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四月三日对大马而言意味着什么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What 3rd April means to Malaysia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1-04-09
翻译  ∶西西留

现在,要不是因为副首相纳吉再三否认认识阿旦度雅的话,他暴露在照片中的事也不会造成如此轰动了。这还包括他在最近的补选中公开否认,甚至就连阿拉的名字也用上了。

大马一些严重又困惑的问题
亚洲哨兵报
金格(杨泰章)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日

※原文已在2008年8月4日翻译,目前只是照例重刊,此文章可读性颇高,请读者回味其中内容。

在6月29号那天发生了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那是一宗有关一名美女阿旦杜雅的司法审讯。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当受害者的律师卡巴星企图询问被告有关死者(阿旦杜雅)和「政府高官」的合照的时候,原告和被告竟然不约而同的对这项提问提出方对。

这造成了两个阵营「隔空对骂」。一边是卡巴星和死者表妹,另一边是原告和被告组成的阵营,以阻止卡巴星的提问。

早前也有类似的阵营分裂的局面发生,当时蒙古女郎的目击证人,死者的女性友人告诉法庭说,移民庭里面关于他们的出入境记录竟然离奇的被删除了。正当卡巴星要求法庭把这个不寻常的事件记录下来的时候,告发者和被告都对这个证据提出反对原因是它跟案件没有关系,而且坚决要求法庭把这个证据给删除了。

这是不是个反常的现象呢?原告照理来说是应该是站在受害者的那一边,帮助受害者来对抗凶手的,可是怎么现在发生了原告跟被告的辩护律师站在一起来对抗死者的律师呢?现在到底是原告对薄被告的辩护律师呢?还是原告跟被告联合起来对受害者的家人呢?明显的,原告和被告都有很多的共同利益哦!到底那些共同的利益是什么呢?

答案就藏在被告和阿旦杜雅与「政府高官」的那张合照里面,原告和被告拼命反对,不让那张合照作为呈庭证供。

[rosmah01.jpg]

那张照片

在审讯的十天,阿旦杜雅的表妹※布爾瑪(Burma Oyunchimeg)作證说,当阿旦杜雅从法国回来的时候,她去了一趟香港和她见面。当时她出示一张她和她的爱人拉萨巴金德(Abdul Razak Baginda)(被指控说是谋杀阿旦杜雅的共犯)的合照,照片中他们俩人和「政府高官」共进晚餐,布爾瑪也指出说那个政府高官就是我国的副首相纳吉.

※蒙古人有姓氏,因此从中判断布尔玛是阿旦度雅的表亲,因为姓氏不同。报张的称呼不一,目前采用前述判断。

她可以很清楚的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因为那个名字跟阿旦杜雅那位公开的爱人的名字一样,她甚至还问阿旦杜雅说他们两个是否是兄弟?布尔玛还补充说阿旦杜雅也向她自己的父亲出示了把那张合照。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副首相一直重复说他跟阿旦杜雅没有任何关系的话,包括在大选前,在一个公共场合里发表声明说否认跟阿旦杜雅有任何关系的话,无论纳吉有没有在照片里面都不会造成轰动的。

现在纳吉还有话说吗?他的决口否认,可是却直接被目击证人布尔玛一口否定了。纳吉的新闻秘书东姑沙里夫丁(Tengku Sarifuddin Tengku Ahmad)在6月30日发表声明,他说副首相纳吉不会对这些指控给予任何的意见,因为∶一、任何的意见将会影响到法庭的判决。二、副首相纳吉已经重复的否认跟阿丹独雅有任何关系,就因为如此,所以关于副首相纳吉出现在那张照片里面不应该成为一个课题。

影响法庭判决?这真的很荒謬!一个如此简单的声明如∶「我不曾跟阿旦杜雅合照」难道会影响法庭的判决吗?实际上我国的第二号人物纳吉是有绝对法律责任去发表声明说到底他有没有跟阿旦杜雅合照,因为这会对布尔玛的指控有着决定性的暗示。

副首相纳吉出现在那张照片里面不应该成为一个课题?这同样的令人感到可笑。准确来说,因为纳吉过去多次的否认,所以现在更加需要纳吉出来澄清这件事。

良心谴责?

