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0日星期四

西西留的狐疑

西西留不写部落格文章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总有部落客捷足先登,把西西留的想法写下来了,所以写了等于白写,甚至也没法写得比别人好。拉惹柏特拉在2009年8月20日下午2点20分发布了这份匿名的告密信后举国哗然。依照『惯例』,西西留把这篇文章进行了翻译。在翻译过程中,也企图由字里行间找出蛛丝马迹。西西留有个习惯,就是喜欢由文字的表现手法和用词攒测出作者的心理状态。

这封告密信给西西留的感觉是有预谋的,当然这只是凭感觉,感觉未必是对的。其他的,我想奶茶兄已经代我说了。这里特别要注明的是,赵明福的裤带上的化验结果是两个男子的DNA,可是告密信中却提到所有人(就除了那位希山穆丁以外)都公开的交出了DNA样本,如果这位副总监是杀人凶手的话,他的帮凶又会是谁?这其中的逻辑性错乱了,因为在当晚,不可能还有外人在反贪委办公室内,除非里头还有不可告人的内情。

22 条评论:

匿名 说...

谢谢西西留的提醒,我们不应该高兴得太早,要到最后一分钟才能真相大白

钟卓桓 说...

基尔现在大概在外国想办法找个替死鬼,现在有了这个副总监,他还需要一个,那会是谁呢?

MT Follower 说...

听说当今大马越洋访问他时他还在麦加,RPK很像说得对,这些贪污玩女人的很像都很喜欢去麦加。

匿名 说...

我看了susuteh的所谓疑问。其实susuteh的疑问也蛮凌乱的,而且都是按susuteh个人的思路提出。其实很多时候,这样的事,是出于我们“惯常”想像的。我喜欢看侦探推理小说。好的推理小说,犯案手法多么离奇但又合理啊!这案件虽非小说,但若缺乏想像,还是不成的。例如susuteh尝试提出一点对“吹哨者”心理的质疑:“为什么以前怕,现在就不怕了吗?”其实,人的心理,不就有所谓的“临界点”吗?噢...

袁怀仁 说...

“为什么以前怕,现在就不怕了吗?”这点我倒是觉得不是大问题,可以有很多种假设。可是如果说到信中最明确的指证应该就只有那位TP了。我不知道雪州MACC是怎样的人事结构,可是一个副的乱乱来,那个正的应该也好不了多少吧?这个正的难道是无辜的吗?他怎么会让副的指指点点却不出声呢?西西留说的对,里面绝对不止一人,还有很多帮凶,可是信的内容却只是点名这位TP和基尔,看来很像漏掉了一些根据。

思问者 说...

我自己读的时候,也感觉写的人写得太顺了,但就是缺少更关键的细节,所以不会那么快以为这是完整的爆料,而比较倾向权争。

但无论如何,牠们撕破脸了。

现在即使不是那个副的干的,牠也会保护自己而捅出另一些或他怀疑的对手的纰漏,所以事情会越来越精彩,也越来越让上面的压不下场,更吃不下雪州——至少不可能在9月干多一次507.

这些时间就是民联的花红,希望他们不要乱花,而是好好的投注在赢取更多民心的工作上。

西西留 说...

谢谢匿名大大,袁兄和思问大大,
当然,我同意这不过是个开头,或者接下来会不了了之,或还有续集,这就要继续观察了。

重点在于,信的内容相当针对性的指向那位副总监和基尔,其他人倒是没有被点名,除了那些与基宫有关的那几位朋党之外。

里头特别提到有关他弟弟或哥哥在靠近巴生圈地做油站的事,还特地交代那是华人坟场的保留地。这个倒是有点故意『点出』可以触怒华人的课题。

当然,居然是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很明显的这批人(或只是一个人)是反基尔和反贪委的高层的,所以无论如何都好,这封信的正面效果绝对比较大。

思问大大提出很重要的一点,323方案大概会泡汤,因为目前除了把『稍微』平息的赵明福事件再次的变成焦点,如果要进一步的夺权,可能雪州民联早有警惕,并会提早解散州议会。这是雪州和霹雳州夺权时不同的地方。赵明福引起的公愤是非常大的,如果雪州再次重新举行州选举,肯定是一面倒把政权回归到民联手上。如果巫统『再次』失手,肯定会把纳吉的声望削弱到最低点。别忘了雪州是个华巫参半的州属,在这里玩什么种族课题都会造成反弹的。当然,雪州苏丹可以拒绝解散,可是他应该有霹雳州皇室这个样板可以看,这个也不在民联的计算内,毕竟在君宪制中,这是无可避免的。

