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日星期四

纳吉的挑战:净化巫统

出处∶远东经济评论
原题  ∶Najib's Challenge: Clean Up UMNO
作者  ∶巴里维恩(Barry Wain)
发表日期∶10 March 2009
翻译  ∶APRIL/西西留

显然,纳吉先生让这份工作背负极大的政治包袱。尤其是一起涉及纳吉先生的顾问的案件,一名蒙古女郎于2006年间在马来西亚被枪杀后复遭特制C4塑料炸弹炸碎。

※四月呕心巨作,西西留人格推荐,请看官细细品读内容
[najib.jpg]

预计在三月底进行,由阿都拉交棒给纳吉的大马领导层权力转移是马来西亚政治重组的里程碑。在逐渐失去马来人的支持长达十年后,全国巫裔统一机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ZATION,UMNO 简称巫统)正面临持续性衰微。非马来人更是越发不支持以巫统为首的国民阵线其他十二个成员党,特别是那些代表少数民族的华裔和印裔群体,更以他们有限的能力影响政府的政策。在极具魅力的前副首相安华的重组及激励下,在野党的势力快速崛起,越来越多人质疑国阵在没有进行大改革之下是否还能走得下去。

纳吉先生所面临的挑战有多广泛多复杂,可以用首相阿都拉不幸的命运来衡量,国阵在三月大选中失去十三个州其中五州的政权及国会议席三分二优势之后,巫统内的权术玩弄者已促使他在第二个任期内提早交棒。阿都拉先生知道该做些什么:他在2004年承诺会终结根深蒂固的贪污,以透明度取代裙带风,把公正无私的元素注入日益脆弱的各州机关后赢得压倒性胜利。当诺言未能兑现,他被巫统内部顽固的利益主意及经常没精打采的疲态所累,去年被选民狠狠教训了一顿,巫统的衰退已成定局。

纳吉先生的背景让他充当不了改革者的角色,可是这却是让希望破灭的选民恢复热情所必备的。纳吉先生来自被视为马来西亚第一个政治王朝的贵族家庭,他是该国第二任首相阿都拉萨的儿子以及第三任首相胡申翁的侄子。他的表弟,胡申翁先生的儿子希山慕丁,是教育部长兼巫青团长。曾是马来西亚最年轻国会议员的纳吉先生当年在其父亲的北根选区当选时只有22岁,取代1976年在办公室猝死的父亲。 他在23岁那年当上副部长,并在29岁时就成他的家乡,彭亨州的州务大臣。自从32岁那年加入首相马哈迪的内阁之后,纳吉先生在过去几十年担任过许多高职,他不曾质疑过以族群为基的政治制度或在其职务内提出过任何重大的改革。『他不仅是该系统的一部分』 ,一位亲信和支持者说,『他相信这个系统。他就是这个系统。』

显然,纳吉先生让这份工作背负极大的政治包袱。尤其是一起涉及纳吉先生的顾问的案件,一名蒙古女郎于2006年间在马来西亚被枪杀后复遭特制C4塑料炸弹炸碎。这位顾问是女郎的旧情人,经过沉长的法律诉讼后证明她的死不是他下的命令,引起公众恶评如潮也留下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两名分配给纳吉先生的警察精英警卫队成员,因为被顾问要求『处理』该名勒索他的女郎,而必须面对谋杀罪名。该顾问说他通过纳吉先生的副手与这两名警察取得联系,他俩其中一人是总督察,在供证时证实说是那位副手指示他协助该顾问。

在该顾问被提控之前,根据手机短讯所传送的内容显示纳吉先生曾发送短讯给代表顾问的律师说,顾问『会面对暂时性的控状,但是不会全盘皆输』。该国一位著名的部落客和在线编辑兼记者拉惹柏特拉,在申述纳吉先生及其妻涉嫌谋杀后面临煽动和诽谤指控。虽然纳吉先生矢口否认认识死者,也以不寻常的方式在回教堂内宣誓自己的清白,他却一直无法阻止排山倒海的各种流言、猜测和认真的分析,其中大部分都在互联网上流传着。

