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2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当疯子管理疯人院

全国总警长的合约将会在下个月届满,其实,他早该在2007年就该退休了。尽管有证据证明他和华人黑帮集团有关联,他们依旧将他的服务任期延长了两年。现在看来他们将会再次的延长他的合约。大马人的记忆力不好,或许我们应该重温我们过去的报道,以提醒您,马来西亚全国总警长(IGP)是如何变成马来西亚猪猡(PIG)的。

『有执照』的大耳窿
2009年7月16日

【星报】一些贷款公司在获得房屋与地方政府部的执照后公开进行高利贷的勾当。

州刑事调查局长罗斯里仄(Roslee Chik)助理警监表示,警方已经鉴定了那些使用高利贷利率放贷的人士。

「之前有一起个案,当借出一千令吉后,却必须在六个月中摊还六千令吉的昂贵利息。」

「槟城有三百家合法贷款公司,以及八十家无执照的贷款公司,我们将会在最近采取行动对付那些无执照的人士,」 他在昨日,位于垄尾 (Paya Terubong)的大耳窿广告拆除运动中这样表示。

十五名槟城市政局(MPPP)官员,连同商业罪案调查局的十名官员将会参与这个行动。

罗斯里助理警监表示,因为漏洞和执法上的疏失,大耳窿变得明目张胆,甚至胆敢公开张贴广告和在海报上列出联络号码。

「他们用已故者的身份证复印本,或篡改身份证以注册这些号码,这导致我们非常难追踪到他们。」

「由2005年至今,我们总共收到三十二份有关大耳窿的投报,」他表示。

*******************************************

大马警方:大耳窿头目可能有政治联系
2009年7月13日

【马新社】是否马来西亚最大的『大耳窿』(高利贷)集团中的两名主要成员与政治人物有密切关系呢?警方对此还未确定其中的可能性。

警方的初步调查显示,六人当中,其中两人合作领导这个集团,更与邻国的大耳窿勾结,进行毒品走私和卖淫活动。

另外四名头领,包括一名『拿督』,目前已经被警方扣押查办。

全国刑事调查总监拿督斯里巴克里(Mohd Bakri Zinin)表示,在对这些被扣留的集团头目进行初步调查后发现,很可能涉及政治,以及其他的罪行,比方说毒品走私、卖淫和其他非法生意。

「这是个非常大规模的大耳窿集团,甚至把生意伸张到海外(海外联系),我们需要时间和民众的全力配合,才能将大耳窿打压下去,」今天他向记者表示。

这些黑帮头目相信是使用其他犯罪勾当所赚得的钱,以提供资金扩充他们的非法贷款活动。

昨天,警方宣布逮捕了六名主要的『阿窿王』当中的四人,他们的年龄介于30至56岁,其中包括一名拿督。

巴克里拒绝对这次的逮捕行动做出进一步的解释。警方已经设立了一支专案小组,里头包括联邦刑事调查局和商业罪犯调查局,以对这个集团连根拔起。

上个月,内政部长拿督斯理希山穆丁(Hishammuddin Tun Hussein)宣布对『阿窿』的恐吓行为发动全面战争,并强调非法贷款活动是不能被接受,或任其继续扩大的。

**********************************************

今日大马【逐鹿问鼎:树倒猢狲散
※原译文刊登于2007年7月13日,这篇文章是《今日大马》针对大马警方与华人黑帮勾结势力的十三篇系列文章的其中一部分。由于《今日大马》的旧资料库因为2008年政府展开的网络攻击中已经损毁,原链接至今未修复。

有关反贪污局(Anti-Corruption Agency ,ACA)宣布撤销对内政部副部长佐哈里(Johari Baharum)涉嫌贪污的调查,这篇新闻发布在《今日大马》后,我一直在观察着这篇贴文中,读者所做的留言。佐哈里被人声称收取了五百五十万令吉的贿赂,以释放三名遭到扣留的华人黑帮头目。

对于佐哈里被宣布无罪的当儿,很多的读者不寒而栗,对此感到无比震惊。他们非常肯定他是有罪的,并认为应该把他的睾丸绑起来后将他倒吊。让我们把话说清楚,如果有人提出要组成一支私刑队(lynching team),把佐哈里吊在附近的大树上时,我会第一个自愿报名参加。可是处责他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接受了三个黑帮头子的贿赂,而是因为他在去年古邦巴素(Kubang Pasu)支部党选时暗中破坏马哈迪医生时所扮演的角色。

