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30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三天前洛万与赛夫会面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Rodwan met Saiful three days earlier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 ∶30-07-08
翻译   ∶西西留
到底洛万是什么人?他是全国总警长身边的红人,他也有份参与控制毒品、卖淫、高利贷以及地下赌场的「组织性犯罪活动」,除此之外,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2008年6月25日星期三下午2时30分,洛万尤索夫(Mohd Rodwan Mohd Yusof)二级高级助理警察总监在凯煌酒店(Concorde Hotel)的619号房与赛夫布卡里(Saiful Bukhari Azlan)会面。在这次会面之前,两人曾经通过电话至少八次。

三天后,2008年6月28日下午二时,赛夫去见布斯拉维医院(Hospital Pusrawi)的莫哈末奥斯曼阿都哈密医生,「申诉」他被一名「非常显要人物」鸡奸,因此他希望报案。无论如何,这名医生并没有发现他被鸡奸的痕迹或证据,并建议他,为了获得报案之用的检查报告,他应到政府医院检验。

到底洛万是什么人?他是全国总警长身边的红人,他也有份参与控制毒品、卖淫、高利贷以及地下赌场的「组织性犯罪活动」,除此之外,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好吧!阅读以下剪报,你就会大概了解这个叫洛万的人渣兼混球了。也许你能够理解为何在安华伊布拉欣被指鸡奸的事件揭发前三天,他和赛夫会在酒店房间内会面了。
《每日新闻》1998年12月30日(周三)

一位来自吉隆坡中央医院(Hospital Kuala Lumpur,HKL)的法学专家今天在高等法院提出有关拿督斯里安华伊布拉欣的血液样本不能使用做脱氧核糖核酸检验,因为这些血液是作为爱之病、B型肝炎以及性病检测之用。

扎哈里医生(Dr Zahari Noor)表示,就因为如此,他拒绝了警方二度要求抽取血液作为脱氧核糖核酸检验的要求。根据他的说法,当9月28日当天在武吉安曼警察总部时,他抽取安华的血液样本。他当时被洛万尤索夫(Mohd Rodwan Mohd Yusof)问起,是否这些在安华身上获得的血液样本可以作为脱氧核糖核酸检验之用。他当时劝告警方不要使用安华的血液样本作为脱氧核糖核酸检验,因为安华只同意把有关血液作为爱之病、B型肝炎以及性病检测之用。

「在10月15日,洛万和一级高级助理警察总监(Senior Asisten Komisioner,SAC I)慕沙哈山前来吉隆坡中央医院,他询问说是否能够获取安华的血液样本作为脱氧核糖核酸分析。」他表示。

扎哈里医生表示:我们给了警方四大理由,以解释为何安华的血液不能使用来作为脱氧核糖核酸检验∶

■ 这个血液样本不能准备用来作为脱氧核糖核酸分析
■ 这些血液样品不适合用来作为脱氧核糖核酸检验
■ 我们的结论是这些脱氧核糖核酸检验报告是不足为信的
■ 因为我们使用来收藏血液样本的是一般容器,而没有使用防腐剂或是抗凝剂,因此会照成不准确的检验结果

他表示,他们后来建议警方说,如果安华在带返双溪毛糯监狱时,他们随时准备配合,在允许的情况下获取他的血液样本作为脱氧核糖核酸检验。
「在1998年至1999年的审讯期间,安华遭遇了脱氧核糖核酸的证据被篡改的情况。洛万高级助理警察总监当时非法的将法医保管的脱氧核糖核酸样本给取走了。在控方证人的来回检查下,揭露了血液样本中的脱氧核糖核酸被转移到那『张家喻户晓』的床垫上。」西华拉沙(Sivarasa Rasiah)表示。

西华拉沙(Sivarasa Rasiah)是安华的辩护律师。在几周前的鸡奸门开始时,他重做冯妇,在这起案件中担任其辩护律师

「当我为这个事件进行对峙时,控方修改了他们的控状,并说服了奧古斯丁保羅(Augustine Paul)法官,删除掉有关脱氧核糖核酸的证据记录,以防止安华的律师大做文章。」
全国副总警长依斯迈奥玛(Ismail Omar)表示警方并没有拖延对6月28日报案指拿督斯里安华伊布拉欣涉及鸡奸的调查工作。依斯邁也表示,自6月28日接獲投報,警方就一刻都不放松、毫不馬虎的展開調查工作和努力去收集最新的情報。

「我们要尽快完成调查工作,查案警官也正加緊搜證工作,同時警方需要各有關方面的合作。」他在周二《马新社》访问时这样表示。

依斯邁被问及对内政部长赛哈密(Datuk Seri Syed Hamid Albar)在周一所发出的言论发表意见,赛哈密呼吁警方加速对这位公正党顾问的鸡奸指控的调查工作。

他表示说既然警方的调查工作已经展开,一些方面的推测和言论会影响调查工作。

「我要警告各有关方面,包括部落客在内,不要发表不实的东西来影响警方的调查工作,否则警方可以採取法律行动对付蓄意作出这行为的人士。」他表示。
《大马内幕人》获得消息来源指出,调查人员目前「在t上面画叉及在i上面画圈」将完全依赖安华在1988年的脱氧核酸核糖的样本,当时他也是遭遇一样的控状,最终令他无法成为首相。

「没人愿意看到1998年的历史重演,当时的控状最后被撤销了。安华声称在事发当天,他有不在场证据。于是当局就必须重新在做调查。」一位对调查工作很有经验的官员表示。

「我们了解到即使在案件还未带上法庭前,已经有人意图在动摇这宗案件的可行度。警方不愿意多说,因为他们将会指责对媒体诉说案情,部长也三缄其口,因为他们会被指责干预案情。」

「这种案件是根据强而有力的科学性证据的。」那位关于表示。
这是在苏姗珑(Susan Loone)的部落格的帖文∶

苏姗,
我愿意以我所相信的上帝之名写下以下声明:

我是一名政府医生,在吉隆坡医院(Hospital Kuala Lumpur,HKL)作为一名顾问。我认识在2008年6月28日为赛夫做体检的那位医生。

在《新海峡时报》所刊登的所谓的医药报告是巫统伪造或是虚构出来的,根本就还没有这样的一份报告呈上给警方。

当为赛夫做体检时,那位专科人员无法在赛夫身上发现任何被鸡奸的迹象。赛夫当时满脸笑容,不像真正的病患那般,他们一般上都会很难过和困惑。

赛夫结果被允许入院观察一天。他在监护室时完全正常,也不见任何情绪上的干扰。

请转告RPK关于此事。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