华族传统(死硬派老古董)曾经告诉我在虎年午夜出生者很『凶』,因为老虎都是在午夜出来觅食,而我就在那个时候出生。

在森林里拾榴槤的原住民也会告诉你同样的事情。他们通常会在晚间坐在树上等榴槤掉,可是如果榴槤掉下来的时间在午夜前后,他们不会从树上爬下来拾。据原住民说老虎爱吃榴槤,所以会在午夜时分徘徊在林间等待榴槤掉下来。如果你在那个时候从树上爬下来就可能会跟老虎撞到正。

我曾经在吉兰丹-登嘉楼-彭亨边界的森林里呆过一些时候,并曾亲眼目睹这情况发生。在晚上我们必须爬上一间离开地面很远的高脚屋,就算肚子痛也不能下去地面。第二天我们发现三只狗不见了,我们看到老虎的脚印,也就猜到狗儿们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一次不错的体验,特别是当我们到河里洗澡时,对岸的鳄鱼正懒懒的躺在那里日光浴,可是却用非常饥饿的眼神注视着我们。

可以理解的是,我再也没有深入到马来西亚内地的森林第二次了。与鳄鱼分享『浴室』以及当老虎在周围嬉戏时你却在上面的房子睡觉对我来说并不是好玩的事。

总之回到我岳母告诉我的,午夜虎很凶,她说,他会『吃』掉自己的父母。我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她就解释说,我的出生会造成我的父母早死。

正如我所说,我不相信这些不科学的信仰,但不可思议的是我的父母亲都在40多岁左右过世。难道这些流传了几千年的古老信仰其实有某些程度的真实性?

首相纳吉在蛇年出生,华人相信虎年对属蛇的人来说是凶年,这可能是真的。再说,如果你的信念够强,你可以去做一些事情令预言成真。换句话说,当你确信一件事,你是可以主动的将这个预言变成事实。

很多人认为纳吉可能熬不过接下来的12个月。我说的不是在野党的人,而是巫统内部的人。他们正在打赌纳吉可能会被推翻,老二即将上位。他们甚至预测巫统副主席慕尤丁会在接下来的巫统大会中挑战主席职位。

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外人要推翻纳吉并不容易,可是如果从内部进行却是可能的,就如敦马哈迪医生及敦阿都拉巴达维一样,他们都是在党内被推翻的。是的,马哈迪医生并非自愿辞职,他是被逼的,就好像他们把阿都拉巴达维弄垮一样。

预言已经传了出来,有人正在采取行动诋毁纳吉和破坏他的『一个马来西亚』。像战斗机引擎被偷的丑闻、 出售军事机密给外国政府、潜水艇不能下潜等诸如此类的东西,全都针对着国防部长纳吉。

他们以一个微妙的方式暴露纳吉的失误,可是却又不公开的把帐算到纳吉头上去。

接着我们大马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和新闻部特别事务局(JASA)及其他运动和组织都和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相抵触。新闻部特别事务局的一些人员也参与了大马土著权威组织。新闻部特别事务局是有关伊斯兰教的权威组织而大马土著权威组织则是马来人的权威组织。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如何与大马土著权威组织及新闻部特别事务局互相协调呢?他们与一个马来西亚所宣扬的背道而驰。这是由马来人专业及民族继承人团体(PROWARIS) 所推广的,与慕克里斯马哈迪(Mukhriz Mahathir )有联系,就如大马土著权威组织与马哈迪医生有联系一样。事实上,马哈迪甚至指出巫统没有维护马来人的利益,所以大马土著权威组织将接手巫统的新角色。

我们是否看到了另外一个『更新的巫统』(Umno Lebih Baru)的成立?看起来『新巫统』(Umno Baru)取代了巫统,而『更新的巫统』则以大马土著权威组织的形态成为了马哈迪医生所说的,令马来人感到失望的『新巫统』的化身。

http://www.facebook.com/pages/Artikel-153-Perlembagaan-Persekutuan-Pertahankan-Hak-Melayu/310036024751#!/pages/Artikel-153-Perlembagaan-Persekutuan-Pertahankan-Hak-Melayu/310036024751?v=info