当然,我知道你现在想要告诉我说,佐哈里只不过是根据巫统最高理事会的命令行事,而巫统最高理事会是由巫统主席兼马来西亚首相阿都拉巴达维所领导。是的!我晓得在巫统最高理事会开会之前,佐哈里和吉打州务大臣曾被传招问话,他们被命令,无论如何都要确保马哈迪在党选中败阵,以防止他被委任为代表,出现在巫统周年代表大会中。我也知道那场会议已经被记录了下来,赖益斯雅丁(Rais Yatim)还指出,把这样敏感的事给录了下来真是愚蠢,因为这样会导致整个巫统最高理事会涉入违反党章和道德规范条律(Code of Ethics)当中。我也知道,这个会议记录过后被召回,并以一份新的会议记录取代,在这份新的会议记录当中,其中三页完全能够使其入罪的证据已经被删除。

无论如何,虽然记录被消灭了,会议记录也被修改了,以删除掉所有的犯罪证据,可是,尽管佐哈里只是奉巫统最高理事会之命行事,可是却难辞其咎。可是,我所理解的是,这是他到目前为止唯一的罪行。有关向收取五百五十万令吉贿赂,以释放三名黑帮头目的事,我可以将他归纳为无罪。我待会会对我所说的做解释,至于为何会出现一个匿名网站指控他犯罪呢?谁是网站的幕后主谋呢?这是每个人都在猜的事。可是,针对这个仅是针对佐哈里收取黑帮头目贿赂的指控而设的网站,据我所知,警方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也许警方会在不久后把人犯抓了提控上法庭,我听说的是,这件事已经被警方自己私下冷藏起来了。

尽管如此,《今日大马》已经进行了它自己的独立调查,对佐哈里遭到的指控进行追根究底的查访。我们说发现的事实是出乎意料的。其实,《今日大马》是署名法定声明书(Statutory Declaration)的收藏库,里头有超过半打的警官所做的法定声明书,还有许多人士表示他们愿意出来作证,以揭发警方内部的腐败,并会揭露华人黑社会集团实际上在经营着马来西亚皇家警察部队(PDRM),可是我们会在较后在做出注明。

今天,我们要集中在佐哈里被声称接受了五百五十万令吉,以释放三名华人黑帮头子的事件上,以下就是所发生的事。

这名马来警官的警阶是助理警监,我们可以称他为『深喉咙』(Deep Throat),或简写DT(译者:这里我们使用『深喉咙』)。其实『深喉咙』授权《今日大马》透露他的名字,我们却认为目前应该保密,以便在较后我们需要他在法庭中作证。

在2006年八月二十一日,来自沙巴的『深喉咙』被晋升成为助理警监,并追溯到2005年七月一日。可是,在这次的升职却需要调任,于是,『深喉咙』去找了他的上司周覃顺(Chew Tham Soon)助理警监进行交涉,希望通过他的协助可以把他由名单中去除。『深喉咙』后来发现是周助理警监建议他调任到柔佛州的,『深喉咙』真的很不想去柔佛,他宁愿呆在他现在任职的地方。监管如此,周助理警监还是说服了『深喉咙』接受这次的调职。

2006年十一月,周助理警监偕同『深喉咙』和亚庇警察训练中心副训练官旺哈山(Wan Hassan)助理警监,一同前往八打灵再也会见一名可以协助警方人员在调任和擢升上的事宜。『深喉咙』被介绍认识前往该名人士位于阿马广场(Amcorp)的办公室,他的名字叫陈文强(BK Tan,Tan Boon Kiong)。

接着,陈文强向『深喉咙』进行面谈,以便更加了解他的背景和经验。在面谈期间,一名肥胖的华人走进来,他名叫『阿鸿』(Ah Hon),『深喉咙』被告知,他主要负责南部区域。『阿鸿』会在需要的时候联络『深喉咙』。

在他们交谈时,警察部队委员会(Police Force Commission)成员拿督欧曼塔利(Othman Talib)走进办公室,陈文强离开房间前去迎接他。他是负责审阅和建议警官擢升事宜的那位人士,他和陈文强的交情匪浅。

在同一时候,另一位矮小的华人也走了进来。『深喉咙』被介绍认识的是吴福隆(Ng Fook Long)助理警监,这个人负责柔佛州事务,也就是『深喉咙』的未来上司。陈文强向『深喉咙』保证,他说他与全国总警长的个人关系很密切,全国总警长会听从他所做的人选推荐。简单来说,他们是在向『深喉咙』炫耀,他们才是警队的『话事人』,只有他们说了算。周助理警监指出隔壁房的另一个人,那是总警长的儿子,他与陈文强共用一间办公室。
※吉隆坡交警副主任吴福龙副警监

『深喉咙』坐在里头,看着警官和华人黑帮头子齐聚一堂,商讨着警队的最新调任和擢升的事宜。

一个月后,在2006年十二月,『深喉咙』终于收到他被调任到柔佛的确认信。在同一天,『深喉咙』接获一同来自『阿鸿』的电话,并询问他几时会去报到,因为他会尽快的前往柔佛与他晤面。

