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0日星期四

毫不留情∶粪便已经击中风扇【完整版】

……为了尽其所能的找出现任雪州政府的错处。他这个做法是因为他与基尔多遥有协定,以让现任雪州政府倒台。他贪婪的行为后果导致了赵明福死亡事件的发生。我们反贪委官员有几项令人怀疑的问题,为何赵明福会死去?基于以下事项,我们全体人员怀疑副总监需对赵明福的死亡负责:




题目:一名雪州反贪委高级官员所做的贿赂、滥权和贪污的行为

以尊敬之心,如上所述。

我仅此要告知您,我们身为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反贪委)官员,有责任揭露反贪委高级官员,雪州反贪委副总监希山穆丁哈欣(Hishamuddin bin Hashim)的不法和贿赂行为,他与赵明福事件有关联,同时他也涉及了拿督斯理基尔多益(DATO' SERI DR MOHAMAD KHIR BIN TOYO)位于雪兰莪沙安南第七区的别墅事件。

2. 仅此告知尊贵的拿督/先生/女士,副总监直接涉及了有关尊贵的欧阳捍华(斯里肯邦岸州议员)选区中州政府拨款诈骗案的调查。他所涉及的不止是正式的指示,而且他也对其下属发出指示,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寻找任何雪州政府的犯错证据。他这个做法是因为他与基尔多益有协定,以让现任雪州政府倒台。他贪婪的行为后果导致了赵明福死亡事件的发生。我们反贪委官员有几项令人怀疑的问题,为何赵明福会死去?基于以下事项,我们全体人员怀疑副总监需对赵明福的死亡负责:

i) 副总监已经向所有涉及这个行动的反贪委官员发出指示,不要将他直接牵扯入这宗案子内。其实,这个行动中的指示都是他发出的,包括反贪委在雪兰莪州的其他行动在内。其实,他害怕被卷入是因为这将揭开他和基尔多益之间的串谋。

ii) 化验部已经在赵明福的腰带两侧的前面找到神秘男子的指纹和DNA。据我们大马反贪委所知,副总监有他自己的盘问技巧,他常会在盘问一名人士时,抓着那个人的腰带前方,提起数次并摇晃。

iii) 在雪兰莪反贪委官员身上所作的DNA样本提取过程已经进行了两次。在进行首次的DNA样本提取时,副总监不让提取他的DNA样本,并匆忙的逃走了。尽管如此,在第二次DNA样本提取时,副总监被声称已经提供了他的DNA样本,可是令人怀疑的是,副总监是在他自己的办公室内提供他的DNA样本的,而全体的反贪委官员,包括反贪委总监在内都是在会议室中众目睽睽下提供各自的DNA样本的。为何副总监在隐秘的情况下提交DNA样本呢?是否他所提供的DNA是他本人的DNA呢?我们反贪委官员感到很奇怪,因为没有人的DAN样本和神秘男子的DNA吻合?我们建议对副总监的DNA样本测试必须重来一次,同时在可信任的人面前监督。

iv) 我们接获消息,声称副总监已经指示他的下属,对赵明福受怀疑坠下的窗口上的指纹进行擦拭/刷除。这就证明了为何警方无法在上述窗口找到任何的新或旧指纹。问题是,副总监为何指示做出如此的行为呢?

v) 基于所获得的情报,我们怀疑为何副总监在2009年7月16日早上6点10分回到办公室时没有打卡呢?这很重要,因为这能证明副总监是最后一位见到赵明福的人。问题是,有鉴于他是一个经常打卡的人,为何他不打卡。根据记录,他是一位对打卡非常在意(teliti)的人。

3. 仅此告知尊贵的拿督/先生/女士,问题在于副总监对在雪兰莪和全马各地的调查行动是很有影响力的。在雪兰莪反贪委中,他是最重要的人物,他决定了是否要对一起案件进行起诉,而这个权利应该落在副检控官手上。他的决定显示是为了他个人,以及他的共谋者的利益。因此,毫无疑问的是,他已经领导了雪兰莪反贪委十数年,自从雪兰莪州政府在国阵领导(基尔多益)直到现在。他在这期间职位扶摇直上,在十六年间由41级跃升至54级,同时他一直都在雪兰莪反贪委,从未被调职。根据反贪委(条令),任何在一个州属内获得跃升或工作超过五年以上的官员,必须被调往其他不同地点,以防止官员涉及地方性的贿赂。他从未被调职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的任务即是『照顾』(menjaga)拿督斯理基尔多益在雪兰莪的地位,因此,基尔多益也『照顾』了他的职位作为回报。