林吉祥开始在烦恼,要如何『整顿』雪州,这倒是有点后知后觉的,城门失火的经验不是已经在霹雳州发生过了吗?为什么到了现在才来开始才想要如何『巩固』雪州民联的凝聚力。

雪州民联内部的问题不是一日之寒,这也就是反对党五十年来『头一遭』必须要面对的。官僚系统不必制定舆论这样简单。民联中就属行动党的行政班底最弱,里头也没有一位是由实际行政经验的,要嘛就律师,要嘛就医生,会计师等等的。这些不是行政人才,而行政即是政府运作的最关键部分。行政议员太过依赖原班底的巫统人马,这是败笔。无法迅速的调动足够的『自己人』渗透入行政工作是最糟糕的决策。

这点西西留也有提出过(不是在部落格中),如果有一天,『很不幸』的民联执政中央,要去哪里找这样多的行政人员来填补马哈迪时代就预留下来的后患,即是说无法更多元化的让其他领域的人进入政府行政工作呢?

刘天球无论如何要做好人也做不好,因为无法展现实质的行政魅力,单靠老查预留下来的旧人马,要如何才能才铲除前朝预留下来的苏州屎呢?

要如何悬崖勒马?西西留不懂,如果要我说一句中听的话,开始执行每个星期的民联内部协商会议吧!民联不需要『热线电话』,又不是苏联和美国的冷战,民联内部需要做下来谈,最重要的是,林吉祥继续放任行动党地方势力的『自由发挥』的话,三党中就行动党最危险。

邱 说...

"最重要的是,林吉祥继续放任行动党地方势力的『自由发挥』的话,三党中就行动党最危险。"

看不懂這句。我總認為公正黨的問題比較複雜多元,是民聯的隱憂,還請西西留大大點破。謝謝了。

玉刚 说...

最重要的是,林吉祥继续放任行动党地方势力的『自由发挥』的话,三党中就行动党最危险。
西西留说得对,现有的地方势力是政治搞手,但绝对不是行政高手,搞政治搞太过火,他们的横行,导致人才都不愿意加入行动党,谁会愿意把大部分的时间精神都花在政治斗争,人事纠纷之上?

相反公正党虽然复杂多元
但是只要拿到执政权,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
而且,他们有的是人才

总的来说
行动党看似稳定,但是严重缺乏行政管理人才
长远发展,党的格局会越来越小
怎样都好
不管政党或企业,人才才是最重要的一环

Susuteh 奶茶 说...

对于四楼的意见,
奶茶不是推理小说家,当然也没有这技巧,承认这贴写得有点乱。如果有些难懂,奶茶深感歉意。

这贴的主要论点,在于信件的出现,疑问重重!

西西留 说...

奶茶也无需介意,既然是评论,就有不同的意见,这是很正常的。基本上您在文章中锁提到的都是一些西西留也认同的论点,包括:

独立调查庭和『希望带入内阁』的说法。是人都知道屎货和鸡耳是同一条船上的。理由上可以猜测的是,屎货给了鸡耳绿灯,叫他放胆去干,他会在后面『保护』鸡耳(当然就是叫鸡耳去做敢死队就是了)。鸡耳也乐于从命,因为他不豁出去的话,他自己也会因为这十年来的贪污而坐牢。几天『希望带入内阁』是很大的疑问,如果里头本来就是『那些人』,由怎么还能依靠他们来给出公平的决定呢?

西西留 说...

邱大大和玉刚大大您好,

其实玉刚大人已经回答了重点。可是要在有『组织性』的再解释的话,西西留可以这样子归纳:

政治是什么?政治广义来说就是『对人的管理』,如果以『小格局』来说就是占据山头,自立为王,招兵买马之类之类的。要如何招收人马呢?那就要通过种种的手段和方法。这其中就涉及了人事管理。

如果以『大格局』而言,那就是治国,当然『治国』这个名词可以狭义,也可以广义,如果广义的来说,小则是企业、乡村、市议会,大一点就是州内阁、州政府等等的。狭义点来说,即是『天下』,当然西西留指的是『国家』。这也就是政治的最终极目标——『治理国家』了。

目前,如果撇开回教党和公正党不看,西西留说过,就只行动党在人员管理上最差。回教党的吉兰丹已经『运作』了十年,公正党虽然是新崛起的政党,可是里头就只安华本人就足够了,他可是前副首相,对内阁的机制和治理手段,虽不能说他是最好的,可是他曾掌管的部门是国家部门中最重要的财政和教育部。还有最近加入的再益和蔡锐明,都是前部长,所以公正党在组织政府的能力上是无可质疑的。

