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9日星期日

毫不留情∶大马的种族主义者露出狐狸尾巴了

如果华人要见到《新经济政策》的结束的话,华人就必须尽点力。如果华人的自负和傲慢的态度不改的话,老想着:「如果马来人不是因为《新经济政策》或其他理由的话,他们是没有资格成功的」,甭想马来人开始谈论结束《新经济政策》。

sydput 在八月 08, 2009 10:16:42 说

你仍旧需要是一名土著,才能参与政府的套标,或是获得财政部的土著公司执照。

以RPK的例子来说,铃木在大马没有分销商,以这个特定的例子而言,他们需要RPK作为经纪人/代理。

这样看来,RPK还是受贿于《新经济政策》,不是吗?

*****************************************
dragonheart 在八月 08, 2009 08:17:50 说

如果尊贵的RPK不是马来人的话,我不认为他一开始会被列入名单内。我也不认为如果RPK不是马来人或穆斯林的话,那位矮小的回教青年运动的人会站起来把蛋糕分出去。我想,如果不是因为渔夫都是马来人的话,我不认为RPK会在这场肮脏的游戏中获胜。这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得罪任何人的话,我感到抱歉。

******************************************
KotaDamansara73 在八月 08, 2009 01:41:46 说

我不认为在套标中有任何的公平可言,我还是看到《新经济政策》在运作着,因为回教青年运动的人决定着必须被分享,而不是评估引擎,对于你耍手段和贿赂渔夫,让他们破坏合顺的做法,他们只是一无所知。

在我的看法中,你和回教青年运动同流合污暗算合顺。如果这里头真的有公正可言的话,应该是性能更可靠和更好的引擎被采用才对,而这些都应该恰当的被评估,而不是单从渔夫支持哪种引擎为由,因为这些渔夫都是马来人,所以也靠向同是马来人的RPK。所以,这些渔夫更加乐意的去暗中破坏合顺的引擎。

如果这些华人去叫马来渔夫去破坏一家马来公司的引擎的话,我则认为他们不会这样做,除非他们很讨厌这家马来公司。

告诉那些愚蠢的大马人所:「去暗中破坏你的对手是做生意的公平手法」的话,表现出的是非常顽固的思想,这在马来人当中非常典型。

**********************************************
chebella 在八月 08, 2009 01:12:07 说

我想那个ABIM的人坚持你拿50%的合约是因为你是马来人啦

给一个华人拥有的合顺100%的话,他是不能接受的

我觉得这就是《新经济政策》在起作用。

***********************************************
anban 在八月 07, 2009 21:24:43 说

嗨,彼得,恕奴才无礼……如果不是《新经济政策》,你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不会被列入那一千五百万令吉的名单中了,很大可能早就去到一家华人公司了。

我不是在说我是亲《新经济政策》,因为今天《新经济政策》提供马来人鱼,可是却没有教他们钓鱼。新的《新经济政策》应该把目标放在全部种族的穷人,它应该设计成把他们训练得有竞争力。

*************************************************

上面是一部分我在【为何我不需要《新经济政策》】中的留言。我假设这些人士留言的方式所涉及的是非马来人。这些反应显示了非马来人看不起马来人,他们不相信至少有一位马来人可以拿下华人商人,在他们自己的肮脏游戏中击垮他们,其中包括暗中破坏。

你也可以看到这些所做出留言是基于偏见和假设,并不是真的理解这系统是如何操作的。

「你当然成功啦,那是因为你是马来人。」

「如果你不是马来人的话,他们才不会给你差事呢。」

「如果不是因为实际上你是马来人的话,我不相信你可以办到。」

我想我可以把这些留言重新整理,以另一个方式说明。

「马来人是不可能聪明过华人的,如果马来人在做生意时击败了一个华人的话,那是因为他有优先权,而不是因为他比华商更敏锐。」

那么多的华人也许在哭喊着他们在马来人手中受到的不公平对待,那么多的华人也许觉得《新经济政策》是一种歧视,可是,华人自己却无法展示出他们可以接受在商场上平等对待马来人。

上述的留言仅不过是在向马来人证明,他们比任何时刻都需要《新经济政策》。这些看来像是华人觉得马来人不该成功,别梦想华人会给予公平的对待和尊敬。即使你可以证明你和华人有一样的技能,你能够和他们在竞技场上竞争。如果马来人成功击败华人的话,他们还是会翻箱倒柜的到处找证据,以证明这个竞技场是不公平的。