4. 由于他在雪兰莪反贪委在位多年,他曾涉及多宗贿赂和滥权的案件。以下是一些我们曾调查过的贿赂或滥权的案件:

i) 停止调查有关基尔多益批准的道路建设计划,这条位于适耕庄(Sekinchan)全长20.5公里,耗资九千两百五十万令吉的公路发标给了一家被列入黑名单的公司Meram Holdings。根据公共工程部(JKR)估计,这条道路的价值应该少于五千万令吉。这项工程的承包商名叫Cabaran Wangsa,由潘金安(Pua Kim An)所持有,他即是曾经把一所房子出租给基尔的屋主,而另一名公司股东是基尔的朋党阿末塔尔米兹(Ahmad Tarmizi Tajjeury),他获得了一百英亩的土地,他本人至少在其中获得了两千万令吉的利润。

ii) 拥有超过个人薪酬的资产,比方说:

a. 拥有数间出租房子,其中一间双层排屋是以优惠价格购自Pemaju Kumpulan Lebar Daun Development Sdn Bhd。他获得优惠是由于停止起诉该公司的集团执行总裁拿督诺阿兹曼(Dato' Noor Azman @ Noor Hizam bin Mohd Nurdin)。雪兰莪反贪污局对这宗案件,还有他所拥有的其他物业调查了几年。为了回避公众和下属的怀疑,他住在位于吉隆坡甘榜阿達(Kg Atap)的政府公寓。

b. 拥有一家国家石油公司的油站,该油站位于联邦大道第8.6至8.7公里处。雪兰莪,邮区40000,沙安南,联邦大道,第一区(靠近美拉蒂交通圈(Melati Roundabout),沙安南去巴生的交界处),该油站是以他兄弟的名字注册的。这家油站才在今年(2009年)开始运作,其中一部分是建筑在华人坟场上。他能够在这个地点建筑油站是因为他的权力,这是在基尔掌管雪州政府时就已经发挥的。

c. 在沙安南拥有数个地段,其中一块相信是位于靠近新落成的沙安南市中心大厦(SACC Mall),并以沙安南市中心大厦司机阿都拉(Abdullah b Azim)的妻子的名誉注册的,他的妻子是一名年近四十岁的全职家庭主妇。

iii) 在2009年年初,他与他的下属诺阿兹丽娜(Nor Azlina bt Mustafa)在沙安南湖畔(Tasik Shah Alam)边曾因为通奸(berkhalwat)险遭两名警员逮捕,他的这位下属是调查员阶级。他出示了他的身份证(反贪委工作证),并告知这些警员说他们正在进行一场行动,他们接着被释放了。他和这名调查员的『亲密关系』不断重复,并导致街知户晓,包括他自己的妻子。部门所采取的唯一行动即是把涉及的人员调到布特拉再也的反贪委总部。这是没有效果的,因为阿兹丽娜依旧在雪州办公室与副总监约会。

5. 这封信是为了捍卫正义,以及防止进一步的滥权,尤其是反贪委内部和整个马来西亚。看着这出被当权者庇护下的耍猴戏,我们作为反贪委的成员,感到非常气馁。常言道『目中无人』(beraja di mata, bersultan di hati),我们作为反贪委,已经山穷水尽(hilang punca),无法找到部门/机构/非政府组织对这个课题进行抗争,以采取适当的行动。

6. 我们作为反贪委的官员们,对尊贵的拿督/先生/女士能够向人民和当局揭露这个课题表示感激,借此,组织/非政府组织能够采取适当的行动,或设立一个独立调查(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直到这件事被带入内阁为止。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牵涉到一个部门的服务官员的廉正,以捍卫有关人性正直的法律。副总监现在非常担心,他竭尽全力的指示他的下属官员寻找公正党的错处,公正党目前统治雪兰莪,希望公正党在雪兰莪倒台后,他的秘密将会安全。同时,仅此告知尊贵的拿督/先生/女士,当拿督斯理基尔多益发出文告后,副总监感到害怕,他很害怕上述案件将会揭露他的事情。

7. 我们的希望是,有人能勇敢的把我们的信息带出来,以使我们的行动能获得权威当局的关注,对他绳之于法,以面对司法的审判。我们自己没有能力对他采取行动,因为他与上层有『联系』(cable)。