在他收到调任柔佛的确认信后的两至三天间,一些曾在柔佛服务过的警官同僚劝告『深喉咙』,对这些华人黑帮必须要有所提防。2007年一月十六日,『深喉咙』开始在柔佛报到。

就在『深喉咙』报到上班的同时,『阿鸿』联络了他,通知他说他的住所已经准备好了,他可以马上去检视一番。这是一间位于拉庆(Larkin)的Bistari Impian公寓,这间屋子的所有人是名华人妇女。当『深喉咙』问及租金多少时,他告知市价是一千两百令吉,可是可以减至九百令吉。虽然如此,人啊被告知无需担心租金的事,他可以先行入伙,他们会在较后解决这些事。

『深喉咙』的新上司是吴助理警监。吴助理警监告诉他,他可以继续执行他的工作,可是除了非法博彩和地下万字票厂。如果要扫荡地下博彩的话,他必须先问过他(吴助理警监)。

2007年二月二十八日,『深喉咙』接获『阿鸿』的短信,叫他下令对古来(Kulai)的三个地点进行突击扫荡,以确保他不会『空手而回』。『深喉咙』通知了吴助理警监这件事,他(吴助理警监)回答他说他也接获了同样的短信。『深喉咙』对这个事件感到沮丧,他说:「我们是警官,不应该接受来自黑帮的命令」。吴助理警监没有回应他,他只保持沉默。

2007年三月初,『深喉咙』搬出『阿鸿』安排给他的住所,他在乌达新镇(Bandar Baru Uda)找到了新住处。『阿鸿』惊觉『深喉咙』不想与黑帮有所瓜葛,他发了一通短讯向『深喉咙』,对上个月指示他进行突击扫荡的事道歉。过后,『阿鸿』再也没有联络过『深喉咙』。

同一个月,『深喉咙』接获消息,有关的黑帮是由吴清宝(Goh Cheng Poh)(绰号『东姑(Tengku)』)领头,是他指使『阿鸿』办事的。根据『深喉咙』所接获的情报,『东姑』决定了警方应该扫荡谁。基本上,有些独立行事的同僚拒绝俯首于黑帮集团,他们选择保持中立。『深喉咙』也被告知,任何不愿配合的警官会即刻被调离柔佛,并会找到冷藏。那些为黑帮办事的警官当中,其中两位是赫兹胡先(Mohd Hedzir Bin Hussin)助理警监和吴瑞明(Ng Swee Min)警长。

2007年三月二十八日,一批由扎瓦威(Zawawi)助理警监领导的武吉安曼小组来到柔佛州,对位于古来的公主花園(Taman Sri Putri)的地点进行突击扫荡,在行动中,三十二台跑马机被充公,十七人被逮捕。这次行动详细记录在古来警署的警方行动报告(报告编号:2588/2007),以及新山南区的警方行动报告(报告编号:7295/2007)中。

这次扫荡的成果中,三人被提议援引《紧急法令》(Emergency Ordinance)进行扣留,他们是苏金祥(Soh King Siang)、林振财(Lim Chin Chai)和李育汉(Lee Yoke Han)。直至今日,他们的扣留令还未批准,同时,计划对他们的老板『东姑』开启的档案也因为『缺乏诉状』而迟迟无法开始。反而,『深喉咙』需要面对十三份报案书指控他殴打虐待那些扣留犯,他因此而受到纪律处分。

2007年三月三十日,『深喉咙』和他的小组援引《紧急法令》扣留了另外三名华人黑帮头目,他们是(Chai Ngew)、陈耀华(Chin Yew Fah)和陈利培(Tan Lee Poey)。《紧急法令》就像《内部安全法令》那样,可关押一名人士长达六十天,六十天过后,被扣留的人士可被释放,或是在可能的情况下继续扣留两年。可是,在『深喉咙』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三个人在九天后就被释放了。『深喉咙』发现,尽管扣留令还在生效中,下令释放他们的是刑事调查局副总监拿督卡立阿布峇加(Khalid Abu Bakar)。2007年五月二十九日,所有涉及扣留这些黑帮头子的警官一律被调走,并被冷藏。

为了掩盖他们的伎俩,他们必须找个代罪羔羊(kambing hitam),而这位很不幸被挑选出来的代罪羔羊就是副内政部长佐哈里巴哈伦。可是这些都是过眼云烟,现在都已经成为历史。我们都知道佐哈里受到的指责,我们想知道的是:在接受五百五十万令吉贿赂,作为释放那帮混帐华人黑帮头目的事件中,佐哈里有罪还是无罪?虽然他看起来显得很无辜,释放这些人的是刑事调查局副总监,而不是副部长。这些才是躲在那些参与逮捕行动的警方人员后面的人士。好吧!如果佐哈里并没有收取五百五十万令吉的贿赂以释放那三人的话,那会是谁干的呢?

