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 谈天说地

我的宗旨依旧不变,我的使命和愿望始终不变,我依然想要看到马来西亚人转变成一个有知识的选民,无论他们投选的是国民阵线或是人民联盟,这我管不着!可是他们需要完全意识到为何他们这样做。

五年前的今天,《今日大马》启动了。是的!没错,《今日大马》出身于二〇〇四年八月十三日。

你也许会问,为什么是二〇〇四年八月十三日呢?好吧!我告诉你好了,二〇〇四年八月十三日刚好是十三日星期五,我就不信邪。

我是说,很多人认为十三日星期五是个坏的『凶日』,他们可不会在十三日星期五开始些什么事的。喂!我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你在十三日星期五开始搞些什么的话,你大概会倒大霉,比方说被逮捕几次,或是在《内安法令》被扣留,或是被人无数次起诉等等的,以此类推。

嗯……回想一下,这些事都已经发生在我身上了。

话说回来,回到英格兰的古时候,许多人甚至连在十三日星期五都不愿意出门呢!他们会躲在家里直到公鸡喔喔啼,宣布十四日星期六已经降临了。

当然,这不过是老村妇的故事和迷信,为了证明这是无稽的迷信,他们在十三日星期五为一艘船按上龙骨,他们在十三日星期五为这艘船做了下水仪式,他们还把船命名为『十三日星期五』,这艘船在十三日星期五开始它的处女航,这样他们就能够证明十三日星期五不过是道听途说的民间禁忌。

那艘船开航后再也没有再回来。

一些人说十三日星期五和『最后的晚餐』有关。晚餐是在星期五进行的,当时有十三个人,耶稣和他的十二个门徒。也就因为如此,十三代表不祥的号码,十三日星期五更是衰到贴地。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话,可以阅读蔣友仁(Michel Benoit)的著作《第十三位使徒》(The Thirteenth Apostle)。书中提到在最后的晚餐中还有一位『第十三位』使徒,屋子的主人即是第十三位,也就是说,最后的晚餐中有十四人,而不是十三人。

我感到纳闷的是,为何基督教徒不报警,或组织抗议示威呢?这很明显的是在『侮辱』基督教,特别是当该书写说耶稣布道其实为了回归到犹太人的信仰,他说拿撒勒人(Nazarenes,又称基督教徒)才是真正维护了耶稣的犹太教的真理,而不是天主教徒。

无论如何,这本书是本幻想小说,虽然它和事实也蛮接近的,它只不过是把事实给戏剧化吧了。我把这本书推荐给那些想要把自己思绪搞混的人,就像我一样。别说我没警告你,阅读这本书时后果自负,尤其是穆斯林,因为里头有简短的写道穆哈默德,还有他是如何由『犹太』基督教传教士手中获得他的经文的。这名犹太基督教传教士的名字并未被提及,可是人们怀疑那可能是默罕默德的妻子卡地泽(Khadijah)的表亲瓦拉卡(Warakah)。

据说,瓦拉卡曾经是科普特教会(Coptic Christian)的人。在当时,基督教徒需要在阿拉伯半岛寻求庇护,因为他们被归纳为异教徒,如果他们维持基督教信仰的话会被处死。在圣训(Hadith)和西勒(Sirat,Sirah,传记)中多次的提及阿拉伯世界中的异教徒,默罕默德还未发迹前,也是一名科普特教会门徒或基督教徒。可兰经的确有许多地方参考自基督教,这些都被伊斯兰教接受成为『人民之书』。

这本书也说到,在欧斯曼时代,默罕默德的诗籤是如何编辑成大家所称谓的『可兰经』,穆斯林相信,这些书写在破片上的可兰经诗籤上是大天使加百列(Angel Gabriel)交给了默罕默德。看吧!我说了,如果你选择阅读这本书的话,你要做好航向未知领域的准备,无论是对基督教徒,或是穆斯林而言,这本书会动摇你的信仰基础。

好啦!就扯到这里。今天要讨论的课题是二〇〇四年八月十三日的这一天,《今日大马》开幕了。我们选了这一天并不是因为『最后的晚餐』,而是因为在当天安华伊布拉欣将会出狱。可是法庭把听审延期了,结果,他在二〇〇四年九月二日被释放。

我当时在《今日大马》的首篇文章即是安华会在三司审判中获得二对一的胜利,我提起了其中一名反对释放安华的法官的名字。

几天后,我接获一同来自安华的代表律师的电话,他要求和我会面,他当时刚和被关在双溪毛糯建议的安华开完会。

他告诉我说,安华知道了有关我撰写的这篇文章,他觉得很不高兴。其实,所有的律师也很不高兴,因为他们不相信安华将会重获自由。我告诉律师,只要我刊登出来的文章一律不会收回,即使安华不高兴也好,这篇文章将会继续保留。

好啦!在二〇〇四年九月二日当天,就如我所写的那样,安华被释放了,同一天,我接到一通安华打来的电话,他说想见我,可是我拒绝去见他。翌日,他们再次的打电话给我,可是我仍旧拒绝去见安华。第三天,拿督卡玛鲁(Datuk Kamarul)打电话过来,要求我去见安华。拿督卡玛鲁说,他正准备前往德国,在出国前,他想见一见我。