纳吉先生也在两度担任国防部长其间,积极展开军事现代化计划时不断卷入多项购买大型武装系统的舞弊指控(1990至1995年,1999至2008年;在2003年担任副首相后也继续兼任国防部长)。根据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智囊团[外交政策聚焦](Foreign Policy in Focus,简称FPIF)报道,外国武器制造商利用这些拥有良好关系网的马来西亚人为中介,付给他们10至20%的佣金以赢取合同。马来西亚的在野党指出大部分的金钱流入与巫统关系密切人士的口袋,包括纳吉先生的人马,但警察和反贪局却没有对案件进行令人满意的调查。

举个例子,马来西亚在2002年支付给博利米卡(Perimekar)有限公司一亿一千五百万欧元,作为购买价值十亿欧元的两艘全新鲉鱼(Scorpene)和一艘翻新的阿格斯塔(Agosta)潜水艇的『协调和支援』费用。博利米卡有限公司当时是由一家名海浪(K.S. Ombak Laut)私人有限公司所拥有,过后又被另外两家公司所拥有,换言之这家公司其实是完全由阿都拉萨,纳吉先生那位被控教唆谋杀蒙古女子的顾问所拥有的。国防部否认所支付的费用是佣金,并表示Perimekar获得正式合同以支援潜水艇的采购。

巫统会选择这样一个四面楚歌的领导人说明了党内部的情绪以及它所面临危机的程度。其中一个事实明确反映出纳吉先生代表的是旧秩序而不是新开始:虽然55岁的纳吉先生是比69岁的阿都拉先生年轻, 可是纳吉先生活跃于政治的日子却比较长。而且,纳吉先生是巫统内唯一可以接替阿都拉先生担任主席职务的人选。经过马哈迪医生在漫长的主席任期内推行的一系列党规修改,巫统被强势的高层牢牢控制着,无论是区部、州属或国家都一样, 三百二十万普通会员在党务上其实无甚发言权。一位过气的财政部长,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试图挑战纳吉先生,但是他必需得到30%或191个区部内的58个提名 ,这是其中一条被沿用以保护领导层的条规。东姑拉沙里仅得到一个提名,就是他自己的区部话望生。

前副首相和备受尊重的党元老慕沙希淡指出,巫统的问题其实就如旧时代一般,『保守派』的领导人忙于自我利益, 无视公众对于贪污、滥权以及缺乏政治责任等问题的关注。他的评价的准确性反应在去年杪巫统决定舍弃阿都拉先生的重量级策略上,不让他有时间来执行反贪及司法改革等承诺。事实上,巫统党内部份有影响力的份子强烈排斥改革,他们显然在担心各机关及司法的独立可能制止许多不为人知的赚钱管道。在巫统内几乎每一个职位都有一个价格,期望得到合同或其他商业机会的回报,在打击所谓『金钱政治』这种根深蒂固的制度上,根本没有明显的进展。

巫统当然并不是纳吉先生唯一的关注。基于在金融方面经验有限,他必须做好准备以带领马来西亚熬过席卷该区域的全球性经济衰退。他另外一个压力来自必须表态支持极为敏感的课题,既仍称以原来名字的新经济政策。这是一个令华人、印度人及越来越多没有正确政治联系的马来人觉得极度反感的根源。经济及商业巨头们指责在中国和印度逐渐强大的当儿,新经济政策势必削弱马来西亚的竞争力,可是许多巫统内的贪污却和滥用各种籍以协助土著,主要是马来人的各项新经济政策企化案有关。

纳吉先生还必须和在野党一位经验丰富、能言善辩的政治战略家,安华依布拉欣斗智斗勇,他曾经是在巫统内被纳吉先生公认为上级的盟友。 安华先生一直宣称, 纳吉先生不是马来西亚人能接受的领袖,因为他无发解释有关于谋杀案和军购佣金的疑惑。这可能不会是令初任首相的纳吉先生头痛欲裂的风暴,却足以让他失去初为人相的惯常蜜月期。

