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6日星期六

毫不留情∶马来人大团结的鸡奸阴谋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 The Malay unity sodomy conspiracy
作者∶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6-07-2008
翻译∶ECS283
校对∶西西留/hoss
回教党和巫统之间的马来人团结绝不是凑巧的,他们早就很小心地策划好了,就为了重整马来人政治力量,确保非马来人「移居者」不会成为马来西亚主要政治力量的目标。
实际上,在马来西亚正进行中的鸡奸远比人们知道的还多。问题是∶是谁在鸡奸谁呢?还是他们轮流互相鸡奸?

可悲的是,涉及的人都是那些对回教有相当造诣的马来人,有些还是来自一个回教政党。他们谈论回教直到口吐白沫,他们说所有的回教徒都上天堂,连坏的回教徒也能,不过当然是要在地狱里坐够了牢,赎够了罪之后,才能被调走。好的非回教徒如特丽莎修女,就不论他们有多好,都会下地狱,因为他们不信回教。

是的!这就是马来人的思维。做好事能上天堂,干坏事还是能够上天堂。若你整世人都做坏事,只要在临死前一天忏悔,那还是能上天堂。确保你至少在死前一天忏悔吧!那你就能逃过地狱这一劫。

马来人的脑里总是围绕着天堂和地狱,就像一位减肥人必有的那本记载着食物卡路里的小册子那样,他们总有这样小账本记载及衡量他们的好坏行为。是啊!你可以做坏事,不过确保你有做些好事来平衡一下。做一个坏事,账本就得一个「亏」,若你知道门路,那你的好事能够赚得到二十七个「盈」。所以,一个好事能够消除二十七个坏事,不过这样是取决于那些好坏事的大小和程度。

是的!这都关系到互相制衡,这是有关赏罚的事。马来人会做好事,避免做坏事,当有一个赏罚制度存在的时候。而做好事是为了能够销掉那些坏事,良知在这里并没有地位。实际上,马来字汇里,并没有一个字义和「良知」同等。最靠近的也许是「hati kecil」或「suara hati」。不过这两个字也能用来形容其它事情,也未必是指「良知」。

那就是为什么在最近我们看到许多毫无良知人士的所作所为。他们以为做一件坏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因为他们总能够去麦加,在天房前祈祷,就能消除所有罪恶。一名无神论人士好是因为他天生是好人,一位奉教人士好却不是因为他天生是好人,而是他太懦弱,太怕下地狱,因此他希望他能被「贿赂」以天堂。

回教党和巫统之间的马来人团结绝不是凑巧的,他们早就很小心地策划,就为了重整马来人政治力量,确保非马来人「移民」不会成为马来西亚主要政治力量的目标。这个计划的其中一部分是确保回教党对安华失去信心,至少令他们认为他们的未来在国阵手里而不是安华。

安华毕竟是个马来人的叛徒 (他提倡人民主权,而不是马来人主权,而且他也反对新经济政策,然后希望以另一个新的、更平等的政策取代。) ,也是一名美国代理 (最近的美国因安华的鸡奸指控而谴责马来西亚的声明更加强了这个观点)。所以,为了马来人的利益,安华这个马来叛徒一定要除之以后快。

你可有奇怪为何塞夫的舅舅或是他的阿姨?而不是他自己的父亲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安华向《可兰经》宣誓说他不曾鸡奸这位年轻人呢? 为何是舅舅/阿姨呢?为何不是父亲呢? 无论如何,副首相纳吉也在巫统九百名领袖前宣誓他不曾遇见也不认识阿坦图雅。既然纳吉起了誓,那么这些人是否就信服纳吉说的就是实话呢? 又或是他的誓言丝毫改变不了这些人的思维?

