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6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认知战对认知战

让我悄悄的给你一个暗示,巫统的『秘密武器』是由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的弟弟弗亚特哈山所部署新闻部特别事务局。现在,反对党们可以请你们做点功课调查一下这件事吗?当然你不希望《今日大马》帮你做完所有的功课吧?


允许我指点你一下,在许多情况下你并非相当了解马来西亚目前所处的状况。马来西亚正处于内战。是的!是一场内战。可是,其他国家在内战中所使用的是枪炮,我们的战斗是在认知范围中。可是,这还算是某种内战,只是不用血溅街头罢了。

你爱怎么说都好,革命正在进行中,而民众正在对抗政府。可是民众很聪明了选择了选票箱(ballot),而不是子弹(bullet)。莱益斯(Hishamuddin Rais)曾经说过「Pilihan raya dan bukan pilihan jalan raya」,意思是说,选举,不是选马路。


当年英国使用了他们的智慧,教导了我们对抗这类的战争。我们的殖民地主子说过,子弹无法击败共产党。我们需要赢取人民的心,才能战胜共产党。我们需要让人民解决共产主义,而英国人成功了。那是一场绝妙的策略,共产主义被击垮了,因为人民否决了这个思想,而并不是因为英国人比共产党恐怖分子拥有更多的枪炮。

而马来西亚目前正在内战中,就像马来亚紧急时期的内战那样。

可是,它被称为『马来亚紧急状态』,而不是『马来亚内战』,因为如果他们称之为战争,而不是紧急状态的话,这些保险公司将不会为这些蒙受损失的英国进行赔偿。共产主义恐怖分子当时轰炸政府设施和英国人的财产。如果这些是在战争中受到的损失,保险将不涵盖这些赔偿,因此,他们将它称为紧急状态。

现在马来西亚其实正在战争中,可是其中并没有开过一枪,或有任何的建筑物被轰炸,这是一场认知战。这是一场认知对抗认知的战争,而这是一场称为国阵的执政联盟,对被称为民联的在野党联盟的一场战斗。

战争中由许多的战役组成。这不止是一场大战役,甚至就连诺曼底登陆战中,也包含了许多在不同地点展开的战役。你也许会在几场战役中获胜,而你也许会输掉几场。可是,最终在累积了你所赢得的许多战役后,将决定最后的胜利者。

在认知战中,你必须同时间触动许多的课题,这就像是同时在许多战役中交战那样。而你攻击每个目标,并持续攻击,直到你的目标跨下为止。

现在,让我们把这些转换成目前所发生的事。

理所当然的,首相纳吉是首号目标(就像他之前的巴达维和马哈迪医生)。对纳吉的认知是,无论是直接或间接,他和阿丹度雅横竖都有所关联。而这已经达到了。只有很少数的大马人,甚至是巫统本身的党员也会说,即使他没有和阿丹度雅谋杀案有关联,至少也和她扯上一些关系。

许多人相信他不止认识阿丹度雅,实际上还和她有过性关系。他们也相信纳吉、阿丹度雅和拉萨巴金德的合照的确存在,而蒙古驻马来西亚代办赛阿都拉曼(Syed Abdul Rahman Alhabshi)曾经把这张照片交给了警方。

我们必须记住,赛阿都拉曼在早期的新闻发布会中责骂过警方,还谴责他们没有进行应有的调查。赛阿都拉曼告诉过许多人有关这宗案件中的许多事,大概他现在对那些所说过的话后悔莫及了。

实际上赛阿都拉曼曾经接受了一宗总值五亿令吉的合约计划,这令人深信他已经被收买。这就是认知,而这个认知不会随着他的言行而改变。

拉萨巴金德的那份法定声明书致使他在这起谋杀案中被无罪释放,尽管它被法庭所接受,可是其内容却清楚说明他从不认识西鲁(Sirul)和阿兹拉(Azilah),直至纳吉的随扈是慕沙沙菲力(Musa Safri)安排他们见面为止。法庭接受了他的说辞,这就是为何拉萨在这起谋杀案中被判无罪释放的原因了。

因此,纳吉的随扈沙菲力设下了整个圈套,导致阿丹度雅被杀害。

还有,我们知道纳吉的特别事务官纳西尔(Nasir Safar)在西鲁和阿兹拉在拉萨的住家前载走阿丹度雅的当儿出现在现场。私家侦探峇拉已经确认了这些,他也曾经向警方说明这件事。可是警方绝口否认,甚至查也不查就说那是附近的一名居民。

因此,纳吉的特别事务官纳西尔也涉及其中,而这就令纳吉的两名近身随扈直接和此谋杀案有所关联。

以认知而言,纳吉已经输掉这场战争。如果你愿意的话,去做个独立调查看看我说的对不对。只要向大马人随机轮询,大部分人将会告诉你,他们相信纳吉要不是认识阿丹度雅,和她有过性关系,或是直接涉及她被谋杀的案件。

在认知战当中,纳吉已经被挫败,而他的形象已沉沦,无论任何言行的不久都已经万劫不复了。

好啦!下个目标是纳吉的老婆罗斯玛曼梭(Rosmah Mansor)。在认知的世界里,罗斯玛被视为是一名娼妇。可是,最可笑的是,她是咎由自取,而不是因为反对党对她的攻击。

她身边流传着许多的故事。其中一则故事是有关四名退休将军来到她家会见纳吉的事。她出来并问他们说,是否他们想要会见纳吉商谈关于政治或生意。他们问道这两者间有何差别,她回答说,如果他们想要会见纳吉商谈有关政治的事宜,他已经离开家,待会会回来,可是如果是有关生意的事,他们需要跟她谈,而不是纳吉。