比阿都拉先生更精力充沛和果断的纳吉先生,却以他多年为副相的经验意识到必须更迅速的对众多挑战作出反应。纳吉先生以他十年前几乎失去了国会议席的经验为例,指出他是有能力专注于改善问题的。在1999年的大选中,由于受到安华先生被革职和巫统内许多党员愤而退党的影响, 纳吉先生在北根的10793张多数下跌至241票。这位副相指出,虽然感到震惊却也承认了他的疏忽。 纳吉先生随后定期访问和发展该选区,协助北根镇成为一个农业以外的工业中心。在2004年的选举,在阿都拉先生压倒性胜利的助威和重大的选区划分后,他在北根倍增的选票遥遥领先:22922票。甚至在去年政府几乎被所谓的选举海啸撼倒的当儿,他还能一举将多数票增加至26464票。

身为传统马来人, 纳吉先生一直苦于不能表现得过份雄心勃勃,他宁愿留幕后并且在盟友的协助下搞政治。回想起来这确实是在马哈迪为首相其间最明智的战略,因为曾经有三位在巫统内让他感到受威胁的杰出竞争对手被他剔除过,其中两人是他的副手。受家族血统的影响, 纳吉先生向来给同仁的印象是,他能够耐心地在官僚机构、企业和巫统内扎稳脚步以继承父亲的衣钵。他庞大且忠心耿耿的网络让他成为马来西亚联系网最强的政治家。他的许多追随者都是从他担任巫青团长时代就一直跟随他的,政治分析家陈宝珠(JOCELINE TAN)指出,而现在这其中许多人已经成为各区部的主席,「就像是在幕后操纵大局的实权军阀。」

值得注意的是,在1987年当纳吉先生身为巫青团长时曾经提出过不堪入耳的种族性言论,让非马来人对他相当质疑,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他多年。当时他在吉隆坡率领一支庞大的示威队伍指控华人对马来人特权的威胁,并造成为期好几个星期的紧张局势。种族间的不满的情绪弥漫在空气中,导火线其实是因为政府委派不谙华语的行政人员到华小任职。由于种族情绪已经超越党的界限,国阵的两个成员党,马华公会和民政党参与了在野的民主行动党为华族争取利益的活动。 照片中的纳吉先生与其他巫青领袖戴着白色头巾挥舞着拳头,头顶上的横条书写着四位著名的华裔和印裔领袖的名字,(虽然其中一人是穆斯林)以及『消灭他们』的字眼。 他的追随者挥舞着写满挑衅性种族口号的旗帜。「我们的领袖不可以再妥协了,」纳吉先生说:「我们受够了。」

多年来纳吉先生都毫无疑义的被认为是一个马来人至上主义者。大多数分析家将他的失误归咎于年轻时期为了证明他对马来民族的热爱以及为了巩固他在巫青团的领导地位所致。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不会认为反华或反印情绪只是他的籍口。然而往事却不断困扰着他,一些反对派人物不断反复提起1987年的事件,并为该事件添加了许多极端主义的色彩。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马来西亚华人及印度人对纳吉先生的支持率只有马来的一半或三份之一,这都显示将他标榜为极端份子的运动可能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纳吉先生本人对沙文主义的指控却很敏感,「我不是种族主义者,」在去年的大选受挫后他私下主动对在野党的国会议员确认这一点,并指出他也有华裔朋友。

另一个让中产阶级的马来西亚人牢牢记住1987年事件的原因是,历史记载了马哈迪利用种族冲突为由,展开茅草行动以镇压持不同政见的异议者。警方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援引内部安全法令在几个月内逮捕了超过119人。其中包括当时的国会反对派领袖林吉祥、其他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学术界和许多并没有参与那一次丑陋的争端的社运份子。其中一些人包括林先生,被判入狱两年。这仍然是该社区永远的痛,因为没有一位策划该项示威的巫统领袖,包括纳吉先生被拘留。