实际上,塞夫不怎么了解他的父亲。在塞夫出世之后,塞夫的父亲就抛弃了他们母子,后来他的母亲再婚,当他的母亲去世后,他的继父也失踪了。塞夫就被他这个舅舅 (或是阿姨?)养大的。整件事最重要的是,塞夫的「养母」是蒙达兹嘉华(Mumtaz Jaafar),也就是罗斯玛曼梳(Rosmah Mansor)所有地下生意的代理人。

现在可就明白了为何纳吉同意会见塞夫了吗?很多人不明白为何一位日理万机的忙碌副首相会花时间去见一位大学退学生。那是因为塞夫是蒙达兹的「养子」。那就是为何纳吉要见他了。

看看塞夫舅舅的言行举止,实在和赛夫的阿姨很相像。你可以开始明白那年轻人有怎样的思维了吧?医生是否在塞夫可怜的屁股内找到了他舅舅的精液,所以这是为何警方无法起诉安华的原因呢?那也许能说明为何警方在荷里活式的逮捕后,隔了一天就让安华保释了。

塞夫的父亲是凑成回教党巫统会谈的「马来人团结特设委员会」成员之一。另一名成员是沙布拉电讯(Sapura)的总经理,也是安华的「朋党」拉默里慕沙(Rameli Musa)。是的!安华从不知道他最好的朋友出卖了他。主导这个委员会的是一位在目前我需要匿名,他是来自军事情报局的人。

是的!又是军事情报局。现在你可以知道为何军事情报局泄漏有关罗斯玛涉及阿坦图雅谋杀的官方报告的情报了吗?那是为了要倒纳吉。而这些人都涉及回教党巫统的团结会谈,如塞夫的父亲,安华所谓的「知己」拉默里慕沙,都是委员会的成员。

好吧!最近,那个在塞夫出世后就抛弃他的父亲又走进回他的生活里了。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何在二十多年前的一个黄昏消失后,这个父亲突然间出现在他儿子的家门前呢?很简单,他要送他儿子去见纳吉。是的,就是如此。纳吉以为他是把塞夫送到安华那里做卧底,纳吉不知道的是,这名年轻人送到他那里时早就是一名卧底了。纳吉还以为这个年轻人是老天送给他来毁灭安华的武器呢!实际上,他不是老天送来的,他是致力于回教党和巫统的「马来人团结会谈委员会」派来的。纳吉中了计,还中得很彻底。

那就是为何塞夫的父亲不要在大众面前现身,特别是在摄影机前。若他的脸在电视上出现,那有很多人会记起来在很多地方都曾经看过他。他当然不曾受雇于人,他是一名掮客。他是我们常说的「万事通」。若你需要解决些什么事,要得到政府合约,要修理一个人,要见部长或副首相,就可以找这个「万事通」,他就会帮你搞得掂。

计划很简单,先对安华做出新的鸡奸指控,好让回教党担心,然后他们会考虑放弃安华和公正党,到时就拉回教党和巫统坐下来谈马来人团结,让回教党看到他们的政治未来在巫统手中,而不是公正党,因为公正党将因为安华的鸡奸指控而垮台。告诉回教党说巫统同意在他们控制的州属内实施回教法,也同意让他们当州务大臣 (而公正党则反对回教法,就如他们另一个民联搭档——行动党那样)。

回教党巫统马来人团结会谈的策划和推行人士都发觉到提供回教党州务大臣职位以及实施回教法还是不够的,他们需要摧毁安华的信用,来证明不是公正党,而是巫统才是回教党的未来。你会奇怪这个回教党巫统会谈特设委员会也是「倒安华委员会」,然后塞夫的父亲和军事情报局是整件事的幕后主要人员了吗?

如我所说,马来人是没有良知的,在马来文里没有贴切表示良知的字眼。对马来人来说,什么都干的出来。好吧!所以他们有了冤枉安华鸡奸的罪状,他们也出卖了投选他们的选民。不过这些罪行在去了麦加,在天房面前祈祷后,就被洗得干干净净了。若你在回到马来西亚后再次重复这些罪行,你大可以再到麦加去,在天房前重复之前的一切。

唉…我只是奇怪,那些印度人回教徒为何那么坚持政府承认他们是马来人呢?

2 条评论:

hoss 说...

注:原文中的“uncle”,译文直译为“叔叔”。印象中此“uncle”来自赛夫母亲一方,故修改为“舅舅”。

CC LIEW 说...

Hoss大大,您的眼光一向锐利。
是的,那个应该是他母亲这边的人。
已经修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