马来人想尽可能的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去除《新经济政策》,并在无需拐杖的情况下自立更生。可是大多数的马来人却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新经济政策》被去除的话,华人会踩过界,将马来人活活卖掉。那只是华人的想法,觉得马来人不该成功,而马来人能够成功是因为政府在《新经济政策》下所给予的援助。

其实,《新经济政策》仍然还在,那是因为巫统还在操纵着,另外一个理由就是,因为依旧还有华人表示他们看不起马来人,他们认为,如果不是因为《新经济政策》的话,华人老早就把马来人撕成碎片了。

如果华人要见到《新经济政策》的结束的话,华人就必须尽点力。如果华人的自负和傲慢的态度不改的话,老想着:「如果马来人不是因为《新经济政策》或其他理由的话,他们是没有资格成功的」,那就甭想马来人开始谈论结束《新经济政策》。

华人想要看到一个平等的大马,可是却长久以来不曾平等看待马来人。有时,华人想要不劳而获,我却不晓得要怎样才能办到。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Why I don’t need the NEP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7-08-2009
翻译  ∶西西留

17 条评论:

西西留 说...

西西留自己翻译自己给留言,

其实,西西留觉得,整个『故事』的重点在于马来人……不,这样说会被认为是沙文主义,应该说是策划NEP的马来人的错误。

我这样说好了:华人常说,「别给鱼,教叫他钓鱼」。这个逻辑没错,错的是NEP的设计者本身不会钓鱼,这样他们又要如何教导别人钓鱼呢?结果教人家钓鱼的那个到处去买鱼钩和鱼杆,可是吃鱼的那个始终不会钓鱼。

RPK的故事中,最大的致命伤就是政府企图一开始就把小生意人和大企业捆绑在一起,有投标委员会的考量中,也可以看出,这些所谓的委员会成员在定夺一个工程的投标时的思维方式。

要协助一个小企业成长,就有效的就是把它和其他同等规模的企业先摆在一起进行竞争,而不是一下就干最大宗的那单,三千万在七十年代不是小数目,其实要估算的话,就以马哈迪掌权前对美元一对一做比较的话,就可以估算出这笔钱在今天价值多少了。

实际上,商业不过是所有经济活动中的一环,而真正的经济所涉及的包括农业、科技等等的领域。

我不知道敦拉萨之流的思维是怎样过的,可是他们缺乏远见的思维模式,始终会导致马来人无法竞争,因为一开始的原则即错,后果也就不堪设想。

一个民族的发展,不是靠少数几个人的成功,而是必须着重于『普遍的现象』。比方说,如果我们光顾十家马来档口,可是有一半以上的招待『算数不好』的话,那就不能以『其中一家』做的很好,就说马来人『进步』了。

西西留也见过很多『算数不好』的外国学生,可是他们却是很优秀的艺术家、考古学硕士或语文学者。

各司其所才是关键,比方说,西西留注意到马来人在艺术、图画、细致的手工、糕点和农业方面都是相当在行的。以其浪费时间在自己不熟悉(或者天性使然)的工作上,为何不把才华花在紧密的农业现代化?渔业现代化?扩展艺术领域?或是进行食品工业化呢?

经济不代表就是『做生意』,这点,马来人看不透,西西留也懒得用马来文再写一遍。

小虾子 说...

西西大侠果然有远见,思维一流,请受虾子一拜。。。
但社会现实主义者普遍上都习惯性贪图安逸,既然知道有鱼会送到门前,谁还要吃饱没事干去自己钓鱼?要知道钓鱼还要出本钱去买鱼杆和鱼饵,而且还不一定包你钓到鱼;如今演变到你送他鱼杆和准备鱼饵,他可能还嫌弃你的鱼杆不够好,鱼饵不够多,钓鱼过程很辛苦,太阳晒,路途遥远。。。
胃口大了,别说不给鱼,也许给的鱼稍微小点,可能他们还和你耍脾气,问你怕末?
这里要牵涉的课题和人物太多了,已经不是单一民族的问题,由执政党的政策,到民族的惯性,大家都用自己的生存方式来争取自己个人的利益,而不是以马来西亚人民与国家利益为前提,自强不息,谈何容易?
虾子在西西大侠的分享下受教不少,来,请受虾子鞠躬。。。愿假日愉快

钟卓桓 说...