我一向来都『给脸』拿督卡玛鲁,为了他,我去会见了安华。拿督卡玛鲁当时正在安华家门外等候,当我抵达后,他带我去见了安华。

「天啊!要见这位王子还真不容易,」安华说「要叫很多次才来。」

我冷眼看着安华,回答说:「我以为你对我写说你会重获自由的事而在生我的气。」

拿督卡玛补充:「我告诉过你他将会获得自由,彼特写的对不对?」拿督卡玛想要打圆场。

安华解释说他当时很担心我所写的东西也许会误解为藐视法庭,他们可以因此而逮捕我和把我提控上法庭。他还说,当时联邦首席大法官用了十一个小时,企图扭转这个判决,这就是为何听审会那么迟才开始。尽管如此,安华会被释放的消息已经在互联网中满天飞,消息说安华将会获得三司审判中二对一的胜诉,法官不敢修改他们的判决,这些都已经写在里头了。

在说回来九月二日,安华被释放的事。

当安华被释放的消息传开后,布特拉再也司法宫(Palace of Justice in Putrajaya)外尽是欢呼和喝彩,我在接听一通来自英国广播电台(BBC)的电话时也无法听清楚电话里头的声音。英国广播电台也听说了安华已经被释放的消息,他们想要知道我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

我当时是《释放安华运动》( Free Anwar Campaign)的总监,同时也是释放安华(freeanwar.com)网站的管理员。英国广播电台想要知道的是,安华已经被释放了,不再需要《释放安华运动》,我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呢?

那是一通即时电话访谈,我的回答是:「安华被释放花了六年,我们现在不再需要《释放安华运动》,因为安华已经被释放了。可是马来西亚人还未被释放,马来西亚还在牢狱中。释放安华花了我们六年时间,可是要将马来西亚人由牢狱中释放出来的话也许会花掉我们六十年。我也许在我有生之年看到,可是至少我可以为《释放大马人运动》种下种子,也许在我离开这个世界得多年后,这颗种子才会萌芽,可是至少我的孙子将会获益,尽管我将没法看到。」

「你的《释放大马人运动》正确来说是什么意思呢?」英国广播电台问道。

「马来西亚人已经被桎梏所束缚,他们不允许思考,他们的思想已经被监禁,我们需要从精神上的禁锢中释放大马人,这就是我所说的《释放大马人运动》得意义。《今日大马》的使命和愿望即是教导大马人如何去思想,告诉他们如何解开自己思想上的枷锁。只有大马人勇于思考时(这些才会发生),问题和挑战是,是否他们能够从精神的禁锢中真的获得自由呢?」

英国广播电台的访谈继续着,我解释说,最近在二〇〇四年三月的全国大选中,有许多事马来西亚人都被蒙在鼓里,这就是为何在二〇〇四年三月份他们的投票成绩会如此,给了国阵超过90%的议席。大马人需要知道真相,国阵可以继续组织政府,可是不应该获得超过 90%的议席,它甚至不该获得超过三份二的大多数议席。对大部分的执政党而言,无论是谁,应该只能获得55%的议席,而在野党应该控制其余的45%议席。

简单来说,我们应该看到两线制的出现,执政党和反对党分别应该获得55%和45%的议席。也许,在两、三届大选后,我们可以替换政党,这样的话在野党可以尝试成为执政党,而执政党被送往在野党那方,给他们两至三届学习学习,让他们体验一下当在野党是什么滋味。

两线制将很肯定的为马来西亚带来好处,因为我们将不会再见到想现在那样超过五十年的一党独大。此外,这些政党知道选民不会再给他们明确的三份二大多数议席,而是每两至三届大选就转移到另外一个政党,他们不会再找选民便宜。想象一下,当两个政党联盟争先恐后的讨好选民,以赢取他们的选票时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将会俯首称臣,称我们为主子,这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我不过是在东聊西扯,二〇〇四年八月十三日『成立』至今,《今日大马》今天已经五周年了,许多事情已经是人面桃花,可是我的宗旨依旧不变,我的使命和愿望始终不变,无论投选的是国民阵线或是人民联盟,我依然想要看到马来西亚人转变成一个有知识的选民。

这是一个革命,可是是精神上的革命,释放你的思想,揭开你的枷锁,逃出你的精神牢狱,你已经在里头超过五十个年头了。成为一名有知识的选民,不止把选票当成是你的权利,同时也是你的责任,加入我们,共同成就《释放大马人运动》的抱负。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Just shooting the breeze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3-08-2009
翻译  ∶西西留

4 条评论:

匿名 说...

希望有这么一天的来临。
公平,和平,

jerrie 说...

时事辩论会
郑全行是树大枯枝~!

猫头李 说...

最后一段好感人.....如果RPK能够用演讲的方式再说一篇多好啊

西西留 说...

相信Jirrie大大,您的文章刊登在当今大马了,恭喜。

谢谢匿名和猫兄,
这篇文章拿来演讲会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