8. 对尊贵的拿督/先生/女士的合作深表感激,还有更多情报会转移给尊贵的拿督/先生/女士,以便揭露这些不正直的人类,以让反贪委和其官员们不受贪污的污染。

『为反贪委服务/我挚爱的国家』

我们做出此声明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官员

×××××××××××××××××××××××××××××××××××××××
原文件:
[The+shit+has+hit+the+fan+1.jpg]
[The+shit+has+hit+the+fan+2.jpg]
[The+shit+has+hit+the+fan+3.jpg]
[The+shit+has+hit+the+fan+4.jpg]
[The+shit+has+hit+the+fan+5.jpg]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The shit has hit the fan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0-8-2009
翻译  ∶西西留

31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超快~

匿名 说...

TP的真面目

匿名 说...

很像名字叫Hishamuddin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老殘 说...

现在搞到整个MACC大厅都是大便了

匿名 说...

谢谢西西大大,辛苦您了,译得好快好准哦

匿名 说...

TP是指谁??

匿名 说...

原文没缺页,西西大大是因为版权问题而没译吗?甚或是开始时有缺页?

西西留 说...

哦,谢谢楼上,刚才网页很慢,只看到三张,后来补上了。现在这个是完整版。

楼上楼上的,
TP 是 timbalan Pengarah,副总监

匿名 说...

潘金安是雪兰莪马青的人,Sg Besar的,他弟弟是潘金成也是。这个潘氏家族的人做鬼多过做人。为了利益,甘愿当鸡鹅的狗腿,我们华人的走狗特别多啊

Allen Chiah 说...

西西大侠之前做的那个视频看来全部都才对了。。。好神哦

Anak Malaysia 说...

愿上天保护有正义的反贪局人员。也希望更多有正义的警方人员也起来说话。愿祖国马来西亚和平,昌盛。

匿名 说...

我们的警察里头还是有些是好人的。

突然觉得我们的失落感是巫统政府的阴谋,其实友族同胞也是一样爱国家爱正义的。

赵明福显灵了,谢谢明福

匿名 说...

鼻屎:
哇。。。真希望这封信能起一定的作用。

大致上都很和现在的状况。

猫头李 说...

现在这个希山穆丁变成全马最出名的人了,看来今年他也不用出门了,出门肯定给人用汽油弹烧死

匿名 说...

真想不到反貪污局里也有正义之士,我向你们敬礼,
如你们所所说曝更多的内幕.

路見要鳴 说...

西西留,
谢谢你的翻译!

纸始终包不住火,
凡走过必留迹痕!

匿名 说...

2 iii 少了 “包括总监”。

匿名 说...

题目: salahlaku 翻译 “濫权' 比较合适。

Susuteh 奶茶 说...

奶茶分析了匿名信件的疑问,借西兄的留言板宣传一下,谢谢西兄。
http://createbloggers.com/susuteh/?p=2438

匿名 说...

2 v 少了 “问题在于,监于他是一个经常打卡的人,为何他不打卡。 根据记录,他是一位对打卡非常在意的人。”

西西留 说...

谢谢匿名大大,
已经全部校对更正,辛苦您了!

匿名 说...

希望赵明福在天之灵,让这些人渣全部自食其果!

匿名 说...

这个应该叫什么“门”?“明福门”??

谢谢这位吹哨者,太伟大了!

匿名 说...

“TP门”

匿名 说...

谢谢西西留,很精彩,终于把整篇看完了

匿名 说...

我发现MT里的法律声明书,本来缺页的部分也出现完整版了。不知西西大大与四月女侠什么时候方便补上?无限感恩

匿名 说...

这篇文章太长了,本来没有耐心把他全部看完的,还好有西西留的中文版,终于全部读完了。谢谢西西留,太感激你了!!!!!

西西留 说...

谢谢楼上的,西西留检查一下。

西西留 说...

谢谢匿名大大,有时阅读也要有点耐心的,您觉得受用就好,谢谢鼓励。

Gwyn Fong 说...

谢谢西西大大,这堆大便可不小,把整个马来西亚都弄得臭兮兮的。

匿名 说...

Poor Malaysian Chinese, you have been treated like a prostitute in this country of bolehland. They can arrest you as they like it and simply prosecute you with a unsubstaniated charge. If they cant find one, they will just throw you out of the window! The funny thing is we still have these so called thick faced Chinese Leaders including a Phd doctorate holder following around at Permatang Pasir by election to campainge for UM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