行动党除了东姑阿兹是『有一点点』组织背景外,基本上都是所谓的『精英』在主导着整个组织。

邱大大提到,公正党一样派系纠纷很多,这点是肯定的,难道回教党就没有派系纠纷吗?就吉打、雪州和登嘉楼就三个不受『中央』所控制的大党阀。这些都很正常的。重点在于基层,基层是政党的最重要组成结构。公正党和回教党都有非常强大和完善的动员能力。这点行动党是办不到的,主要也就是行动党的精英主义造成的『代沟』问题。当然这个课题就暂时打住,有机会再继续探讨。

主要三党中科这样归纳:
回教党——没钱,有基层
公正党——有钱,有基层
行动党——没钱,没基层

就民联雪州执政以来,行动党不断吸纳二三线的马华人马进入,就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现象。是的,一般上这些人都是有『参政』经验,而且有钱,同时拉拢旧人马充数是比较容易办到的。可是这最后造成派系过于林立的同时,却无法造成很好的向心力。

目前行动党最『喜欢』看到的就是成立新支部,支部越多越好,这就有点像毛泽东在大跃进时代的炼钢一样,数目变得很重要,而不是实质内容。为何倾向于数字呢?这就是精英主义的『习惯』,人的管理不是『数字』,数字不能代表实质的人心倾向。

西西留对民联的隐忧不是说他们不能拉倒国阵,而是在『集体目标』达成后,往后要怎么走?这才是关键。

草禾刀 说...

西西留,昨晚您有看TVBS的新闻夜总会吗?这一集的课题是围绕在台湾水灾的前因后果及责任。这段节目让草禾刀 联想到了我国的Bukit Koman山埃采金、Pg豆蔻村等等问题。现在读了大家以上的分析后,更加觉得那节目真的很棒,也许,可从台湾的经验中学习到一些。

草禾刀 说...

“雪州民联内部的问题不是一日之寒,这也就是反对党五十年来『头一遭』必须要面对的。官僚系统不必制定舆论这样简单。民联中就属行动党的行政班底最弱,里头也没有一位是由实际行政经验的,要嘛就律师,要嘛就医生,会计师等等的。这些不是行政人才,而行政即是政府运作的最关键部分。行政议员太过依赖原班底的巫统人马,这是败笔。无法迅速的调动足够的『自己人』渗透入行政工作是最糟糕的决策。”

是您这一段分析让草禾刀想到在昨天节目里所说到的台湾马总统目前政治格局,有些类似。

MT Follower 说...

哇,各位大侠写得好精彩,要cut & paste慢慢看才行。这些留言大概可以用来当文章了,各位真是卧虎藏龙,佩服!佩服!

玉刚 说...

说到组织性,行动党的隐忧有几点

第一,高层精英不懂得也不会驾驭基层,尤其市井基层,理念出现了矛盾。
行动党喊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多少年?但是为何还是给人感觉这是一个大中华政党?行动党每一次代表大会都说要进入马来社会,这么多年来,有行动吗?因为基层的素质,都喜欢混在华人社区,大部分的华裔领袖习惯性以马华为假想敌,所以思想观念和马华的基层大同小异。而且,大部分行动党的草根基层受教育程度不高,都是以华语或方言沟通,高层精英呼吁进入马来社会,基层睬你都傻

第二,基层领袖派系林立,没有管理经验的政治精英们不擅长,也无力管制基层,为了得到基层支持,甚至乎被草根基层牵着鼻子走。(只要筹够人数,就能够成立支部学人搞政治)为了政治利益,精英们难免会讲一些激进语言讨好hardcore粉丝,但是这一些草根语言往往又会吓跑很多游离的中产阶级选票(其实中产阶级才能够提供更多有素质的管理人才)

精英领袖和草根基层的矛盾和冲突,就这么产生恶性循环,结果,城市的中产阶级,如果要加入政党,首选都是理念和形象清新的公正党

非常糟糕的恶性循环

奶茶 说...

行动党犯了不少错误,

第一
不断的扩大支部,但定位不佳,许多州选区里头,支持行动党的选区,却没有出来搞支部!反而被友党带头领先=回教党。

第二
党教育及干部训练,对许多党员来说,这是什么?

第三
报大数,就是吉祥爷爷的125亿,为什么凡是要报大数?是注重效果吗?哪效力呢?谁来注重?

第四
部份年轻议员,只会搞人气,炒课题,
到底有多少位,真正脚踏实地,做好本分?

第五
如何经营基层,行动党许多都是草根基层,这有好处,但同样也有坏处,如何提升他们的素质,建立在党教育及干部训练,但要传达政治理念,加强地方基层工作,就必须学习组织及动员力量,这点我看不到,连801大集会,行动党的人,都还驾着汽车进城,就已经看到,他对“动员”两字,如此的遥远!