是的!那就是反贪污局所需要调查的,我相信反贪污局已经开始查问那些有关联的人士,整个事件将会很快的水落石出。让我们希望反贪污局揭露那些《今日大马》还未揭露的内幕。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的话,《今日大马》将会在对这个系列刊登更多的续文,直到树倒猢狲散。

尽管如此,我们怀疑反贪污局的调查会不会有什么结果可言。负责调查的人资历太浅,他只不过工作了三年。这个叫苏海米(Suhaimi)甚至不知道要如何正确的问问题。我们希望反贪污局不是故意派遣一位没经验的新手来处理这件事,好让整个案件被糟蹋掉。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When the lunatics run the asylum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1-08-2009
翻译  ∶西西留

16 条评论:

Wen Ling 说...

等西西的这篇文章很久了,谢谢大大

慕沙哈山就是把我国治安搞到一塌糊涂的罪魁祸首,一个和黑社会勾结的警察部队,又怎么能把扑灭罪犯呢?

如果纳吉真的延长他的合同,我想应该移民算了,这个国家不能住下去了。

匿名 说...

吴清宝不就是东甲国会议员吴池池的侄儿吗?

Carriesiow 说...

哇靠,劲爆!原来警察的家还是黑社会安排物色的,当马来西亚警察真好。

谢谢西西留的精彩翻译,我看没有一家报纸敢刊登这样的消息。

西西留大大是我的偶像!!!!!

四月 说...

全疯了!这样下去四月迟早会半夜醒来对着镜子笑

匿名 说...

这已经超出疯人院的范围了,应该叫炼狱

西西留 说...

是啊,不读看这系列的黑帮文章,不知道马来西亚已经沦落到什么地步了……还没完结啦,总共还有九篇文章,有时间才翻译出来给大家读一读……

谢谢大家留言!

四月 说...

大哥这个系列我有兴趣翻译

西西留 说...

四月,都是法定声明书:
(五月份)
1.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ASP Hong Kin Hock (G/10990)
2.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ASP Md. Yusof Bin Ahmad (G/10608)
3.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Sarjan Mohd. Yasin Bin Malik (RF/89379)
4.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Detektif Sarjan Raja Kumar (D/104700)
5.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ASP Mior Fahim Bin Ahmad (G/13237)
6.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Sarjan Major Manimaran a/l Palaniappan (D/94894)
7.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Chai Boon Chai @ Ah Wah (No K/P: 730702-04-5356)
8.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Chong Tzeng Hang @ Ah Han (830210-01-5407)

(六月份)

9. 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Detektif Sarjan Raja Kumar (D/104700)

10. 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ASP Mior Fahim Bin Ahmad (G/13237)

11. 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Sarjan Major Manimaran a/l Palaniappan (D/94894)

12.
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Chai Boon Chai @ Ah Wah (No K/P: 730702-04-5356)

13. Statutory Declaration of Chong Tzeng Hang @ Ah Han (830210-01-5407)

告诉我你可以完成的部分,同时....四月好像还有一篇没完成,你肯定时间上安排得了吗?

Wen Ling 说...

好嘢!谢谢四月大大,期待这个系列的文章

谢谢你们的努力!

四月 说...

大哥,您这是在质疑四月的能力吗?

这是毋须质疑的,因为。。。。真的做不来啦,呵呵,原来篇幅那么多!我先把原文看一看再让您知道可以完成的部分有哪些。

(大哥记性真好,那一篇快完成了啦)

匿名 说...

路过,西西四月侠客,请受虾子一拜,kam xia!

四月 说...

虾子女侠,西西四月不好听,四月西西比较好。

四月西西,五月焉
六月北北,七月然
八月狗狗,九月矣
十月历历,逗谁笑。

(噢抱歉,四月最近有点错乱。。。)

小虾子 说...

四月西西,yes madam.

四要戴帽才成西,
月找晒日也成西;
西不带帽变回四,
西服贴贴得靠月。

偶笑偶笑偶起笑
(大家都起疯)

四月西西加油!

西西留 说...

哗,偶看了好久还是不明白这诗里头的藏宝图在哪……"."

谢谢四大侠和虾大侠

西西留 说...

回四月,单数我来,双数你来,这样就不会打架了。由前面开始,2,4,6,8跟着去。

这个其实不难,只是华人的名字要找出来。西西留已经下令叫警方内部线人查一查,看看如何……

四月 说...

回大哥,宝藏图就在众生的一念里头。可是一念三千,所以迷失的人啊永远比较多...

就246吧。警方内部线人... 哇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