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9日星期二

毫不留情: 好啦!我们可以继续前进了吗?

肏你的三〇八!肏你的联邦法院!肏你的那场我们输掉的战役!肏我们即将输掉的几场战役。让我们迎战『最大的那场』,让我们准备好下届全国大选!让我们整装待发,不再像从前那样临时抱佛脚。

山脚下的小池中,一只小鸭愉快的在池中游荡。池的中央是个很小的岛。有一天,下了场大雨,雨下了好多天,水池开始满了起来,小岛变得越来越小,可是小鸭不介意这场大雨,因为它爱玩水。

当它游近小岛时,它听到一阵微弱的声音:「救我!如果你不救我,我将会被淹死。」

小鸭很好奇,它游得更靠近小岛时,看到一只蝎子。「救我逃离这个小岛」,蝎子说,「如果你不救我,我就会被淹死了。」

「要怎样才能救得到你呢?」小鸭问道。

「你可以背负着我,把我带到陆地,」蝎子说。

「可是,如果我这样做,你会螫我,」鸭子回答。

「不!我不会的,如果你帮我,我怎么会螫你呢?如果我螫你,我也会死,我将会被淹死。」

于是鸭子就让蝎子爬到它的背上,接着它就游到陆地。可是,在中途,蝎子螫了鸭子的背部。鸭子临时前问蝎子:「你干嘛螫我?我就快死了,你也一样会死去。」

「这是我的本性,」蝎子回答。

结果,他俩死掉了。

我记得在一些日子以前,我和巫青团团长凯里会面,我对他说我知道他是个比较摩登和思想开放的马来人,他一生都在海外受教育。因此,他不是巫青团团员那种乡巴佬。可是,为何他为新经济政策和马来人特权等等的课题喧闹呢?他应该表现的比较全球化才对,总之,他是个见过世面的人。

「这是我的本性,」凯里咯咯大笑的回答。我完全理解他的意思,尽管我觉得他牺牲了他自己的原则,只为『政治正确』的利益。凯里别无选择,只有继续玩弄这个游戏。他的所做所为是身为巫青团领袖所预期的那样,虽然这并不是原本的他。可是,当回到份内事时,一名巫青团领袖必须像一个巫青团领袖的样子,而马来人特权和权益就是巫统游戏中的名字。

是的!凯里就像大部分政治人物那般,作出蝎子所做的事。他们会做出在他们的本性下所该做的事,而不是以更大的视野瞻望。蝎子的工作就是螫人,巫统的工作就是不择手段抓紧政权,无论所需付出的代价是国家、民主、正义、公平竞争等等。结局可证明这些意义,这不是说你能够把这场游戏玩得多好,而是是否有胜算。

今天,联邦法院五司会审,判巫统和国阵胜诉。现在尘埃落定,民联已经被逐出霹雳。这是法庭的最后决定,这是民联的最后一张底牌,民联已经输了这场游戏。

现在该怎办?

那我们现在就继续前进。我们输了,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许多人都能接受胜利,很少人能接受挫败,而今天我们在布特拉再也的司法宫中被挫败了,因此,就让我们表现的像个绅士,接受我们的失败,继续往前走吧!

我们今天输掉了什麽?我们不过是输掉了一场战役,可是我们并没有输掉整场战争。而战争将会有朝一日来临,那一刻将无需久候,最长也只需要再等三年,甚至是由今天算起的十二个月内就会发生。因此,振作起来面对『最大的那场』吧!

三〇八赢了什麽?我们赢得了五个州属和八十二个国会议席。我们否决了国阵在国会中的三分二议席。然而,我们失去了一个州属,今天联邦法庭确认我们已经输了。不久以后,我们也许会再失去另一个州属和十位以上的国会议员,国阵将会重新夺得国会的三分二多数议席。

因此,我们也许还会在接下来一两场战役吃败仗,可是我们还是没有输掉整场战争。那我们该怎办呢?我们是否要继续保持我们在三〇八赢得的地盘,还是想要在『最大的那场』来临时赢得更多的地盘呢?

好啦!如果这会让我们感觉好受点的话,就怪那三只霹雳州的『青蛙』导致我们被打败吧!如果这样会让你比较好受的话,让我们责怪霹雳州苏丹,让我们也责怪贪污和被操纵的司法系统,让我们怪罪各种各样的人事。可是,这却无法让我们夺回任何东西,甚至也不能帮到我们在明年或两年后来临的『最大的那场』中获得胜利。

他们耍手段,那又有什麽大不了的呢?这是他们的本性,他们的本性就是说谎、欺骗、操纵、贿赂和不要公平竞争。这就是他们的工作,结局可证明这些意义。

我们已经知道这场赌局是偏向一边的,我们也已经知道他们会在比赛进行到一半移动龙门。这就是他们的本性,这有什麽好大惊小怪的呢?为什麽要为此而咆哮如雷呢?蝎子的本性就是螫那些帮助它的人,不是吗?为什麽我们要为此感到不开心呢?

以前为什麽他们可以插我们的屁股呢?很简单,因为我们以前把裤子脱了之后再弯腰,他们的本性就是教训反对党。以前为什麽我们这样轻易的让他们得逞呢?我们以前为什麽把我们的裤子脱了之后再弯腰呢?