同意小虾子的看法,这个课题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民族性问题了,要不然像巫统这样打死不认输的政党也不会放下身段说要“逐步”放弃新经济政策了。

西西留说到“经济不代表做生意”是非常重要的论定,格主不写原创文章真的好可惜。就像瑞士和挪威那样,一个靠精密工艺,一个靠通讯工艺,两者都和商业扯不上关系,东西是要拿去卖的,要卖东西就必须牵涉商业,可是他们主要靠的不是生意做得多好,而是靠的是“卖的东西”价值有多高。

我觉得人力是可以训练的,只有在公平竞争,同是洞悉民族性的情况下,每个公民才能在自己熟悉的技能下发展。

CSI 说...

好精彩的留言,比文章还要精彩。。。谢谢留言的大大们

我同意虾子和卓桓的看法,这个里头牵涉太多的民族情感,其实我们华社也有这种情形,其实都是情感问题,没有人能够理性化的来看这个课题。

如果像RPK这样头脑清晰的人都会陷入这种情绪的话,何况是其他人呢?我觉得其实这些都是在种族主义下民族分裂的一种征兆,民族间互相猜忌,可是自己却无法看清楚这之间的关系。吃人的总觉得自己吃人是有理由的,而被吃的也在想自己为什么被吃掉。这是不知道“吃人”和“被吃”的道理下的胡言乱语。

我觉得两者都是极端,我们需要探讨的是怎样才能把“吃”和“被吃”来个平衡点,而不是在原地踏步,继续为自己的自私而辩护。

我觉得西西留说过的一句话很重要,“董教总和华社领袖总有一天把华社带往荷兰”。如果华社在目前的局势中无法转变思维,继续选择50,60年代的斗争方式(抱歉,我甚至觉得斗争两个字就已经在原则上是错的),我们是绝对逃不出这个框框的。

读西西留部落格真的帮助我思考了很多,谢谢各位大大,谢谢西西留!!

西西留 说...

嗯嗯,小虾大大说的对,其实如果把这个课题伸延的话,我们可以理解其中非科学性的解释,西西留贴出这个『先有鸡,先有蛋』的文章,协助大家思考其中的重点:
-------------------------------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是一个古老而又难以解决的问题。

有一个民间故事,说诸葛亮三气周愉,周愉问了诸葛亮一个难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诸葛亮回答说:先有鸡。周愉冷笑着说没有鸡哪来的蛋。诸葛亮反问到:如果第一个蛋是种蛋,又哪来的鸡。周愉一听为之语塞,气自外生,血从内润,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

这个民间故事牵强附会,漏洞百出,对“鸡蛋难题”的解答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周愉的质问固然莫名其妙。诸葛亮的反问那是诡辩滔滔的了。但从这个民间故事却可以感觉到“鸡蛋之争”是多么的佛光普照,多么的深入人心,多么的三个代表。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先鸡派”认为蛋是鸡生的,所以是先有鸡。“先蛋派”认为鸡是蛋孵化的,所以先有蛋。这是逻辑上的大麻烦,蛋固然是鸡生的,鸡难道就不是蛋孵化出来的?真可谓鸡说鸡有理,蛋说蛋有道!双方都陷入了循环的怪圈。就好象在一个圆内跑步,分不清谁前谁后了。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对于这个千古难题,很多大师圣贤都回答不出来,可是我回答得出来!因为我比他们厉害都得多了。。。

我是一个十足的怀疑主义者,对于这个“鸡蛋之争”我首先想到的是一个笑话。笑话是这样的:司机参加“开车六级面试”,考官问司机:假如前面有一个人和一只猫(就是最近在各大论坛引起轩然大波的那种动物),你是撞人呢还是撞猫?司机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撞猫!考官说:错!你应该立即刹车!

立即刹车!这才是问题的正确答案!考官给司机的是一个思维的陷阱!问题在于你要跳出陷阱的束缚!这样才有广阔的选择空间。正是:柳暗花明又万村也!