玉刚 说...

奶茶兄,

有机会希望可以一见

有时候其实很羡慕回教党存在着开明派和保守派
开明派有专业人士知识分子开疆辟土,为党洗刷鲜明招牌;保守派则坚守后院,执行草根性的活动

但是行动党没有这回事
从没有听过有中华派(保守),火箭派(开明)的出现。。。
或许,在华人社会,从来只有利益纷争,而不会有理念纷争

Yoke Kong

西西留 说...

回刀大大,西西留穷,没有卫星电视。可是大概可以想象说的也是政府行政效率的问题吧?可否分享分享呢?

西西留 说...

回MT大大,谢谢您的踊跃留言。

辉玉刚大大,
对于第一点的解释,正中要害,想必玉刚大大是火箭中的活跃份子,一点即是重点。其实,西西留的想法是,作为领袖阶层的,如果由『精英』主政的话,这也不可厚非,可是这些领袖和基层的接触必须要频密。如果依照目前的作业模式,其实行动党和基层之间有非常严重的代沟。也许大家都忙着执政,对非民联控制的州属也是抱着任其生灭的态度。就以目前的雪州民联而言,白小事件结束了吗?其实还是有手尾的。这一区的国会议员几乎也没有对白小事件继续跟进,其实马华和董总在其中的动作是很可疑的。可是,行动党几乎没有发表过有关的言论。

再来,行动党既然说明是99.9%以华人为主的政党,可是对于董教总和其他华团的互动却是非常少的,印象中就只见过章瑛曾和董教总稍微有些对话以外,其他方面的策略性探讨和布局却从未听闻。这或许是行动党林吉祥曾经和几位前董教总的领袖交恶的后果。关于行动党华教的态度,可以再继续探讨,可是目前就点到为止。

RPK曾经在308前考虑加入行动党,他主要的考量即是淡化行动党中的华人色彩。他的出发点是善意的,同时他也和其他中央领袖保持着相当亲密的关系,比方说黄泉安、林吉祥还有他在诉讼案中的代表律师哥宾星等等。问题在于,在308后,行动党本来应该可以大幅度的扩展它在非马来人族群间的地位的,可是中央的决策却是缓慢而保守的。

在于马来领袖间的互动,最有效的方法不是通过『精英』们作为桥梁,而是通过基层的持久性互动,才能获得潜移默化的效果。这绝对不只是学习李光耀所谓的办一场『交流会』或是一起拿筷子捞生就可以一劳永逸的。中央必须通过明确的指示,确保基层能够根据指南来协调非华裔成员的沟通。长久以来行动党基层都很少与马来人接触,在许多情况下交流是非常吃力和需要经验的。在介绍行动党时,作为基层,他们要如何介绍这个政党给其他友族认识呢?基层有如何做好准备来回答非华裔选民的问题呢?难道就靠林吉祥那把三寸不烂之舌吗?不!行动党不是独裁政党,也不是偶像政党,它曾经是个标榜扶贫的中间偏右的社会主义政党,这和李光耀在参与英国工党时的理念是一致的。曾几何时行动党中央曾经派出协调员,或是通过政治教育计划,把这些草根阶层训练起来呢?

回教党的政治演说几乎是从不间断的,无论是乡区直到城市,他们的领袖不断向党员们探讨和说明最新的政治形势。看来,行动党最『正式』的政治活动几乎就只有百人宴,千人席了。这个课题就说到这里,有机会可以继续探讨。

至于奶茶大大的说明可说恰到好处,其中一点奶茶说到:
「连801大集会,行动党的人,都还驾着汽车进城,就已经看到,他对『动员』两字,如此的遥远!」
其实,要补充的是,两万人中,有些部分是回教青年运动的人,可是他们大体上都是亲安华和聂阿兹的派系,未必全都是回教党人马。

重点是,在总动员时,你要如何说服行动党青年团干出同样的动作呢?他们敢在镇暴队前手牵着手继续打头阵吗?一西西留所理解的是,做宴席,做讲座,高朋满座,挡木棍,避催泪弹,面谈。

为何会这样呢?很简单的道理,政治理念的灌输:『国家大于各人,理念大于小我』。能做到这点,水到则渠成。

或许是时候上书中央叫他们反省反省了……

草禾刀 说...

西西留,您好
草禾刀从Youtube找到了Clip与您分享,共有5部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9guCL7gFM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Gy0qrAPV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aX35FAuFg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DV6HD0w2o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neJS3QWDAw

草禾刀陋见,台湾目前的发展水平、人们思想的水平与她们的言论开放空间有莫大的关系。。。

猫头李 说...

西西留几时要上书中央?记得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