三〇八是个历史,将来不存于过去,将来只存在于将来。将来等待着我们的是什麽呢?我们知道吗?我们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呢?我们是否够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在『最大的那场』来临时进攻呢?

民联没想到他们会在三〇八做的如此出色,当我奔走全马各地演说时,我说过民联将会赢得五个州政权,和超过八十个议席,并否决国阵的三分二多数议席,当时很多人都在笑,他们说我应该是服了一些很迷幻的东西。。

你可以在Youtube中看到这些我在演讲视频说过的一切。可是,理所当然的,民联不相信这些。他们并没有做好准备赢得五个州属和超过八十个国会议席,结果他们提名了一些半生不熟的候选人,这些人甚至连我也不会去投他们一票。

我记得当我们奔走全国时,我太太会见了一些候选人,结果她大喊:「天啊!这就是反对党中能找到的最佳人选吗?这些政党是他妈的到哪找到这些人的?哎哟!少来了!他们不能去找些像样点的人吗?」

当我太太会见这些反对党候选人后,她感到很恐怖。

「老实说,」她说道,「如果这是我们候选人的素质,最好我们别在大选中获胜。如果使用这种人上阵,我真的无法预见反对党有能力运作这个国家。哎哟!让国阵赢完更好啦!我不敢想象如果反对党执政的话结果会是怎样。」

无论如何,我们两人都隶属梳邦USJ9选区,我们把票投给了反对党候选人。可是,当我们知道国阵获胜,而不是民联后,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现在想想,我太太和我权力支持反对党,可是我们却为民联无法成立新联邦政府而感到欣慰,到底哪里出错了?

我们可以忘掉霹雳州吗?往事随风而逝,生米已成熟饭。我们现在不能还原过去,我们需要往前看。我们需要为『最大的那场』做好准备。我们必须确保,当我们输掉一场战役,也许接下来再输多一、两场以后,我们不会输掉整场战争。

让他们先赢几场战役,没关系,他们使用了肮脏手段获胜,而不是公平竞争,我们需要集中精神,赢得在我们面前的大战——『最大的那场』。

喂!他们也许赢了这一轮,尽管通过不公平的手段。可是,我们不也在帮助他们获胜吗?如果不是我们帮忙,他们怎么会获胜呢?我们挑选了不可靠和名声不好的人在三〇八全国大选中上阵,而在排除万难之下,他们获胜了,这令人大跌眼镜。

我可以想象在成绩揭晓时,反对党领袖从椅子上跌下来的情形。「噢,狗屎!噢……不!屌!我们赢了!天杀的,我们现在该怎办才好?啊啦妈,我们的政府班底有不少小丑。」

是否还记得当初他们无法找到适合的候选人充当霹雳州务大臣吗?结果他们选择了来自回教党的尼查,尽管他的政党在霹雳州议会中赢得的议席较少。

是的!这就是我们过去的问题,我们选择了耍猴戏的小丑,结果他们发现我们必须把这些小丑送上去坐龙椅。而这把我们大家都吓得屁滚尿流,这是我们过去的问题,而这些小丑证明了他们除了当小丑,并耍不出什麽把戏,而现在反对党开始看来像个笑话。

呐……你还想怎样?耍猴戏的就只能做这些事,他们只不过是小丑,结果他们把反对党弄得像个笑话。

肏你的三〇八!肏你的联邦法院!肏你的那场我们输掉的战役!肏我们即将输掉的几场战役。让我们迎战『最大的那场』,让我们准备好下届全国大选!让我们整装待发,不再像从前那样临时抱佛脚。

让我们狠狠的肏死巫统和国阵!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Okay, can we move on now?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9-02-10
翻译  ∶西西留

4 条评论:

匿名 说...

这篇真痛快!好!!!!!

Anderson 说...

說得好,既然當初是僥倖的勝利,那麼就讓他們拿回去吧!就為那一天,堂堂正正的入主布城,為馬來西亞民主掀開新頁!

hoss 说...

译文:「求我逃离这个小岛」
修正:“救我逃离这个小岛"

译文:他像其他的巫青团团员那样的乡巴佬。
修正:他不是巫青团团员那种乡巴佬。

译文:我们可能会再一、两场战役中被打败
修正:我们也许还会在接下来一两场战役吃败仗

译文:这既是他们的工作
修正:这就是他们的工作

译文:过去不会有将来,将来才是将来。
修正:将来不存于过去,将来只存在于将来。

译文:他们说我应该是抽了一些很浓烈的东西。
修正:他们说我应该是服了一些很迷幻的东西。

译文:我们两人都逮属梳邦USJ9选区
修正:我们两人都隶属梳邦USJ9选区

译文:往事只能回忆
修正:往事随风而逝

译文:我们选择了不稳定和令人难以接受的人物在三〇八全国大选中当候选人
修正:我们挑选了不可靠和名声不好的人在三月八全国大选中上阵

译文:我们在我们的政府中有了王牌。
修正:我们的政府班底有不少小丑。

西西留 说...

谢谢hoss的细心校对,已经全部改正,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