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6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让我们看看现实

在大马有一些非常愤怒的人觉得非穆斯林正在挑战穆斯林,还有一些穆斯林对伊斯兰教不敬,以及其他各式各类的。有这些人常以为说,如果你不同意他们的看法的话,你就是在侮辱伊斯兰教,以及/或者需要去对伊斯兰教更加深入的了解。让我们看看事实吧!——然后我们才来开始争论到天明。

娱乐工业据说是全世界最大的工业。这其实让我很吃惊,因为起初我以为军火业才是最大的。看来,『造爱』(making love)比『制造战争』(making war)还要有利可图。

现在,当我说『娱乐』,我说的不止是电影和音乐。主题公园、度假村、旅游配套、赌场、迪士高(作为出售『合成毒品①』的场所)、夜总会、歌舞厅(cabarets)、酒吧、酒馆、妓院,以及所有能让你『放松一下②』,轻轻松松、慢慢享受欢乐时光,等等的,全部都被归纳为『娱乐工业』。
①designer drug 合成毒品,或称『策划药』。其主要代表为亚甲二氧基甲基苯丙胺,简称MDMA,俗名『迷魂药』(ecstasy)、『摇头丸』、『亚当』;同类产品还有二亚甲基双氧苯丙胺MBND,亚甲二氧基苯丙胺MDA,共有几十个类似物具有致幻作用。这种能使人『灵魂出窍』的迷幻药是欧美国家青年中普遍滥用的兴奋剂。兴奋剂包括苯丙胺类、哌醋甲酯(利他林)等药物,它们具有很强的精神依赖性特性,对中枢神经系统,特别是精神活动发生明显兴奋作用,这类药物被列入《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管制;人们最常滥用的兴奋剂为甲基苯丙胺,简称MA,又称去氧麻黄(PPA),它有很多俗名,其中『冰毒』是最常用的俗名。
②let your hair down 谚语『做回自己』,这一说法源自19世纪。当时,女性去公共场合要把头发盘起来,绝不可以披头散发出门。只有回到家里,她们才可以把头发散开,有时甚至要等到上床睡觉的时候。后来,「let your hair down」(把头发散开)就用来表示「放松、展现真实的自己」。


只要把伊斯兰教两座圣城所在的沙地阿拉伯所禁止的清单列出,娱乐工业即是其中之一。沙地的烏拉瑪(Ulama,伊斯兰教宗教学者)勉为其难的倡导了电视(在受到统治者精英的压力后),可是却只允许播放宗教节目和新闻,而不是为了娱乐。在这种情况下,沙地所禁止的一切都被认为是『非回教』(un-Islamic)的,这是根据严峻的沙地阿拉伯回教译法而言(他们自称为真正的回教),这也包括了娱乐功业中的任何事物。

因为这样,沙地阿拉伯也『禁止』全国大选。可否说,大选也是被认为是非回教的呢?因为在先知默罕默德时代,乃至哈里发(Caliphs)统领的伊斯兰帝国时代,这些事物都不存在,这些都是在欧斯曼帝国在一百年前灭亡后才发生的。既然回教党参与了『基督教徒』发明的西敏寺系统的国会,以及全国大选,是否这表示说,回教党参与了非回教的活动呢?

是的!这很肯定能成为很好的话头,不是吗?

如果根据沙地阿拉伯的标准,这个国家被视为是穆圣的家乡,同时也是伊斯兰教中心,可是看来只有犹太人在关注真正的伊斯兰教教义,世界上一些世界上最好的艺人(男女演员、歌手等等)都是犹太人,这不是很可笑吗?很肯定的,这当中是有些自相矛盾的。

因此看来,怎样?这些都将会让你成为一名真正的穆斯林吗?是否禁止啤酒和惩罚喝啤酒的穆斯林是正确的回教,就如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呢?或者说,如果我们先要成为穆斯林的话,我们需要作出更多呢?这是穆斯林面对的困境,这些论点,我已经在前一篇文章【破釜沉舟,仰或自寻死路】提过。

一些穆斯林认为我在为售卖啤酒辩护,并反对禁止啤酒和对那些喝啤酒的人的惩罚。这完全不是重点,我的重点是,我们为一位病人身上被蚊子叮到的伤口忙个团团转,可是病人却已经病入膏肓,再加上严重的心脏病发作。病人就快要死了,为什么去理会那些无关同样的事?脚趾都快烂光了,还去理会手指上的痕痒干嘛?

我曾经为这个课题写了许多文章,我很肯定现在会有许多人,特别是穆斯林,已经对重复阅读同一件事情感到相当厌烦了。可是,当人们还不断犯的重蹈覆辙的话,我有怎么能停止喋喋不休的重复一样的课题呢?