巫统的马来人说,他们将捍卫宪法中的153条约,即是马来人的权利及特权到他们的最后一滴血为止。而且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挑战这个的话,那么就准备迎接另一场的513,而且会别1969年的513更大规模。

真正是在替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倒米。

事实上,国会里的在野党议员如查林(Zahrain Mohamed Hashim),依布拉欣阿里( Ibrahim Ali)及祖基菲诺丁(Zulkifli Noordin) 背地里支持伊斯兰及马来人权威计划一点也不令我吃惊。大家都知道这几个人已经心不在野而且倾向巫统。我反而希望他们赶快加入巫统好让马来西亚人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

这些木马城如果加入巫统等于帮了在野党一个大忙。那么他们就可以在巫统内摇旗呐喊伊斯兰和马来人的特权。这一来不但在野党得分,也会加速纳吉的垮台。

纳吉也许对一个马来西亚是真心的,也可能只是一个政治花招,我真的不知道。但是且让我们把怀疑的好处留给纳吉,并接纳一个马来西亚的表面价值。我们假设他对一个马来西亚是真诚的,但是并不意味着其他巫统党员也和一条心。

一个马来西亚可能就是纳吉的临终愿望。他在巫统内的敌人可以利用一个马来西亚来激发反纳吉运动。这似乎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我唯一不肯定的是马哈迪是否在背后支持慕尤丁的竞选,把纳吉踢走。如果要赌的话,我会把筹码押在慕尤丁得到马哈迪支持这一边。

安华最近为了上届大选仓促遴选候选人一事道歉,此举为他赢回了一些支持。安华所说的正是大部分人正在说的,即使安华不承认大家还是这么说。然而安华亲自坦承并为此负起责任毕竟是一件好事。

我经常说,安华犯了很多错误,即使是他还在巫统内以及还是内阁成员的时候。可是他如果不承认这些错误并为它道歉的话,那么就不要指望人们的宽恕。

马来西亚人的本性是非常宽容的,要他们原谅甚至遗忘一点都不难。可是他们在意的是诚意和忏悔的心,只要安华愿意当众忏悔,大部分马来西亚人都准备宽恕他从前的过失,把焦点锁定未来。

让我们面对现实:安华是在野党团结的催化剂。谁还能把像回教党和行动党这两个不同的政党联合起来,不仅在谈判桌上,而是真正结盟呢?这可以被认为是安华迄今最大的壮举。而这一个重大贡献,足以颠覆人们对他的许多疑虑 。

在野党在上届大选的确不容易吸引有素质的候选人。谁愿意在一个没有前途的政党旗帜下竞选呢?

然而目前的情况已经改变。人们不仅认为民联是个有前途的政党,他们已经被视为一个比国阵更佳的替代选择,甚至有可能在来届大选组织政府。

下次的问题已经不是试图寻找有素质的候选人了,问题反而太多人自荐为候选人,领袖该伤脑筋该如何筛选适当人选。

当然这个『问题』毕竟比较好面对。

所以在虎年里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如何溃不成军以及推翻他的行动逐渐壮大成型。你也将看到在野党经历一次必要的大扫除把杂草连根拔除。这样一来在野党就会处在占优势的位置,在来届大选中给予国阵强有力的抗衡。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Welcome to the year of Tiger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7-02-2010
翻译∶四月

4 条评论:

CC Liew 说...

还剩下一分钟......

CC Liew 说...

果然叫『last minite』,真的是最后一分钟。

谢谢四月

四月 说...

谁讲,伦家9点多就POST了,不是LAST MINUTE,是LAST DAY。

安啦,虎年才刚开始,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CC Liew 说...

偶素说西西留最后一分钟才看到才。。。。。

尔家长大会报仇的,那些喜欢摇人家裤带的不要太早死掉,因为不是不报,时辰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