纳吉先生在2007年做了一项对自己不利的宣布,既马来西亚是一个回教国,从来就不是世俗国,引暴了危机。他的评论和历史记载相互矛盾,在该国理应庆祝独立50周年的当儿分裂了阿都拉先生的内阁和该国的社会。虽然阿都拉先生试图平息争端,发表声明说马来西亚既不是神权国,也不是世俗国,而是奉行议会民主的国家,可是华人和印度人又多了一个警戒纳吉先生的理由。

如大部分非意识形态的巫统政客, 纳吉先生早已活跃于各个为他们制造机会的非正式的政治联盟。他在1987年最关键的时刻表态支持首相马哈迪,当时倍受其先父推崇的东姑拉沙里挑战党主席职位。

纳吉先生是安华在1993年以横扫的姿态入座巫统办公室的所谓宏愿队的其中一员,当时安华先生汇集了众多的支持,迫使当时的副首相嘉化峇峇放弃党署理主席的竞选。宏愿队的队员包括前青年和体育部长穆尤汀,前雪兰莪首席部长莫哈末泰益以及纳吉先生,宏愿队中选所有三个副主席的职位,虽然该队在第二年就瓦解了。

纳吉先生对马哈迪医生的效忠最终得到了回报,但是在这之前纳吉先生还是经历了沮丧和对未来感到极度焦虑的时刻。 1998年,马哈迪医生越过纳吉先生而选择了阿都拉先生,前异议派系东姑拉沙里的支持者,以取代被革职的副首相安华先生。马哈迪医生随后解释说,他希望阿都拉先生入主首相办公室一届,然后就让位给年轻纳吉先生。事实上更具个性、辩才和教育程度更好,拥有工业经济文凭的纳吉先生是马哈迪医生接班人的首选。但是因为他是以道德欠佳为由革除安华先生,当时的政府在回教党的压力下,马哈迪医生唯有选择不吸烟不喝酒,并拥有无可挑剔回教背景的阿都拉先生。

尽管阿都拉先生于2003年正式任命纳吉先生为其副手,其实也是马哈迪医生公开施压后才这么做的,而阿都拉先生在满一届任期后并没有退位的打算。马哈迪医生从2006年起不断向放弃他一手策划的许多工程和政策的阿都拉先生开炮,他试图鞭策纳吉先生公开反叛首相,甚至因为对方不这么做而称他为『懦夫』。但是纳吉先生情愿等侯轮到他的时刻,一边公开发表忠诚的老二论,一边努力经营他在巫统内的派系网络,以确保能够顺利继位。

虽然漫长,纳吉先生过去的记录提供了一些他将如何着手处理首相职务的线索,不仅是谨慎和务实而已。因此采取轻柔的态度是他执政的方针,除了国防以外,的确难以断定他对于重大课题的立场,以及他希望马来西亚如何应对正对该国造成冲击的,从外在的全球化到内在的所谓『回教化的蔓延』这场风暴。比较好听的解释是,他被长期占主导地位,并亲自参与每一项重大决策长达22年的马哈迪医生的阴影笼罩着。

其中一个让纳吉先生留下脚印的领域是教育,虽然这其实是马哈迪医生的意思,既实行开放政策使马来西亚成为该区域的教育中心。在1995至99年担任教育部长其间, 纳吉先生于1996年推行私立高等教育机构法令,允许私人外国大学在马来西亚设立分校和颁发文凭。这些措施为学生特别是非土著提供了更多选择。私立大学的数量从1995年的零所增加至2001年的16所,而私立学院也增加四倍之多多,从1992年的156所增至2001年的690所。 纳吉先生也实施了让非土著欢迎的政策,他通过修改法令确保部长不再有权力使华小及淡小转型为国小。华印两族诠释此举为加强现有的承诺,让他们继续拥有自己的母语教育。