“鸡蛋之争”的问题也在这里。这个问题最早的提出时间已经很难考证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提出这个问题的背景,那是在科学及其不发达的年代提出来的。所以最先也最应该做的,不是如何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对问题的科学性进行质疑。

进化论告诉我们:任何生物都是在不断进化演变中的。那么又何谓鸡何谓蛋呢?怎么从时间上来界定鸡和蛋?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那么这个鸡是指哪一年的鸡,蛋又是指哪一年的蛋?很明显问题讨论的对象本身就是模糊不清!从数学的角度老讲,只能这样来讨论:2005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2004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2003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以此类推直至第一年!而且每年的答案不一定是一样的。这就是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将随着讨论时间的不同,而呈现不同的答案!

当然“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主要问的还是第一年,但第一这样的问题不具备起码的生物学常识。第二首先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在他的大脑里是不具备起码生物学常识的,在这个问题中的所谓鸡和蛋是一个静态的值,而不是一个动态的概念!这里的鸡和蛋明显是首先提出这个问题的人那个时代的鸡和蛋。而不是生物学上的鸡和蛋。

这个“鸡蛋之争”的第二个问题是鸡是一种蛋生的动物,所以鸡和蛋是同一种生物而不是两种不同的生物!在这样的前提下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就好比说人是先有左手还是右手一样。

而“鸡蛋之争”真正走火入魔的地方还不是以上两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演变成“先有第一只鸡还是先有第一个蛋?”。以上已经说生物是进化的,讨论的对象鸡和蛋本身就是模糊不清的。何谓鸡何谓蛋?能给出具体的时间吗?
打破沙锅问到底:我要的是第一只和第一个,不需要具体的时间。只是如果是第一,那它就不是鸡和蛋了!

后退一万步,先有第一只鸡还是先有第一个蛋?这样的纠缠里面有一个非科学性的成分。有这种想法的人,把生物的出现看成是以个体出现的!这是绝对反科学的!现代科学告诉我们:生物是以种群出现的!也就是说世界上不存在什么第一只鸡和第一只蛋!只有第一群鸡和第一群蛋。所谓的第一只鸡和第一只蛋那是没有现代科学知识的纠缠不清,是走火入魔后的无中生有!

假如生物是以个体出现的。先有第一只鸡,那么请问鸡又怎么繁衍?先有第一只蛋,那么蛋又怎么繁衍?

谈了这么多,总结一下一: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是一个不科学的命题。二.后退100万步来讨论,鸡和蛋它是同一生物,生物的出现是以种群出现的。对于这个种群里面的某只鸡来说是先有鸡后有蛋,对于另一只鸡来说则是先有蛋再有鸡,对于整个种群则遵循概率分布,也就是在整个种群中有一半的鸡是先有鸡后有蛋,对于另一半则是先有蛋后有鸡!也就是说对于鸡这个种群来说鸡和蛋它是同时产生的!

怀疑一切,但不要怀疑你怀疑的能力!

匿名 说...

马来西亚其实也有一些政策是不错。但是不错的政策若在执行的人手上出了错,那就变成了一个糟糕的政策。

马来西亚政府的政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几乎都没有一个应该有的衡量或纠正的机制。若真是有,那些人就肯定是白拿薪水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是我们的专利,除了艺术、糕点和农业,马来人在搞政治方面也有一手,也比华人好一些。

庄子《秋水》∶“且子独不闻夫寿陵馀子之学行於邯郸与?未得国能,又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归耳。”
日本在正确的方针下,吸收消化中华文化,也要费时几百年。我们没有如电影《Matrix》内,直接把学识输入脑中后,就可以现炒现卖的科技。40多年的时间内,马来人能够进步多少?

我觉得,这种把小生意人和大企业捆绑在一起的做法,是一种侥幸式的求快投机方案,希望藉此安排,让“一小部分的人先‘进步’起来”,然后逐渐‘扩展’。但这种有点填鸭式的合作方式却让马来人走向另一种不是政策所盼望的方向去。

马来西亚有太多的政治化以及trial and error的政策。政府反而觉得,这些不是内耗,而是为了进步,必须付出的代价。

小虾子 说...

