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9日星期二

社会醒了,董总还睡着

2008年7月29日
作者-黄友明

新纪元学院风波自发生以来,几经调解再调解,仍在处理过程中。本人不揣冒昧,对这一事有几点看法如下:

有关校园的规划

校园空间的规划,是对空间综合性运用的创造性规划,不一定就意味着大兴土木、兴建一栋又一栋的大楼。合理的校园规划,是为了营建一个适合学习和互动的空间布局,其最终目的是为了学院的主体:学生和教师的舒适与便利。虽然从媒体报导中,我确实相信董总已努力地跟丰隆集团洽谈,要将不平等的新校地合约改变为较平等的合约,问题在于,我们今天应争取的是办学问题,而不是争取工程。如果城市校园是另一个可行方案,却被束之高阁,就于理不合。

所谓城市校园,各国经验不同,办校行政传统也不一样。把城市发展问题纳入学院空间规划的核心,既要努力提高办学水平,又能够配合现实所需,这是一般新兴大专院校在与传统名牌大学竞争时,所采取的策略。

在郊区建校,自然环境固然比较好,土地价格低廉,校园硬体建设空间较大,然而缺乏基础设施,一切相关的配套及服务都由学校自己承担。这种远离城市的学校,好处是学生可以专心用功读书,却犹如一个封闭的社区,极可能令师生跟现实社会产生疏离,难以交流与对话,其缺点恰好是城市校园的优点。我并不会看好郊区建校的计划,因为董总和新纪元学院都没有这个条件和资源。

博士学位的疑云

有关于叶新田的「博士学位」疑云,问题既然已经被提出来了,叶先生就应该有勇气向社会澄清。在这个问题层面上,有人说「不受承认」的学位,水平也许还不错,不一定是假的,所以叶先生的「博士学位」不受承认也无所谓。这样的类比风马牛不相及,混淆视听,极有问题,因为假学历与不受承认的学位,根本是两回事。新纪元学院部分课程仍受有关当局不合理的刁难,独中问题颇有相似。不受我国政府承认的文凭,很可能反而受到其它政府或其它正规大学系统的器重,只要颁发这些文凭的机构,是有正规的办学体系,学生有受到正规的教育训练和评估考试,而且还必须付出好几年的时间与努力才能正式毕业。所谓假学历,恰好完全没有以上所有正规的训练与评鉴,除了付出一些金钱。不会有任何正规的教育系统会接受假学历。

至于有人把董总和新纪元学院的管理,比喻为公司企业的治理,也是严重失当。公司企业最终目的是创造利润,而公民团体或非营利组织最终目的是为履行使命愿景、落实社会理想,两者动机不同,管理的方式自然也就不同。那么多年来,我还真不知道董总和新纪元学院生产了多少利润,以致董总新领导人对董总行政处和新院教职人员,竟不断露出「我才是老板」的姿态。

只谈会议记录与规章

最后,对于董总在本次风波中面对众多批评时,其一贯回应方式,我也不得不谈。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现在董总老是不断重复某年某月某日的会议记录,或把一纸规章当成对应焦点,却完全提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论述。

不谈是非真伪,不谈校园规划动机,不谈办学理念,不谈成员共识,只谈会议记录,只谈规章,须知国家宪法如果有不尽如意尚可修宪,更何况是学院规章。近年董总热衷华小董事觉醒运动,可是听了张光明先生的出书浪费论以及高铭良先生的风水论,倒是让我很担心,今时今日,社会醒了,董总却依然睡着。

2 条评论:

匿名 说...

typical "China Man" style.
1. Bossy around
2. FAKEx3 PhD
3. Shame chinese

When we chinese can wake up from old thinking?

CC LIEW 说...

其实叶新田也是对华教有贡献的人,并非只是个把华社教育当成是生意的那种。可是目前的局面也太丢人了。

基本上只是为了雪兰莪校地的事,大可公开声明就可以了。

基本上柯嘉逊博士所说的是正确的,所有的协商事务应该是需要和华社交流和公开的,只有在透明的情况下学术才能得以发展,校院管理也不会出现小拿破仑的局面。

基本上我没有跟进这个事态发展,或许需要听听其他网友怎么说。