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7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反对党为马来人和回教做过了些什么?

喂!我们可以不断的举例,与回教党对比起来,说明巫统是如何捍卫回教的。不要以为巫统就像个塔利班,我警告你。其实,巫统是非常开放的,比回教党还要开放,可是他们却比回教党更加的捍卫回教。

「反对党为马来人和回教做过了些什么?」巫统副主席莫哈末沙菲宜(Mohd Shafie Apdal)嘶喊道。好吧!就最近的局势发展而言,就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吧!我所说的最近的局势发展指的是有关聂阿兹(Nik Aziz)发表文告挺行动党,巫统说这已经猥亵了回教。

你可以想象这种局面吗?你曾经想过你会活到今天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吗?不过在不久前巫统称回教党为极端政党,他们把回教党譬喻成马来西亚的塔利班。到了今天,巫统呵骂回教党对回教的敌人表现得太过懦弱——这里指的是行动党。

巫统叫警方去把槟城行动党的人拖去盘问。这不是回教党,而是巫统发动的宗教批判所,对付这些侮辱回教的回教敌人。去年是郭素沁,今年轮到黄泉安,一个也逃不出巫统的五指山,那些侮辱回教的人士将落入巫统的魔掌。

对于回教党,我实在无话可说,回教党依旧气定神闲的与行动党称兄道弟。是否这是因为回教党需要行动党的支持,在即将开始的槟城补选呢?是否这就是回教党『牺牲』回教,默许行动党侮辱回教的原因呢?

是的!我同意巫统所说的,反对党向马来人和回教干了什么好事?

好吧!或许黄泉安声称回教革新理事会(JIM)是一个极端的回教机构,就连大马政府也干过同样的事。早在2001年,大马政府扣留了时任回革会主席的沙礼顺吉(Saari Sungib),在《内安法令》下把他送往甘文丁扣留两年。政府声称沙礼顺吉是一名极端份子,并涉及策划伊朗伊斯兰教革命的血腥革命。实际上,当时有十个人被扣留,包括我在内,我们被指控阴谋携带枪械、炸弹、汽油弹(Molotov Cocktails)和手榴弹发射器。

其实,我手中曾握过的唯一『鸡尾酒』(Cocktails)叫『玛格莉特』(Margaritas)。

或许,回革会、回青运(或称为回教复兴青年运动,ABIM),以及其他许多的『极端份子』回教组织感到气愤,因为这些人就是发起国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Nasional,PKN)的人,国民公正党后来与人民党(Parti Rakyat Malaysia,PRM)合并,易名为人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Rakyat,PKR)。今天,公正党是政府的头痛根源,尤其是当它想要废除『马来人主权』,并以『人民主权』取代的时候。

回革会的人马也是带领了最近的废除内安法运动(Anti-ISA Movement,AIM)或马来文中的GMI(Gerakan Mansuhkan ISA)。实际上,有许多的回革会和回青运的人士参与了废除内安法运动,这项运动缘起自回青运前任领袖在2001年最初发动的运动——他就是已故的法兹诺导师(Ustaz Fadzil Noor)。你可否看到到处都是回革会和回青运的人马在为正义、平等、良政、行政透明而斗争吗?还有反抗警方暴力、滥权、贪污和形形色色的抗争。这肯定让他们看来像是如同塔利班一样的极端份子了。

黄泉安称他们为极端份子是实至名归。回教党又做了些什么呢?回教党把这些都抹杀了,不当一回事。回教党并没有威胁说要离开反对党联盟——人民联盟。当行动党宣布会在几天后的补选中协助回教党时,回教党并没有叫行动党滚出彭加兰巴西(Pengkalan Pasir)。那是巫统自己叫警方前去骚扰黄泉安,并『想要获取他的口供』的。预估不久之后,黄泉案就会因为侮辱回教而被控上法庭,当然如果这些都发生在他被援引《内安法》扣留之前发生的话。

黄泉安是否有侮辱回教并不打紧,所需的只是巫统控制的报张做出的一段声明就足与让巫统跳出来捍卫回教了。先鞭几下,是真是假延后再说,与回教党对比起来,这就是巫统专属的回教。

发生在郭素沁身上也是一样的事。当时有谣言说郭素沁有一点点可能会要求一些回教堂在凌晨五点半时把扩音器的声量调低。我不清楚为什么在五点半还在睡觉,五点半早该起床了,因此,我可以理解为何巫统如此气恼。