哈哈,虾子读完后正想写篇[先有鸡,先有蛋]vs RPK这篇文章,但mood没来,写不出,没想到西西大侠也有此想法,这是没完没了的课题,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如果执着于这种"鸡说鸡有理,蛋说蛋有道"的陷阱里,大家只能永远困在问题里而非解决问题。
RPK也许明天又来篇[马来人不愿放下拐杖和惰习,如何让其它民族瞧得起?],虾子想表达的是,也许rpk和我们都一样,大家都很清楚问题在哪?但又无法理个头绪来逐一把问题给解决,很快地又不自主被困在问题里头。
或者虾子套用西西大侠的总结,来个问题其中的总结:[整个种群中有一半的鸡是先有鸡后有蛋,对于另一半则是先有蛋后有鸡]vs[每个族群都有一部分的害群之马,每个族群也有正义君子之辈]
结果,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懊恼。。。
西西大侠请赐教。。。

匿名 说...

yy:

读了RPK的文章,我赞同上面那些蓝色的留言。我并没有质疑马来人的能力。RPK给的例子不太好,奸商一名。
我身边有很多很棒的马来朋友,尤其是在离开马来西亚多年刚回来的时候。聪明、有效率、头脑清晰、做事有交待……比很多自傲自大的华人强多了。但,在马来西亚待得越久,渐渐的养坏了,懒了。也看到一些因家庭背景而被国阵忽略的马来人,非常的精明、有能力。
如果我们看回马六甲王朝时期,那时没有新经济政策,还不是有许多成功马来商人?

我能理解RPK的用心,很多马来人放不下着拐杖,是因为他们没有信心。RPK尝试让他们建立信心,有信心才能慢慢放下拐杖。我们要做的,是帮助他们建立信心,而不是踩他们一脚。
有朋友曾说过,马来民族是很可怜的民族。许多世界名著、科就成果等,(因中国强大)有被翻译成中文;但,很少会翻译成马来文。马来民族所受到的世界文化熏陶比华族少很多,视野(相对的)比较狭窄。他因此进行马来文翻译工作。
我们需要做的,是帮助他们建立起民族信心、建立起文化、世界观,他们才敢自立前行。

匿名 说...

回应楼上的∶

帮助是好事来的。

不过别忘了,若自己无心向上,别人帮得再多,到头来也是自立不了。更何况,政府不是帮了他们50多年了吗?

sowseng 说...

西西留博士,你的见地独到,让小小的得益无穷。阿门。

匿名 说...

西西留大侠太够力了,不止翻译,还自己留言,留言还比原文精彩,小弟向偶像一拜

西西留 说...

靓仔很少进来了,最近可好啊?

回匿名大大,大家参与参与,或许您说得更好。谢谢支持。

西西留 说...

回歪歪和匿名(ECS?),
其实扶助弱势本来就是人道主义,可是老是玩悲情和无赖的话,量谁也会烦的。

Fairnation 说...

先有鸡,如果生物不进食,又何来有生命?没有生命又何来演变成卵生,胎生几卵胎生?

匿名 说...

我家的小朋友说:现有鸡,因为鸡蛋从天上掉下来会爆掉……

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与寻找第一人属同一课题。佛教说:第一因不可的。

别模糊了重点,身为华人的我们,问问自己,内心里是否对他族有歧视?是否觉得友族都不如华族?
多少人因为这份自满、自大,而停滞不前?我本身是做专业研究的,总觉得自己不过专业,问什么?就是因为多年以来自高自大,做学问得过且过,总觉得即使不用功也会有人垫底的,看不起我们身边的同伴,最后堕落的,是我们自己。
大马各大学排名、素质滑落、实质研究情况退步,身在里面的华人提供了不少贡献。
政经文教种种问题越来越多,我们只会把问题推向政府,说政策不公平,自己本身有没有反省?有没有努力去改善?
巫统/国阵有很多种族主义者,难道华社里就没有?
我们骂巫统/国阵种族主义就可以,别人一说我们种族主义就跳出来反驳/鞭苔,我们跟巫统又有什么差别?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西西留 说...

呵呵,楼上的大大说得好。

『第一因不可的』

这就是重点!这类问题,智者是不会回答的,他们会保持沉默。

我们责怪他族,就像马来人责怪华人把所有的生意吞了那样,这些都是诡辩。

要静态思考一件事很容易,可是在动态的情况下,所需要考量的因素太多了,而如果考虑太多,就会如拔箭问毒的道理那样。

西西留 说...

同意YY大大的看法,
这就是爱心社会的原则,可是要做到这点还有很长的路,还好社会中还有很多有理想的知识分子,Anak Bangsa Malaysia的章程就是很好的起点,可惜的是,目前只有英语版,或许需要大家的脑力激荡,想个中文名词来代表这个全民主义。

有时间我们再探讨这个课题。谢谢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