以下是两篇文章的摘选,文章提到有关酒精工业,也就是大马目前所碰到的问题。我想要强调的是,酒精工业是一个很庞大的工业,而马来西亚的排名在世界十名以内。你有可否知道政府每年在里头赚取了多少税务呢?(这还包括穆斯林学着认为是『哈拉目①』的烟草和香烟)
①haram 哈拉目,阿拉所禁止的

好啦!这些在税务中所赚取的钱怎样了?这些都在政府的钱柜里——我们现在说的是一笔巨款。

下个问题:政府如何使用这些钱呢?理所当然的,它会被花掉。政府每年付给一百万名公务员的薪资(90%是穆斯林),政府建造道路、学校、医院和其他五花八门的东西(这些都会被全体大马人所使用,超过一半是穆斯林)。

这样看来,穆斯林还能走多远?他们真的想成为真正的穆斯林吗?他们真的想看到这些牛头马面被铲除掉吗?他们是否准备好禁止所有形式的娱乐(烈酒、啤酒和香烟也是其中一部分)呢?因为这些都违反伊斯兰教教义。是否穆斯林想学沙地阿拉伯那样,保持国家的『纯洁』呢?这将包括禁止附带利息的贷款和信用卡。

当穆斯林为啤酒的课题而呐喊时,这是令人感到尴尬的(或是有关『麦克学摇滚』(MLTR)组合所演唱的温和情歌,这些歌曲和马来西亚本土的穆斯林歌手,比方说莎莉花、苏迪曼和希蒂奴哈莉扎等等的没两样——可是他们却没被人所禁止)。而当我们发表于他们相反的意见时,他们就尖叫说我们侮辱了回教,对回教不恭,应该多点学习回教等等的,各式各样的道理。

理解一点,当我们为一样微小的课题争执时(啤酒课题是小课题),可是我们却容忍更加严重的问题,这令我们看起来很虚伪。

等到有一天,当一百万名公务员抛出他们的辞职信,拒绝再为大马政府工作,直到政府停止由『哈拉目』活动中赚取纳税钱为止,那一天起,我会加入穆斯林兄弟姐妹们,要求禁止所有形式的『哈拉目』活动。

为什么我们对其他人干些什么而感到心烦气躁呢?他们想喝,那是他们家的事,那是他们和上天之间的事。可是如果我们由回教所禁止的活动中赚取薪资的话,那才成为了我们的事。我们该为这种事感到生气才对。

可是,不知怎么的,穆斯林却不因此而生气。对于那些『哈拉目』活动为国家所赚取的巨额金钱,这些钱用来付他们的工资,发展国家设施好让他们享受,这些他们都毫无关心。他们对自己与这些『哈拉目』的钱为伍毫无感觉,他们所关心的是其他人的所作所为。

马来谚语有云:「看得到在大海中的小虫,可是看不到眼前的大象①」这句话真的很贴切。
①kuman di seberang laut Nampak, gajah di depan mata tak Nampak

这是我整个辩论中的重点。

*************************************************

简介

税务无增加导致酒精饮料获得较佳的销售成绩

大马的酒精饮料的销售额在2008年有很大的激增,那是因为政府决定在该年不提高禁酒饮料的税务。由于消费者的收入增加,因此造成2008年的销售额有显著的增长,在过去,消费者转向购买私酒作为较便宜的替代品,目前他们已经回来购买赋税的(酒精饮料)产品了。此外,大马女性酒客的增加,是因为女性就业人士的增加,这也是大马酒精饮料的销售额激增的原因。

鸡尾酒混合饮料获得消费群的欢迎

白酒、比方说伏特加酒(vodka)和杜松子酒(gin)在2008年增长率激增。在评估期间被发现,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在大马逐渐受欢迎的鸡尾酒(混合酒),消费者认为这些是混合饮料(sophisticated drink),这些饮料通常会在商业场合中的社交聚会被饮用。鸡尾酒也受到很多女性酒客的欢迎,他们认为鸡尾酒比较好喝,而不像一般直接饮用的烈酒。新酒客主要是青年,他们也对鸡尾酒比较有兴趣,以其在堂饮(on-trade)的情况下,这是价格比较便宜的替代品。

国际商家的主导

毫无意外的,健力士啤酒公司(Guinness Anchor Bhd)和嘉士伯啤酒有限公司(Carlsberg Brewery Malaysia Sdn Bhd)是大马最大的两个商家。他们在啤酒业中的主导地位,作为大马最受欢迎的酒精饮料,这是他们遥遥领先的原因。它们作为马来西亚的关键国际品牌,国内消费者起了很大的影响,而其他公司的产品不过代表了『其他酒类』,比方说混合甜酒(ad-mix rum)。