作为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他是不会轻易的乱了方寸的。纳吉先生所面对的挑战和他父亲敦拉萨当年所面对的对抗毫无不同,当年在1969年的全国大选中,马来西亚政府破天荒失掉了三份二国会议席优势。在选举后的血腥种族暴动,以及后来国会被冻结,敦拉萨开垦新路线,将三个政党联盟带入国民阵线,并选择与反对党展开合作,扩大它的影响力,并接纳了《新经济政策》,以缩小马来人和华人之间的经济鸿沟。在近四十年后,纳吉先生要获得成功,其中一个关键就是取消他先父遗留下来的经济政策,因为这个政策目前已经造成发展停滞,扩大了不公的情况,以及对社会造成永久性的种族分裂。安华先生曾建议一套马来西亚人的经济议程取代《新经济政策》,以协助所有需要帮助的大马人,而不单是土著。纳西尔(Nazir Razak)是纳吉先生的弟弟,同时也是国内第二大银行,土著联昌银行的执行总裁。他在观察局势时表示:「目前由《新经济政策》所衍生的政策是不明智的,这只会潜在的破坏国内团结和投资。」

重新评估《新经济政策》需要政治勇气,可是,任何坚决的行动却会导致巫统所建立的支持者堡垒将会受到威胁。而对纳吉先生而言,他扮演的角色是暗中扶持和保护这个系统,而不是破坏或是扭转它。很明显的,当他说明《新经济政策》将会被自由化所取代,并最终将会被废除的言论来说,他能施展的空间极为有限。虽然大批在后面的支持者因为利益受到冲突而迫使他收回言论,纳吉先生坚持这项自由化政策涵盖大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新公司。他强调30%土著股权依旧是政府的政策,他同时也表示那些无法吸引到土著投资者的公司能够把他们的股票向公众出售。这是一项相对显凸的做法,看来这将成为纳吉先生施展戏法的模式——即是说,维持一贯的方式,可是却逐渐的取消《新经济政策》的元素。

同样的道理,纳吉先生看来没有意愿,企图清算巫统,因为这将造成区部头子之间的对抗,还有其他推选他上台后等待瓜分商业合同作为奖赏的人士。就如纳吉先生的一位亲密伙伴这样说法:「他才不会作茧自缚呢」。巫统中广受人们抨击的提名固打系统,让他保全这个宝座,因此,他会按兵不动。他曾放话,表示他会快速终结党内的贪污舞弊,随即,巫统纪律委员会主席东姑阿末(Tengku Ahmad Rithaudeen)即刻建议取消四个膀翼,包括男女青年团,以作为减少党内竞选的努力,同时自制了贿赂选票的行为。纳吉先生在作出激烈的挽救,他表示说党内的贿赂选票的行为必须与『政治意愿』作为制衡,而他的这个说法承传了他的前辈们的一些风范。

纳吉先生时常提及国阵必须顺应大众的意愿,他警告说:「如果我们没有改变的勇气,人民会在下届大选改变我们。」可是纳吉先生所作出的任何声明几乎都是口号,其中,他一直都在为《内安法令》辩护,而这项法令当初是为了对付共产党颠覆,目前却被被利用来对付法定的在野政党,甚至被用来对付巫统中小部分的反对派。虽然纳吉先生赞扬《内安法令》保护马来西亚免被恐怖分子所威胁,他也说明:「最近有许多对这个法令的争议,」而他也说会在无确定性的『未来日子』作出检讨。政治专家黄基明(Ooi Kee Beng)写道:「在接下来的党选中的候选人当中,没有一人是抱着认真进行改革的意愿的。」

纳吉先生目前正在领导政府进行两场受人瞩目的补选,虽然他一贯的甜言蜜语有些收敛,可是狗终究改不了吃屎。去年八月,安华先生轻易的把他妻子屯兵十年的峇东埔国会选区轻易拿下,获得空前的胜利。纳吉先生接着动员巫统拿回他们的尊严,取下他们在2008年赢获的瓜拉登嘉楼国会选区。巫统派出副部长坐镇,他是当地人,同时也是首相的政治秘书,他被视为是一名优秀人才,同时和阿都拉先生反复的领导能力成了对比。为了化解这项误解,纳吉先生投入上亿美元到各项计划中以确保能够获胜,包括在当地发放政府合约给六百名小型马来人承包商。可是他还是无法满足国内要求改革的声浪,结果席位落入反对党手中。