只有一个理由可以用来解释,为何以前纳吉在过去不断的否认,以及现在则保持沉默∶那就是良心的谴责。如果纳吉真的尊重已经公开的案件,他就应该承认他跟阿旦杜雅的关系。同样的,如果那个照片是虚构的话,没有任何理由纳吉为何不反驳布尔玛的指控。

事实是,纳吉多么担心那个照片会被公开,甚至他的秘书吩咐国内各大媒体的編輯不要抄大这个话题。结果在隔天,这个如此轰动的新闻既然没有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里(其中一份中文报刊《光明日报》在晚报中把纳吉的新闻放在头条,可是在第二天的早报中这篇新闻竟然消失了!)当然这也包栝了关于安华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中公开批评和指定要纳吉针对那个照片的事件做僜清的新闻也被撤除了。

无论如何,无论当局采取任何最新的压制行动都好,破坏已经产生。毫无疑问的是纳吉已经惹祸上身,他的政治地位已经危如垒卵。

操縱

这宗谋杀案在幕后已经遭受非常严重的政治操控。在开始的初期情况已经非常明显,当时警方的调查令人高度怀疑,一直到辩控两方律师的表现更加是颠三倒四。照理说控方检查官会寻找真相,而辩方律师则会为所受指控而辩护,可是双方看来却像是早有预谋——制止真相大白。他们狼狈为奸,把移民厅记录的事项,以及纳吉在照片中的身份隐瞒起来。这不过是其中两个例子,以反映他们的这种行为。

这个案件发生了一个不寻常的迹象,那就是频密和离奇的人事大变动。在案件还没有开庭听审前,所有的司法人员都撤换了。比方说∶辩护律师团、检控官和主审法官都被撤换了。令人乍舌的是,在听审前的几个小时前新委任的检控小组走马上任,结果导致法庭冷不设防的延迟两周开庭。所有的人事大变动没有给予合理的解释,除了阿都拉萨的第一辩护律师朱基菲里诺丁(Zulkifli Nordin)针对他的辞职给予的理由是第三者严重的干涉。

在这种种迹象下,大众应该做好準備接受更多的离奇事件在法庭里发生;同时,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当更多的证人出现时,纳吉和他的支持者也许需要求神拜佛,以免这些证人到时成为他的地雷区。

更严重的是,当年因为谢英福※的柏华惹钢铁厂(Perwaja Steel)丑闻而使得马来西亚司法已经非常恶劣的名誉更加雪上加霜。经过了七年长时间的调查和三年时间法庭的审讯,结果法庭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逼取消控诉。最后冗长的柏华惹钢铁厂官司终于落幕,却没有任何人为这笔纳税人所蒙受的100亿令吉的损失负责。

※谢英福于2004年2月9日面对失信7640万令吉的指控,被控上地庭。2007年6月26日,在控方没有举出足够证据下,谢英福被判表罪不成立,当庭释放。谢英福于2008年6月24日,在其双溪大年Park Avenue酒店中的私人套房逝世,享年75岁。

已经有很多的刑事案件被取消控诉了因为不充分的调查和弱势的起訴。这显示了我国的司法系统从马哈迪时代已经在走下坡,而这种情况在阿都拉的领导下变得每况愈下。有了一个如此令我们蒙羞的司法系统,我国的法律变得很儿戏了,法制已经已经陷入危机。对阿都拉所领导的政府以及他的改革议程来说,这些都是用来评估它的效率的重要指标。

3 条评论:

APRIL 说...

四月三日:一个光明的新时代开始?一个黑暗年代的降临?还是灰色地带的无限延伸?

西西留 说...

嗯嗯,末日的到来,大概是酱吧?

哦,忘了祝您生日快乐!『祝福你福寿与天齐,祝福你生辰快乐……啦啦……啦啦』

APRIL 说...

谢谢,生日已过生月未过,我也要吃肉骨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