好啦!结果证明了这项指责不是真的,回教堂委员他们说这不是真的,郭素沁没有做过什么,她不曾叫回教堂把扩音器声量调低(其实,回头想想,即使她有这样做,哪有如何?这和侮辱回教有什么关系呢?)。无论如何,巫统叫了警方逮捕郭素沁,并在《内安法》下无需审讯直接扣留她。后来,只是扣留了她之后,才开始展开调查,看下是否这项指控是否是真的。

如果回教堂委员会在当时保持沉默的话,郭素沁可能会被关在甘文丁两年,或更长,因为她犯了侮辱回教的罪行。很不幸的,回教堂委员会却出来,张开他们的笨嘴巴,说这些都不曾发生,结果政府别无选择,只好放了郭素沁。

喂!我们可以不断的举例,与回教党对比起来,说明巫统是如何捍卫回教的。不要以为巫统就像个塔利班,我警告你。其实,巫统是非常开放的,比回教党还要开放,可是他们却比回教党更加的捍卫回教。

在马来西亚,那是巫统政府发出的彩票和赌场准证。就连在中国,这个号称最多人口,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多华人的国家也拒绝发出赌场准证。就连新加坡也拒绝发出赌场准证,直到最近开开放了。可是很久以前,巫统政府已经发出了赌场准证。

『多多博彩』也是巫统所拥有的另一个赌博档口。当然,他们不能使用巫统的名堂,恐怕这将引起人们议论,于是,他们利用一个华人作为巫统的代表持有多多博彩的股份。这样看来,巫统一点也不像塔利班,虽然他们比回教党还要热心捍卫回教。

当年 Faber Merlin 集团有麻烦,巫统把这家集团收购了,这家集团拥有多家酒店。不久后,它又收购了其他有麻烦的酒店。今天,巫统拥有的许多酒店设有酒馆、酒廊、迪士高舞厅和按摩室(实际上就是『淫窟』)等等。回教党是办不到的,回教党宁愿呼吁禁售啤酒,巫统将不单不禁售啤酒,其实还对酒廊、酒吧、迪士高舞厅、按摩中心等等的事业进行投资。

如果你认为巫统是极端份子或是像塔利班的话,我鄙视你!他们不是这样的人,他们是非常开放的。于此同时,他们捍卫马来人和回教,而回教党又为回教做了什么呢?当巫统副主席莫哈末沙菲宜质问「反对党为马来人和回教做过了些什么?」是非常贴切的一项问题。

按:其实,就你和我说了就算了。如果回教真的像马来人说的那样,是上苍的宗教的话,上苍不需要人类的帮助以捍卫祂的宗教,何况,是上苍把人类创造出来的,由此可见,上苍是比人类还要强的,祂还需要人类来帮忙才能捍卫他的宗教吗?上苍自己就可以办到了。如果上苍觉得不悦,他只需要……『噗』的一声,把整个社会消灭掉。因此,你侮辱祂的宗教,如果你真的一开始的时候就侮辱了祂的宗教的话,你后果自负。上苍无需祂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去办这件事。如果上苍真的是至高无上的,就像我们大家所说的那样,他是不会生气的。生气是人类的情绪,只有人类独有。上苍不会有人类的习气,就比方说生气。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What has the opposition done for the Malays and Islam?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7-8-2009
翻译  ∶西西留

8 条评论:

匿名 说...

林梧桐的场听说是全东南亚最大的

mabeltanyc 说...

哈哈,这篇过瘾

匿名 说...

笑死人了,谢谢西西留

匿名 说...

這篇文章里头的评论,很有杀伤力,民联好好利用在柏馬当吧酉的捕选中吧!給他们好看!

西西留 说...

其实那个巫统候选人Rohaizat被『struck of the rolls』(即是被除名的意思)已经够杀伤了。巫统『又』完了……

那些律师有去挖料,最后找到原来罗海扎偷吃了树胶园主合作社(Koperasi Pekebun Getah)的十四万令吉,后来董事局知道了,叫他吐出来,可是他死赖着不还。

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触犯94(2)条款(律师法令),因为94(2)肯定是有触犯任何罪行才会被吊销执照的,所以大概他在官司中被法庭判处有罪了。

律师公会主席有说过他触犯的是刑事罪行,至于详情是怎样就要看接下来的报道了。

猫头李 说...

我希望这次不是输65票,是6500票,可是这是马来区,马来人的心理正在想什么很难想象。

Gwyn Fong 说...

国阵把国家弄得一团糟却还说人家做了什么?为什么不问问自己为国家民族做了什么?

讲来讲去就是马来人和回教。。。

sowseng 说...

马桶万岁万岁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