纳吉先生在担任部长期间,人民期待他对政府进行大换血,委任一批新的部长,简化国内的管理。他的同僚表示,纳吉将会对治臃肿的官僚系统的浪费,促进效率。他的同僚意识到他将无法瓦解他自己的支持者网络,因此,他建议纳吉先生将开启系统,让更多人获得好处。

一个贴切的问题是,养尊处优的纳吉先生要如何说服民众,在经济衰退的期间让他们觉得他能够感受到民间疾苦呢?纳吉是彭亨皇室四大家族中的一员,继承了家族的德行美誉。他在伍斯特郡(Worcestershire)男校完成中学毕业后,继续在诺丁汉大学完成大学教育。在灰发和小胡子的外表下,他说得一口流利的英文,并且在外交圈子中从善如流。他曾经这样声称:「无论是在我的选区中的祈祷室,又或者是在『Simpsons in the Strand』餐馆用餐,我一样自在。」他所指的是一家位于伦敦的高级餐馆。在他的一些言论中,说明了他在国外各地用餐的时间多过与他在本地支持者在一起的时间。在回应2006年大受民众反对声浪的燃油涨价的事件中,纳吉先生建议人们需要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比方说,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众人哑然,仿佛就像是法国大革命前的法国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的名言:「人民若无面包,那就改吃蛋糕嘛!」两年后,纳吉先生看来还是死性不改,当他劝告巫统领袖们要谦虚友善的回应『乡亲父老』时,他给的劝告却是如此不济。「当我们在车子里头时,千万别睡着,因为就不能和他们伸手打招呼了,」他说:「这样的话,会得罪他们的。」

纳吉先生所处的危机就是他把自己暴露在最凶狠的政敌面前遭受他人的讪笑,政敌们在他面前压根儿没有表现出对大马领袖的最起码尊重。在瓜拉登嘉楼补选的时候,以及早些日子的峇东埔补选,迎接他的是被谋杀的蒙古女子阿旦度雅的海报,还有到处唱着『阿——旦——度——雅』的民谣,以及其他更糟的事情。这些抗议者都是安华先生领导的公正党的中坚分子。纳吉先生开来意识到这个极度折磨人的尴尬场面,他给行动党领袖——秘书长林冠英以及他的父亲林吉祥发了一通短讯,纳吉先生告诉一位行动党立法议员,恳求林氏父子别『公报私仇』,意思是说,在他们评论蒙古女郎谋杀案时,不要再毁谤他。

纳吉先生心里有数,安华先生将会是他成为首相的威胁和目标,纳吉先生也告诉反对党议员,说他想找个途径与行动党槟州政府合作。回教党并没有太注重这起谋杀案,它相信大部分马来人已经在心中有了决定,炒作这个课题并不会带来更多的选票。相反地,行动党紧咬着这个事件不放,它所专注的是这个案件的司法程序,而不是对纳吉先生的直接指控。为了让纳吉先生对这起谋杀案坐立难安,安华先生使用了他的组织能力,仿佛就像是人民阵线的车轴,把三个反对党结合在一起。纳吉先生意识到如果要巫统和国阵继续生存下去的话,安华的车轮阵必须被瓦解。

自2008年中旬,安华先生和纳吉先生已经开始硬碰硬,当时安华先生再次被控鸡奸,和首次被控鸡奸的时段相差十年。安华先生的指控者塞夫(Mohamad Saiful Bukhari Azlan)与纳吉助理的合照曝光后,纳吉先生说塞夫先生在三个月前曾经造访他的办公室,商讨有关政府奖学金的事项。然而,不久之后,纳吉先生承认塞夫先生曾经来到他家找他商讨有关性攻击的指控,以及是否要报警对付安华先生。反对党指责这是一项对安华先生所作出的阴谋,包括指责涉嫌的纳吉先生。