这个故事在军中家喻户晓。

另一则故事是有关她在巴黎疯狂购物的事,她在一天之内就花掉了二十万令吉。现在,最引人入胜的是,阿丹度雅当天协助罗斯玛携提她所有的东西,包挂她的信用卡和各式各样的东西。

相当多的的马来西亚领事馆工作人员当时也协助了罗斯玛搬她的东西(购物花掉的二十万令吉可以买许多东西了),结果,这个故事在领事馆群体中广泛流传。

2008年,她当时在印尼出席一项银行的宴会。当她像女皇那般的走入主家席时,后面跟着她的女待拿着一副坐垫,接着女待把坐垫放在椅子上,她方在坐下。就连最高元首后(Raja Permaisuri Agong)也没有这种待遇。

当然,既然这是一家马来西亚银行的宴会,在宴会中挤满了大马人,他们全部当时觉得想要当场作呕。他们不止觉得尴尬,还觉得很恶心。

还记得在她去中国的那趟,她在访谈中怎么说吗? 在访谈中她抱怨纳吉把她丢在房中,自个儿去办国家大事,她感到很生气,并告诉纳吉送她回马来西亚。可是他太忙了,没有时间送她回家。

这是她在报章访谈中自己承认的。

而最近她和纳吉去了印度,他们为她在钦奈准备各种各样的节目,可是她却留在房中拒绝出来。她说钦奈很肮脏,所以她拒绝离开她的房间。『怎么印度这样肮脏啊?』她气急败坏的告诉她的随从。

这最新的『把脚放入嘴里』的佳话目前在外交圈子内被谈论着。因此,就如我所说过的,大部分的灾难是罗斯玛自己造成的,反对党无需制造任何课题,她自愿提供弹药补给,以赢获这场认知战。

以纳吉和罗斯玛而言,他们绝对已经在这场认知战中被打败了。接着我们回来巫统和国阵,巫统和国阵所做的一切,继续的害死他们自己。反对党无需很机智也能打败巫统和国阵。所有的反对党所需要做的是不要犯上任何错误。巫统和国阵正在自我毁灭的状态,他们正在用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永远也无法在认知战中获胜。

关于安华伊布拉欣和反对党的认知又怎样呢?现在这个也是个问题。政府企图给人一种印象,安华犯了鸡奸。这个计谋输得一败涂地,很少人会相信安华是有罪的。其实,他们相信安华是被一个圈套中的受害者,不管法庭怎么说,大部分大马人认为安华是无辜的。

尽管如此,许多人相信安华不是个很好的经理,他们怪罪安华在许多反对党的问题中,尤其是公正党的问题,没有采取行动。他们觉得如果安华坚决的话,许多问题在开始阶段已经被处理掉了。因此,这样看来,安华是这些所有问题的起因,主要是因为他没有防止它们的发生。

其他的反对党水真正的问题的观点分裂。有些人觉得反对党从来没想到三〇八会获得这样好的成绩,因此,反对党没有小心筛选他们的候选人,而目前这些低品质的候选人,尤其是那些前巫统人士,以及那些为自己着想多过为选民着想的人已经原形毕露了。

选民们相信反对党要找到好的候选人是很困难的,尤其是没有人会想到在这场大选中会获得这样好的成绩。因此,选民们准备给反对党第二个机会。在下届全国大选中,如果反对党让比较好的候选人上阵,选民将会再次的投选反对党。可是,这次他们将不投国阵,并不是因为他们憎恨执政党,而是因为他们有信心反对党会做的更好。

这第二次机会实际上是反对党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们这次还是无法办到,这一代也不会再有机会了。如果反对党在下届大选中无法赢得人民的心意,它将会彻底败下阵来,不会再有第三次机会。我们需要等待了三十年左右,下一代的选民才敢于尝试更换新政府。

就如我锁说的,巫统和国阵做了许多的错误,反对党才能得逞,而正当你在阅读这篇文章时他们还在继续犯错,因此,反对党可坐享其成。反对党已经赢得了认知战。反对党所需要做的是不要犯太多错误。

反对党犯了什麽错误?他们该怎么做?我已经成篇大论的说了,因此我不想再重复。安华自己知道他们自己的事,所有的反对党领袖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你我知道他们他们有什麽底牌。我们要反对党做到的是,不要犯上这些错误。而如果你照做的话,进军布城指日可待。

噢,还有一点,别想说巫统没在为他们在认知战中被打败而束手就擒,他们意识到他们在认知战中已经被打败,他们正在重整旗鼓以重夺失地。我知道他们在干嘛,可是目前还不是时候揭露这些勾当。

让我悄悄的给你一个暗示,巫统的『秘密武器』是由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的弟弟弗亚特哈山(Fuad Hassan)所部署新闻部特别事务局(JASA)。现在,反对党们可以请你们做点功课调查一下这件事吗?当然你不希望《今日大马》帮你做完所有的功课吧?

再见之前,让我们继续攻击,直到巫统和国阵灭亡为止。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Perception versus perception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4-02-2010
翻译∶西西留

4 条评论:

匿名 说...

谢谢刘兄,过年也要开工。
新年快乐
今年的希望是腐败的政府早登极乐,还我一片青天。
lan

小虾子 说...

灭吧,灭吧!
恭喜发财,新年快乐,
祝西西大侠开工大吉大利!

thepplway求真 说...

对殖民地主义与封建歌功颂德可能是RPK政治认识的瓶颈。

这也是英语教育者为什么如此理智地支持BN多年的其中原因。知识与历史的片面照成的对民主、民权的不信任与怀疑也是为什么他只能谈谋略却很少谈民主政治的原则是否要公平对待任何人,包括许多和他们保守派政治观点不同者?

salam reformasi

CC Liew 说...

谢谢匿名、虾子和求真的留言,祝你们在新的一年财源广进,步步高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