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 反贪委员会的工作即是掩护大马皇家警察;两者狼狈为奸

大马人不明白为何警方掩盖了周明福被反贪污委员会害死的事。这样说好了,反贪污委员会的工作就是掩护大马皇家警察,你还期待一些什么?官官相护,马来西亚人继续窃窃私语,而反贪污委员会和马来西亚皇家警察早就把这条金科律例取代了伊斯兰教。




8. 反贪污局要求提供『米米』(Mimi)的情报,我告诉说由报上知悉,我发现『米米』发现自己被追捕,因此潜逃了。反贪污局用了四个小时以上向我问话。

9. 2007年九月八日大约中午一时,反贪污局的林长官给了我一通电话,询问我是否能够在2007年九月九日在反贪污局见面。我同意与他们会面,我被要求携带我的妻子一同前往。

10. 2007年九月九日上午九时三十分,我和我的妻子来到反贪污局。林长官向我介绍一名来自布特拉再也的反贪污局马来官员。我询问为何被叫来反贪污局,我被告知反贪污局想与我合作,上述反贪污局官员对我表示友善。

11. 过后我妻子被指示走开,我被要求谈话。上述马来官员询问我有关在宝来度假村(Pulai Springs Resort)住房的事项。我回答说我的确预订了一间房间,因为我以为老板『米米』会使用到那件房间,我不确定那间房间真正会被谁所使用。预订房间的费用后来被一名我不认识的人,自称『阿明』(Ah Meng)的人缴付了。

12. 我询问反贪污局,为何我协助『米米』订房的事导致我惹麻烦。我被询问是否认得调查『东姑』(Tengku)一案的商业罪犯调查局的官员,我说不认得,我告知我并没有涉及携带任何人到上述的房间中。

13. 这场对谈为时不久,只花了半小时。他们说如果需要会在联络我。我只是保持沉默,我只是怀疑为何我需要被反复的被传招问话。当要离开时,这两名反贪污局官员送我到停车场,上述官员要求我继续合作协助调查。

(缺页)

15. 我是自愿招供的,并要求给予保护的考量,我对我的个人和家人的安全感到忧虑,因为有可能黑帮们会以为我涉及有关『东姑』的事。

根据《1960年法定声明法令》,仅此,我做出此声明全为事实。

×××××××××××××××××××××××××××××××××××××××××××××××××
原文件:

[The+MACC's+job+is+to+cover+PDRM's+backside;+and+vice+versa++1.png]
[The+MACC's+job+is+to+cover+PDRM's+backside;+and+vice+versa++2.png]


第一部分:毫不留情∶拧死你!总警长。回答这个吧!
第二部分:毫不留情: 反贪委员会是帮大马皇家警察拉皮条的打手队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The MACC's job is to cover PDRM's backside; and vice versa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4-08-2009
翻译  ∶西西留

15 条评论:

猫头李 说...

看来这个故事还没有完,明天继续?

匿名 说...

何止狼狈为奸,简直是祸国殃民

CSI 说...

林吉祥说MACC已经变成纳粹的盖世太保了

匿名 说...

看了王晶的金钱帝国,感觉上以前的香港贪污好像现在大马的写照。
不同的是那时候的英国政府有心去消贪,而现在的马来西亚政府反而是贪污最严重的地方。
ICAC永远是不会出现在马来西亚的。

西西留 说...

问题是,香港人并不需要推翻殖民地政府,换个港督就行了。

在马来西亚,我看不换掉它的话,应该再十个赵明福也不可能会找到真凶的。

思问者 说...

西西老大越来越滚了。。。。。。

他们有党政军,我们却连干部培训也做不好,难啊!

liew zheng kwong 说...

為何馬來化驗那麽草率? 很多查不到的案件都和化學物品有關啊!主要的是從每個受害者所喝的水查起。。我知道在那段時期,有一班匪徒只要在水中下了一種化學藥物,那人喝了就會神智不清的。。。受不了這種藥物的人會昏睡幾天。希望我給的資料有所幫助。

liew zheng kwong 说...

而我所知的,這班匪徒已經將勢力廣至外勞了,他們都會幫一些外勞安置做保安,然後注意每個單位有那家單親或家庭有問題的人,他們都會向這些人下手(在水或食物里下這些藥物)來維持生計。我希望各界能留意這一點,如果發覺有類似的事件,一定要記得第一件事就是要找一些乾淨的水,喝了或沖洗,人就會清醒了。。

西西留 说...

请楼上具体说明你见到的案例

liew zheng kwong 说...

我不是見到的,我是親身體驗的,而奇怪的是無論我搬去那裏他們都會住我樓上和隔壁。。這事使我很煩。我不知道該怎樣處理。只知道水一有被下毒我就會跑去買乾淨的水喝和沖洗,因為幾次這樣的情形,看醫生吃藥也沒效。只有乾淨的水才有幫助。有些毒性很強的,用了那些水洗澡會一直流汗,覺得很熱帶點神智不清的,看醫生,醫生幫你量血壓,血壓當天會高30度,如果有乾淨的水沖洗,血壓就會恢複正常

liew zheng kwong 说...

西西留 謝謝你還看到我寫的,這事不是虛構,是真的,這班人還有些是販毒的。。

西西留 说...

楼上大大请用电邮联络我,谢谢

liew zheng kwong 说...

如果真的要找證據,我相信只有警方做一次突擊房屋搜查(我樓上和隔壁)應該會有發現。但警方未必相信此事。。。 但只要我再次發生這事,而又有人見證就不一樣了。我很想警方能將他們繩之於法,但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他們其中一些就在對付着我,可能我知道太多。。。

西西留 说...

请电邮联络我,ccliew.blog@gmail.com

liew zheng kwong 说...

我已在FB發了朋友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