在2008年期间,持续的市场与促销运动在堂饮(on-trade)和非堂饮(off-trade)的管道下进行着,这意味着他们计划扩大消费群的基础和对对消费者之间加强其(商品)的意识度。

超级市场/霸级市场领导最大的市场占有率

在 2008年,超级市场/霸级市场依然是大马酒精饮料的主要非堂饮管道。主要是因为一站式购物的方便性,尤其是霸级市场。再加上,在2008年期间,有几家超级市场和霸级市场互相展开促销战,这使得消费者能够轻易以更低廉的价格购买他们喜爱的酒精饮料。独立酒庄是第二重要的非堂饮管道,它们出售本地烈酒,如混合甜酒。由于这些销售点在乡区地区的扩大,这些饮料的消费盈利大部分来自于低收入消费群。

酒精饮料的正面前景

在预期范围内,酒精饮品的增长率预估将会是正面的,因为大部分人还是认为这是社交聚会中的饮料,同时也作为在整天工作辛劳后的一种调剂。可是,政府有意思增加税务将会成为酒精饮料(发展)的关键,因为在税务上的任何比例的增加幅度将导致消费者减低购买赋税的酒精饮料,他们不愿意在付出更多的钱购买他们日常的饮料。在大马,红酒依然继续享誉为有益健康的饮料,因此,它将会是在预期范围内增长最快的酒精饮料,而白酒将会稍微赶在后头。

*************************************************
酒精的消费与普及

大马虽然是个小国,可是在全球酒精消费者排行榜中,它排在第十位。每年大马花费5亿美元在酒精上,虽然平均每人消耗量为7公升,那些有饮用酒精的人士却喝得很凶。在饮酒人口中,大马印裔虽然只占全国人口的8%,可是却是喝得最多的酒客,平均每年消耗的酒精绝对数是14公升。在大马,每人平均消耗11公升的啤酒,虽然欧洲国家被认为是高(酒精)消费国,可是大马却可以分庭抗礼。可轻易获得酒精饮料的地方如咖啡店、超级市场、杂货店和园丘,再加上气势勃勃的广告和促销,促使大马人饮酒。平均喝酒的年龄是22岁。

有两家主要的酿酒厂坐落在首都吉隆坡之内或附近。健力士啤酒公司是建力士和新加坡亚太酿酒厂(Asia Pacific Breweries)联合经营的,而亚太酿酒厂是喜力和本地饮料公司①合资的。嘉士伯(Carlsberg)则控制着嘉士伯啤酒有限公司的主要股权。
①Fraser and Neave (F&N)

我们有一个活跃的酿酒业,生产总值大约为每年四千三百四十万美元(一亿八千万令吉)的三蒸酒(Samsu),这是廉价酒的一般名字。这类饮料含有38%酒精,并可以在大部分的售卖点,如杂货店和私人住宅合法购买到。最小瓶的三蒸酒的价格只有36美分(一令吉五十仙)

在大马,最大的酒精受害者是贫穷人士,尤其是在乡区的树胶和油棕园丘内的印度劳工,在这里,酒精是造成贫穷的主因,他们饮用三蒸酒(本地蒸馏的酒精)和棕榈酒(toddy)(一种在英国殖民地时代引入的酒类),预估在二十万的酒客当中,其中的75%是三蒸酒饮用者。

大马乡区印裔认为三蒸酒是上天对族群的一个惩罚,这种酗酒的情况几十年来变本加厉。每年他们花费五百五十万美元(两千万令吉)在三蒸酒中,这种饮料是以每瓶 140至175毫升的小瓶庄出售,每瓶价格只有40至80美分(一令吉五十分至三令吉)。在如此低廉的价格下,很明显的这些饮料的包装是专为了取悦贫苦人士而设计的。一名老酒客每天可喝下六瓶,相等于九令吉(二点五美元),或相等于他每日工资的三份一。每个月他可以花费三百令吉(八十美元)在三蒸酒上,这大约等于他可赚到的薪资。

酒品研究协会2006年报告(Institute of Alcohol Studies 2006)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Let’s look at reality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6-8-2009
翻译  ∶西西留
校对  ∶深蓝(鸣谢)

5 条评论:

钟卓桓 说...

最后一段提到的印度人的困境真的是糟糕,民联没有去关心一下吗?

MT Follower 说...

原来马来西亚人还真会喝,西方这样多国家,我们竟然拍前十名,其他的为什么都包尾呢?

深 蓝 说...

有两个地方要改。
在208年,少了一个零。
明天可喝下六瓶。是“每”天

西西留大大,谢谢你的翻译。加油!

西西留 说...

已经改正,谢谢!放上您的名字以表感激!

匿名 说...

“禁止”只是一种压抑,无法真正的解决问题,那一天爆发出来会更恐怖,内心的欲望需要被疏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