根据民意调查,大部分大马人不相信安华先生所遭受的罪名,同时他们认为这件事情已经破坏了国家的声誉,他们认为副首相纳吉应该考虑放弃这项提控。这将有助于减轻政府所受到的压力,以及阻止安华先生有一个炒作自己为受害者的平台,因为这将导致国内外的支持者对他更加的同情。可是,从纳吉先生在二月份对霹雳州的攻击来看,他在鼓励人民联盟政府内部的背叛行为,他似乎沉迷于对安华先生所谓的『肉搏战』。对于将安华先生从政治圈子中抹去的妄想看来是机会渺茫的,可是他还是跃跃一试。

一些评论家建议纳吉先生以马哈迪医生作为后台,或许能够恢复马哈迪医生那个年代的管理方式,利用政治动乱作为借口,趁机逮捕异议分子或是宣布紧急法令。可是,至少在开始时,纳吉先生还是希望通过对话以赢取支持率,而不是通过高压政治。在九月份,他启动了一个网站(www.1Malaysia.com.my),他按奈这痛苦,把这个网站形容成是个人网站,而不是官方网站,只有这样,公众才能和他进行『公开及诚恳的直接对话』。「我并不相信『欺骗,以及分而治之』的政治。回归到我们长久以来以团结和成熟的尊重作为信念,目前这是比什么都还要重要的,」他在开头的信息中如此说到。

虽然纳吉先生自称对(网站)的反应表示满意,然而,在他取代阿都拉先生位置前的三个月,只有41%的大马人认为纳吉先生能够成为一名称职的首相。即使是被人认为失职的阿都拉先生,在民意调查中竟然还能获得46%的认同,这项调查时由独立民调中心(Merdeka Centre)所做出的。在经过超过三十年的等待后,纳吉拉萨正在准备领导这个国家。其中一篇报道这样提到:「他的上任,不能抱负着太高的期望,可是他的成绩却是一个包袱。」

12 条评论:

匿名 说...

谢谢APRIL为我们的翻译。

sowseng 说...

谢谢让我上了一课。

APRIL 说...

不谢不谢,略尽棉力而已,何足挂齿!倒是sowseng大大的漫画很是精彩,特别喜欢您画的卡巴星,很传神说。

sowseng 说...

谢谢你的欣赏:)

西西留 说...

四月真难得啊,这远东经济评论的不好翻的说,可是翻译得非常精彩,我把剩下未完成的贴在下方,看看我来帮你完成它。

四月加油,谢谢您的翻译。

小虾子 说...

西西大侠终于"浦头"了,是啊,每位百姓都在拼经济,而那些政治魔头却在那拼各自利益,等天收啊!
各位辛苦了,加油。。。

西西留 说...

谢谢小虾子的鼓励,勉强还是要来点文章的,尽力而为就好…………^_^

APRIL 说...

嘿,以为大哥出手了我就可以翘脚读完这篇文章的...你真的很神枪手哩,翻译速度好快!这文章的作者很有礼貌,前一句纳吉先生后一句纳吉先生,我都快疯了。今天是四月的生日,暂时放假几天咯,星期日再继续了。

西西留 说...

全部完成,泡杯美碌小小的庆祝一下……下次找容易点的文章,这文章虽然精彩,这英文不好翻,西西留快翻到翻白眼了。

四月加油!

APRIL 说...

哗谢谢大哥高抬贵手!!四月给您的美碌加糖加奶加咖啡!!

小虾子 说...

两位大侠侠女翻了白眼又咸鱼翻身,哈,虾子的NESLO搞搞就让给您们喝,加油!
西西大侠神速的翻译,虾子看到眼睛左右左右快要\变斗鸡眼,呵呵。。。
各位加油加油。。。

小虾子 说...

没有一起见元首,会不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日头那么晒,虾子发什么春秋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